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俱是梦中人

上一章:第30章 为欢得未曾 下一章:第32章 容易即回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日傍晚秦赐入宫来时, 秦束特命厨下备了难得的丰盛膳食,叫秦赐一时不自在地愣住。

“你每回总是吃了饭过来。”秦束坐在对面, 一手撑着头懒懒地半卧着,看他对着满案珍馐手足无措的模样,颇感有趣,“那是叫人笑话我显阳宫寒碜, 供不起一顿饭呢。”

秦赐道:“末将并无此意……”

“尝尝这道金乳酥, 新鲜做好的。”秦束却好像没听见似的,执箸给他夹菜, 黄昏的殿内只燃着一盏荧荧的豆灯, 映得她鬓发如云,他回想起那发丝的触感,却仓促地低下了头。

他默默地吃,秦束便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气氛微妙地尴尬, 但又谁都不想出声打破。待他终于吃完,她命人来收拾杯盏, 才轻轻地、若有若无地道了一句:“上回永宁宫的温太后来见我,想同我和好。”

秦赐看了她一眼,“当初将您关在东宫, 就是她的主张吧。”

“此一时,彼一时。”秦束漫漫然道,“你不见先帝临崩之际,温司马竟敢屯兵宫外?我虽然借太皇太后的面子从永宁宫要回了官家, 但淮南温氏的势力掌着兵马,到底不可小觑,如今之计,也只能处处给她陪着笑脸。”

“我也有兵马。”秦赐直接地道,“往后您若有难,我也敢兵临城下。”

“这种话也是你能说得?”秦束笑起来,像是宽容一个小孩的任性,但眼里却又亮着光,像是喜欢听见他这样说话,“你是胡人,更要小心才是。”

“你若有难,我为何还要小心?”秦赐的神色却很认真,像在跟她较劲似的。

秦束纤长的手指点了点额头,笑,“倒也是这个理儿……”

他的眸光略黯了一下,想同她争执什么,却又无凭无据一般。但听她续道:“温太后来,是因为我二兄与温玖的婚约没了,她怕秦家生变,要在我处求一个底。”

“什么底?”秦赐注视着她。

秦束抿了一口茶,“她提到了平乐长公主,说你们很聊得来。”

秦赐的面色微微变了,旋即抬起审视的目光在她的脸上逡巡,却没有开口接话。

秦束瞥他一眼,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可什么都没说,不会随随便便就卖了你的,你且放心。”

秦赐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放心。

眼前的少女笑得从容,好像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可能她知道,她只是太残忍了。

秦束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个平乐长公主,虽然容貌性情都算上佳,但她的母亲,却实在讨人嫌。”她歪着头想了想,“眼下是只能虚与委蛇,但早晚有一日,秦家和温家,是不能并存的。”

秦赐的喉咙动了一动,“你……你不在意?”

“在意?”秦束看向他,他的眼神很深,但又很清晰,写着什么她都一眼能懂,但却不能回答——

她这时才发现他其实是个很难缠的男人。给他一般的东西,他连一眼都不会多看,他只会始终无遮无拦地盯着她,等着她说出他爱听的话。

秦束伸手朝他轻轻招了招,声音也自低了:“你过来一些。”

秦赐方膝行了一步,她的双手已藤蔓般缠上他脖颈,他的心一惊,继而又猛烈跳动起来——

是她吻住了他。

像是在安抚他一般,如小猫一般轻舔他的唇,一遍又一遍描摹那冷薄的唇形,直到他终于张开了齿关。

她在他的呼吸之间轻幽地喘息:“我是在意呀,在意你当初在我这里装傻,见到了平乐都不告诉我。”

秦赐伸出手,轻轻抚过她那柔顺的长发,一下又一下,令她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他的声音低沉:“若告诉了您,您待如何?”

“不如何。”秦束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怎么也不该便宜了她不是?”

***

心上像是一块大石重重落了地,可是却砸出一个更大、更黑暗的空洞。

他将她往榻上推倒下去,顿时叮铃哐啷从案上掉落下无数杂物。她一边笑,一边却逗引着他,让他焦急,让他气恼,让他那双灰色的眸子里终于燃起了压抑的火。

“你可不要……可不要……”明明已软了气力,她却还变本加厉,声音如那油灯上的雾,既轻且腻,悠悠然地晃动,“可不要同平乐做这样的事情啊?”

这侮辱一般的调笑,令他心头无名火起,报复一般在她那雪白的颈子上咬了一口,她惊笑一声,身子却将他缠得更紧。

交缠的双足轻轻地摩挲着,将地上的氍毹都踩得发皱,灯火将两人的影子投在墙上,如两株青青草木,时而合拢,时而分开——

她默默地抱紧了他宽阔的肩背,灯火映出他的身体微汗的轮廓,那么沉着,那么有力量,是她所缺失的沉着,与她所从未见识过的力量。

在这幽暗的光阴中,在这新凉的尘梦里,只要有他的庇护,她仿佛就能自由地蔓延,自由地生长,自由地往渺无边际处飞去。那些宫闱底、朝堂前的血光剑影,也全都成了琐屑的事情,甚至抵不过他的一弹指,便纷纷散作尘埃了。

她知道这只是她一个人的幻梦。可这幻梦若是永不要醒,该多好啊。

***

欢爱之后,两人便草草地躺在绒毯上,秦束枕着他赤裸的胸膛,手指在上面轻轻地画着圈,一边道:“见一面本就很艰难,往后你便不要再生气了。”

生气?他下意识想反驳,却立刻又明白过来。

她说的是上次,他被她拒绝而离开的那一次。

“阿援说,那夜你回去时,脸色拉得老——长。”秦束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又笑着凑上前望着他,“今日你可满足了吧?”

她的发丝垂落在他胸前,挠得他发痒。他凝着她那双幽丽的眸,喉结上下滚了一滚,“满足?”

他怎么可能满足,他只是尚且不敢多要罢了。

秦束好像读懂了他的意思,嫣然一笑,“其实你看,我入宫之后,官家也不曾来过显阳宫几次,我们还可以……这样过日子,岂不是很好?”

“您当真认为,这样就很好?”秦赐道。

秦束的眼神有些慌乱。她慢慢直起身,蹙起眉,“不好吗?你……你不喜欢?”

秦赐抬起手,轻轻抚摩她的脸颊,她今日没有梳妆,小巧的脸上容色透出苍白。他静了片刻,垂落眼帘,道:“我很喜欢。”

她抓住了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

“外边的人,早就议论开了……”她漫漫然地笑,眼中却没有笑意,“说我养了个胡儿做男宠呢。”

“我就是您的男宠。”秦赐静静地道。

秦束笑道:“那你可要听话,绝不能背叛我呀。”

秦赐反手抓住了她的手,五指轻轻地扣入,摸索着她的指节;他的目光却始终锁着她:“我不叛您,您也不可叛我,如此才叫公平。”

秦束的笑容渐渐地消失。

“我不会叛你。”她道。

他反反复复地端详着她的脸,她的秀丽的眼眸,眼角的线条微细而上挑,眼珠子是纯粹的深深的黑,不论在何种境地里,总不会改变那里面的一片清冷。他想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想知道她这五个字到底是不是真心,可是这本身也是个无稽的问题,他是不可能寻得出答案的。

于是到最后也只能将更加激烈的吻覆上来,仿佛是对她这句话的回应,又仿佛只是想将她这句话深深埋入这夜里。

***

夏至过后,朝廷下诏,遣河间王萧霆随军往北边驻防。临行之前,萧霆便到秦赐府上来道别。

天气颇热,他只穿一件轻薄长衫,负袖站在将军府偌大的厅堂上,堂外绿叶荫中传出蝉鸣阵阵,令人心头焦躁。李衡州先给他伺候了茶水,他望了望四周,但见数名侍婢窈窕侍立,转头问李衡州:“你们家将军,今年多大岁数了?”

李衡州笑,“正巧,上回官家还问起这个事儿。”

“官家?”萧霆眉头一皱。

“温太后抱着官家,在式乾殿觐见时问的。”李衡州捧着空盘子,笑得见眉不见眼,“说是要给将军办寿宴呢,但将军自己也记不清自己的生辰,太后就差人去黄沙狱里查访了。”

萧霆神色未动,“那可查到了?”

“查到了。”李衡州压低了声音,“将军原先没有姓氏,只叫做刍,光和十九年七月十四生的,到今年将满廿四岁了——比我家小娘子大了八岁。”

他自作主张地添了最后一句,还满得意地直起身子看萧霆。萧霆笑笑,还未发话,秦赐已从内室迎了出来。

秦赐拱手道歉:“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萧霆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我之间,何必讲这些虚礼。”

秦赐看起来气色不错,一身白衣,长发披落未梳,却更衬得身姿挺秀,一双灰眸中难得地有亮光,像是堂外正盛的日光返照进盈盈的水里。他延请萧霆坐下,自己屏退下人后亦敛袖品了品茶,明明看着是个胡人,做起这些汉人的风雅事情来却别有一番风姿,眉眼沉定而安宁。

萧霆端详着,“近日有什么好事?”

秦赐猛地呛了一下,端住了,将茶盏放下,“一切如常。”

萧霆在席上伸了个懒腰,复笑了笑,“永宁宫这是在问将军的生辰八字,给将军找婚配呢?”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0章 为欢得未曾 下一章:第32章 容易即回肠
热门: 蔓蔓青萝 大唐风月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穿越之男妾为攻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今天也在尬撩九千岁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定制情敌 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