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与我倾怀抱

上一章:第21章 不辞逢露湿 下一章:第23章 未央新柳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广陵王,为何要杀您?”

煞风景的话题。秦束撇了撇嘴,望向别处,“他有野心,不愿让太子平添羽翼。”

“杀您就有用么?”秦赐又问。

他问得好像很认真。

他好像在学习什么。

秦束远眺着溪流对岸黑黢黢的山林,淡淡地道:“广陵王是先帝宠姬宣夫人所生,当年宣夫人与梁太后争中宫嫡位虽然落败,但宣家拿到的补偿也不少,足够他做个太平宗室直到老死。但广陵王自幼骄横惯了,自然不会甘心,且不说那荏弱的小太子了,如今他在京城那大宅子里一住就是几十年,连官家都没法赶他就国……

“是以朝野上下,公卿百官,都在观望,广陵王和太子两个,谁的力量更强。”秦束笑了笑,“杀了我,兴许撼动不了什么,但却可以改变朝堂上的风向。何况那样一来,秦家的女婿便只剩广陵王一个,在外人看来,秦家便只能支持广陵王了。”

秦赐微微地皱了眉。

“所以官家一定要您嫁给太子。”他道。

“不错。”秦束笑道,“对官家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争权夺位,而是平衡。若能将秦家挟入局中,至少可稳定人心,暂时不至于大乱。”

秦赐紧紧地盯着她,“那您能不能派人杀了广陵王?”他直接地道,“我去也可以。”

“不能。”秦束仍是笑,“且不说广陵王何等尊贵,他的母家宣氏已经与长公主结亲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你懂不懂?眼下且想不了其他,只求能让我安安稳稳地进宫就是上上吉了。”

秦赐不知道她为何还能笑得出来。这样的她,与一个天平上的筹码,或棋枰上的棋子,复有何异?

秦束歪着头,好像从他那双眼睛里读出了什么,眨了眨眼道:“这世上,每一个布棋的人,都不过是他人手中的棋子。你若可怜我,可不要忘了,你也不过是我手中的棋子。”

这样残忍的话,却被她用非常轻松、甚至怡悦的语气说了出来。

“末将没有忘记。”秦赐冷了声气,“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秦束倾身过来,凝视着他,追问。

他的表情真有趣。明明始终是冷冷的,但到底还是藏不住吧,从那眼神底里透出交杂的不忍与不甘,好像是令他很痛苦地皱起了眉,方才即使被一剑刺穿了肩胛也不见他这样的。秦束竟有些迷恋看他的表情了,就算是可怜她也好——

可怜她,也是一种感情啊。

她曾经因为被他可怜而发怒,但现在想来,那其实是她这为人棋子的惨淡一生里,所能得到的最珍贵的感情了,不是吗?

秦束微垂眼睑,声音里像有一道微微开裂的豁口,有些什么东西不经意地坠下去了,“今日入宫,官家下了旨,命我下月便嫁入东宫……”

秦赐的面色愈冷,在夜的阴影里,迎着水流的返照,那双狼一样的灰眸阴燃着星星点点的暗火,微弱而决绝地发亮。

这是一种她未曾见过的表情——于是她感到慌张了,不知所措地移开视线,撑持着笑道:“你不必讲,我也懂得……归根结底,我不过是——”

男人竟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欺身上来便吻住了她的唇。

像是恶狠狠地一吮,牙尖轻轻一合,竟往她娇嫩的唇瓣上咬了一口。她大惊失色地拼命挣扎,却被他那只手顺势而下反剪了双手——

他的吻更深了。带着摧枯拉朽的热度和进退狼狈的痛感,长驱直入,秦束的脸色惨白,眼中却似涌出了泪。

“闭眼。”男人道。声音发狠,像一道命令。

她不肯。张目盯着他瞧,极近的距离里,那双明眸中像含着一片弥漫荒原的雾,湿润,又荒凉。

男人笑了。

是微微发涩的苦笑,他伸出手指,轻柔地触碰她的脸颊,她的眼睫微微垂落,好像被他碰落了淅淅沥沥的冰屑子。

“我就是看不得您如此。”他稍稍放开了她,喘息着抵着她额头,像是有意要将她逼入死角,声音是强硬的执着,“您若不想嫁,谁也不能逼着您嫁。您想去哪里,我都可以带您去,北方也好,西边也好,只要您高兴——”

“不要说了!”秦束嘶声。

秦赐不说了。但他终于已占据上风,凝注着她的眼眸里是一片坦坦荡荡,如大雨洗净的长空,如新火烧尽的原野,如厮杀过后没有尽头的夜。

秦束喃喃:“你以为这样,我就会高兴?”

秦赐静静地道:“您怎样高兴,我便怎样做。”

***

“您怎样高兴,我便怎样做。”

他说得如此自然,如此笃定,如掷金石,往而不返。

他是在诱引她吧——手指轻轻地勾上了她的衣带,生着厚茧的指腹一下下、耐心地摩挲着那上好的绸料,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只是一个眼神,就令她不得不用尽全力咬紧了牙。

他复笑了,伸手揽住她的腰,低眉之际,便如一幕夜空压落在她的身上,“我很可怕么,小娘子?”

她不答。

她在寻索,那个在积雪的台阶下卑微地仰望着她的男人,和这个在深夜的怀抱中故作冷酷地笑着的男人,到底是差别在何处。她必得要寻到那差别,才能有抵抗他的法子……

抵抗。

“我却觉得您更可怕呢。”他轻轻地道,像一个想不明白的孩子般嘴唇轻轻蹭着她的头发,俄而是脸颊,是脖颈……只是轻微地蹭,就好像如果她不下令,他就一定要忍耐住,而绝不会越雷池一步。

可是她知道他绝不会安分的。

她闭上眼,“我……我下月便要进宫了。”

这是一句无意义的重复,但她的语气与前次已经不同。

他抬起了头。

“请您看着我。”他认真地道。

可是她不愿意。

他这么认真,不就是为了冲垮她的世界吗?

她在那么长的岁月里竖起来的藩篱、披挂上身的铠甲,在他面前已几乎要丢弃尽了,她觉得危险,而且恐惧,甚至羞耻——这难道不是很自然的吗?

“请您看着我。”他又重复了一遍。

她咬住牙,颤抖着睁开眼。

他的背后是树枝交疏的夜空,他的眼中是流转的星辰。

他看了她很久、很久,最终,叹出了一口气。

他坐起身来,展开了双臂,将她温和地拥入怀中。

春夜的草丛中有细微的蛩鸣,映射着星光的露珠轻盈地从草尖坠落。萧萧风过,淙淙流动的小溪声色低哑,从低徊的雾气中迟迟递来。对岸的林木隐约在昏暗之间,新抽嫩叶的树枝沙沙地点头,像是在进行一场秘密而愉快的交谈。

秦束听着秦赐的心跳。现在,这心跳声已不再能扰乱她了。

她想这大约是一场和解了。

她不会放弃一切跟他走,但他也不会离开她,这就够了,不是吗?

秦束闭上了眼,静静地道:“谢谢你,赐。”

他的怀抱又颤了一颤,却到底将她不言不语地抱紧,像不能落地的承诺。

***

夜半过后,李衡州驾着马车找来,将秦束接回了司徒秦府。

三月初五辛卯日,立太子妃秦氏。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級;鳏寡孤独者赐谷;诸侯封爵,各有次第,普天同庆。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章 不辞逢露湿 下一章:第23章 未央新柳色
热门: 新月格格 换个娘子安宅院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 唐砖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跳吧舞 NPC大佬绝不认输[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