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木末生风雨

上一章:第13章 人心岂如水 下一章:第15章 独立苍苔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殿中的龙涎香气愈来愈浓了。

皇帝已经躺卧在御榻上,明明已初秋,却在方才片刻之间出了满身的汗,老宦官王全在一旁不停给他打着扇。秦赐走进来行礼,帘帷后面的皇帝也仍然一动不动,秦赐便只好始终直挺挺跪在地心。

地上是冷的。黑漆漆发亮的砖,镌刻着秦赐不认识的花纹。他过去二十多年在黄沙狱中做官徒时,也曾到烧砖的官窑里干过活,在昏黑的窑洞里空间逼仄得喘不过气,每个人都盯着那红透的炉膛,虽然明知没什么用,但还是祈祷着这上贡皇家的砖瓦不要有一丁点的闪失,否则的话,又要扣掉至少半个月的口粮。

那个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见过那些砖瓦制成后的模样。

不知道跪了多久,上方的皇帝似乎终于颤巍巍地半坐了起来。王全连忙搀扶,又给秦赐打眼色,让他稍微上前来些。他刚挪了两步,便听见皇帝一把拂开了垂帘,俄而,便感受到两道冷厉的目光直视着他。

皇帝虽然已老了,但那双眼睛,仍好似能看穿一切。

“秦赐。”萧镜叫他的名字。

“末将在。”

“你与秦家有旧?”

秦赐没想到萧镜会问出这个问题,但好在秦束早已提点过他,便依样回答:“是,秦家对末将有恩。”

“原来如此……”萧镜饶有深意地停顿了一下,“夏冰说,你与扶风秦氏同族,朕看不像。秦家往上三代,都不曾娶过胡族的女人。”

“秦家对末将恩同再造,不以血脉为异,末将……感激无尽。”

萧镜点了点头,“你在长水、宣曲两营的治绩,朕已都听闻了。”

秦赐抿唇不言。

萧镜看着他,又道:“胡骑骁勇难制,过去那两营,都是交给汉人将领来带。但你精忠可信,朕对你放心,你明白吗?”

那目光益盯得紧了,似乎立意要将秦赐的身子压弯下去,但他却只是挺直了背,道:“末将明白。”

“好。”萧镜扬了扬眉毛,“你回去后,做好准备,过几日,兴许便要出征了。”

“是,末将遵命。”

说着,秦赐慢慢膝行后退,萧镜却又颇有兴味地道:“你不问要去哪里?”

秦赐静了片刻,道:“陛下让末将去哪里,末将便去哪里,不问去处是末将的本分。”

萧镜听了,抚掌大笑,“好滑头的胡儿!”直笑得咳嗽不止,王全又来轻轻给他拍背,一边挥手让秦赐赶忙告退。

秦赐离开之后,萧镜又连喝了几大口水,才终于止住咳嗽。

“不过是说几句话而已,气力就不支了。”他笑着摇摇头,仿佛想起自己当年金戈铁马的岁月,眼神一时陷入深深的怅惘。

王全一手持着铜匜,弓着身笑道:“陛下是太高兴啦,老奴恭喜陛下,收获一员忠心耿耿的虎将!”

“忠心耿耿?”萧镜笑着瞥他一眼,“他不过是会说话而已。朕看他心里,其实对去处清楚得很,才懒得问朕罢了!”

***

秦束走出西阳门时,雨幕将将落了下来,阿援连忙给她撑起了伞。她回身接过伞,道:“你先去车边等着。”

阿援应声退下。秦束转头,看见宫门口的守卫正在交接,不远处走来巡视的队伍,领头的人她不认识,许是在郭卫尉死后临时调来的。再过片刻,天色亦沉沉将坠了,她才终于看见秦赐冒着风雨一步步走出宫门。

他仍是一手抱着金盔,但因风雨的关系,身上甲衣湿透了,脸色也略显晦暗。他抬眼,显然是望见了她,脚步稍顿了顿,便吩咐身后的罗满持先走。

秦束慢慢在脸上披挂起笑容,望着他走来,端稳了轻轻柔柔的声音道:“我们每回见面,好像总是在下雨。”

秦赐站在她面前,仿佛往她身上罩下来一片阴影,然而风雨声也静了很多。他没有回答,秦束垂眸,看见他纯黑甲衣上流下的水滴,忽想起来自己当初熬夜给他缝制出的那一身衣袍,如今他加官进爵了,也不知那衣袍去了哪里。

她终于又开了口:“官家召你有事?”

“是。”秦赐生硬地回答,“让我准备过几日领兵出征。”

“去何处?”

“官家没有说。”

秦束笑了,“那想必是去雁门了。”

秦赐沉默。秦束瞥眼看他,便知道他肯定也早已猜出了这一层,只是不说罢了。

她顿了顿,又道:“你是胡人,官家此时用你,也是没有法子,必须有人去雁门镇压住苏家。不过待你镇压归来,那雁门太守,也依然是汉人去做,官家舍不得给你的。”

她分析得头头是道,但秦赐却有些不耐似的,只道:“末将明白。”

“你明白?”她的话音微微上扬。

不知为何,她心中有些莫名的焦躁感,好像自己的手掌被用力地掰开,马上就要失去对掌中之物的控制了一般。

更奇特的是,她发现秦赐也不高兴。

那一双深冷的眼眸微微垂落,长长的睫毛下随风雨游移出淡淡的阴影,将眼中的神色掩藏住了。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倾盆的雨中,脸色透出异常的苍白。

秦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是她有哪一句话说错了吗?她咬咬牙,道:“官家对你再好,那也只是暂时的,一个初入仕途的外人,借来牵制各方势力最合适,且一旦出了事端,随时都可以舍弃掉……”她一边说着,复本能地往他靠近一步,想将手中的伞举过他头顶为他挡雨——但立刻又被这本能吓了一跳,动作便僵在了半空中。

秦赐看出来了,却反而后退一步,任自己立在雨中。他望着她,沙哑地道:“您对我的好,和官家不也是一样的吗?”

秦束怔住,心跳仿佛骤然停滞住,却只能干哑问出一句——“什么?”

也许是意识到方才的话太过唐突,甚至尖锐,秦赐静了片刻,才又道:“娘子不必忧虑,末将……末将虽蒙官家青眼,但终究是姓秦的。”他似乎是想了很久,才终于将这一句粗糙的话说了出来,声音低沉,那双灰色的眼底仿佛翻搅着风雨的漩涡,仿佛要将秦束也卷进那漩涡里去——

秦束蓦地扬声:“你说什么,我忧虑什么?!”

“不是这样吗?”秦赐凝视着她,身周风雨呼啸,那眼神里却波澜不惊,“您不是忧虑我会被官家收买,才在此处等我吗?”

“你——你不要不识好人心!”秦束脸上阵红阵白,既羞耻、又震惊的模样,落在秦赐眼中,令他的神色黯淡了一瞬。

被他说中了啊。

自己只是想让她放心而已。但原来,她不喜欢听他的保证吗?

她喜欢利益的捆绑,局势的忖度,心思的算计,她喜欢始终若有若无地将他控制在掌心,但如果有人告诉她,你可以不必做这些费心的事情,她却不愿意相信吗?

“您,只是想告诉我这句话吧?”他静静地道,“想告诉我,不要不识好人心。”

——您是“好人”,我一直都知道。

——您为我杀了人,我本应感激您。

他原想这样说,但又感到过于讽刺了,毕竟他不能知道秦束在设下骁骑营中的连环计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他不是一个擅长针锋相对的人,于是只有一径地沉默。

在这沉默之中,秦束的脸色便慢慢苍白下去,直到最后,她又笑了。

笑得温柔美丽,也笑得无情无义。

“不错,你终究是姓秦的。”她一字字地、几乎是咬牙地道,“我望你记住这一点。”

秦赐掩眸,躬下身,朝她行了一个浅浅的礼。秦束的手指攥紧了伞柄,直到骨节发白,片刻前的羞耻和震惊都渐渐褪去,剩下的只是无力。

是她将他一手推了出去,是她为他铺好这条路的。她无从埋怨,而只能相信。

因为如果不相信他的话,她将什么都没有。

秦束离去了。

秦赐站在原地,看着她头也不回地上了秦府的马车,而后渐渐消失在雨幕之中。

天亦全然地黑了下来。

衡州撑着伞走到他身后,探头望了一眼,小声地道:“这是怎的了?”

秦赐回头看他。

衡州缩了缩脖子,“您心里怪娘子冷心薄情,但她到底……到底还是在人来人往的宫门口,淋着雨等了您这么久,不是?”

过了很久,秦赐摇了摇头。

“我没有怪她。”他道。

***

连绵的雨,直到夜中始终不停歇,淋得人心头懊恼。

“哗啦”一声,夏冰抬手拉上了云锦床帏,隔开了被雨声浇得摇摇晃晃的灯烛光,身下的女人喘了一喘,又如一条渴水的鱼一般仰起了身子,眸光泫然地望着他。

夏冰回头,便见女人一张精巧的巴掌脸陷在海藻般的长发之中,凝着他的眼神绝望而痴迷。

他笑笑,却不愿再给她更多,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开始穿衣。

女人看着他动作,半晌,轻轻地道:“你已经很久没来了……”

夏冰面无表情地道:“官家病重,东宫事情就多起来,何况上回太子险些遇刺,连我少傅府的守备都增加了一倍。”

女人的眼神微微黯淡了一瞬,“上一回,是我中了秦束的套……”

“不妨事。”夏冰道,“你们是亲家,就当你给她帮忙了。”

女人皱起了眉,仍旧很不快,“可是,可是她险些就将霂儿害死了……霂儿若是没了,我看她还能嫁给谁。”

这话不过是女人的气话,夏冰很清楚,便只清冷地笑了笑,“苏贵嫔死了,你不开心么?”

女人沉默了。

夏冰的衣衫整齐穿好之后,便又是磊磊落落一书生的模样,回头朝她笑,清秀的眼神里明明不带任何感情,却也让她错觉有一丁点的温柔。

“你不要以为有了太子就万事无忧。”然而从那张薄唇中吐露出来的话语却仍然冷冰冰的,“太子同温氏,可是比同你亲多了。”

“可是他也听你的话不是吗?”女人似乎有些疲倦了,“他虽然不认我,但只要听你的话,就够了。”

夏冰好像听到很好笑的话,连那狭长的眼眸都愉悦地眯起,“您就这样信任我?”他摇摇头,一边往外走,烛光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这可不行啊——杨贵人。”

作者有话要说: 良言一句三冬暖,反问句伤人六月寒。——小明师傅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3章 人心岂如水 下一章:第15章 独立苍苔深
热门: 我们的四十年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征服偏执真少爷的正确方法[穿书]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金蔷薇 时光许我已微凉 老板总摸我尾巴 山月不知心底事 撩仙幕 登顶炼气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