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独立苍苔深

上一章:第14章 木末生风雨 下一章:第16章 行行即长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赐这番淋了雨回到军营后,多少年不曾得过一点小病的身子,竟然发起了高热。

军中药材稀缺,罗满持奉了大夫的处方到洛阳城中来抓药,李衡州却自作主张地跑来了司徒秦府。

秦束正在陪刚下病床的嫂嫂绣花,阿摇冒冒失失地闯进来,看看小娘子的神色不似不快,便试探地道:“小娘子,长水营那边……衡州来了信儿。”

秦束将银针轻轻地刺破绣布,淡淡地道:“什么信儿。”

“说是……说是小秦将军生病了。”

秦束看向她。

“就是淋雨了,发高热。”阿摇只觉棘手,这算个什么消息?

秦束笑了,却是对郭韫道:“你说这些男人,这样的小病也要找女人吗?”

郭韫容色苍白犹透着虚弱,却也笑了,“高热倒也不可含糊,让衡州到家里的药房去抓药吧。”

阿摇再去觑秦束的脸色,后者却好像已经放下这件事,开始与嫂嫂言笑晏晏地谈起刺绣的图样来了。阿摇等了片刻,没有下文,只好退出来,对守在门外的衡州道:“小娘子约莫不想见他。”

衡州叹口气,“那也没法子,小娘子毕竟比将军尊贵了不止一截,不能轻易劳动的。”

阿摇一边带着他往外走,一边道:“小娘子本来为秦赐将什么都安排好了,秦赐照着爬就能一帆风顺,结果却忽然被官家拉了过去,小娘子心里当然不舒服,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那将军又能有什么法子?”衡州摊手道,“他总不能抗旨啊。小娘子也不能是这般不通情理的人。”

阿摇皱着眉想了想,“也对,那大概是秦赐说错话了吧。”

“我料想也是如此。”

两个人就这样擅自给秦赐定下了“说错话”的罪名,各自安心了。

房中的秦束,却忽而被银针刺破了手指尖。鲜血霎时涌出,她怕郭韫看见不适,连忙另手捂住了,站起身笑道:“今日就先这样吧,我不打扰嫂嫂休息了。”

“这就走了?”郭韫有些失望。小产之后,没什么人来探望她,只这个小姑还是殷勤贴心的。想了想,又道:“行,过些日子待我身上好了,我们一同去街上挑衣料吧?”

“好呀。”秦束挑眉笑道,“去挑几匹多子多福的绸布来,做几件小孩的衣衫。”

郭韫脸上微微地红了,轻声啐道:“没谱的事儿,又拿嫂子打趣。”

秦束却更笑了,“我看近日大兄常常回家,兴许就是念着没谱的事儿呢。”

郭韫臊得直将她往外推,秦束也就势告辞转身。待终于走出了这间小小的轩屋,秦束脸上的笑容刹那就褪去了。

迎着雨后初晴的太阳,她低头瞧了瞧自己那被刺破的手指尖。一丁点的血罢了,已经止住,却让她怔怔地瞧了很久。

***

秦赐过去,都是很少做梦的。

过去的二十多年——也许是二十三年,也许是二十六年,他都不记得了——就如同一片渺无边际的黑暗,睁眼望进去,只有空虚,无尽的、模糊而无法触碰的空虚。

那二十多年,没有自由,没有休息,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他随着做活的处所茫茫然四处转徙,因为容貌异于常人,没有人敢招惹他,但也没有人敢亲近他。然则这又不能说是孤独——因为他其实连孤独的滋味都并不真正明白。

那二十多年,他只是活着而已,仰人鼻息、筋疲力尽地活着而已。

他便这样永不歇息地走啊,走啊,他有时想,也许会就这样,一直走到老死吧?当然,这样的日子,也不能说是不好——不需与人周旋算计,也不会有忧虑愁苦,不被任何多余的心情打扰——

可是忽然之间,在这黑暗之中,却劈开了一道光亮的罅隙——

他不由得抬手挡了挡。习惯了黑暗太久,头脑犹在高热之中,昏沉沉不知所之,却先见到了那黎明般光亮里走进来的纤细的身影。

那是……小娘子?

他动了动唇,喉头却干哑地烧灼起来,叫他发不出声音。

她在他身前停下了。明明是很近的距离,可是他抬起头仰望着她,却感到她宛如一个遥不可及的幻影。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垂着纤细的脖颈,双眸仿佛无感情地凝视着他。

他知道她生气了。

他知道自己那一日的直言惹怒了她,惹怒了这个将他从黑暗中带出来的人,可是内心深处,他又隐隐认为自己并没有错,认为自己也没有必要向她认错。

对她而言,他也许只是一个可资利用的物件;可是对他而言,她却是黑暗人生里唯一的一道光啊。

秦赐朝她伸出了手。

她的眼神似乎慌乱了一瞬,衣袖中的手指攥紧了又张开,终于,他听见她开口:“你若是无事,我便——”

他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一下子拉到了自己身上。

***

秦束只是来看看秦赐的——三日之后,衡州又自己闯进了她的闺房,说是将军烧了三日了,请小娘子一定要去看望一下——其实她也不晓得自己来了能有什么用处。

秦赐看起来确实很虚弱,高大挺拔的身躯无力地躺在床上,脸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偏那一双眼睛还很亮,见到她来,便挣扎着要起身。罗满持去阻止他,他却仿如未觉,只是朝她伸手——

他的嘴唇还动了动,她能分辨出来,他在唤——

小娘子。

她又有些想笑。挥手屏退了罗满持他们,再往前一步,秦赐的手已经近在眼前了。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难道他还指望能握住她的手吗?

——不可能的呀。

她的手指在衣袖底攥紧了又张开,雨后明明四处都很冷,偏这间房里,偏这张床边,空气是如此地闷热而滞重,她几乎要怀疑自己也随他生了病。

自己为什么要来呢?

明明这个人,就在几日前的雨中,还对着自己说过那样狠心的话。

他说——

“您对我的好,和官家不也是一样的吗?”

她原本也是这样以为的——可如果这就是真相,她的心为何又会这样疼、这样疼,好像有尖钩利爪在撕扯着,几乎快要撕裂开了——

她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勉强地开口:“你若是无事,我便——”

他却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她一个重心不稳,便往前跌在他身上。但听他低低地闷哼了一声,却不是疼痛,而是充满了欲望——但她根本来不及分辨,慌慌张张地要起身,却立刻被他另一只手扣住了腰——明明是生病的人,却还有这样大的力气吗?

她的脑中漫漫然地想着,眼神对上了他的眸,灰暗、苍冷、却又仿佛有暗火在烧的眸。

他慢慢地、微微地喘息着,好像有话想对她说却说不出来,便只能任那火从他的眼底,烧到他的指尖,然后是她的指尖。她全身如麻痹般倒在他的怀中,他的怀中是如此温暖、甚至热烫的所在——

她之一生,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温度。从来没有人给过她这样的温度。

她迷恋这样的温度,也许是因为她心里清楚,这温度是不会属于自己的。

永远不会。

秦束垂眸,看见稍稍下滑的被角边露出他汗水涟涟的胸膛,透出粗野的、毋宁说是下等的气息。可是这气息却令她有些着迷,她悄然地挪移过去,直到与他相距仅隔咫尺——

她将下巴轻轻搁在那□□的胸膛上,清楚听见了那底下传来的起伏有力的心跳。

咚。咚。咚。一声,又一声,仿佛执意要叩开一扇门,又仿佛一次次往深渊里徒劳地下沉。

她别无选择地闭上了眼。

“小娘子……”他也许是清醒了,也许没有,他发出气流般的声音,宛如悠远的叹息。

因为秦束低着头,秦赐只能看见她乌黑的发顶,她的下巴在他的胸前,发丝撩得他肌肤微微发痒。

这真是一场温柔的梦啊。

他想。

于是他揽着她微微倾身,在她的发顶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一个极轻、极浅的吻,一个已然逾矩、但也不是全无分寸的吻,一个不会有后续的吻。他希望她不要发现,却感到她似乎颤了一颤,宛如秋天里被风拂动的叶子。

然后他松开了手。

一切只是刹那间事。

秦束手撑着床,慢慢坐了起来,背对着他,长发如飞瀑流泉般柔软披落下来。他便静静地望着她的背影,想,她的背影真好看,二十多年来,他从没有见过任一个女人,能够连背影都是这样地优雅美丽。

“小娘子。”他轻轻地出了声,“谢谢……谢谢您。请您,放心……”

她震了一震,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尚来不及确认她那眼神中的意味,她已经举足离去。

所有的光都随她而去,于是他,终于再次陷入那沉沉的、无梦的黑暗。

***

秦赐病愈之后便再次回营,对秦束的事绝口不提。此时北边果然传来雁门太守苏熹串连乌丸人举兵谋反的消息。众臣尚惶惶然不知缘由,萧镜已经下令将朝中苏氏兄弟及其全族送东市枭首,并令长水校尉秦赐领精锐三万,即刻出征。

秦赐出征的那一日,只有夏冰来送他。

秦赐对这个人多少是有些膈应的,他不擅长应付这种心有七窍、满脸堆笑的汉人。然而夏冰特意提了两壶好酒来,他也不能拒绝。

“官家手腕高明,只是可惜身上不大康泰。”夏冰摇摇头道,这话像是一句感叹,“听闻他下旨之后,又病倒了,许是染了秋寒。”

秦赐抿唇不言。

夏冰饶有兴趣地看他,“官家族灭了雁门苏氏,天下滔滔物议,却都说是苏家自己狼心狗肺,将军可知道其中关窍?”

秦赐冷淡地道:“是官家先灭了苏氏一族,然后苏熹才谋反的。”

“不错。”夏冰笑盈盈地道,“在下也是如此作想。那苏熹谋反的消息,朝中诸位大将军都不知道,却是官家先抖出来的,难免蹊跷。官家先放出风声,又以此为由杀了苏氏兄弟,这样一来,那苏熹是不反也得反了。”

夏冰微微眯了眼睛,凝注着面无表情的秦赐:“果然将军是个聪明人,否则的话,也不会受秦小娘子如此器重。”

秦赐别过头去,“末将只管战场上的事,至于朝堂上的事,有少傅操心就够了。”

“这怎么行?”夏冰笑盈盈地举起杯,“战场上的事,归根结底,不都是朝堂上的事吗?将军日后是要为秦小娘子出生入死的人,可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啊。”

秦赐握紧了酒杯,“多谢少傅提点。”

“在下也不是无缘无故来提点你。”夏冰将酒杯往他手上不由分说地一碰,自己先饮尽了,“只是毕竟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在下还望将军分清敌友。”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4章 木末生风雨 下一章:第16章 行行即长道
热门: 离婚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销魂殿 可爱过敏原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 金蔷薇 再皮一下就亲你 帝道至尊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媚骨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