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笑君年少意

上一章:第18章 前日风雪中 下一章:第20章 耿耿雾中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赐站在秦束身后,只半步远的距离。灯火复从他身后投映过来,眼前人的背影也就影影绰绰,宛如虚幻。

那么娇弱、那么纤瘦的背影,却已经承受过太多的背叛了吗?

所以,即使听到自己的亲姐姐要陷害自己的消息,她也仍然能如此平静地接受吗?

“赐。”似乎是阴影给了秦束一点安定感,她一手扶着围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是你处理了这件事?”

秦赐轻声道:“我让河间王穿下人的衣裳先走了。”

“好。”秦束点点头,却发现秦赐仍没有动,心头不由涌上莫名的焦躁,“你还要说什么?”

秦赐却语气阴沉地道:“广陵王不愿意您嫁给太子也就罢了,他还想毁了您的名节?”

秦束微微一震。手指甲嵌入了围屏雕镂精致的缝隙之中,她想转头,却因已然感受到四周的危险暗涌而无法动弹。

她勉强地一笑,“我知道了。”

这个云端上的世界有多险恶,她尚还不需要他来提醒。阿姊是嫁出去的女儿,若有一日广陵王与太子反目,她势必只能站在丈夫一边。若能先毁了自己的妹妹,至少可以让太子少一些胜算。

河间王夜宿在她的闺房之中,这样的事情若是传扬出去,父母再是不甘,也只能将秦束嫁给河间王了;保不齐还要连累河间王被谴就国,从此她便与京师再也无缘……

但也许是因为疲累,也许是因为一如既往的习惯,秦束并不想费口舌去同秦赐解释这么多。

“你……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行。”她稍稍挺直了背,用尽量冷静的口吻道,“我会留意的。”

这话像是令屋内本就寒冷的空气凝出了冰,一道一道,在破裂的沉默里渗着水渍。秦赐没有接话,秦束感到他似乎生气了——但她却不明白为什么。

她总是不明白他的情绪,因为她不明白他到底想要什么。

于是她只是迷茫地看着地上的阴影,愈来愈近,愈来愈近,直到她的背脊倚靠上了他的胸膛。他从身后环抱住她,一双有力的手臂渐渐地、渐渐地将她箍紧了——

她这一应的不明白,反过来总会惹得他更加生气,仿佛出不去牢笼的困兽,连嘶吼都不知该对着何处,只能抱住了她,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

秦束有些惊愕,但却没有反抗,她的心飘飘然,甚至觉得他带来的这些危险都不算什么。

比起她所熟知的那个世界,他于这个深夜带来的这些危险,至少还是真实的。她只要稍稍放松下来,就能听见他的呼吸,急促的、发烫的呼吸,带着暧昧的喘息和醺醺然的酒气。

他身上这所有简单的真实,即令一眼就能看穿,却还是令她心跳加速地迷恋。

“小娘子。”他的声音低哑,在她耳边宛如雪花拂动,“小娘子,您说,我分内的事情,是什么?”

秦束闭上了眼,不回答。

他像是得了默许,薄唇大胆地碰触她的发顶,熟悉的动作里却还是含着近情情怯的温柔,她想她应该推开他的,可是,可是这夜晚太长太冷,只要再一会儿,再一会儿就好……

“小娘子。”他像是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我今晚为何要这样做。就好像亲手将您推给了太子一样……”

“你当初在太子的生辰上,怎么没任那刺客将太子杀了呢?”秦束闭着眼,轻轻地、仿佛自我放弃一般笑道,“这时候,却来后悔这样的小事了。”

“我……”秦赐失语。他想说,我若真的那样做了,那您又会嫁给谁呢?

可他终竟说不出来,喉咙口像被一团湿黏的棉花堵住,连喘息亦艰难。

不论您嫁给谁……您都不会是我的。

我所有的努力挣扎,好像都只会将您往更远处推过去。

秦束终于敛了笑容,低低地、颤声地道:“不是你将我推给太子的,不是你的错。”

听到这样的回答,秦赐好像安心了一些,将怀抱更收紧了,还留恋地在她发丝间蹭了蹭。

“我今日,”他哑着声音,像个耍赖的小孩,“喝醉了。河间王灌了我许多酒。”

秦束宽纵地笑笑,“我听闻了你的英勇事迹,还以为你千杯不醉。”

“我醉了。”他不满地强调。

秦束的笑容微微地静了,她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鼓起勇气问他的一句话——“你今夜,喝醉了没有?”

她想自己的脸上一定已通红了,于是仓促地张望四周,却看见乱了一角的床铺,心头更嘭地一下烧了起来。她拍了拍秦赐的手臂,抱着她不肯撒手的高大男人便茫然地抬起那双湿漉漉的灰眸:“怎么了,小娘子?”

秦束垂下眼帘,明明不知如何应对,却还是能做出一派从容模样,仿若关怀地问他:“你是不是在战场上受伤了?”

“啊……”秦赐明显不愿意谈这个,手臂松开了她,她却追问道:“伤在何处,重不重?让我瞧瞧,明日去给你配置些药。”

“无事的。”秦赐扶着晕沉沉的额头,好像终于清醒了一些,复后退了一步,“军中有大夫,早已瞧过了。”

“赐。”她端稳了声音,下巴指了指床头,“去那边坐下。”

秦赐一脸的不甘,却还是乖乖去床头坐下了。秦束将软红的帐帘轻巧挂上了帘钩,见他仍无动作,催促道:“伤在何处?”

秦赐穿着一身下人的短打,她打量着,若是伤在手臂或腿脚,那应该能看出来才是。然而却见他抬手扯了扯衣领,重重往下一拉,锁骨之下的一道深深箭伤便赫然映入眼帘。

他仰着头,自脖颈而下,一道野蛮的弧度,到那伤疤处便断裂掉。那伤口极深,还凝着血块,显然不曾好好包扎过,四周肌肤犹泛着青色。秦束一时挪不开眼,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却又不敢碰触,只轻轻地道:“今晨那个姓罗的小厮,说你来迟是因为……”

秦赐却伸出大掌握住了她那只手,慢慢地放在那伤口上,灼热的目光专注地凝着她,好像灰色的岩石底里流出的火焰。

他今夜,许是真的喝醉了。

若不是喝醉了,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让她来碰触自己这僭越的心跳?

她的手指在他的大掌中仓皇地蜷曲又张开,纤长的、玉管一般的手指,细嫩无比。秦赐的手掌中却生了厚厚的茧,摩擦之际,他竟也心惊胆战,他怕自己若不仔细用心,会将她揉碎了。

便连那深深的箭伤上,也传来陌生的战栗。

“这一箭是在楼烦,被苏熹手下的□□手射中的。”秦赐沉沉地道,“我当时便将它拔了出来,我是主将,不能让手下看见了泄气。”

秦束轻轻地道:“因为你单枪匹马闯入敌阵,所以才会被当胸射中吧?”

秦赐屏着气息,“有什么关系,我到底不还是斩了苏熹。”

“与你相比,苏熹算什么?”秦束不假思索地道。

秦赐一怔。

秦束却也顿了一顿,似乎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中的不妥,转过头去,“我将你从黄沙狱中带出来,给你铺好封侯拜将的道路,不是为了让你在那北边的荒地上送死。”

秦赐的眸光微微地暗了,握着她的手也悄然地松开。

“是。”他低低地道,一边将衣领重新拉好,“官家给了我十日的假,将养将养也便好了。”

“秦赐。”她却道。

灯火的暗影里,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你怨我不怨?”

她的声音那样轻,轻得好像害怕惊动了什么,那颤动的声线里,竟好像有一丝慌张的意味。

但他并没有听出那一丝慌张。

他只是略微生硬地回答:“不怨。”

她望着他,神色渐渐地回复,直至淡淡地笑了:“旁人都说我是个幸运的人,父母宠爱,天家看重,还有你,能为我出生入死。”

“您在我面前,不必这样说。”秦赐说,语气虽然恭敬,却也清冷如冰。

那所谓的温柔的一会儿,终究还是过去了。

两人都从方才片刻的沉醉之中抽身出来,虽然狼狈,虽然疲倦,但到底还是全身而退了。

秦束抬手将鬓发捋到耳后,面上的红潮也已褪去,她幽然地一笑,“你今日喝得太多,我让人带你去客房里歇息吧。”

***

这一夜,秦约与丈夫孩子一同住在自己出嫁前的旧院中,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眠。直到凌晨时分,有仆人来敲门。

秦约当即披上外袍打开门,便见是之前带河间王去歇息的那几人,不由得压低眉宇,隐隐发怒地道:“你们过来做什么?不是让你们看着那间房吗?”

广陵王府的三位仆人俱都哭丧着脸,道:“我们将河间王送过去之后,原在暗中盯着的,结果不知是谁来将我们打昏了,直到方才才将将醒来。也不知秦小娘子进屋了没有,眼下已灭了灯……”

秦约的神色微微一暗,低斥:“滚!”

那几人连忙离去了。

秦约站在门口,兀自发了一阵呆。

是谁……是谁,看出来了?

“要孤看,”床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们女人的法子还是太窝囊。孤手下有三十剑客,何事不能为?”

秦约勉强地笑了笑。

天光亮时,梁氏、长公主带着温玖来造访。

梁氏笑道:“还是你这个阿姊贴心,想着阿束未嫁操劳,让我们来帮衬着些。”

秦约正抱着小王孙在妆台前摆弄一把小金锁,闻言将小王孙交给了一旁的傅母,款款地笑道:“阿母想必也心疼阿束的,却来说我。”

温玖道:“阿束姐姐还未起身么?我方才见有几位客人,已经先去用早膳了。”

秦约端庄地走来,“我们这就去瞧瞧阿束。”

秦束的院落与书斋相连,落雪之后,风竹摇影,声响空疏。秦约走到房门前,示意婢女去敲门,却见那门自里开了。

秦束已是穿戴整齐,一身软红小袄,仍披着昨日那件玄色大氅,只梳小髻的发上点缀着精致的金箔,又在耳旁垂下金丝串联的珍珠耳珰,映出那如月般美好又年轻的脸庞。她只低头含笑地走了两步,便已让一众女子看得呆了。

祸水。长公主心中冷冷地想着,脸上却仍端着笑。

“阿姊。”但见秦束对着秦约柔柔地一笑,“多谢阿姊好心来叫我,所幸妹妹今日早起了,不然的话,岂不要让长公主都看笑话了?”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章 前日风雪中 下一章:第20章 耿耿雾中河
热门: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 天下无双 幻神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你别欺负我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冒牌大英雄 最后的情人 界皇 傻了吧,爷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