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及川冷笑了一声, 对佐助说道:“不是你没有必要去了解,而是你不配。”

佐助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没有反驳叶及川的话,只是眼神充满了讽刺的看着他。

不得不说, 佐助的确是一个合格的T, 嘲讽的能力整个忍界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他, 一手装遁玩的出神入化, 可惜完全不是太子的嘴遁的对手。

叶及川也被他的眼神气到了,直接给了佐助的鼻子一拳。

再次受创的佐助眼眶都红了,他也没办法, 这种生理反应他是控制不住的。

自尊心感觉受到了侮辱的佐助嘶吼着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着佐助的鼻子哗哗的流血, 叶及川感觉心情平静了许多, 戳了一下佐助的额头, 不咸不淡的说道:“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如果回答不好你会后悔的。”

嗤笑了一声, 佐助不屑的说道:“我不会回答你的问题, 你杀了我吧!”

叶及川的唇角弯了弯, 歪着头说道:“我猜到你会这样说了,不过没关系, 我说过不杀你就不会杀你, 谁让你是鼬的弟弟。”

佐助的眼神变得更凶狠了, 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办法对付眼前的人, 只能干生气。

“我可不是开玩笑, 虽然我不杀你, 但有的时候活着比死还要痛苦,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檀香刑?你没听过也没关系,我可以给你科普一下……”

也许是觉得檀香刑的威慑力还不够大, 叶及川把他从飞坦那里听到过的各种残忍的刑罚全都和佐助说了一遍。

佐助受伤很严重,本来就失血过多,在听完这些刑罚之后,脸白的像是纸一样,眼神中也没有了之前那副桀骜不驯的神色,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家伙绝对是魔鬼!佐助现在相信他眼前的这个小鬼是鼬的好友了,他和鼬一样都是可怕的魔鬼。

佐助的表情让叶及川的心情更好了,他笑眯眯的看着佐助问道:“考虑好了吗?”

心里最后一点的倔强和自尊让佐助没有办法开口,但叶及川已经看出了他心里的慌乱,这些刑罚可是飞坦这个刑讯大师研究总结出来的精华,就佐助这个没见过什么黑暗的中二少年,是绝对承受不住的,他要是不害怕,叶及川才会觉得奇怪。

“那天你和迪达拉战斗的时候,有看到这个东西吗?”叶及川的手里拿着一个晴天娃娃。

佐助盯着晴天娃娃看了看,语气不耐烦的说道:“原来那个迪达拉竟然喜欢这种小女生才喜欢的娃娃啊!”

叶及川又是一拳打在了佐助的鼻子上,似笑非笑的说道:“回答我。”

“你就不能换一个地方打?”佐助气的眼睛又红了,但他的查克拉早就没了,因为受伤恢复的很慢,也就红了一下,就变回了黑色的眸子。

“不能,或者说你现在就想要试试檀香刑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还不想被爆菊的佐助冷冷的说道:“没见过。”

叶及川的脸上的笑意收敛,他皱着眉头问道:“你确定吗?”

佐助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写轮眼还没有瞎。”

叶及川摇摇头说道:“我看你的写轮眼早就瞎了,有些人是眼盲心不盲,你是眼瞎心也瞎。”

知道眼前的人嘴巴狠毒,自己说不过他,佐助就干脆的闭上了嘴巴,压抑着心里不停翻腾的火气。

叶及川可不管佐助在想什么,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这可就麻烦了啊!佐助,你把那天你和迪达拉战斗的全部过程都告诉我。”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佐助还是把战斗过程全都告诉了叶及川,而这个战斗过程和叶及川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这样啊!看来还是只能从阿飞那边入手了,但他应该不会说实话。”叶及川心里清楚,这件事情他暂时是没有办法搞清楚真相了,阿飞的狡猾程度远不是佐助能比得上的,他一直在诱导自己误会他是当年操纵九尾袭击木叶的人,但他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及川甚至不清楚阿飞故意接近自己是为了什么?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尾兽才对。

不过有些事情他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波风水门不是三代,以他为人处事的方式,他是绝对不会坐看宇智波和村子里的其他人闹到决裂的程度的,换句话说,如果波风水门不死,那么宇智波有很大的可能不会灭族,但现在宇智波还是灭族了,原因就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宇智波的族长是当年害死了漩涡玖辛奈的罪魁祸首,在知道这件事后,波风水门是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的,他虽然不会主动伸手推宇智波进深渊,但他会坐视不理,宇智波被灭的这件事团藏可是在背后出了不少力气,为了写轮眼,这个狗东西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不管是团藏也好还是大蛇丸也好,都对写轮眼有着谜一样的执着。

这还叫什么火影忍者啊?干脆就叫《五村械斗之美瞳传说》算了,AB他就一个画漫画的,他懂个锤子的火影!

既然从佐助这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叶及川就准备走了,他现在多看这小子一眼就觉得烦心。

不过,在看到佐助一脸快要死了的样子,叶及川还是给他治疗了一下。

佐助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的看着叶及川说道:“你不是要杀我吗?”为什么还要给他治疗?

叶及川语气冷淡的说道:“你现在还不能死,至少在你的价值完全被榨干之前。”

佐助沉默了一下,才问道:“你们抓我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可不觉得会有好心人想要救他。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阿飞你不如解释一下吧!”叶及川回头看着门口,他的感知很敏锐,阿飞过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阿飞从旁边走出来,摸了摸头问道:“小及川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别岔开话题,回答一下吧!我也很想知道。”叶及川抱起小白,摸了摸他身上柔软的毛。

阿飞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及川,你打乱了我的计划。”

“关我屁事!”叶及川翻了个白眼,他发现最近自己好像很爱说这句话。

阿飞就知道叶及川会是这种态度,无奈的说道:“所以我只能让他去杀团藏了。”

叶及川怔了一下,说道:“你还真是会想办法啊!”用这种方式让佐助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

阿飞一摊手,说道:“没办法,谁让你不允许我告诉他真相。”

叶及川笑了一声,说道:“就凭现在的他还没有办法干掉团藏吧!”

“这样不是更好,你不是很希望他死吗?”

听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论有关于自己的事情,佐助心中的愤怒更甚,也对于两人口中所谓的“真相”更加好奇,他不是傻子,他能听出来,这个“真相”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你们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佐助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这是他第二次问了。

叶及川俯视着佐助,面无表情的说道:“想知道,那你就去杀了团藏,在这里的人可不会主动告诉你。”

佐助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说让我去杀团藏,我就去吗?”

叶及川不咸不淡的说道:“随便你,如果你不想知道宇智波当年为什么会被灭族,那你就不去。”说完,他就往外走。

“站住,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咳咳!”佐助激动的大喊一句,但因为牵动了伤口就咳了几声。

“啊!你怎么又流血了?你别乱动了啊!”

阿飞有些惊慌的声音传入了叶及川的耳中,但他可没那个时间搭理佐助,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了鼬的房间,叶及川先是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才说道:“你弟弟还死不了。”

鼬的声音温和的说道:“那就谢谢及川了。”

“但他也快死了,阿飞让他去杀团藏。”

“我知道了。”鼬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来担心的意思。

叶及川抬眼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不担心他吗?”

鼬叹息了一声,说道:“如果他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以后也会活不下去的。”

“你是个好哥哥,但有时候对你弟弟也是真的严格,如果我是佐助,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会恨你,这种被人操纵人生的感觉不是很好。”

“我只是希望他可以活下去。”就算被憎恨也没有什么关系。

鼬的身体的确是没有问题了,但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先是和佐助大战了一场,虽然是放了海,之后又经历了一场由死而生,他的精神已经很疲劳了,吃完了阿飞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饭菜,他就睡着了。

因为担心阿飞会对鼬不利,叶及川本来是打算和鼬睡在一起的,反正他现在的身体只是个小孩,不占什么地方,和鼬睡在一张床上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阿飞在知道他的打算之后,就立刻把他推进了隔壁的房间,说什么也不让他和鼬睡在一起,甚至摆出了要在房间里看着他的样子。

“至于吗?”叶及川无语的看着坐在门口的阿飞。

阿飞点了点头,说道:“鼬可是伤员,你要是和他睡在一起,万一晚上压到他怎么办?”

这家伙真是满嘴谎话,鼬的身体现在那么健康,就算压到了能怎么样?但这里是阿飞的地盘,叶及川也不打算和他做对。

抓起趴在床上的小白丢给阿飞,叶及川说道:“出门左转把小白放到鼬的房间,至于你,回你的房间去,我要睡觉了。”说完,他就躺在了床上。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章
热门: 摸金天帝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穿成男配的爸爸 剑道之王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宝鉴 三年,我们在一起 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