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及川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回到了房间里, 而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了昨天晚上和茨木他们喝酒的时候。

“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及川坐在被子上思考了半天。

然而,他的脑子里一点残留的记忆都没有,简直跟那天和鲤伴喝酒的时候一样。

“我应该没有耍酒疯吧!”叶及川嘀咕了一句,就从被子上爬了起来, 打了个哈气, 打算去洗漱。

结果, 他刚走了几步, 就感觉到脚趾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坛酒。

叶及川蹲下身打开闻了闻, 确定是他昨天喝过的妖酒, 笑了笑说道:“酒吞果然是个讲信用的家伙。”

洗漱之后, 叶及川就抱着这坛酒去找奴良鲤伴了。

不得不说, 酒吞还真是大方, 这一坛酒的重量不轻, 叶及川抱着都有点费劲。

循着奴良鲤伴的气息找了过去, 叶及川就看到首无正在和奴良鲤伴说话, 两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因为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的事情是不是秘密,叶及川就没有过去, 等首无走了之后, 他才抱着酒坛过去。

“呦!及川, 你终于醒了啊!你可真够懒的了, 每天都要睡到这么晚才起床。”奴良鲤伴闭着右眼, 笑的有点不正经, 但他那张脸实在是太帅了,这个笑容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风流的贵公子了。

叶及川没好气的把酒坛丢给了他,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臂, 抱怨的说道:“我起的这么晚还不是为了你。”

在叶及川的手中看起来很重的酒坛,在奴良鲤伴的手中却是轻飘飘的,他一只手掂了掂酒坛,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酒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叶及川一屁股坐在了奴良鲤伴的旁边。

“你从哪里弄来的酒?我记得你是不喝酒的。”奴良鲤伴又想起了那天叶及川一杯倒的样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叶及川指着酒坛说道:“这不是普通的酒,是妖酒,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我的式神那里弄来的,为了这坛酒,我差点就死了。”一回想起那个浓郁的酒味,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么难喝的东西,他们为什么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啊?还喝的很高兴的模样,舌头都坏掉了吗?

“妖酒!”奴良鲤伴睁开了右眼,打开酒坛闻了一下。

几乎是在同时,一股强大的妖气立刻就冲向了他,但这股妖气并没有任何要攻击的意图,只是在彰显着自己的存在和强大。

叶及川天生就熟悉他们的妖气,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奴良鲤伴却不一样,仅凭这股强大的妖气,他就能判断出来,这股妖气的主人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妖怪,说不定比他还强。

看着还在揉着手臂的叶及川,奴良鲤伴笑着说道:“及川……”

“怎么了?”叶及川歪头看着他。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这么好的酒他也是第一次见。

叶及川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不用谢,不过就是一坛酒,也不值钱。”

奴良鲤伴轻笑了一声,把酒坛放在了一边,说道:“你不是说要把你的式神介绍给我认识吗?”

“差点忘了这件事了。”叶及川环顾四周,问道:“我就在这里召唤可以吗?”

奴良鲤伴点了点头,说道:“就在这里吧!我对及川你召唤式神的方式也很好奇。”

叶及川本想装装样子,用蓝票召唤鬼切和犬神,不过仔细一想,他的蓝票本来就不多了,实在没必要再浪费两张,就直接让鬼切和犬神出来了。

眨眼间,奴良鲤伴就发现眼前多了两个陌生的妖怪。

“咳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叶及川指了指鬼切,说道:“是鬼切,你昨天见识过了,至于另外一位是犬神,他们都是我的式神。”

鬼切还是那副冷面男神的样子,只看了奴良鲤伴一眼,就站在叶及川的身后,像是个忠诚的守护神。

犬神倒是热情了许多,跟奴良鲤伴打了个招呼:“初次见面,我是犬神,感谢你这几天对我家大人的照顾了!”

说实话,鬼切和犬神的出现是真的吓到了奴良鲤伴,不过,不是因为他们两个凭空出现,而是这两个式神和他曾经见识过的式神不太一样。

脑子里虽然想着事情,奴良鲤伴还是很有礼貌了回应了一句:“你好,我的名字是奴良鲤伴,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了。”说完,他就看向了叶及川,开玩笑般的说道:“及川,这次我有点被你吓到了。”

叶及川笑的得意洋洋的拍了拍鬼切的手臂,说道:“我没骗你吧!我家的式神们都是很强的,鲤伴你突然见到这么强的妖怪,被吓到很正常。”

奴良鲤伴哭笑不得的说道:“及川,我说的不是这个,你的式神和我见过的式神不太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他见过很多阴阳师,也见过一些式神,而他见过的那些式神基本都没有自己的思想,他们就像是灵魂已经死去,只留下了一具躯壳被阴阳师操纵着,即便是有少数可以保留意识的式神,也很难自主的做出什么事情。

而叶及川的式神……与其说是式神,不如说是妖怪,他面前的这两位式神,其实就是两位妖怪,怪不得及川在放出式神之前还先来找他谈话,如果不是知道他们两个是及川的式神,在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一定会认为他们是入侵的妖怪。

奴良鲤伴和叶及川解释了一下他被吓到的原因。

叶及川听完后,皱着眉头说道:“他们愿意成为我的式神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想法,这样强行控制了妖怪的意识让他们成为式神的方式我不喜欢,我一直都认为我和式神们是平等的,我们之间可以产生任何关系,唯独不会是工具和使用者的关系。”

奴良鲤伴被他认真的眼神吸引住了几秒钟,即便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及川对于妖怪的态度很亲和,但他也没有想过,他会喜欢妖怪到这种程度。

“及川,你知不知道你的想法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他们会说你是个……”

“怪胎?”叶及川笑了笑,说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种回答,该说不愧是及川吗?

奴良鲤伴知道他是真的不在意,仅仅只是认识了几天,眼前的这个少年就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的惊喜和惊吓,虽然他很喜欢现在平静的生活,但适当的有些变化也很有趣。

“鲤伴……”

看着叶及川像是在发光的黑眸,奴良鲤伴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想说什么就说吧!”

“那我可就说了。”叶及川把鬼切拉到身前,指着他腰间的刀说道:“你和切切都是用刀的,所以,来比试一下吧!”

奴良鲤伴无奈的说道:“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没有关系,但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两个比试。”能有看到两个高手过招的机会,叶及川可不想错过。

奴良鲤伴还没有开口,鬼切就一脸认真的表情说道:“及川大人,我一定会为你取得胜利!”说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奴良鲤伴的身上,全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战意。

“等、等一下!”叶及川赶紧抓住了鬼切的手说道:“切切,鲤伴不是敌人,我只是希望你们两个切磋一下,切磋你明白吗?”

闻言,鬼切身上的那股气势就弱了不少,但他看着奴良鲤伴的目光还是很不善,语气也有些生硬的说道:“我明白了。”

被鬼切敌视着的鲤伴却不以为然,他只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鬼切一会儿,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就把叶及川拉了过来,看着他说道:“及川,如果我赢了,会有什么奖励吗?”

看着奴良鲤伴搭在叶及川肩膀上的手,鬼切的身上骤然爆发出了一道杀气,但紧接着杀气就消失不见了,像是在顾忌什么。

毫无所察的叶及川疑惑的问道:“奖励?”

“对,我总不能白白出手吧!怎么说我也是奴良组的大将。”

叶及川想了想说道:“那如果你赢了,我再送你一坛酒吧!”希望酒吞那个小气的家伙不要让他在喝酒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奴良鲤伴揉了一下叶及川的头,在看到鬼切握紧了刀柄后,满意的拔出了弥弥切丸。

“别总是揉我的头啊!”

在叶及川的抱怨声中,两人同时动手了。

和跟叶及川玩闹的那一次不同,两人从最开始就展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速度快的惊人,即便是叶及川的动态视力非常强,也只是勉强捕捉到两人交手的过程,仅仅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两人就已经交手了数次。

耳边是接连不断的兵刃碰撞的声音,叶及川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专心的连呼吸都忘了。

这么激烈的战斗,自然是引起了奴良组的妖怪们的注意,很快,他们就过来了。

但在看到两人的战斗后,他们都没有出声,而是选择在一边旁观,显然是看出来他们是在切磋。

虽然是切磋,但也免不了受伤,渐渐的,奴良鲤伴和鬼切的身上都挂了彩。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热门: 讨好[娱乐圈] 乡村美妇 乡村小裁缝 竹马青梅 替身恋人[娱乐圈] 超A星 你们谁看见我的龙了 蝙蝠崽穿越横滨的开挂日常 官太太的男保姆 迷色莲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