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容易即回肠

上一章:第31章 俱是梦中人 下一章:第33章 细雨湿流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赐望了萧霆一眼, 淡淡道:“大约是吧。”

萧霆道:“你心中有数?”

秦赐不言语。

萧霆心中转了几个弯,也想到了:“永宁宫膝下只一个女儿,莫非就是……”

“也不见得如此简单。”秦赐手中执着茶盏,神色静默, “我虽是外种, 毕竟姓秦, 永宁宫总要先观望观望。”

“永宁宫的算盘,不就是要把你从秦家拉过来?”萧霆瞅着他, 又豪朗地笑了,“哈哈,不论如何说, 你小子艳福不浅嘛!长公主虽是个疯丫头,如今可得罪不起, 你须得小心着应付……”

“我省得。”秦赐略有些不耐了,仿佛是烦恼氤氲出来,将那双眉宇微微地压下了。

“你是在担心皇后?”萧霆直接地一语道破。

秦赐仿佛受惊一般抬了下眼, 又立刻收回目光,道:“她自有她的法子, 不必我担心的。”

这话像是赌气, 偏又含着一股宠溺意味在里面。

“过几日孤将北上, 京城的事情便很难顾得,有几句话,总要同你好好说清楚。”萧霆换了一副认真的语气,炯炯的眼神仿佛能直刺秦赐的心底, 看穿他的脆弱、犹豫和不甘愿,“官家虽然年幼不懂事,但官家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豺狼虎豹,专盯着人吃的。你是秦皇后亲自栽培上来,多少双嘴都在编排你们的话柄?只是秦司徒受了遗诏与夏冰一同辅政,威势犹在,城中飞短流长又无要紧证据,是以尚可不管不顾。但你也要想想,万一秦家一朝失势,又或者别有用心之人,专拿你们的话柄,来整治秦家呢?”

秦赐静住。

看他的表情,萧霆便明白,自己所说的一切,他早已全想过了。不由在心中叹口气,“难道是她放不下你?”

这话有些怪异,让秦赐立刻反应:“不是。”脸色颇为难堪。

萧霆挑了挑眉,到底放过了他,换了个话题,“如今长城以北,水草丰茂,正是铁勒、乌丸人放牧的好时节,本没有仗可打。朝廷在这时候将孤派出去驻防,你说是谁的用意?”

秦赐顿了顿,“夏冰?”

萧霆沉沉地道:“我料想也是他。过去他做尚书令时,孤曾捕风捉影听到过一点他与杨太后的传闻……不论如何,他毕竟是辅政大臣,一心向着官家,清理皇榻之侧,也是必然。”

秦赐道:“那他更应该清理清理广陵王。”

“广陵王羽翼虽广,到底没有兵权。”萧霆冷冷地一笑,“多年来困守京城坐井观天,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其实要除掉他,还不是一反掌的事情?”

秦赐沉默。萧霆望向他,“怎么,你同广陵王有怨?”

“是。”秦赐这回却答得很诚实。

“除掉广陵王虽然容易,但须得先做齐准备。譬如修木,先削掉旁的杂的枝桠,再去斫那主干,才能做得漂亮。”萧霆笑道,“广陵王的母家表妹嫁了温家公子,这便是那旁的杂的枝桠。司马温育良、骑都尉温珩掌有兵马,温育和管盐铁,温玘近日也授了郎官,更不要说尚书、中书两省之中,还有许多温家的门生故吏……”

秦赐摩挲着茶盏天青色润泽的边沿,“我明白了。”他慢慢地道,“我会同平乐长公主好好相处的。”

萧霆满意地眯起眼。秦赐很聪明,许多重重叠叠的话不需点明,他自可以领悟到三层之外。绕一大圈,萧霆总还是认为要先除温家为上,而时机未熟,只能先虚与委蛇,徐徐图之。

萧霆站起身来,秦赐也随之站起。本是道别而来,萧霆却并没有什么伤感之色,只道:“这些人惯常是窝里斗厉害,真拎到北边去,一个个都会腿软。秦赐,孤看中你,是因为孤相信你,不是那格局偏狭、自私自利之人。”

萧霆的语气虽然温厚,却自含了压迫人的风霜之力,秦赐体会到了他的意思,抿了抿唇,却只尝到微微的苦涩。

“末将明白。”

“再过一阵,兴许今年年末,孤会上表,请求调你去边关。”萧霆抬手,若有所托地拍了拍他的肩,“你要心中有数。”

“是。”秦赐低头应道。

萧霆离去了。方才还燥热的庭院,却在此刻吹来寂静的风,吹过秦赐的白衣,透体生凉。

***

沙沙声响,夏日里的风总好像传递着许多张耳听不见的密语。

皇帝萧霂坐在宫城里藏书的天禄阁外,听郑太傅给自己讲经,听得昏昏欲睡。眼底瞥见随侍宫女绯红的裙角,便伸手去拽,那宫女一个没站稳险些跌倒,衣衫散乱地不停请罪,萧霂便只是吃吃地笑。

郑太傅很生气,但也拿他没奈何,回去便只会说:“当今官家,顽劣不堪,也不知是谁教导得!”

这话又不知是怎么传入了永宁宫的耳中,温太后不悦,便找由头免了郑太傅的官,又给萧霂换了经师。夏冰早已不做他的老师了,但偶尔还会来经筵上侍座听讲,萧霂见了他,便哇哇地叫冤,只道做皇帝太无聊太没趣了,玩都玩不尽兴,动辄被参谏,太也难受。

夏冰一边哄他,一边却问:“官家近日可有好好儿地去两宫晨昏定省?”

萧霂听了,一撇嘴,“去了去了。”

“永华宫也去了?”夏冰还不放心,又问一遍。

“去了。”萧霂说着,又低头道,“朕不喜欢她。”

永华宫杨太后虽年轻美丽,却既不温柔,又不宽容,与萧霂相处之时,总是絮絮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哪里像温太后那般从容大方,每回萧霂去永宁宫,总有数不完的馈赏给他。

夏冰眼神略暗了暗,抱着他在膝盖上,又道:“您纵不喜欢她,她也是您的亲生母亲;永宁宫不是您的亲生母亲,就算对您再好,也可能是假的。”

萧霂歪着脑袋,脚一踢一踢地,“对我好怎会是假的?不是亲生有什么关系,朕是皇帝,她还能不听朕的?”

小小年纪,学来如此骄气。夏冰有些头疼,萧霂从小在各宫之间辗转,受尽讨好,从没人敢对他说一句重话,教他的老师又屡次更换不定,以致误了教导的时机。秉性虽然不坏,但恐怕很难成为贤君。

这都是很久以后的后话了,但夏冰却一时想到了很远。这样的小皇帝,最易被左右操纵,他必得早做安排,将皇帝掌握在自己手心里才行……

有面熟的宫女低下身子,朝夏冰请安道:“永华宫太后请中书令过宫一叙。”

萧霂听见永华宫,又不高兴地撇了撇嘴,从夏冰怀中一蹬腿下了地。

夏冰掸了掸袖,“臣遵旨,即刻便去。”

鲁阿姊上前来,萧霂眉开眼笑:“阿姊!”便跑了过去。

鲁阿姊牵起萧霂的手,又对夏冰行了一礼,见夏冰领旨而去了,忍不住冷笑一声。

永华宫那位,如今没有实权,理不了事,便全死皮赖脸地扒着夏中书了。

***

对着菱花镜中那一张苍白的脸,渐渐地目光旁移,便见到自己身后站着的彬彬有礼的年轻人。

杨芸清冷地笑了一下,“哀家若不这样召你,你便不会来瞧本宫的,是也不是?”

夏冰欠了欠身,“还请太后谅解,如今非常时期,须得避人耳目……”

“什么非常时期?”杨芸打断他的话,“哀家看与从前的日子,根本没有分毫的区别!本以为两宫听政,总该两宫相互商量着伺候官家,可到如今,一应的文书只是送到永宁宫去,没有哀家的份!你是中书令,掌管政令上传下达,你且说说,这是什么道理?”

黄昏的阴影投在夏冰秀丽的鼻梁上,令他眼眸中阴影更深,“如今是淮南温氏一手遮天,不要说下官,便连三朝元老的秦司徒,也只能暂且袖手。但太后亦不必忧虑,所谓物极必反……”

“说得好像你也是事出无奈。”杨芸冷冷地抬高了声量,“你同官家明明那么要好,为何却不让官家多来瞧瞧哀家?!”

夏冰叹口气,好像真的很难过,“太后误解下官了,下官今日还问了官家这事情。但官家来时,请太后务必对他宽纵一些,他是小孩子,谁对他好,他就喜欢谁……”

“哀家对他难道还不够好?”杨芸明明在发怒,眼中却蓄起了泪水,“哀家为了他,日日夜夜地吃不好睡不香,便是思量着怎生除去他身边的奸人!哀家只是同他说,要认真读书,不要总往永宁宫跑……”

“您越是拉扯他,他便越不向着您。”夏冰道,“如此简单的道理,太后怎么就不懂呢?”

杨芸怔怔地住了口,怔怔地道:“那你呢?”

夏冰一顿,“什么?”

“那你,你到底向着谁?”泪水簌簌地滑落下来,杨芸垂落了眼帘,拿巾帕默默地掩着泪水。

隔着三四步的距离,夏冰望着她,确实是个美人,垂首哭泣之时,有楚楚可怜的风韵。但夏冰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所有这些,泪水也好欢笑也好,情爱也好仇恨也好,他全都不需要。

他是寒素出身,在门阀大族的虎视眈眈之中能攀爬到今日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眼前这个只靠生了个儿子就母仪天下的女人,根本不能体会。

自官家即位之后冷落这边,这个女人便愈益偏执,这样不堪的性情,加上那本就低微的家世,如何能与淮南温氏相抗衡?

他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昏了头,他知道自己有更辉煌的事业要赴。

杨芸哭着哭着,感到男人靠近了她,将她的头轻轻拥入自己的怀抱。

“下官自然向着太后。”夏冰柔声道。

她抓紧了他的衣襟,啜泣着道:“我在平昌尚有个堂兄,我想将他接来,让他做禁卫官……”

“好,好,都依您。”

夏冰说得很动人,但他的怀抱却是冷的,冷得让她在夏日里打了个寒战。

作者有话要说: 夏冰,好厉害一男的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1章 俱是梦中人 下一章:第33章 细雨湿流光
热门: 爱我绝对要痴心 迷色莲花村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黄龙真人异界游 我的莫格利男孩 命中注定[末世]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病秧子进入逃生游戏 被迫标记 双黑的千层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