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语气, 这家伙难道受过情伤?虽然是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单身狗,但叶及川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点。

不应该啊!这家伙长得这么帅,像是个潇洒的贵公子,还有女人会甩了他吗?虽然心里有些好奇, 但叶及川还是清楚这种事情不能随便问, 万一人家真的有情伤, 他再问就是插刀子了。

奴良鲤伴沉默了一会儿, 嘴角噙着笑容问道:“你真得不喝点吗?”

叶及川虽然不爱喝酒,但也不是不能喝酒,况且这种清酒度数并不高, 喝点也没什么。

把杯子里的酒都喝掉了, 叶及川缓缓吐了一口气说道:“我果然还是不喜欢喝酒。”

奴良鲤伴笑了几声, 给叶及川又倒了杯酒说道:“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不过我有些好奇, 你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瞪了他一眼, 叶及川撇撇嘴说道:“别把我当成是小孩子, 我会从天上掉下来还不是被某个混蛋坑了, 我也没想到会出现在空中。”说到这里, 他突然想起了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看到的那一幕,神色暗淡的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会是你啊?为什么?”

原来那些他想不明白的事情在见到止水之后就全都明白了, 止水在明面上是死了, 但却在暗中成为了阿飞, 而鼬明显是知道阿飞是止水的, 不然也不会在濒死的时候还相信阿飞, 怪不得阿飞虽然一直试图接近他, 却从来没有伤害他,还有他被空陈偷袭的那次,阿飞也是来救他的吧!

但是, 迪达拉的死一定和止水有关系,虽然他没有证据,但他的感觉绝对不会错。

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害死了另一个好朋友,一想起这件事情,叶及川就觉得心痛难耐,有什么事情大家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非要用杀戮来解决,止水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迪达拉根本就没有非死不可的理由。

还有……带土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或者说他就是……

越想越觉得难受的叶及川忍不住又喝了一杯酒,脸颊酡红,双眼湿润的盯着奴良鲤伴说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察觉到叶及川情绪有些不对劲的奴良鲤伴坐正了身体说道:“请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一个朋友害死了另一个朋友,你会怎么办?”说完,叶及川拿着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还真是一个难题,呵!”奴良鲤伴思考了一下,问道:“你想要给那个朋友报仇吗?”

“是我问你问题,你怎么问我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去杀掉另一个人。”

“那你就把他打一顿吧!除了这样,你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吧!”

眼神迷离的叶及川想了想,用力的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大声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要揍他一顿,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我就每天揍他一顿。”

奴良鲤伴惊讶的看着身体微微晃动的叶及川,低声说道:“不是吧!这就醉了!”怪不得不喝酒,这酒量根本也喝不了多少啊!

在看到叶及川又给自己倒了酒后,奴良鲤伴赶紧说道:“你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叶及川摇摇头说道:“醉了不好吗?一醉解千愁。”

奴良鲤伴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眼前这位小阴阳师是想要借酒消愁,这件事如果落在他的身上,他都有些难以接受,更别说眼前这个小家伙了,他的心里现在一定很难受,不过,他一个阴阳师在自己这个妖怪面前这么放松,真是一点警惕心都没有啊!

喝醉了的叶及川变得话特别多,奴良鲤伴也不在意,微笑着做一个倾听者。

“二代目,我终于找到你了。”

奴良鲤伴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对走过来的脖子上戴着围脖的金发男人说道:“原来是首无啊!我就是出来喝酒,找我有什么事情?”

首无走过来,语气里带着些抱怨说道:“鲤伴,我都说过好几次了,不要一个人偷偷溜出来啊!出门也要带上组里的家伙们,万一遇到什么事情,我们也能帮你。”

奴良鲤伴一只手臂搭着椅背,另一只手捏着酒杯,不以为意的说道:“这里可是奴良组的地盘,我又能遇到什么事情?”

首无这才看到迷迷糊糊的叶及川,诧异的问道:“这个小孩是什么人?”

奴良鲤伴闭着右眼,笑着说道:“阴阳师啊!首无你没有感觉到吗?”

“哎?”首无像是被吓到了,倒退了一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你竟然在这里和一个阴阳师喝酒!”

奴良鲤伴被首无的表情逗笑了,打趣道:“没想到你竟然被这么小的阴阳师吓到了。”

首无无奈的说道:“我还不是担心你,再小的阴阳师也是阴阳师,我们可是敌人啊!”

奴良鲤伴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别这么紧张,这个小家伙可和那些阴阳师不同,是个很可爱的阴阳师。”

首无一脸黑线的看着他,长得再可爱不还是阴阳师?况且,这个小阴阳师看起来就知道还没有成年,他家的无良大将竟然哄骗小孩喝酒,还喝醉了,这个行为真的是太恶劣了!

“你是什么人?”大脑有些迟钝的叶及川愣愣的看着首无问道。

首无本来还不想回答,但他看奴良鲤伴笑吟吟的看着他,就皱着眉头说道:“首无。”

看人已经重影的叶及川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歪着头小声的说道:“你、你和我认识的首无长得不一样。”

首无愣了一下,问道:“还有别的首无吗?”

叶及川这个时候已经彻底迷糊了,嘀咕着说道:“首无……就是首无啊!”说完,他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是睡着了?”首无一脸懵逼。

奴良鲤伴饮了一杯酒,点点头笑着说道:“看样子是睡着了,真是可爱啊!只喝了这么点酒就醉的睡着了。”

叹了口气,首无说道:“他家在哪里?我送他回去。”是他家大将把人灌醉的,他们奴良组肯定要负责把人送到家,但他又不能让鲤伴去一个阴阳师家里涉险,所以,这个任务只能他来做。

“不知道。”

“不知道……哈?”首无顿了一下,大声的说道:“不知道你还把人灌醉了!”

奴良鲤伴表情无辜的看着他说道:“我又不知道他酒量这么小,我给他喝的清酒度数可是最低的。”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把人丢在这里吧!这么小的孩子就算是阴阳师,也会被人拐走吧!”首无突然觉得脑壳有点疼,虽然他家大将实力很强大很可靠,但有时候也会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比如现在。

奴良鲤伴微微一笑,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当然是把他带回家了。”

首无敲了敲自己的头,说道:“我觉得我可能幻听了,你竟然要把一个阴阳师带到家里去,你想过他醒过来后会有什么反应吗?”他已经预料到那个混乱的场面了。

奴良鲤伴站起身,把睡的香甜的叶及川用公主抱抱了起来,说道:“首无,我说过了,他可不是那些阴阳师。”

首无有气无力的说道:“嗨嗨!我知道,他是个可爱的阴阳师。”

奴良鲤伴笑的有些轻浮的说道:“错,他是上天送我的礼物,走了,首无。”

……

叶及川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坐起身思考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昨天竟然真的喝醉了!”叶及川捂着脸,觉得自己有点没脸见人了,那点酒就把他灌醉了。

“不过,这里是哪里啊?”掀开被子,叶及川看了看身上干净的睡衣,还是有些茫然。

想要搞清楚自己在哪里的叶及川赤着脚拉开了门,还没等他走出去,就看到一个美艳的女人走了过来,笑着对他说道:“哎呀!我们的小客人醒了啊!”

“请问你是?”

美艳的女人说道:“你叫我毛倡妓就好。”

叶及川立刻就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妖气,说道:“你也是妖怪,难道这里是……”

“没错,这里就是奴良组,昨天晚上你被二代目带回来的时候,大家可都是很惊讶啊!”毛倡妓一想起那个场景笑的就更开心了。

叶及川拍了拍额头说道:“他的胆子还真是大啊!把我一个阴阳师带回了大本营。”

毛倡妓想了想,说道:“那可能是因为你和其他的阴阳师不同吧!”她见过一些阴阳师,那些阴阳师一见到他们这些妖怪就喊打喊杀的,戾气很重,但她眼前的这位小阴阳师在见到她的时候心情很平和,就像是看到普通的人类一样。

叶及川纳闷儿的问道:“阴阳师不就是阴阳师,有什么不同的?”

毛倡妓当然不会把心中所想告诉他,只是笑而不语。

“呦!可爱的小阴阳师你醒了啊!”

叶及川歪头看着步履轻快走过来的奴良鲤伴,哼了一声说道:“不要叫我可爱的阴阳师了,我有名字,请叫我的名字,鲤伴!”说道最后两个字,他特意加重了语气。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四章
热门: 鸣宝在暗黑本丸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少妇出轨日记 神也别想拦着我搞基建! 至死不渝 绝色小姨的诱惑 当美人鱼变成残疾O 兽神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旷世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