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身为一个毛绒控, 叶及川早就想要摸摸玉藻前的尾巴了,毕竟那可是九尾狐的尾巴,先不说手感如何,只要能摸到那就是血赚, 但玉藻前并不是小白和小奶狗那样可以随意揉搓的式神, 更何况, 还是尾巴那么私密的地方, 所以,叶及川一直都把这个想法默默藏在了心里,但一天不摸到玉藻前的尾巴, 他就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想法。

今天难得的大舅充当了一次知心大……哥哥!见他现在比较好说话, 叶及川就厚着脸皮提出了这个要求。

看着叶及川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可怜模样, 玉藻前轻轻的的摇了摇头。

就在叶及川失望的以为他拒绝了的时候, 玉藻前却开口说道:“只有这一次, 下不为例。”

叶及川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九条尾巴我可以都摸摸吗?”

玉藻前哑然失笑, 用折扇敲了一下叶及川的头说道:“你别得寸进尺啊!”

虽然话是这样说的, 但玉藻前明显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叶及川高兴的蹦了起来,嘴里喊着:“大舅, 我真是爱死你了!”说完, 他就扑向了玉藻前身后那美丽的尾巴们。

“阿伟死了!”摸着手里光滑柔软的大尾巴, 叶及川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心里想着要是在睡觉的时候能被这些毛绒绒的大尾巴包围着, 那该有多幸福啊!

撸尾巴撸的太嗨叶及川此时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现在的身高本来就很矮,玉藻前的九条尾巴又长又大,直接就把他裹起来了, 乐得他差点就在尾巴里打滚了。

看着这么开心的叶及川,玉藻前对于被摸了尾巴的事情也没有那么抗拒了,能让他们家的这位小阴阳师开心一点,这点牺牲也值了。

不过,这种事情仅此一次,不然太过放纵他,会让他越来越过分,孩子可以宠但不能太过了,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就在叶及川舒服的都想睡一觉的时候,萤草突然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晃了晃手里的巨大蒲公英对着叶及川喊道:“及川大人,不好了,他们打起来了!”

叶及川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大惊失色的看着萤草问道:“你说谁打起来了?”

“其实也不是打起来了,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及川大人你快去看看吧!”

这个时候,叶及川也顾不得撸尾巴了,赶紧跟着萤草跑回了庭院。

刚一回到庭院,叶及川就看到满脸酡红的鬼切拿着刀砍空气,除了茨木和酒吞,其他的式神们都躲到了一边,生怕自己被鬼切砍到,倒是茨木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不过,酒吞用一只手拦住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叶及川瞪着酒吞和茨木。

茨木看到他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显然还是在生气。

倒是酒吞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姿态悠闲的说道:“他喝醉了。”

“哈?”叶及川仔细的看了看鬼切,发现他的脚步的确有点不稳,再加上他脸红的像是番茄一样,足以证明酒吞说的没错,鬼切就是喝醉了。

叶及川吃惊的问酒吞:“他这是喝了多少啊?竟然醉成了这样!”鬼切可是个大妖怪,就算喝的是妖酒也不至于醉的这么夸张吧!更何况和他一起喝酒的茨木和酒吞都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这个时候,犬神挠了挠头说道:“如果我记错他只喝了两碗酒。”他虽然没喝酒,但旁观了。

听到这句话,茨木不屑的笑了一声,显然是觉得鬼切的酒量太渣渣了。

叶及川都无语了,鬼切到底在想什么啊?既然酒量这么差那就别和那两个酒桶一起喝酒啊!酒吞那就是个无酒不欢的猛人,茨木常年和他一起,酒量自然不会差了,现在好了,鬼切开始耍酒疯了。

鬼切真是醉的不轻了,连人都看不清楚,拿着刀刷刷刷对着空气一阵砍,那姿势和气势是真的好看,潇洒极了,然而,这依然改变不了他正在耍酒疯这个事实。

酒吞饶有兴味的看着鬼切说道:“这么多年了,酒量还是这么差啊!”

叶及川这才想起来,鬼切在变成鬼切之前是大江山的妖怪,酒吞是认识他的,所以说,酒吞是早就知道鬼切的酒量差,那他还邀请鬼切一起喝酒,绝对是不安好心,他现在甚至怀疑酒吞是故意让鬼切喝醉耍酒疯的,并且他有证据。

酒吞看起来一副不在意鬼切当初砍了他的模样,其实心里早就记了个小本本吧!

叶及川扶着额头问道:“现在该怎么办?要不然我去买点醒酒药?”他总不能一直看着鬼切在这里乱砍吧!砍到什么都不好啊!

酒吞喝了一碗酒说道:“你说的醒酒药没有用,他喝的是妖酒。”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叶及川冲着酒吞翻了个白眼,要不是这家伙搞事,鬼切至于喝成这样吗?

酒吞嗤笑了一声,说道:“等他身体里的妖酒散尽,他就清醒了。”

“等他清醒过来,我怕房子都已经让他拆了。”说完,叶及川就走向了鬼切,“切切,你还认识我吗?”

听到叶及川喊他的名字,鬼切的动作突然就停了下来,他转了个身,表情茫然的看着叶及川,湿润的妖眸定定的看着他,原本有些涣散的目光渐渐的凝聚了。

“及川……”身体微微晃动的鬼切轻轻吐出了这两个字。

“很好,你现在还认得我,看来还没有醉的完全失去了意识。”叶及川走到了鬼切的面前,微微踮起脚,用双手捧着鬼切发烫的脸说道:“既然你还认识我,那现在听我的,回你的房间去睡觉,不要在这里乱砍了。”

鬼切像是呆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傻傻的看着叶及川。

“脑子迟钝成这样了吗?”嘀咕了一句,叶及川就抓住了鬼切握刀的手,说道:“松手,我送你回……”

话还没说完,鬼切就突然把叶及川扑倒在了地上。

“啊!”

“及川大人!”

“混蛋!你这家伙想要做什么?宰了你啊!”

叶及川并没有在鬼切的身上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但突然被他压倒在地上,他的身体顿时就感受到了和地面近距离接触的疼痛。

倒吸了一口冷气,叶及川阻止了冲过来的式神们,咬咬牙说道:“鬼切,你先放开我。”

原本最听话的鬼切此时就像是聋了一样,不仅没有放开叶及川,反而在蹭了蹭他的脸颊,像是一头黏人的大猫,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喜欢……”

“你说什么?”叶及川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鬼切把头放在了叶及川的肩膀上,鼻子嗅了嗅,微微喘息的说道:“最喜欢……及川……”

最喜欢吗?叶及川的神情微怔,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暴躁不已的茨木就过来抓着鬼切的衣服把他丢了出去。

“你这个混蛋够了啊!别仗着自己喝醉了就对他动手动脚的。”说完,他还踹了鬼切一脚。

“茨木,他喝醉了,你别打他。”叶及川忍不住说道。

茨木那双金色的眸子冷冷的看了叶及川一眼,一甩袖子,就像是负气一样走了。

“茨木!”叶及川喊了一声,见他头也不回,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没有反应的鬼切,叶及川叹了口气,对犬神说道:“犬神,帮我把他送回房间吧!”

“嗨!及川大人!”

叶及川和犬神把鬼切送回了房间,又照顾了他一会儿,见他已经睡熟了,就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此时,庭院里只剩下玉藻前和小白他们几个妖怪了。

“酒吞呢?”叶及川问道。

小白笑嘻嘻的说道:“姑姑带他去他的房间了。”

叶及川啧了一声,说道:“直接让他和茨木住在一起不就可以了,这样还能节省房间。”

这话也就叶及川说说了,除了玉藻前,其他式神们都不敢接这话,酒吞那一身强大的妖气可不是摆着看的。

玉藻前问道:“鬼切睡下了?”

叶及川点点头,心有余悸的说道:“刚睡着,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不过,以后我不会再让他喝酒了。”

轻笑了一声,玉藻前说道:“我相信他醒过来后,也不会在喝酒了。”

这么丢人的经历,鬼切肯定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说实话,叶及川到现在都不敢相信鬼切的酒量竟然这么差劲,可能萤草那几个小姑娘都比他的酒量好。

“对了,大舅你有看到茨木吗?”叶及川表情严肃的问道。

玉藻前面具下的唇角微微勾起,声音清冷的说道:“去御魂塔找他吧!你也应该和他谈谈了。”

“我知道了。”说完,叶及川就向着御魂塔的方向走去,不过刚走了几步,他就回头看着大舅,脸上的笑容真诚而灿烂,“大舅,有你们在我的身边真的是太好了!”说完,他就跑向了御魂塔。

叶及川跑到御魂塔的时候就看到茨木一个人坐在那里,背靠着御魂塔喝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茨木的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像是在抗拒任何人靠近。

本想叫他名字的叶及川犹豫了一下就没开口,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伤还没好就喝这么多酒,真的没问题吗?”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热门: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UAAG空难调查组 少女的港湾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乡春满艳 女配是大佬[快穿] 灼寒 是渣男就死一百遍 魔鬼人设不能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