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妖怪来说, 身上的伤口和血腥味只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兴奋,他们似乎天生就对血液很敏感,眼看着两人快要打出火气了,叶及川赶紧喊道:“还不停手吗?你们两个不会认真了吧!”

两人似乎没有听到叶及川的话, 依然毫不留情的对对方下手, 在看到鬼切砍伤了鲤伴的手臂之后, 叶及川出手了。

“言灵·缚!”两道灵力同时冲着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飞去。

被束缚住了身体的鬼切终于停了下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冷静下来了,一脸愧疚的表情单膝跪在叶及川面前说道:“及川大人, 很抱歉!我有点失控了。”

叶及川一只手放在了鬼切的肩膀上, 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发现只是轻伤才说道:“切切, 你先回去让萤草帮你治疗一下吧!”

鬼切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说道:“可是, 及川大人, 我还要保护你啊!”

叶及川把鬼切拉起来, 笑着说道:“有犬神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更何况这里是奴良组的大本营, 有这么多妖怪在,还有哪里能比这里更安全吗?相比起来, 治好你身上的伤更重要一些。”

鬼切攥了一下拳头, 说道:“我知道了。”

把鬼切送回庭院后, 叶及川吐了一口气, 对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青田坊说道:“阿青, 拜托你先帮我照顾一下我家的式神了, 我去帮你家大将治疗一下伤口。”说完,他就把有些茫然的犬神推给了青田坊,拉着奴良鲤伴向屋子里跑去。

青田坊一脸茫然的说道:“他说的是我吗?”

黒田坊压了压头上的斗笠说道:“难道还有第二个叫阿青的吗?”

“这……我要怎么照顾?”青田坊看着犬神, 整个人有点懵。

别说青田坊了,犬神也有点懵,他记得自己这趟出来主要是保护叶及川的,现在他要保护的人把他丢在这里跑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奴良鲤伴迈着大长腿跟在小短腿叶及川的身后,笑着说道:“及川,你慢一点跑,我身上的伤没有问题,就算不管也会自己愈合。”

叶及川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切切造成的伤口可不是那么容易治愈的。”

奴良鲤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发现的确不像是往日那样愈合的很快,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伤口的愈合。

“没想到你的式神的妖气还有这种能力,有点厉害啊!”奴良鲤伴饶有兴趣的说道。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他们是谁的式神。”骄傲的一笑,叶及川拉开门让奴良鲤伴坐下,就扒掉了他的衣服。

看着奴良鲤伴一身结实的肌肉,叶及川一脸羡慕的拍了一下说道:“男人果然还是要有肌肉啊!”

叶及川那副馋猫的模样直接把奴良鲤伴逗笑了,他摸了一下叶及川的头说道:“你现在抓紧时间锻炼身体还来得及。”

被摸头的叶及川瞪了他一眼,说道:“要是有用我早就锻炼了,把手给我。”

奴良鲤伴闭着右眼轻笑了一声,伸出了手。

“不要抗拒我。”握着奴良鲤伴的手,叶及川把灵力探入了他的身体,一点点的清除鬼切残留在他身体里的妖力。

全程奴良鲤伴的身体和意识都没有抗拒过叶及川的灵力,这种信任程度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任由其他人的力量进入自己的身体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叶及川愿意,他甚至可以现在就用庞大的灵力从奴良鲤伴的身体内部炸掉他。

而奴良鲤伴像是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目光温和的看着表情认真的叶及川。

“搞定!”叶及川放开了奴良鲤伴的手,改为抓着他的另一只手臂,一边用灵力帮他愈合着伤口,一边说道:“你的身体有些奇怪,愈合能力好强!”

奴良鲤伴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变得很温柔,就连语气都正经了许多,“我从我的母亲身上继承了她的治愈能力。”

“怪不得!”叶及川把搭在奴良鲤伴肩膀上的黑色发尾拨到了他的颈后,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治疗着伤口,笑眯眯的说道:“能被滑头鬼看上的女人,果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你的年纪还这么小,懂什么?”奴良鲤伴直接把叶及川的头发给揉乱了。

因为要给他治疗伤口,叶及川没有办法躲开他作乱的手,只能又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就不懂了?我跟你说我可不是小孩子了。”等那天他就换回成年人的体形,吓他一跳。

奴良鲤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表情有些严肃的说道:“及川,那个鬼切……”

“切切怎么了?”

“他对你有很强烈的占有欲你知道吗?”仅仅是身体的触碰,都会让那家伙生气,这种占有欲,有点可怕啊!

治疗好奴良鲤伴身上的最后一道伤口,叶及川帮他穿好了衣服,坐在他的面前,眼神平静的说道:“我知道。”

奴良鲤伴的眉头微皱,低声说道:“那你也应该明白其中的危险性。”

叶及川点点头,说道:“这点,我也知道。”他那个蠢儿咂甚至都不是一次提醒过他了。

奴良鲤伴有些不赞同的说道:“那你还在放任他的行为。”他虽然是个半妖,但也是妖怪,更能明白叶及川这样一直放任的后果会有多危险。

叶及川笑了笑,说道:“鲤伴,他们和所有的式神以及妖怪都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是为我而生,以后说不定也会为我而死,除了我之外,他们的世界别无其他,而我也已经做好了为他们牺牲一切的准备,虽然我是个贪心的人,但如果真的到了需要我抉择的时候,我也不会犹豫的,况且切切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本性,我相信他。”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喜欢的人,想要和他一起,到时候你的式神将会成为你们之间最大的阻碍。”

“喜欢的人吗?”叶及川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是不可能有喜欢的人的。”就算有,他也会在火苗刚起的时候就扑灭,他无法永远的停留在一个世界里,而能抛下一切和他走的人也不一定会有,既然注定了会痛苦,那他就从一开始断了念想。

“喜欢和爱是没有办法控制的,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叶及川摆摆手说道:“心灵鸡汤而已,不要在意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等我有那一天再说吧!现在思考这些只是徒增烦恼。”

奴良鲤伴见他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叶及川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在为喜欢上你的人叹气,他的未来一定很可怜。”先不说叶及川自己的态度,他的式神们的那一关就不好过。

叶及川抓狂的说道:“能不要再说我的感情问题了吗?鲤伴,我有些件事情想要问你。”

“什么事?”

叶及川犹豫了一下,说道:“就是……你有没有敌人什么的?我想要抓个妖怪。”

“抓个妖怪?”奴良鲤伴打趣般的问道:“你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个阴阳师,想要尽一下阴阳师的责任了?”

“不是了!是我有个朋友让我帮忙抓个妖怪。”

“让我想想。”奴良鲤伴思忖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没有了,这一片地域的妖怪大部分都是我的手下,少数不是的妖怪也都是很老实的妖怪,不敢对人类出手。”

对于奴良鲤伴的回答,叶及川早有预料,“既然这样那就算了,过几天我去京都或者其他的地方找找吧!”

“等一下,说不定真的有。”奴良鲤伴的金色眸子变得有些晦暗。

叶及川惊讶的说道:“难道除了羽衣狐,现在还有敢在你的地盘上闹事的家伙吗?”

“现在还不确定,如果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

难道他之前看到首无和鲤伴在说话就是在说这件事吗?叶及川对于那个敢在奴良组的地盘闹事的家伙很感兴趣,胆子有点大啊!

“及川,我也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叶及川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的问道:“还有我能帮到你的事情吗?”

奴良鲤伴闭着左眼,笑着说道:“当然有,我想请你教授陆生的剑道。”

“哈?”叶及川惊得大声的说道:“你是认真的吗?就我的水平教小陆生那根本就是误人子弟!”

“你的剑道不是跟鬼切学的吗?”

叶及川一摊手,无奈的说道:“只学会了点皮毛。”

“只学会了皮毛教授陆生也够了,及川,你的这位式神真的是很厉害啊!”奴良鲤伴有些感叹的说道。

除了鬼切,那位犬神看起来也很强,再加上那壶妖酒上传来的气息,如果及川的十一个式神都是这种程度的妖怪,那他手中的力量还真是有点可怕。

自家的崽子被人夸奖了,叶及川就觉得特别高兴,他有些兴奋的说道:“对吧!我就说他们很厉害,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见过比切切用刀更厉害的妖怪。”

“所以,及川,来当陆生的老师吧!”奴良鲤伴笑眯眯的说道。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热门: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骷髅之王 太子妃升职记2 步步高升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养了千年的龙蛋终于破壳了 老板总摸我尾巴 我们妖怪不许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