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能是为了让叶及川回家后还能有力气练习结印, 黑田勇智今天并没有下手太重,至少在对战结束之后,他还能够站着而不是向往常一样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了。

在训练场休息了一会儿,叶及川等着鼻青脸肿的带土回来了, 才和他一起回到了教室。

这个时间, 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教室里只剩下了今天留下来打扫教室的学生。

“红, 我记得今天是琳和静音负责打扫教室,你怎么还没走?”叶及川诧异的问道。

红拿着一把扫帚说道:“今天琳家里有点事情,我就替她一天。”说完, 她看了一眼脸上全是伤的带土, 笑着说道:“你脸上的颜色也太精彩了吧!刚才上课的时候你不还是好好的, 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凄惨了?别告诉我你是摔成这样的。”

带土哼了一声, 小声地说道:“反正和你没关系!”

一直在旁边围观的静音突然说道:“需要我帮你治疗一下吗?”

三人的目光顿时就落在了静音的身上, 看的她有点紧张, 忍不住用力的攥了攥手里的扫帚。

带土虽然在涉及到叶及川的事情上就变得有些暴躁, 但他平时还是很好说话的, 他看了一眼静音,很客气的说道:“谢谢你的好意, 不过不用了, 及川会帮我治疗。”说完, 他还用那张大花脸冲叶及川笑了笑。

“静音, 你难道会医疗忍术吗?”红好奇的问道。

静音点了点头, 看了叶及川一眼说道:“嗯!我在木叶医院学习了一些。”

有关于静音的事情, 叶及川除了带土之外没有和任何人说,而静音也没有对其他人透露过他在木叶医院打工的事情,这也算是两人之间的默契吧!

红是个自来熟, 立刻借着这个话题和静音聊了起来,而叶及川就把带土拉到一边开始治疗他身上的伤,不然,就凭他现在的身体可没有办法撑过晚上的高强度训练。

听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叶及川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他看到的那幅画,心里就像是有一双小爪子在挠一样特别的痒,虽然他觉得静音是在暗恋带土,但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从当事人的口中说出来明确的答案,那就不一定是真的,说不定静音只是把带土当成了练习画画的模特,毕竟从直线距离上来说,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是最近的。

所以,他现在万分想知道,静音到底是不是在暗恋带土。

帮带土治疗好伤之后,叶及川终于忍不住了,对静音说道:“静音,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说。”

“哎?我吗?”静音怔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叶及川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你能和我出去一下吗?”

静音以为他要说的事情和周末的工作有关系,没多想就说道:“好啊!那我们出去说吧!”

叶及川从她的手中拿过扫帚,塞进了带土的手里说道:“你先帮静音打扫一下。”说完,他就大步流星的走出去了。

两人并没有走远,出了教室之后左转拐了个弯就停下了脚步。

“及川,你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可以说了。”静音背对着墙壁,笑着说道。

挠了挠头,叶及川小声的说道:“那个……我都已经知道了。”

静音脸上的笑容刷的一下就变了,表情慌乱,眼珠不安的转动着,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知道了什、什么?”

“这个……”叶及川有点不好意思了,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今天无意中看到了你放在桌子上的那个本子,不小心就知道了你喜欢……”

“你不用说了!”静音突然大喊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从脸开始一直红到了耳朵,整张脸看起来就像是个大番茄。

在叶及川看起来,静音的表现就像是害羞了,毕竟静音的性格也有点内向,突然被他戳破了暗恋带土的事情,她肯定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叶及川只是想问问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并不想让静音太过难堪,所以就说道:“很抱歉,我不该说这个的。”

静音微微低着头,额前细碎的黑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小声的说道:“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才对,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喜欢这种事情,当然是无法控制的,你并没有错。”叶及川温声说道:“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帮你。”还能有人比他更懂带土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静音猛地抬起头,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叶及川,一脸惊喜的表情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明知道我喜欢……还完全不在意吗?”

“这是好事啊!我有什么好在意的?”叶及川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觉得没问题那就好,你想要怎么帮我?”静音有点兴奋的说道。

叶及川想了想,说道:“那就先从了解带土的性格开始吧!你和他接触的也不多吧!”

静音捏着拳头举到了胸口,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然后呢?”

“然后……再了解一下他的喜好,你平时可以和他多说说话,对了,你别被他揍人时凶巴巴时候的样子吓到了,其实他人很好的,只要不惹到他,你想让他帮忙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叶及川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全都是夸带土的话,静音听的都快晕了。

“及川,我可以打断你一下吗?”静音纠结了一下说道。

叶及川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我都可以告诉你。”

“你说了一堆都是关于带土的事情,那你的呢?”

叶及川一脸懵逼的看着静音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静音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他们两个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情了,表情丧丧的说道:“我们两个说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我就觉得不对劲,知道了我喜欢……之后,你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还这么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

“哈?那你说的是什么事情?”叶及川更懵了,他觉得他们刚才说的就是一件事情啊!

静音的眼珠转了转,说道:“你先说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叶及川眨了眨眼睛,说道:“就是你暗恋带土的事情啊!”

静音大惊失色的说道:“什么?”

这句充满了震惊意味的话并不是只出自于静音之口。

叶及川板着脸抱着臂看着拐角的地方,不咸不淡的说道:“出来吧!衣服都露出来了。”

拐角处先是露出了一点红色的衣服,紧接着红色的衣服又快速的缩了回去。

“你是白痴吗?及川明显是在诈你。”

“你才是白痴!刚才那句话我喊的那么大声,他一定听到了。”

因为叶及川的听力超出普通人许多,这两句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前一句话是带土说的,后一句话是红说的。

说完这两句话,带土和红就从拐角的墙后面蹭了出来,两人走的是那个慢,鞋底都快要被地面磨平了。

看着满脸笑容的两人,叶及川继续冷着脸说道:“偷听有意思吗?”

红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赶紧摇了摇头。

也许是和黑田勇智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叶及川冷着脸的样子和他有几分的相似,看起来就特别的有气势,被他的目光注视着的带土和红心里都很忐忑。

“谁提出来的这个主意的?”

带土和红同时抬手指向了对方,之后还故作不知的偏过了头不去看对方。

叶及川差点就被两人的无耻给气笑了,轻哼了一声说道:“那你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力啊!连想法都是一样的。”

听到这句话,带土和红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一脸嫌弃的表情往旁边挪了两步,红的眼神还很不老实的瞟了静音几眼,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八卦”这两个字。

见两人都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叶及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他总不可能按着两人揍一顿,再说了,他也打不过这两个人。

叹了口气,叶及川只好无奈的说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得到“赦免”的红立刻笑着说道:“静音,你不会真的喜欢这个笨蛋吧!”

带土切了一声,说道:“连我这个笨蛋都打不过,你岂不是笨蛋中的笨蛋。”

静音害怕这两个人吵起来,就赶紧说道:“你们误会了,虽然带土很优秀,但我真的没有暗恋他。”

红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笑的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就知道不会有人暗恋这个笨蛋,刚才我真的有点担心你的品味了。”

“等一下!那你本子上的那幅画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那不是你画的。”叶及川惊讶的说道。

“是我画的,但这要怎么跟你解释呢?”静音想了想,一跺脚说道:“你们等我一下!”说完,她就跑回了教室。

很快,静音就拿着本子回来了,她翻到了叶及川之前看到的那幅画说道:“这幅画的确是我画的,但我不只是画了这幅画,还有这副。”说完,她就翻过了一页,指着带土的那幅画的背面,语气有些忐忑的说道:“你们看,这是我画的及川,我最近正在练习画画,正好你们两个距离我很近,我就把你们两个当成模特了。”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热门: 刺客意志[快穿] 戮仙 天鼓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神上先生今天交稿了吗?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升级专家 到底是谁咬了我 九阳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