第36章 心危白露下

上一章:第35章 忍放花如雪 下一章:第37章 丽席展芳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对天发誓!”温珩大声道, “我是怕小秦将军当真有求于我,当面拒绝了不好, 所以才收下的。我对天发誓, 我同那女人没有分毫的……原本就算将她养在家里, 当做小秦将军的信物又有何妨?只是谁知道, 谁知道——”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男人安的都是什么心啊!”萧鉴尖叫着大哭起来。温玘温玖都不在家,屋内只夫妇两个,她却觉得这空气黏稠发臭,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又有侍女进来小声报说:“那个女人醒了, 一边骂小秦将军,一边说自己家里是有门第的, 原先还是宫里人, 我们若敢这样拘着她,她就要……就要报官去……”

萧鉴抬起头, 眼中掠过一抹狠色,厉声:“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 赶紧让她闭嘴!”侍女诺诺而去,她又看向温珩, 原先也是个俊逸公子、清流人物, 原先……原先也是与自己举案齐眉过的人——怎么会犯下这种错事,连带让自己都成了四九城中的笑话?!

“我去找太后。”她站起身来。

温珩尚且懵懵懂懂:“哪个太后?”

“你家的那个太后!”

***

秦赐接到永宁宫的传召是又两日后的事情。

淮南温氏诗礼传家,一向以门风谨严著称于世,温珩也是出了名的清白耿介——然而当他收下自己的礼物时,据衡州说, 他担心的只是大长公主而已。

秦赐站在玉墀之下向温太后行礼,这堂堂皇皇的永宁宫中,彩饰的承尘,鎏金的香炉,庄重的赤黑的梁柱,在他眼里看去,都像是个笑话。

他好像是忽然间变得愤世嫉俗了。因为在这红墙四壁之间,困着他的小娘子,他甚至要怨怪她为什么不出来——

若果是这么肮脏的地方,为什么自己不出来?

萧雩坐在温太后膝下,一边给她捶着腿,一边代温太后道:“将军快免礼罢。”

秦赐直起了身。温太后招呼宫婢给他看茶,他也便施施然坐下,但听温太后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将军该知道,哀家为何叫您过来吧。”

“是。”秦赐亦压低了眉宇,很与她共情一般,“是末将思虑不周……有一回温都尉光临寒舍时,曾着意看了那女子两眼,末将便想成人之美。满以为不会有人知道,”他好像很惋惜地拍了拍腿,“末将已经将自家下人都全部审问训斥了一番。”

温太后秀气的眉目间此刻更笼着一层轻愁,好像寡妇的身份更让她美丽了许多,她道:“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恨就恨都尉他本人,原先名声在外,不是那拈花惹草之流,这会子自然满城震惊,还要道他过去全是虚伪。现在也已不少人在说,那女人正是将军您送的,把将军的名声也带累了……”

秦赐笑笑,善解人意地道:“末将本来就没什么好名声,何来带累之说。”他又倾身往前,关切地道,“不过有一桩,太后可一定要考虑清楚。”

温太后一怔,“什么?”

“那个女人,原是先帝的宫人,御赐给末将的。”秦赐端起茶杯,重重地叹口气,“这一桩,现在虽还无人谈起,但那女人是个厉害的,若还能让她到处嘴碎……”

“哀家明白了。”温太后眼神一沉,终于看出了此事的危险之处。

她抬眸看向秦赐,秦赐正垂眸饮茶。温珩说那女人是秦赐强送的,秦赐说那女人是温珩强要的,男人嘛,逢上这种时候,说话便只知道撇清自己。但这些细枝末节此刻都已不重要了,偌大的高门世家,谁还没一点腌臜事,要紧的是不能沾上物议。

为了维持温氏的门面,这段日子,还是让温珩暂且避避风头吧。

***

六月十六,骑都尉温珩上表,以门闼不修,自请革职。皇帝下诏,但准温珩降职一级,留府待用。

六月十八,以执金吾杨识为骑都尉,领羽林骑。

杨识上位,既安抚了永华宫的杨太后,又免了众人议论温家不公,横竖那是个没本事的人,温太后终于心安了一些。她同萧雩说:“这事情,小秦将军善后做得不错。”

萧雩扶持着她走过袅袅的长廊,杨柳毵毵,拂得水波上尽是茸茸的影子。萧雩一面咬着手指,很困惑似的,“您就这么信任小秦将军?”

“信任?”温太后好像听到一个笑话,“我只是看他这回,与我们一般是焦头烂额,所以认为他不至于害我们罢了。”

萧雩道:“温家是有头脸的世家,可他却不需要头脸的。”

“我就不信,他都混到大将军了,还不想要一副头脸。过去是秦家给他,以后让温家给他也无妨。”温太后笑道,“听鲁阿姊说,他同秦皇后似是生了气,你可要抓紧这机会啊。”

说着,她将手拍了拍萧雩的手,目光望向了远方。

“母后,”萧雩道,“您是不是害怕了?”

温太后一怔,“什么?”

“就算小舅舅免官在家,我们还有好多姓温的在朝中,外公还掌着兵呢!”萧雩满不在乎地道,“万事太平得很,不需总看他秦赐的脸色。”

温太后叹口气,“但眼下这日子,你不觉得太平太过?弘训宫、永华宫、显阳宫,全都对我退避三舍,我一个人撑持着这朝局,总是有种……”

总是有种,独自暴露在外的仓皇感。

“您那么难受,不如便早日将我嫁给秦赐。”萧雩笑起来,将脸凑到她母亲跟前去,“这样子,您就不是一个人了,还有个女婿帮您。”

温太后展颜微笑:“看来你是真喜欢他了?”

萧雩想了想,复直起身,放开温太后往前走了两步,带笑的声音递过来,“他好呀,他就像是这世上,最后剩下的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

到晌午,日头盛了,温太后回到殿中的清凉阁,却听人报说:“娘娘,王常侍已候您多时了。”

王全?温太后眼神深了深,连忙整理衣冠,快步往待客的殿上走去。

中常侍王全,伺候过三朝皇帝,见过无数的大世面,而自己兀自屹立不倒,始终是这宫中离天最近的人。如今他年纪已很大了,耳聋眼花背驼,但据说小官家也还是喜欢他,总要让他在自己身边。

温晓容认为这样的人,该是无门无派的,所以她没有想过去拉拢王全。

王全伛偻着身子,先朝温晓容行礼,骇得后者连忙伸手去扶。老宦官的身上似散发着一股衰老的臭味,但眼神里却透出审视的精光,叫温晓容很不自在。

她请王全坐,王全不坐,只弓着身道:“奴只是来传一句话。”

“什么话?”温晓容不由得身子前倾,专注问道。

“太子的那个乳母,姓鲁的那位,听闻当初是由太后您举荐入宫的。多年以来,抚育太子,功劳甚著,这也是有目共睹。”王全先是说了很多赞扬鲁阿姊的话,最后乃辞锋一转,“但她毕竟出身寒微,总让她陪着官家,难免给官家教出些市井习气……”

温晓容听着听着,琢磨出一点什么来:“她给官家教了什么了?”

“市井妇人,便喜欢乱嚼舌根。”王全眯着眼,慨然地道,“然则天家的人伦大序,哪里是可以轻言议论的呢!”

温晓容震了一震,脸色苍白,“哀家……哀家晓得了。”

“其实此事,也不需太后出面。”王全又回复了恭恭敬敬的神色,“老奴是怕您心里过不去,还要怪责官家,所以先来同您通个气。其实那鲁阿姊若能检点一些,因官家已熟悉了她,也不必对她做什么的。”

“不不,”温晓容忙道,“该罚还是要罚,要罚。”

王全满意地笑了,但怎么罚,他是不会自己决定的。温晓容知道这是逼她来做决定,但没有法子,王全去后,她便召来了鲁阿姊,一通好骂。

“哀家让你说,是让你小心翼翼、不出声气地说,让官家去恨该恨的人——不是让你漫天地张扬!”她怒道,“王全那老东西来永宁宫一顿声东击西,让哀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鲁阿姊跪在地心,瑟瑟发抖,“天可怜见……我真的是四下无人时才会同官家说,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我晓得轻重的啊,太后!”说着说着,涕泗横流,“太后明鉴!奴婢对您是忠心耿耿的,忠心耿耿!”

温晓容再不想听,径自道:“滚!”

这一个“滚”字暧昧不明,叫鲁阿姊不知该“滚”往何处,不敢回嘉福殿,便只能揣着无限的恐慌在宫中游荡,六神无主间,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往日的东宫去。

是夜,皇帝乳母鲁氏失足坠于东宫莲花池。

***

夜色已深了。

显阳宫中,秦束端坐妆镜之前,一一除去了簪珥,复凝望着镜中的自己,久久无言。

“七月十四将近了,”阿摇一边给她梳头,一边搜刮着话题道,“小娘子可想好送什么礼了?”

“没有。”秦束低低地回答。

阿摇挤着眼睛道:“不如过几日我去打听打听,长公主那边要送什么礼——我们一定要压过她一头去!”

秦束失笑,“这又何必。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送他的了。”

安身立命,荣华富贵,他已全部拥有。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送他的了。

而她吩咐他去做的事情,他却一件件全都做得极好,做得尽善尽美,做得天衣无缝。她知道他正一点点地离开自己的手掌心。

“娘子。”阿援在帘外细声禀报,“东宫消息,道鲁阿姊落水死了。”

一句本来很是惊悚的话,偏偏说者平静,听者从容,夜色之中,幽幽的炉烟仍是盘旋着上升,一个仆妇的死,似连一丝风都不曾惊动。秦束摆弄着镜台上的琉璃片,半晌,淡淡地开口:“她去东宫做什么?”

“不知,据说她身上什么东西也没有,好像是无意中走到东宫去的。”

“也是个可怜人。”秦束无感情地笑了笑。

乳养官家又如何,这世界,不是靠情分就能守住一切的。

秦束转头对阿援道:“她既死了,便让王全放手给官家身边安排人吧。再给他送一份礼。”

偏是对这些人送礼,她全然不会迷茫的。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5章 忍放花如雪 下一章:第37章 丽席展芳辰
热门: 克拉恋人 穿越成为小婆婆 妖妃她母仪天下了 大漠谣(风中奇缘1) 太子妃升职记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 听说月光找到了海洋 揭短 大完美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