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像是在故意和叶及川做对, 茨木喝了一口大酒,擦了擦嘴唇上残留的液体,用那双炽热的金色眸子盯着他,声音冷漠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听出来他还在生气, 叶及川也不说话, 蹲下身低垂着眸子, 扒开了茨木胸前的衣服, 看着他胸前一大片狰狞可怕的伤痕,抿了抿嘴唇问道:“为什么不让萤草她们给你治疗?”

茨木冷哼了一声,说道:“没有必要。”

“还疼吗?”心疼不已的叶及川都不敢碰一下伤口。

茨木板着脸说道:“没感觉。”

凝视着茨木那张看不出情绪的脸, 叶及川叹息了一声说道:“真的很抱歉!我……”

“你有什么错?”茨木的声音越发的冷淡。

叶及川对天竖起三根手指, 语气诚恳的说道:“我发誓, 以后再遇到危险的时候, 我绝对会召唤你们!”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茨木仰头把酒壶里的酒都喝掉了, 随手把酒壶扔到了一边。

听着酒壶碎裂的声音, 叶及川感觉四周的酒味越来越浓郁, 他整个人就像是掉进了酒桶里一样。

“你喜欢他更甚于喜欢我吗?”茨木的头慢慢的靠近了叶及川的脸, 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茨木的呼吸中都带着浓浓的酒味,叶及川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迟钝了, 但他还记着要解释, 连忙说道:“你是我最喜欢的崽啊!如果没有你, 我早就放弃了。”

“那你为什么在遇到危险时候, 最先想到的是他?”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对话啊?这算是修罗场吗?

叶及川无奈的说道:“鬼切不仅是我的式神, 还是我手中的利刃, 他就是负责保护我的。”

“难道我就不能保护你了吗?”茨木的表情有些难看。

明明茨木的语气里充满了强势的质问,但叶及川偏偏觉得说出这种话的茨木十分的脆弱,他现在的眼神像极了色厉内荏的幼兽。

茨木是那么强大的妖怪, 他的性格应该是桀骜不驯、狂放不羁的,无论怎么看,色厉内荏这个词语都应该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让他看起来有些脆弱的元凶正是他。

叶及川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茨木,我真的很抱歉!我原以为你不在意这些。”这个时候,面对自己在意的人,他也只能说出这种干巴巴的话。

茨木从来不认为嫉妒是一种罪,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嫉妒谁,但他现在是真的在嫉妒鬼切,眼前这家伙受到的伤就像是割在了他的心上,那种疼痛让他愤怒和暴躁,但他偏偏却没有办法发泄这种情绪,他想要保护他,宰了那些敢伤害他的人,把那些家伙的骨头都碾碎,但他却没有给他这个资格。

获得资格的是另一个家伙,另一个他一直看不顺眼的家伙,那一瞬间,他心中沸腾的怒火和其他莫名的情绪让他冲动的想要毁掉这个世界,为了不让这家伙喜欢的世界被自己摧毁,他只能狠狠地打伤了自己。

心中的疼痛和酸涩让茨木忍不住把叶及川抱紧了怀里,他掷地有声的说道:“你给我听好了,在你心里最重要的式神只能是我,不能是其他的家伙!”

“这种烂俗言情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台词是怎么回事?你是霸道总裁吗?”叶及川忍不住吐槽道。

霸道·茨木·总裁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的抱着叶及川。

茨木用的力气不小,叶及川觉得他的手臂硬的就像是机械一样,压的他的骨头有点疼,但现在也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头靠在了茨木结实有力的肩膀上,轻声说道:“这种话不用你说,从始至终我最喜欢的就是你,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你在我心里的地位。”

“撒谎!”茨木沉声说道。

叶及川挣开了茨木的手臂,从他的怀里爬起来,皱着眉头说道:“你要怎么样才相信我?”

茨木啧了一声,说道:“你自己想。”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想的出来!”叶及川表情抓狂的抓了抓头发。

茨木臭着脸瞪了他一眼,就偏过了头,显然是不想说话了。

想了半天,叶及川也没想出个好办法,脑细胞倒是死了一大堆。

“要不然你给我一个提示?”叶及川笑的谄媚的问道。

茨木的眉头皱了皱,表情更差了,就在他想要说话的时候,叶及川突然站起来,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如蝉翼的吻,随着他的动作,一缕黑色的发丝轻轻的拂过了茨木的面颊。

毫无防备的茨木猛地瞪大了那双惑人的金色眸子。

一触即离,逆光而立的叶及川低头看着表情呆愣的茨木,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个灿烂如六月的阳光的笑容,大声的说道:“我最喜欢茨木了!以后也会一直喜欢,直到永远!”

这一刻,除了叶及川的声音,其他的声音茨木都听不到了,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他说的那句话——直到永远!

眼见茨木还在发呆,叶及川在他的眼前摆了摆手,笑着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回过神的茨木勾了勾唇角,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你是在故意占我的便宜吗?”

不按套路出牌的茨木直接把叶及川的直球给打飞了。

叶及川眨了眨眼睛,指着自己的脸颊说道:“要不然你亲回来?随便让你亲。”

“那不还是你占我的便宜?”茨木抱着臂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到了,叶及川的脸颊变得有点红,他瞪着茨木说道:“你以为我是谁都能亲的吗?要不是你是我最喜欢的崽,我才不让你亲。”

“弄的一脸口水不恶心吗?”茨木的表情有点嫌弃。

“你乱说!我才没亲你一脸口水。”叶及川气的直跳脚。

“口水的事情先不提,遇到那么危险的敌人,你为什么不召唤我们?”

叶及川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不是不想说这个吗?”

“我现在想说这件事了。”茨木微抬下颚。

叶及川的气势立刻弱了三分,委屈巴巴的说道:“我还不是为了保护你们。”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还用你保护吗?”茨木凶巴巴的看着叶及川。

“笨蛋儿咂,那个世界的危险程度可不是你知道的那样,那可是神仙大战啊!你知道什么是神仙吗?”

茨木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只知道你差点被杀了,而且你最后还召唤了那家伙。”

这一句话就把叶及川噎住了,自知不占理的他突然抓着茨木的袖子说道:“不说这个了,我带去你找萤草,先把你身上的伤治好。”说完,他就拽了拽茨木的袖子。

但是,叶及川没拽动,反而让茨木把他又拉回了怀里。

“你在这里说清楚再走,我还死不了。”

“我都说清楚了啊!”

“那你为什么召唤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又来了!叶及川感觉自己要崩溃了!茨木是三岁小孩吗?酒吞快来把你家挚友带走吧!

两人关于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一直到叶及川趴在茨木的怀里睡着了,才终于结束了这个话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玉藻前看着两颊绯红睡的香甜的叶及川,对茨木说道:“他怎么了?”

茨木说道:“醉了。”

“你让他喝酒了?”玉藻前诧异的问道。

茨木动作轻柔的把落在叶及川脸上的一缕白色发丝拂开,嘲笑般的说道:“只不过是闻了些妖酒的味道。”

连闻个味道都能醉倒,可见叶及川的酒量有多差了。

玉藻前语气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对他的占有欲很强烈,只不过你不像鬼切表现的那么明显,但这种情绪对他来说只是负担。”

茨木目光冰冷的看着他问道:“你想说什么?”

“这种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别再给他找麻烦。”

“从一开始陪伴他的就是我。”茨木的眼神越发的凛冽。

“但你不是唯一一个,你只是式神。”说完,玉藻前就转身离开了。

茨木没有反驳他,他只是低头看着叶及川,眼神认真的像是在看珍宝一样。

叶及川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回到了他在奴良组的房间,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换成了睡衣,厚重的被子把他裹在了中间,让他动一下都有些费劲。

费力的从裹得很严实的被子里爬了出来,叶及川长舒了一口气,低声嘀咕着:“难道是茨木给我换的衣服?他有那么细心吗?”

没再想这件事,伸了个懒腰,他就去洗漱了。

等叶及川洗漱完换好衣服去找奴良鲤伴的时候,就看到他正坐在院子里看着小陆生耍着一把小木刀。

明明只是小孩子胡闹一样的比划,奴良鲤伴却看的兴致勃勃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看两位剑道大师的比赛。

听到叶及川的脚步声,奴良鲤伴偏过头,闭着左眼笑着说道:“呦!及川你醒了啊!要吃早餐吗?”

叶及川摇了摇头,坐在了奴良鲤伴的身边说道:“昨天晚上吃的太多,我现在还不饿。”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章
热门: 不懂说将来 乡村猎艳高手 影后手机里的小可爱 梦里飘向你 嫂子的诱惑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完美替身 乡村美少妇 路过风景路过你 乡村猎艳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