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及川在茨木的怀里一边挣扎一边说道:“就算他们两个会打起来, 那也不应该是现在,你快点放开我,我要去阻止他们两个!”

茨木抱着叶及川的手更用力了,声音里透露着一丝不悦的说道:“那是他们两个的事情, 不关你的事情。”

“他们都是我的式神, 怎么就不关我的事情了?”叶及川努力的抬头, 想要瞪茨木一眼, 然而茨木把他压的死死的,他完全动不了。

“啧!”茨木放开了叶及川,趁着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拿起酒吞面前的酒直接灌进了他的嘴里。

“混蛋儿咂!”叶及川气的又冲着茨木的胸口一顿打, 然而他还没打几下, 整个人就瘫软在了茨木的怀里。

看了半天热闹的犬神迟疑了一下, 说道:“这样不好吧!”就及川那个脾气, 等他醒过来想起这件事的时候, 估计能气疯了。

茨木捏了捏叶及川通红的脸颊, 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 但他一想起叶及川被气的发疯的模样,心里也有点慌, 他讨厌变成小纸人, 但谁让及川张嘴闭嘴就是那个讨厌的家伙, 而现在讨厌的家伙变成了两个, 越想他越觉得烦躁。

一直默不作声的酒吞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了一坛酒, 放在了桌子上, 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个给他。”

茨木的眼睛一亮,拎着酒坛说道:“还是挚友你有办法。”有了这坛酒,他相信及川不会再来找他的麻烦了。

酒吞冲着茨木勾唇笑了笑, 平时看起来不可一世的眼神此时却温柔了许多。

两人对视的目光让犬神觉得自己的眼睛快瞎了,原来瞎了狗眼是这个意思吗?他感觉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在桌底。

醉的不省人事的叶及川被茨木当成是娃娃揉捏了一会儿,才亲自送他回了房间。

叶及川醒过来的时候,立刻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刚撸起睡衣的袖子想要回去暴打茨木一顿,就看到了放在一边的酒坛。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叶及川压下了心中的火气,说道:“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了。”

不过,他原本的目的是去找鬼切再学两手的,结果鬼切和妖刀姬打起来了,没时间搭理他,而他又被茨木给灌醉了,这件事就完全泡汤了。

“今天要教小陆生什么呢?”叶及川抓了抓头发,愁的不行了。

一直到他吃完饭,找到小陆生,他都没有想出来个办法。

小陆生一看到他就高兴的跑了过来,声音脆生生的说道:“小哥哥,你今天要教我什么啊?”

叶及川已经彻底放弃让这孩子改口了,他叹了口气,摸了一下小陆生的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说完,他又摸了一下小陆生的头,这个手感很不错啊!他总算是明白鲤伴为什么喜欢摸他的头了。

小陆生歪着头看了看他,说道:“那小哥哥陪我一起玩吧!”

“不行!”叶及川语气坚决的说道:“我答应了鲤伴要好好教你,虽然我现在不知道该教你什么了,但有人知道。”说完,他就召唤出了鬼切和妖刀姬。

鬼切和妖刀姬刚一出现,叶及川就被他们两个的惨状吓了一跳。

这两个家伙的身上有好多伤口,衣服上也都是血迹,只看这些痕迹,就能看出来他们两个打的有多激烈了,而受了这么多的伤,他们两个身上的气势竟然丝毫没有变弱,看着对方的的眼神反而更加热切了,呃……那种想要干掉对方的热切。

小陆生也被他们两个吓了一跳,小脸变得煞白。

回过神的叶及川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陆生不要怕啊!他们两个是我给你找的老师,以后就让他们教你剑道。”

小陆生抓着陆生的手,偷偷的打量了一下鬼切和妖刀姬问道:“他们两个怎么伤的这么重?”

叶及川能说什么?他叹了口气,没好气的说道:“为了争第一,他们两个就打起来了。”

“及川大人,我……”鬼切还想要辩解一下,但被叶及川瞪了一眼之后,他也只能闭上嘴巴。

倒是妖刀姬一点也看不出来昨天那副和鬼切互相诋毁的样子,乖乖的站在一边,再加上那一身伤痕,让她看起来特别的惹人怜惜。

但见识过她和鬼切争锋相对模样的叶及川可不会被她骗到了,板着脸说道:“给你们两个介绍一下,这个小可爱是陆生,以后你们两个就负责指导他剑道。”

鬼切和妖刀姬都是不愿意的,比起指导一个不熟悉的小孩子,他们更想指导及川,但这种话他们也不敢说出来,只能答应了。

“是!”

两人异口同声说完后,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两双妖眸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

看到这一幕的叶及川觉得脑壳又开始痛了,他家的这些式神们什么时候能不那么喜欢打架呢?

“你们先回去治疗一下伤口,之后鬼切你负责小陆生上午的修行,妖刀姬你负责下午。”说完,叶及川就把他们两个送回了庭院。

“小哥哥,他们两个是你的式神吗?”小陆生问道。

“对,他们两个都是我的式神。”

“可是他们两个都是妖怪啊!”小陆生有些疑惑。

“式神就是妖怪啊!”

似懂非懂的小陆生点了点头。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才是最优秀的,鬼切和妖刀姬都牟足了劲的教小陆生,明明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当过老师,现在看起来却有了几分老师的模样。

终于摆脱了带孩子任务的叶及川就偷偷跑出去了,他用金币换了点钱去买了些书,玉藻前交给他的任务,他可没有忘记。

等他回到奴良家的时候,就看到鲤伴坐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妖刀姬指导小陆生。

“这几天你干什么去了?”叶及川走过去坐在鲤伴的身边问道。

奴良鲤伴笑着和叶及川打了个招呼,又摸了一下他的头,说道:“出去调查些事情。”

叶及川瞪了他一眼,没有继续问下去,看着努力的挥舞着小木刀的陆生,有些得意的问道:“我帮你儿子请的老师怎么样?”

奴良鲤伴闭着左眼,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不正经,“及川你请的老师当然是最好的。”

“等一下,这不会就是你的目的吧!”这才反应过来的叶及川一脸怀疑的表情看着他。

奴良鲤伴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及川你在说什么啊?我可没有什么目的。”

“哼哼!”叶及川晃了晃脚丫,抱着臂说道:“我本来还给你准备了一坛妖酒,既然你不想要那就算了。”

奴良鲤伴无奈的说道:“好吧!我承认了,这就是我的目的,你的那个式神的确很厉害,但我没想到,这么厉害的式神你竟然还有一个。”说完,他的眼神就在妖刀姬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钟。

“我的式神里,用刀最厉害的就是他们两个了,鲤伴,为了指导你儿子,我可是下了血本了。”叶及川用一副“你打算怎么报答我”的眼神看着他。

奴良鲤伴笑呵呵的说道:“及川你之前问我的那件事情,我有些消息了。”

叶及川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是什么事情,问道:“这几天一直不见你的人影,原来你是去忙这件事了啊!”

收起了那副潇洒不羁的模样,奴良鲤伴一本正经的说道:“首无之前发现有几个人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叶及川了然的说道:“你怀疑是有妖怪把他们抓走了?”

“不是怀疑,一定是妖怪把他们抓走了。”

“万一是人贩子呢?”

“不是他们。”奴良鲤伴语气肯定的说道。

叶及川诧异的问道:“你不会去找那些人贩子了吧?”

奴良鲤伴的眉头微蹙,语气冷淡的说道:“那些家伙有时候比吃人的妖怪还可恶。”

这一点,叶及川倒是不否认,不论在什么时候,人贩子都是最可恶的,弄死了都太轻了。

“既然真的有妖怪敢挑衅你,佩服!”叶及川都怀疑那个妖怪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鲤伴能把奴良组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靠的可是实力,虽然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花花公子,但谁要小觑了他,那可是要命的事情。

“这个不奇怪,和人类一样,妖怪也会想要往上爬,不过他们选错了目标,看来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出手了,有些妖怪已经忘了这里到底是谁地盘了!”奴良鲤伴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冰冷的杀意,全身散发着一股迫人的气势。

叶及川终于从鲤伴的身上看到了百鬼之主该有的样子,谁让鲤伴平时的模样太过不正经,那副随意潇洒的模样,总是让他忘记了鲤伴也是和酒吞一样统领着众多妖怪的大妖怪。

奴良鲤伴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叶及川还在他的身边,连忙问道:“吓到你了吗?”

看着那双金色的眸子里透露出的关心,叶及川摇摇头,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鲤伴,你刚才的样子,真的是超级帅气啊!”

不知道什么叫谦虚的奴良鲤伴笑的有些痞气,语气夸张的说道:“什么啊?难道我平时就不帅气吗?”

“鲤伴你其实不是滑头鬼,是涂壁吧!脸皮是真的厚!”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热门: 在末世养丧尸王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嫁给吸血鬼 乡艳:蜜桃的诱惑 都挺好 狐媚惑主 我哥他超飒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