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见篱间雀

上一章:第4章 如何见君隔 下一章:第6章 平生竟何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束回到家中时,正撞见堂上坐着客人,她想躲也躲不开。

“阿束,阿束快过来。”梁氏朝她慈爱地招手,“来见过你的表姨母,常乐长公主。”

常乐长公主萧鉴,是今上的同母妹,极受先帝宠爱,嫁给温皇后的同族淮南温衍,也是素有盛名的清流公子。长公主这回来,还带上了两个孩子,一子名玘,一女名玖,都出落得一表人才。

秦束朝长公主行了礼,便走到敬陪末座的嫂嫂郭氏身边,正欲给自己斟茶时,一只白皙细嫩的手接过了茶杯。她抬眼一看,却是个穿着小厮衣裳的少年人,本就俊秀的脸庞上涂脂抹粉,渗着阴柔的眉眼总是不住往堂上飞飘。他一边斟好了茶,一边妖妖娇娇地道了声:“小娘子慢用。”

秦束轻轻一笑,手指轻轻一推,茶杯应声倒地,碎成数片。

“收拾好了就下去。”她冷冷地道。

那少年刹那僵住,煞白的脸上此刻通红,又无措地往堂上望,却见梁氏只是同长公主聊天,并不多看这边一眼。他只好弯下腰去捡拾碎片,再默默地退下堂去。

秦束的神色终于缓和,看了一眼郭氏,后者抿了抿唇,不敢多话。她于是也笑笑,但听得坐在上首的长公主柔声道:“前些年我家君侯不在省中,同秦尚书疏了走动,今日一看,呵,时间过得真快!连阿束都这么大啦。”

郭氏怀着几个月的身子,一听这话,连忙艰难倾身道:“瞧您说的,我们家尚甄时常还说起温侯,道是朝野称赞的贤人,文采高华不说,胸中韬略也是不凡呢!”

尚甄便是秦家长子秦策的表字,现在尚书省中供职。长公主听了,只是抿唇微笑,又张望道:“不知怎么没见秦二郎君呢?”

突然“哐啷”一声,又一碗茶水泼翻在地,瓷盖碗打得粉碎。秦束循声抬头,见是长公主带来的那个女儿,名唤温玖的,正瑟瑟缩缩地道着歉;她的兄长温玘也连忙去收拾碎片,一旁向梁氏、郭氏赔礼。

温玖看上去比秦束还小一两岁,身量尚未长开,身穿一袭水红罗衣,抬手之际,可见大袖边沿绣着细细的金缕,倒是十分阔气。容色娇丽可爱,但此刻却显出怯怯的苍白,神色仓皇地巴巴望着她阿兄,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长公主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还真是小孩子,连一碗茶都端不稳,以后嫁了人可如何敬舅姑呀?”

这话风趣,叫梁氏、郭氏都笑起来。秦束心知她是嘲讽自己,也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回头吩咐姑子赶紧收拾,自己上前去牵起了温玖的手,“玖妹妹还小呢,还想在表姨身前多孝敬几年,再去孝敬舅姑不是?”

长公主大笑,而秦束又带着温玖行礼道:“近日荷花都露了头啦,我带玖妹妹去园子里转转?”

“去吧去吧。”长公主挥挥袖,“玖儿可不要给阿束姐姐添麻烦。”

“嗯。”温玖低低地应了一声。

秦束便牵着温玖下堂去,但听得身后梁氏再次出了声:“表姐您有所不知,我家那个不成器的二郎,近日总算是得了个小官,到著作省当值去啦!”

“著作省好呀!”长公主拍手道,“清贵,还闲散,真叫人羡慕。我这个小儿,也不图秦大郎君那般争气,能像秦二郎君这样,我就很满意啦!”

“瞧您说的,我们家这几个孩子,从小到大蒙您这么多照顾,本来就也该孝敬您的……”

牵着的小手又一抖,秦束侧眼望去,温玖已连嘴唇都发白了。

她将温玖带到了西苑的莲池边。莲花确是已开了,但不太多,只三两只白里透着嫣红的花苞攒聚着,宛如美人束髻的头颅,迎风款摆。秦束走到池上小亭中,便有仆妇送上来几盘瓜果。

秦束看着温玖,开了口,“你阿兄尚未娶妻,少不越长,你眼下还不必担忧。”

温玖咬住了唇,别过头去,望着那池上风莲,道:“你阿兄也未娶妻。”

秦束微笑,伸手拿一只樱桃吃了,“那你可得叫你阿兄端着了。只要他不娶,你不嫁,我也就可以不进宫了。”

温玖看她一眼,轻轻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天家娶妇,哪里还管那么多长幼规矩,便连秦束的姐姐当初,不都嫁了明明高一辈的广陵王。秦束也并不是想挤兑温玖,只是不知为何,这样的想法好像很顺畅地就脱口而出了。

“我这个二兄,素性不良,长年在烟花巷子里转的。”秦束慢吞吞地道,“你可要想清楚了。”

“这个,阿母说过。”温玖道,“但她也说,往后秦家富贵,这门亲事无论如何要攀上。”

秦束笑了,“长公主可是官家的亲妹妹,怎么看也是我家攀你家呀。”

温玖不说话了。

再过片时,堂上来人,道是长公主要回驾了。

秦束将温玖送回去,与长公主又是一番客套,终于将那母子三人送上了回府的马车。

梁氏一面笑盈盈地朝那远去的马车挥着帕子,一面对秦束道:“我听闻你给黎将军写了信。”

秦束欠身笑道:“阿母真是消息灵通。”

梁氏笑容不改,“不过是一个官奴,还用上你父侯的面子,没的丢秦家的人。”

秦束道:“有了父侯的面子,谁还能说他只是个官奴?”

梁氏顿住,回过头来盯住了她,“狼崽子是养不熟的,我盼你莫那般掏心掏肺。”

秦束笑得柔软如春风,“阿母真高看我了,我哪里还有心和肺呢?”

梁氏冷淡地哼了一声。

秦束却并不肯就此放过,笑容愈加地冷,“说来,您房内养着的那个冯子燕,都能到正堂上来倒茶了,那我养的男人就是封侯拜将,也不稀奇啊。”

梁氏脸色很不好看,但到底还是将牙咬住,大庭广众之下,只是转身往回走,“你又懂什么了?”

***

此日过后,那温家小娘子倒是经常来秦府上找秦束玩耍了。秦束横竖也是无聊,夏日悠长,便与温玖一起,将那西苑的荷花从尚含羞涩的花蕾生生地看到了花瓣蔫软垂落将谢的模样。

秦家的下人见了,都道小娘子同温玖关系亲近,是好事,但只有秦束知道,温玖并不很爱说话,两人在西苑中,时常便只是相对沉默。

温玖大约不是来看她,而是来看秦家二郎的。然而秦二郎秦羁,也是出了名的浪荡不羁,加上现在补了著作省的缺,更是有了冠冕堂皇的名头不回家。温玖到秦府来往了两三个月,竟没有一次能见上他的面。

到夏末时,常乐长公主又带着温家兄妹两个正经上门了一次。这一回,许是凑巧,秦束的姐姐、广陵王妃秦约也正回家省亲来了。

一家子妇人凑了一席,天气要变了,菜色也愈发浓重。长公主任温玖去同秦束坐在一处,自己拉着温玘的手,同梁氏倾身道:“我有个好消息,刚一听见,便想着定要说与表妹你知道。”

梁氏瞥了一眼温玘,笑道:“什么好事,着您这样高兴?”

长公主眨了眨眼,又退回去,笑道:“不如让广陵王妃来说。”

“哦?”梁氏转头看向秦约,“有什么事情,约儿知道,我倒不知道了?”

秦约生下小王孙已逾半年,如今神色却仍然透着疲弱,闻言抬首,笑容秀气温雅如一丛墨兰花,“那自然是喜事。阿母您记得我家广陵王殿下的母家、济南宣氏族中,曾有个大名鼎鼎的宣崇山宣中正么?”

“啊,”梁氏想了想,“就是那个事后母至孝,三十年不出仕的宣崇山?倒是有所耳闻,据说他后母过世后,他还守丧三年,才终于出来做了中正官的。”

“就是他。”秦约淡淡笑道,“宣中正是感天动地的大孝子,朝野之中,谁不感佩?他有一个小女,生得玉雪可喜,品性更是贤良,前些日子,同温小郎君见了一面……”

坐在下首的秦束略略抬眼望向温玘,但见后者脸色通红,眼神也望向了别处。忽而,身边的温玖却发出一声轻轻的冷笑。

温玖素来如一只小兔子般柔柔怯怯,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倒叫秦束回看了她一眼。

“哎呀!”梁氏拍手笑道,“我懂啦!这可是亲上加亲,喜上加喜,大好事啊!”又问秦约,“广陵王太后可同意了?殿下又如何说?”

“殿下自然高兴,温家德望素著,比他宣家也是门当户对嘛。”秦约轻笑道。

梁氏听了这件喜讯,满心欢喜,还叫仆人特去加几个菜。长公主这才开始动筷,作陪的几人也才敢吃东西。

温玖挨着秦束坐,压低声音道:“我前些日子同阿母说了,要先考虑阿兄的事情。”

秦束笑了笑,“长公主早已想得周全,是你多虑了。”

“当”地一声,是温玖的筷子戳到了漆盘上。她转过头,盯着秦束,那目光几乎是恶狠狠的,“是你同我说的,少不越长,只要我阿兄……”

“同广陵王做姻戚,可也是了不得的,不比你这一桩婚来得差。谁知道长公主为了一双儿女,苦心孤诣了多久呢。”秦束笑道。

她的笑容密不透风,温玖盯了她许久,也盯不出一个破绽来。

***

这一晚,阿摇、阿援两人难得地见到小娘子在回房时露出了不快的表情。

本来,即使是在独处的时候,秦束也能平平静静、和和气气的;但阿摇已跟从她快十年了,当见她一个人坐在闺阁后门的门槛上,对着小庭中的一架木香花发呆,便知她今日是有些郁结了。

阿摇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轻声道:“婢子听闻,长公主给温小郎聘了宣家的女儿。”

秦束冷淡淡地道:“是这样。”

“那个温家妹妹,成日价往这边跑,竟也不吭一声。”阿摇觑着她脸色道,“亏得您特意同二郎君说好,让他莫撞过来讨人家的嫌,说不定还能将这婚事往后拖一拖……”

“我哪有那个好心。”秦束打断了她的话,“二兄与温玖,谁也不欢喜谁,跟我没有干系。”过半晌,秦束却又自己皱了眉,自言自语般道,“这长公主也真是厉害,倒打一耙,叫温玖竟还嫌弃我了?”

“眼见您马上就要做太子妃了,谁还敢嫌弃您呀。”阿摇轻声宽慰道。

“明知道我要做太子妃了,还巴巴儿去同广陵王结亲。”秦束冷冷地道。

阿摇愣了一愣,她从没想到过这层。“广陵王妃不就是大娘子么,都是一家人,长公主不管怎么着,不都是要同秦家结好?”

这话一出,旁边的阿援忽然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可再说。

秦束侧头看她一眼,又转回头去,没有接话。

阿摇反应过来,膝行上前,给她揉起肩膀,慢慢地道:“小娘子,您算得太仔细,那些人不知道内情,往往还会不知好歹的。”

秦束闭了闭眼,“你想说什么?”

阿摇顿住,片刻,“黎将军那边,还没消息过来。”

秦束笑了笑,“秦赐兴许是真不会写字。”

她这一笑,倒好像是心情舒畅了许多似的。

“太子的生辰快到了,黎将军也忙着秋射的事务呢。”秦束又悠悠然道,“过几日,我们自去城西瞧一瞧他。”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章 如何见君隔 下一章:第6章 平生竟何托
热门: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校草撩且甜[穿书] 宝鉴 乡村满艳 权宦医妃之厂公真绝色 路过风景路过你 重生九零末:六岁玄学大师 心尖上的你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