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及川打量了奴良鲤伴一会儿, 一脸怀疑的表情看着他说道:“我总感觉自己好像中了你的陷阱。”

奴良鲤伴曲着膝,一只手撑着脸颊说道:“你既然没有拒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叹了口气,叶及川说道:“明明你自己就是个剑道高手, 还偏要我教, 好吧!我答应你了, 但我可不保证能教他多久。”

“你有事情要离开吗?说起来, 我还一直不知道及川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别说你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不过, 在我离开之前, 我应该能把自己会的都教给陆生。”

奴良鲤伴笑着说道:“那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我儿子了。”

“提前告诉你一声, 我可是个很严格的老师。”

“这倒没什么, 男孩子本来就应该更辛苦一些。”

就这样, 叶及川成为了小陆生的剑道老师, 这让本来已经不再敌视叶及川的首无, 又变回来原来的态度。

“这是什么无妄之灾啊?”再一次被首无用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的叶及川仰天长叹。

端着一盘水果走过来的毛倡妓温柔的一笑, 看着正在给小陆生擦汗的首无说道:“首无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叶及川抱着臂点了点头,看着首无被小陆生笑哈哈的捏了脸颊都不生气的模样, 说道:“看出来了, 但他对我的态度也太差劲了, 就算我是阴阳师也不至于这样针对我吧!”

毛倡妓给叶及川拿了一个洗好的桃子, 说道:“他只不过是害怕自己在意的人受到伤害。”

叶及川狠狠地咬了一口桃子, 就像是在咬首无的头一样, 嚼了几口咽下去说道:“算了,我不和他一般见识,反正我也只是暂时住在这里。”说完, 他从盘子里拿了一个桃子丢给小陆生,“陆生,先吃个桃子吧!”

听到声音的小陆生在原地蹦了一下,两只小手一起抓住了桃子,眼睛笑成了月牙一样说道:“小哥哥,等我吃完桃子,我们继续练习吧!”

“陆生,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要叫老师!”叶及川故意板着脸,装作生气的样子。

“我记住了,小哥哥!”小陆生把和他的脸差不多大的桃子捧到嘴边咬了一口。

叶及川的额头上爆出了一个“井”字,咬着牙说道:“这熊孩子真不愧是鲤伴的儿子,和他那个混蛋老爹一样不喜欢好好听人说话。”

毛倡妓掩嘴笑了笑,端着果盘走向了小白和小奶狗。

“谢谢!”小白和小奶狗很乖巧的道了声谢。

“真是可爱的孩子!”毛倡妓看着两个小家伙吃桃子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了。

“及川大人,过来一起吃吧!”小白高兴的喊道。

叶及川应了一声,说道:“陆生,你也过来吧!”

穿着小木屐的小陆生哒哒的就跑了过去。

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三个小孩子,叶及川感觉自己像是个幼儿园的院长,他堂堂一介大阴阳师,竟然沦落到了带孩子的地步,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吧!

但叶及川都已经答应了鲤伴,就不可能食言,心里再无奈也只能继续带孩子。

不过,鲤伴他跑哪里去了?都已经一天没有看到他了,心里很疑惑的叶及川并没有问毛倡妓,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

在教了小陆生几天之后,叶及川就陷入了教无可教的尴尬地步,他本来就只从鬼切那里学到了一点东西,而小陆生的学习能力又强的变态,很快就把他掏空了。

晚上吃完饭回到房间后,叶及川就像是个咸鱼一样躺在了被子上。

“这该怎么办啊?”他总不能去找鲤伴告诉他,说自己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给陆生了吧!

疯狂的摇了摇头,叶及川嘀咕着:“不行,这绝对不行,会被鲤伴那个混蛋笑死的,这还没教会学生呢!师父就要先饿死了,想想就觉得可悲。”

果断的打开了游戏,叶及川想去找鬼切再学两招,但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个悬赏任务没有领取,在召唤出酒吞之后,他因为太震惊了,再加上茨木闹事,他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拍了拍脑门,叶及川一脸懊恼的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也能忘记,真是欠打!”说完,他就赶紧点了任务奖励,打开了式神录。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他就看到了新解锁的式神——妖刀姬!

“太好了!这个阳盛阴衰的寮终于又来妹子了!”叶及川美滋滋的拿出了一张蓝票准备召唤出妖刀姬。

随着蓝票的消失,妖刀姬提着一把和她的身高差不多的刀就出现了,她挥舞着刀差点砍到叶及川,吓得他的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你叫我?”

叶及川赶紧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一步,笑着说道:“妖刀姬,欢迎回来!”

然而,妖刀姬却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稍显慌乱。

“怎么了?”叶及川疑惑的问道。

妖刀姬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她看着叶及川的脸,突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似乎发出声音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见妖刀姬这么为难的样子,叶及川突然想起来了他曾经看到过的妖刀姬的传记。

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叶及川往前走了两步,一把抓住了妖刀姬的手说道:“没关系的,你伤不到我,我带你去见见他们,以后大家就是伙伴了。”

就在妖刀姬还在愣神的时候,叶及川已经带着她来到了庭院里。

“各位,家里又来新的伙伴了,不对,这样说不对,是又有一位家人回来了。”叶及川大声的说道。

萤草和日和坊一看到妖刀姬就高兴的围了过来,并没有因为她周身萦绕着的那股森冷锋利的气息而感到害怕。

像是个小太阳一样的日和坊笑着拉着妖刀姬的袖子说道:“大姐姐,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从来没有和人这么近距离接触的妖刀姬显得畏首畏脚的,她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叶及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及川鼓励般的说道:“妖刀姬,萤草和日和坊都是很好的孩子,你好好和她们接触一下,不用担心,她们都不会害怕你,也不会被你伤害。”

犹豫了一下,妖刀姬看着两个围绕着她的小不点,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难得没有喝酒的茨木嗤笑了一声,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对鬼切说道:“你的对手来了。”

鬼切看着妖刀姬,皱了皱眉头,眼神变得有些冷淡。

妖刀姬立刻就感觉到了这道夹杂着敌意的视线,她猛地侧头看过去,和鬼切对视着,金色的眸子像是燃烧着火焰一样,气势汹汹。

恰好站在两人中间的叶及川瞬间就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火花。

意识到可能要出事了的叶及川赶紧跑过去对鬼切说道:“切切,我有事情找你。”

“什么事情?”

鬼切还没说话,茨木就开口了。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叶及川就直言道:“我想拜托你再教我剑道。”

鬼切的眸子一亮,表情雀跃的说道:“好,那我们……”

“及川大人,我也可以教你。”

鬼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妖刀姬给打断了。

“哎?”叶及川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妖刀姬,整个人有点懵,这又是什么情况?

妖刀姬看都没看鬼切一眼,表情认真的说道:“身为及川大人的兵刃,我的一切都属于大人,不论大人想学什么,我都会竭尽全力的教给大人。”

等一下……妖刀姬你不是个少言寡语的三无妹子吗?怎么突然就说了这么多的话?

“少说大话了,不过是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妖刀,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保护及川大人?”鬼切冷冷的说道。

这……切切你怎么突然这么毒舌了?叶及川惊得瞪大了眼睛。

“说的好像你能控制好自己一样。”妖刀姬不甘示弱的说道。

鬼切握住了插在腰间的刀,满身戾气的说道:“少说废话了,只有无能者才只会用言语攻击,及川大人的兵器只有一个,想要靠近大人,那就先击败我吧!”

妖刀姬握着巨大的刀,重重的砸了一下地面,战意满满的说道:“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失败者没有资格守护及川大人。”

“我绝对不会把及川大人让你给你!”

“我绝对不会把及川大人让你给你!”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完这句话,就走向了御魂塔那边,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叶及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叶及川抓狂的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整个人快崩溃了。

茨木笑的特别的开心,边笑还边对酒吞说道:“他们竟然真的打起来了!”

“你还笑,他们两个会打起来还不是你的错!”叶及川气的拿拳头一顿锤茨木的胸口,原谅他现在的身高只能锤到这个位置。

叶及川的那点力气对于茨木来说和挠痒痒差不多,他一把抓着叶及川的手把他抱在了怀里,像是抱着个大号洋娃娃一样,下巴压在他的头顶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就算我不说,他们两个迟早也会打起来。”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热门: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乡野情浓 狼血神探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妃常俏皮:王爷别太坏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诛天图 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