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细雨湿流光

上一章:第32章 容易即回肠 下一章:第34章 日月不恒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气一连晴好数日, 偏到长公主萧雩来访之际却阴了天了。

萧雩一边提着裙角躲在侍女撑开的油伞下,一边不住回头吩咐着扛箱子的下人:“小心着些,拿油布罩好了,可别进了水汽!”

镇北将军府应门的仆人从未见过长公主, 愣了神, 还是后来窜出头的李衡州机警行了个礼:“长公主先进屋来吧, 小人这就去通报将军!”说着冒着雨一溜小跑往里而去。

萧雩先是看见了堂上挂着的那幅画,挑了挑眉毛。俄而她也不管别人, 自己踱了一圈,径自绕入第二进院子,抄手游廊之外是一方青翠的院落, 中央植了一株桃树,黑漆漆的枝丫虬曲着, 被斜风细雨打落了满地的残花,颜色都已辨不分明。

她只在游廊上站了片刻,正觉微凉, 秦赐已迎了上来,道着歉将她往堂上请。

萧雩道:“我看这边就很好, 不需去堂上了。”

长公主任性惯了, 秦赐也只好由她, 便打开了侧旁迎客厢房的门,着人在窗边收拾出两方小案。萧雩施施然坐下,拍了拍手,便有人将那箱子抬进来, 放在房中地上,压出一声重响。待仆人都退下,萧雩才吃吃一笑:“别看这动静,是箱子沉而已。”

她一手敛着衣袖,露出藕白的一截小臂,手指灵巧地在那箱子上的小搭扣轻轻一弹,箱盖打开,里头静静地躺着一块半尺方圆的玉璧,精致雕琢着彩凤祥云模样,旁边垫着深红的软缎子,更衬得玉璧晶润莹白,仿佛那凤凰是真的在烂漫云间自由自在地遨游一般。

秦赐只看了一眼,便道:“长公主这是何意?”

萧雩摆摆手,“这不是本宫的意思,是永宁宫太后的意思。”她又笑起来,“本宫讨了这个差事,也就是为了能见将军一面。”

秦赐吩咐罗满持将箱子抬走,一边难得地笑了一下,“那便请殿下替末将谢过太后美意了。”

他那转瞬即逝的笑影却让萧雩怔了一怔,旋即道:“好说好说。”她又拍了拍手,两名窈窕小婢便捧着食盒进来,一一地打开了,香喷喷的气息扑面而来。小婢将盒中餐肴一件件在案上摆开,萧雩便睇着秦赐的表情,一边笑着介绍:“这是邺中鹿尾,这是蜜渍鱁鮧,这一道大菜叫浑羊设,是置鹅于羊腹中,内实粳肉五味,烧至全熟……这可都是大内供给的御膳,便皇帝皇后吃的也不过如此了。”

明明都是大荤的菜,偏都做得精巧可喜,香气袭人。秦赐并不饥饿,但萧雩却已给他递来了象牙箸,只好接过。

他无端端想起自己在显阳宫吃过的那一顿饭。当时菜色都属寻常,是既不奢僭、也不寒碜,刚刚好的样子;而那个人……那个人在灯下劝自己吃这吃那,眉眼盈盈,一切也都是刚刚好的样子。

他的眸光一时深了。廉纤的雨声飘进窗扉,萧雩借昏暗的暮色看着他,半晌,自己也动筷慢慢地吃下一口。

这个男人,让她想起古书上的一句话,是孔子说的:“刚毅木讷,近仁。”

一顿饭毕,谁也没有再多说话。

秦赐将萧雩送出来时,雨声已一分分地消歇了,夜色降临,庭院中弥漫着薄纱般的水雾,微风吹不动,人走入其中,便像走入了猜不透的迷梦里。将军府的廊檐下次第点起了灯笼,悄悄摇晃着,伴着滴滴答答的水声,将人脸容上都映出层层叠叠的波影。

李衡州凑到秦赐耳边低低地道:“将军,显阳宫来人,问您几时可过去。”

秦赐抿着唇,没有接话。另一边萧雩却欢天喜地地道:“雨停了雨停了!我们去河边瞧瞧,怎么样?”

***

“小秦将军说,他今日大约来不了。”

阿摇走到内殿后头,小声禀报。

殿后小园的廊下,设了一方小案,案上摆着玲珑的瓜果,并几道时兴的点心。秦束不在此处,却在小园东侧的小厨房中,漫不经心地看护着蒸笼,听见了阿摇说话,便只道了声:“知道了。”

低头看了看那蒸笼,底下的文火细细地煎熬着,上头的雾气迷迷蒙蒙地熏着,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好像永远也蒸不出个底细。最后她到底是将那一笼金乳酥端了出来,阿摇一见,连忙大呼小叫地接过,替她放在了小案上。

“上回他来吃饭时,给他摆了满桌,他就这一道点心吃得多。”秦束坐下来,神色淡淡地道,“也是奇怪。”

阿摇轻声道:“他莫不是觉得不自在,不敢多吃?”

“不自在?”秦束看了她一眼,好像很迷茫似的。

潮湿的寂静之中,金乳酥孤独地冒着香气。阿摇不敢多说,只将厨下早已备好的饭食一一呈上来,将那一笼金乳酥掠到了旁边去。秦束看见了,道:“将这一笼装好,带去嘉福殿给官家吃吧。”

“是。”阿摇应声,一边招呼人来收拾。

秦束一边吃饭,一边抬眸望着庭中的雨,有气无力的雨,总像赶不上趟一般、呜咽着的雨。

不知为何,她总以为他们已经很熟稔了,像床笫间的老朋友,但其实她入主中宫之后,两月以来,他统共也就来过五次罢,有时情难自禁,有时不欢而散,一桩桩一件件她都记得很清楚,也许因为实在太无聊了。温太后主理庶务,秦束万事不出风头,离了权力,深宫的日子便极寡淡,滑不留手地飞逝去了。

但她知道秦赐是不同的。如今扶风秦氏,尚且留在明面上的人也只有他了,便连父侯都要暂避温家的锋芒。但他不需要。他是胡人,就算专横一些,也属寻常,汉家的贵人拉不下脸的事,让他来做,反而无人非议。所以她需要他,秦家需要他,而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是被需要的。

所以她只能宽容着他。

秦束一手支颐望着那雨,无端又想起他每在床上,情动之际,都会出一头的汗。她有时伸袖子给他擦,一边擦一边笑,他就会不甘地张口咬她的脖颈,将自己的汗水混到她的肌肤之间,迎着灯火耀出幽幽的光来。

也许是那光,和此刻的雨光有些模糊的相似,才会令她总想起他来吧。

“小娘子。”阿摇已被她派了出去,此刻发话的是阿援,“中常侍王全求见。”

秦束低下头,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襟,手撑着案几站了起来,“好。”

***

榖水上雨雾弥漫,沿着河岸走上几步,脚底都被濡湿,像沾了甩不开的泥土。

夜色晦暗,天气亦寒凉,但萧雩却偏偏很有兴致,拢着衣襟在岸边踢着石子,偶尔又侧耳听听河上传来欸乃的船桨声,在夜中一圈圈地扩散开。秦赐无法,只能跟着她,但神容沉默,总好像在想些别的事情。

萧雩凑到他眼前,盯着他瞧了瞧,复直起身。两府的下人都在数丈远外,又隔着雨,料必是听不见他们说话了,她才慢悠悠地道:“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好吗?”

秦赐猛然回神,“什么?”

“外边有些流言,但是流言嘛,作不得数,也伤不到人。”萧雩掩袖笑,好像还很不好意思似的,“本宫呢,是不在意流言的。”

“殿下的意思,末将听不懂。”秦赐后退一步,拱手。

萧雩觉得他有趣。众人都懂的道理,他偏要装作不懂。于是抬手虚虚打了他一下,笑道:“我母后喜欢你,想招揽你,我也看你不错——你胡虏出身,品第卑下,原本是绝找不到这样好的姻缘,此刻送到眼前了,也不考虑考虑?”

一番蔑视言语,却因为她直来直去的语气显出几分凛然来。秦赐听了,未觉出刺痛,先觉出了滑稽。他伫立原地,淡淡地道:“长公主不可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如此儿戏。”

萧雩睁大了眼睛:“儿戏?这可不是儿戏!”她上前一步,手指点在他的胸膛,少女的香气混着飞白的雾气,声音里带笑,“你知道什么是儿戏?你和皇后,那才叫儿戏,一辈子都做不得真的,儿戏!”

她的笑容是笃定的,因为她很清楚,就算自己方方面面都比不上秦束,但是自己是自由的——只凭这一点,她就可以如一个胜利者一般安然地笑。

秦赐又往后退了一步,神色黯败,但到底抿紧了唇,很桀骜的、不服气的样子。

这副样子让他看上去像个负隅顽抗的小孩,连骄纵天真的萧雩都比他成熟似的。

所以萧雩并不在意地笑道:“你好好想想看吧,我说的道理对不对。我可不想害你,我还指着你,将我从这鬼地方带出去呢。”

***

阿摇在嘉福殿外,已经提着金乳酥候了大半晌。

鲁阿姊在里头陪着官家读书,得了这个机会,着意要压一压显阳宫,也不同官家说,便任阿摇在外候着。

萧霂却并不想读书,鼻尖嗅了嗅,偏好像能闻到一股香气:“是不是有好吃的?”

鲁阿姊心想,狗鼻子怎如此灵,想必是心有所念,想吃宵夜了。又不能饿着官家,于是只好道:“陛下您先读完这一节,奴婢着人给您做去。”

萧霂却将书一放,歪着脑袋道:“朕今日听见有人议论父皇的事。”

“先帝?”鲁阿姊的心一跳。

萧霂点点头,“他们说,父皇原本身子硬朗得很,不知怎么竟病成那样,是不是有人有意要害他……”

鲁阿姊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这话可说不得啊陛下!”

萧霂懵懵懂懂地眨了眨眼,“你知道什么吗,阿姊?”

鲁阿姊放开了手,心念一转,道:“陛下可知道这宫里头,谁对您最好?”

萧霂笑了,“那自然是母后。”

鲁阿姊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就是永宁宫的皇太后!其他人,您可一定都要当心提防着,她们已经害了先帝,可不能再害了您……”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2章 容易即回肠 下一章:第34章 日月不恒处
热门: 南风知我意2 两世芙蓉一笑开 寂寞空庭春欲晚 养了一只小狼崽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春风度剑 裴宝 藏身孤星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