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宝剑值千金

上一章:第9章 白鹿在上林 下一章:第11章 枯鱼就浊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赐原本已从帐后离去,却在半道上见到一名贵人和一名常侍左右牵着太子,往秦束所在的大帐走去。

太子何等尊贵,怎么会亲临外臣女眷的住所?身旁还只带了一名常侍……联想到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婚约之事,秦赐感到隐约的不安,便悄然跟随在他们身后数步远外。

也正因此,那黑衣人一剑击杀了高通之际,正与秦赐打了个照面。

秦赐想也没想便冲上前去,在小杨贵人的第二声尖叫之前奋力将她往外一推,自己徒手握住了那人的剑刃,另一手反手拔出佩剑往前刺去。那人当即抽剑,秦赐放手后抬起一脚踢在那人胸口,自己向后扑倒在地,正将惊慌失措的太子紧紧抱住,又就地打了个滚,几枝铁箭划破空气极重极响地“笃笃笃”落在他们身侧的地上!

“草丛,是那边草丛!”一个急急忙忙的斯文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众多侍卫也都杂沓赶到。

那黑衣人遭到四五侍卫围攻,即将抬剑自刎,秦赐弹指掷出一颗小石子正击打在他的手腕上,长剑哐啷落了地,那人也立刻被五花大绑起来。

秦束和苏贵嫔等人,不知何时已脸色发白地站在了这侧门口,看着这满地狼藉。

秦赐低下头,见太子已经吓昏过去,脸色惨白,但身上尚且完好无损。秦赐慢慢地舒出一口气,撑着身子坐起来,盯着太子的眼眸中光芒微妙地闪了闪。立刻有人上前从他怀中接过太子,他抬头,却是许久之前曾见过一面的太子少傅夏冰。

他想起,方才指向草丛的声音也来自夏冰。

这时,去草丛里搜寻埋伏的侍卫也已回来,禀报道:“回禀少傅,那边草丛确有扰动,但没能见到刺客,想是已经逃走。地上有几枝铁箭。”

叮铃哐啷,是铁箭被陆陆续续扔在地上,女眷们被这声响都吓得后退,只有秦束一动不动,面色冷静:“谁也不许走!”

一旁吓傻了的小杨贵人似乎被这一声喝得回了神,她匆忙张望四周,见到夏冰怀中的孩子,当即手脚并用地膝行过去,扯着夏冰的衣角嘶声道:“夏少傅!给我看看,给我看看他!”

夏冰却不让,“贵人私自将太子带出来,这笔账还未算呢。”说着,他反而冷淡地笑了笑。

秦束的目光扫视一圈众人,最后停留在秦赐的身上。

许是气力还未恢复,他就半坐在地中心,低着头,铁盔中的发髻略微散了,秦束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的手掌还在流血。

“那是乌丸人的箭。”忽然,秦赐开了口。

“什么?”秦束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秦赐以剑拄地,缓缓地站了起来,有女子看见他身上血迹,便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你又是什么人?”

“末将秦赐,”秦赐喘息着,目光灼灼,却是直视着秦束,“骁骑营第六部军司马,见过各位娘娘、贵人。”

一张手帕被扔到了他怀里,秦束道:“将手上伤处包扎一下,不要污了娘娘们的眼。”

这一句话,让诸位娘娘、甚至小杨贵人,都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苏贵嫔更是轻轻地、暧昧地掩嘴笑了。

“是。”秦赐温顺地道,将那手帕往手掌上裹了两圈,扎紧了。

“现在说清楚,乌丸人的箭是什么意思。”秦束又道。

“是……”秦赐顿了顿,“乌丸人好用重箭强弩,这些铁箭都是金钢制成,比中原要重许多倍。”他用剑尖挑了挑地上的铁箭,“这在军中,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苏贵嫔冷冷地哼了一声,“此地既有骁骑营的精锐,又有皇帝太子的大驾,照你这么说,那乌丸人可不是狗胆包天了?”

夏冰道:“将那刺客押上来。”

两名侍卫去拽那黑衣人,却发现这人身子甚沉,根本一动不动了。惊慌之下扯落他头上黑巾,便见到一副宽额长脸、与汉人截然不同的面容,那双眼睛早已紧紧地闭上,嘴角渗出了一行血迹来。

刺客自杀,线索亦断了,但那乌丸人的铁箭,却让每个人的心中都开始响起不同的盘算。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通报——

“皇帝——驾到——”

***

“陛下!”

“陛下!”

见官家下了銮舆,苏贵嫔和一众妃子连忙花容失色地奔上前去哭惨,“方才可吓坏臣妾啦,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狗东西——”

萧镜面色却很冷,一抬手,苏贵嫔便不得不止住了话头。再一看,他的身边,原来还跟着温皇后。

苏贵嫔脸上阵红阵白,只能转头去骂那奉常官:“皇后的凤驾也到了,怎么不通传呢?”

“本宫是关心则乱。”温皇后轻声道,神容甚是忧心。她提着衣裾先走到夏冰身边,将皇太子抱了过来。

太子迷迷糊糊间醒了,看见皇后,嘟囔了一声“母后”,便抱紧了她的脖子。

那一声“母后”叫脑中尚且混沌的小杨贵人浑身一震。她抬起眼,愣愣地看了半晌太子,那分明是她的骨,她的血,她的一切,但却依偎在别人的怀里……

忽而,一只手朝她伸了过来:“贵人方才受惊了。”

小杨贵人匆促地收回目光,见秦束正抱歉地凝着自己,那眼中的关切也不似假的。想起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少女或将成为自己的儿媳,小杨贵人有些尴尬地低下头,自己站了起来,又默不作声地拍拍身上的灰尘。

那边厢,官家已由卫尉郭敞和将军黎元猛两人领着,一一看过了黑衣刺客的尸体和七零八落的铁箭。他越是一言不发,众人就越是恐惧。

“真是有趣,”末了,他慢慢地道,“敢欺到朕的头上来了?——郭敞、夏冰!”

“臣在!”郭敞、夏冰立刻出列行礼。

“给朕彻查此案!”官家将那铁箭往地上狠狠一掷,“几个乌合之众的杂种胡,若没有内鬼,能深入女眷的营帐,还正好寻到了朕的太子?!别以为死一个就能一了百了!郭敞查两宫贵戚,夏冰查东宫百官,一定要将内鬼揪出来!”

“是!”

萧镜本是抱恙出行,经这一番折腾,枯瘦的脸上发红带喘,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病的。终于,他看向了小杨贵人。

“还有你,”他道,“你凭什么带太子私自出来?”

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冷得像冰,话语也冷得像冰。小杨贵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近官家跟前过了,但她也没有想到好不容易能见他一次,却是在这样的境地。

她咬着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妾……妾是鬼迷了心窍,太想念孩子了……”

“是臣女的错。”秦束忽然站了出来,“是臣女请贵人来吃茶,贵人大约正陪着太子,便想带太子也一同来了。请陛下责罚!”

说完,她便跪下叩头,毫不犹豫。

小杨贵人蓦地抬头看她,又立刻转回头去。

萧镜盯着她,盯了很久。

这个秦束,是他看中的太子妃,怕不正是仗着这层关系,才敢给小杨贵人做担保?众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家,这个顺水人情,倒是送得顺理成章。

但这一切,归根结底,为什么会在秦家的帐外发生呢?

闷热的夏夜,站在后头的苏贵嫔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

“哎呀,这可就麻烦大了。”温皇后忽然温和地出了声,“秦小娘子特意约贵人来吃茶,这样的事情,刺客是如何知道的呢?刺客又如何能笃定,贵人一定会将太子也抱出来?”

“回娘娘的话,”夏冰恭恭敬敬地拱手道,“这确实很难,不知刺客如何能窥探机先,也或者,刺客是在杨贵人出发之后,才决定跟上来的。”

众人一听,都觉后一种说法似更合理,一时纷纷议论起来。温皇后一边轻轻拍哄着小孩子,一边道:“不论如何,都是有内鬼了,还望郭卫尉、夏少傅千万留意。”

“娘娘放心,臣等一定彻查到底。”

萧镜环视一圈众人,也觉颇为头疼,不过都是些后宫里不晓事的莺莺燕燕,哪个还真能与北边的乌丸扯上关联?得庆幸这只是乌丸人,尚不是铁勒人……

不,想到北边,萧镜忽然沉思地侧首,看向正楚楚可怜地依在自己衣角边的苏贵嫔。

他还没想出来什么,温皇后又开了口:“你是何人,救驾大功,要让黎将军记下来。”

萧镜循声看去,正见到秦赐,后者一手包着浸血的白色布帕,便那样脱下铁盔,拱手行礼:“末将——”

“骁骑营第六部军司马秦赐。”萧镜截断了他的话。

他走过来,正对上对方那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在那灰色的深处,却又泛出秋草般的苍绿,仿佛雪原上的野狼,沉稳而冷漠。萧镜饶有兴味地勾起嘴角,“你今日试射也拿了头筹,可见功夫不错。”

“谢陛下夸奖。”

很简单的回应,似乎这人还没有学会太多弯弯绕绕的繁文缛节。

萧镜赞许地道:“难得你胡虏出身,却如此公忠体国,舍身为人,该赏。”他负手在后,踱了踱步,“你想要什么赏赐?珠玉,美人,还是功名?”

秦赐没有太多犹豫地回答:“末将从军入伍,本就是为了拼一个功名。”

萧镜反而笑了:“好,好!你救了太子,本就该破格拔擢。夏冰,拿纸笔来,拟诏!”

***

骁骑营第六部军司马秦赐,翼赞东宫,舍身忘死,功赏罪罚,经国大义,特超迁赐长水校尉,领长水、宣曲胡兵。

秦束站在外边,看着秦赐行礼领旨,神情默默。

“小娘子,用心良苦。”是不知何时退到她身侧的夏冰,清清淡淡地对她笑了笑。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章 白鹿在上林 下一章:第11章 枯鱼就浊水
热门: 你是我的荣耀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替演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纯情人设不能崩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最散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