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及川的嘴角抽了抽, 对眼前这位霸气十足的鬼王说道:“式神录里的式神那么多,能随机到你就不错了,还有我有名字,请叫我叶及川。”

酒吞就是抱怨了一句, 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毕竟待在式神录中是真的很难受。

背上了酒葫芦, 酒吞抱着臂说道:“现在带我去见见他们吧!”

叶及川没有再废话, 直接带着酒吞进了庭院。

刚进庭院,他们两个就看到茨木和鬼切在掰手腕,两人的周围围了一圈的式神助威呐喊, 平时就喜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山兔的声音格外的大, 她骑着蛙先生冲着茨木大喊着:“茨木加油!打倒鬼切这个大坏蛋!”那副激动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也想上去试试和鬼切掰手腕。

“呦!这里还真是热闹啊!”酒吞勾着唇角笑了笑。

他的声音并不大, 但茨木的耳朵里就像是装了酒吞童子雷达一样, 一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个声音。

茨木身上的妖气猛然爆发, 垫在两人手臂下的桌子就报废了, 他立刻甩开了鬼切的手, 直奔酒吞而来, 目光灼灼的看着酒吞说道:“挚友,你终于来了!”

那双金灿灿的妖眸中, 此时只有酒吞一个人的身影, 明明叶及川那么大的一个人, 还站在酒吞的身边, 但茨木就是没有看到他。

心里酸的像是恰了柠檬的叶及川感觉一股火气窜上了他的大脑, 他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崽子, 这还没嫁出去呢!就完全不把老父亲放在眼睛里了,这要是真的嫁出去了,那还得了?

越想越觉得气的叶及川跳起来冲着茨木的腹部就是一个飞踢, 嘴上还大喊着:“臭儿咂,你别想嫁出去了!我绝对不同意!”

被踹了个正着的茨木捂着肚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叶及川说道:“及川,你又发什么疯?”

叶及川怒瞪着茨木说道:“这么久没见面,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吗?脑子里就想着你的挚友,我真是白把你养这么大了!”

茨木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就听酒吞说道:“你这样说本大爷可就不赞同了,茨木这家伙可是比谁都要关心你。”

“说的倒是好听。”叶及川哼了一声,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诧异的对酒吞说道:“你怎么突然替他说话了?你不是很讨厌茨木吗?总觉得他缠着你很烦。”

“失忆吗?”酒吞嗤笑了一下,拍了拍茨木的肩膀说道:“让你久等了,茨木!”

茨木金色的眸子顿时一亮,一脸惊喜的表情说道:“挚友,你终于恢复记忆了。”

酒吞自信的一笑,说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挚友你终于回复了记忆是好事,但那家伙伤害挚友的仇,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现在挚友你也来了,这个仇就让你亲自来报吧!”说完,茨木转身看向了鬼切,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邪气的笑容。

鬼切面无表情的看着茨木和酒吞,手握在了刀柄上,他并没有因为酒吞那庞大的妖气而退缩,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冷静,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的跃跃欲试。

“等等!你们要干什么?”叶及川有些慌乱的抓住了茨木的手臂,“你们不许在这里动手,要是敢打坏一草一木,我就让山兔把你们都变成小纸人。”

“变小纸人!”山兔看热闹不嫌事大,在旁边欢呼的喊着。

姑获鸟摇了摇头,赶紧捂住了这个惹事精的嘴。

茨木一听这话就有些生气了,但还没等他开口,酒吞就语气平静的说道:“茨木,本大爷早就不在意那件事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可是挚友……”

酒吞打断了他的话,看着叶及川说道:“没有可是,我们现在可都是他的式神,别让他太难做。”

简直难以相信,这是那位霸气凶悍的鬼王说出来的话,但不管怎么样,叶及川很喜欢他的态度,竖起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瞪着茨木说道:“臭儿咂,和你的挚友好好学学,遇到事情别总是想着用武力解决,你阿爸我这么聪明,怎么会养出来你这个笨蛋!”

茨木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哎?臭儿咂你身上怎么有血腥味?”叶及川刚想凑到茨木的身边闻闻,就被他推开了。

“去一边玩去,我要和挚友聊天。”说完,茨木像嫌弃似得就站到了酒吞的另一侧。

酒吞把酒葫芦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按着酒葫芦对鬼切说道:“要一起喝点吗?”态度大气的简直不像是见到了仇人。

鬼切因为茨木刚才推了叶及川的动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才对鬼吞点了点头。

叶及川还想给茨木一脚,这个时候,从房子里走出来的玉藻前说道:“及川,你过来,他们几个要喝酒,你不适合在那里。”

“我又不是小孩子,喝点酒没问题。”叶及川嘀咕了一句,但他一想到自己的酒量,还是走向了玉藻前,酒葫芦里的酒可是妖酒,他怕不是刚喝了一口就倒下了。

“大舅,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你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是很想你!”叶及川笑嘻嘻的坐在了玉藻前的身边。

玉藻前用折扇敲了一下叶及川的头,说道:“我看你玩的都已经忘了我们了。”

叶及川揉了揉并不疼的头,说道:“又不是我不想让你们出来,我知道你们很强,但那可是一个神仙大战的世界,我可不敢让长门知道你们的存在,现在好了,这个世界有很多妖怪,等我出去之后和鲤伴商量一下,就让你们轮流出来逛逛,这里毕竟是奴良组的地盘,虽然鲤伴可能不在意,但如果你们都出来了,会让奴良组的妖怪很紧张。”

玉藻前说道:“我在哪里都一样,你给我的那些书我还没有看完,但他们很担心你。”

“担心我?我看他们才是真的玩的忘了我吧!”说到这里,叶及川又不高兴的看了一眼茨木,这家伙正高兴的和酒吞喝酒,那份喜悦之情谁都能看出来。

玉藻前轻笑了一声,说道:“我建议你去御魂塔那里看看。”

叶及川诧异的问道:“去那里干什么?”

“找你想要的答案。”

叶及川思忖了一下,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去看看吧!”

刚穿过町中,叶及川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原本还有山有水,树林密布的地方,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两座光秃秃的塔,地面上就像是被流星雨砸过一样坑坑洼洼的,偶尔有风吹过只带起了一阵尘土。

目瞪口呆的叶及川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道:“我只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有来,这里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玉藻前慢慢的走了过来,问道:“你觉得呢?”

“是鬼切和茨木弄得?”叶及川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了,有那个能力把这里破坏成这样的只有大舅、鬼切和茨木,但大舅是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情的,反而是那两个家伙有过好几次前例。

点了点头,玉藻前说道:“实际上是茨木童子一个人造成的。”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叶及川皱着眉头问道。

玉藻前轻声说道:“那天你伤的很重吧!”

叶及川的手指微微颤抖,低垂着眸子说道:“你们都知道了啊!”

“明明都伤成那样了,你竟然还不召唤我们,他可是发了好大的火。”玉藻前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责备。

叶及川有些愧疚的说道:“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有错,但你们就没有阻止他吗?这里毕竟是大家住的地方,破坏成这个样子……”

“你以为只有他很愤怒吗?没有和茨木一样的发怒已经是他们极力克制后的结果了,你想要保护他们,但他们也一样想要保护你,酒吞童子那句话说的倒是没错,茨木他真的很在意你。”

叶及川沉默了一会儿,眼神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了,下次无论如何,我都会召唤你们。”

玉藻前笑了笑,说道:“要召唤就召唤茨木吧!那家伙被你气的不行,都弄伤了自己。”

“弄伤了自己?”叶及川的语调顿时拔高了一个八度。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只是因为太过愤怒而控制不住自己。”

叶及川苦笑了一声,说道:“怪不得他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差,是因为我在那种时候却只召唤了鬼切吧!就连推开我都是因为不想被我发现他受了伤吧!”

玉藻前打开折扇扇了扇,说道:“明明那么担心你,却只能在一旁看着你受伤,这种感觉你明白吧!”

“大舅,你说我是不是很差劲?不论是做朋友还是做亲人都不够合格,明明是那么亲近的关系,但我还是搞不懂大家的想法,被朋友骗的团团转,现在连你们的心情都无法顾及到。”叶及川的眼神里写满了失落。

玉藻前抬手摸了摸叶及川的头,声音温和的说道:“别被那些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心情,如果你真得很差劲,他们就不会认同你了。”

“大舅!你真是太好了!”感动不已的叶及川一把抱住了玉藻前,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玉藻前安抚性的拍了拍叶及川的后背。

“大舅,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

“什么问题?”

“可以给我摸摸你的尾巴吗?”

玉藻前:???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热门: 同林鸟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是渣男就死一百遍 乡村大土豪 我在虫族吃软饭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讨好[娱乐圈] 反派天生嗜甜 大宋仁宗皇帝本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