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飞段不愧是火影中智商最捉急的人物, 叶及川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他和邪神教的信徒联系在一起的。

啧了一声,叶及川现在都有点后悔瞎说那两句话了,他就不该搭理飞段这个智障。

“我不是,我没有, 告辞。”一顿三连之后, 叶及川就想走了, 他怕自己再不走会被飞段传染上“智障”。

飞段笑了一声, 抬手用镰刀挡住了叶及川的去路,一脸“我已经看穿了真相”的表情说道:“你别想骗我了,只有邪神教的信徒才能不会被诅咒。”其实他也不知道是不是, 但他最愿意相信这个猜测。

叶及川用看弱智的目光看着飞段, 说道:“我最后再说一遍, 我不是那个傻逼邪神的信徒。”

一听到自己信奉的神被人侮辱了, 飞段就火了, 怒瞪着叶及川说道:“就算你是邪神大人的信徒, 你也不能侮辱他!”

叶及川挑挑眉, 问道:“要打吗?”有飞段这个身手还不错的家伙做陪练其实也还不错。

不能动手, 这个小鬼可是他仅剩的“同伴”了,如果真的把他弄死了, 他就没办法再找一个“同伴”了, 压着心里的火气, 飞段缓缓地吐了口气。

叶及川本以为脾气火爆的飞段立刻就要动手了, 但谁料他只是拔出了插在心脏上的长矛, 从他心口飞溅出来的血液差点就落在了叶及川的身上。

一脸嫌弃的表情往旁边走了几步, 叶及川说道:“既然你不打那我就走了。”说完,他没等飞段回应就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飞段却突然抓住了叶及川的手臂。

没想到飞段会突然突袭, 叶及川都没躲一下,不过这个距离,凭借飞段的身手和速度他能躲开的几率也很小 。

目光警惕的看着飞段,叶及川没好气的问道:“你要干什么?”他已经做好了释放言灵·缚的准备,要不是飞段的身上没有杀气,他现在就动手了。

飞段没看叶及川,只是盯着他的手看,那诡异的眼神让叶及川看了都觉得毛毛的。

这家伙的心里是不是有问题啊?简直像是个变态一样,还是赶紧离他远点吧!

叶及川刚想用言灵·缚困住他,就见飞段低下了头,咬住了他的手指。

“啊!”叶及川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右手突然出现了一把刀砍向了飞段。

然而,拥有不死之身的飞段躲都没躲一下,就看着那把刀砍向了他。

叶及川这一下子可是用足了力气,差点把飞段拦腰砍断。

飞段疼得皱了皱眉头,看都没看自己的伤口一下,任凭已经断了半截的腰疯狂的流血,他吸吮了一下叶及川手指上被他咬出来的伤口,尝了尝血液的味道说道:“没错,是这个味道,刚才那个的确是你的血液。”

“神经病啊!去死吧!”小脸煞白的叶及川又疼又气的再砍了他一刀。

这一次飞段想躲了,但他的腰差点被砍断,这一动疼得他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就又被叶及川砍了一刀。

“真的很疼啊!”飞段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这一刀砍在了飞段的肋骨上,因为叶及川的力气不大,就算有灵力的辅助也只是砍断了他的肋骨,没有把他的上半身分为三节。

但就算这样,飞段还是没有放手,死死地抓着叶及川的手臂。

“你赶紧放手!”叶及川气的眼睛都红了。

飞段思考了一秒钟,觉得自己有点亏,低头又喝了一口血,说道:“味道真的很不错,我喝过很多的血液,只有你的血液味道是最好的。”

叶及川感觉有一种名为“理智”的东西,正在慢慢的从他的大脑里抽离。

然而,还没他动手,实在是看不过去的小南就出手了,足以遮住这一小片天的纸片轻松的就把飞段推开了。

叶及川收回手赶紧看了一眼受伤的手指,伤口有一厘米长,其实并不大,但飞段咬的太狠了,他差点都疼哭了,要知道他可和这些整天在死亡边缘摸爬滚打的忍者不同,他从小大都没有受过几次伤,更别说是这种被人直接咬出来的伤口了。

伤口周围还有飞段留下的唾液,恶心的叶及川只想赶紧找个东西把手指擦干净,他先是看了一眼飞段的晓袍,就赶紧移开了目光,他那身晓袍像是刚在血水里泡过一样,恶心死了!

最后他还是用自己身上的小号晓袍擦了擦手指,但因为手指上的伤口,他是一边忍耐疼痛一边擦得。

擦完了,他赶紧把身上的晓袍脱下来扔到一边,就像是扔什么脏东西一样。

这些都做完了之后,他才用灵力治愈了伤口。

飞段亲眼看到叶及川手上的伤口在短短的几秒钟就愈合了,那种恢复速度是他生平仅见。

眼睛一亮,勉强还能站着的飞段赶紧凑过来说道:“小鬼,你来做我的搭档吧!你的治愈能力和我的诅咒太般配了。”这样以后他受了伤,就不需要角都来给他缝合了,虽然角都的缝合很有效,但那个过程真的有点疼。

回应他的是叶及川竖起的中指,和一句冷冰冰的话:“滚!”

没有再搭理飞段,板着脸的叶及川收起了傀儡高达,对小南说道:“小南姐,我们走吧!我肚子有点饿了。”

小南看了一眼飞段,点点头说道:“好!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眼见着叶及川和小南要走了,飞段捂着腰说道:“你们别走啊!我请你们吃饭。”

叶及川的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飞段倒是想要去拦住他们,但他现在真是有心无力,虽然诅咒没有成功,但仪式不能少,他必须躺在那个阵型里待上半个小时。

“只能等之后再去找那个小鬼了。”飞段躺在了阵型中,心里倒是没有那么急了,反正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走。

角都找过来的时候就见飞段满身是血的躺在阵型中,上半身的身体都要断了。

一看到角都,飞段就赶紧说道:“你来的正好,仪式结束了,你快帮我缝合一下。”

角都见飞段这么凄惨的模样,难得的没有嘲讽他几句,一边给他缝合一边说道:“不过是个小鬼,竟然把你伤的这么惨。”据他所知那小鬼可没有什么战斗力,主要的能力还是治疗,飞段的实力他还是清楚的,一个没什么战斗的小鬼竟然把他打的这么惨,他还真有点意外。

飞段疼得呲牙咧嘴的说道:“没办法,我的诅咒对那个小鬼没有用,而且他好像早就知道我的诅咒。”

角都的动作停了一下,说道:“有意思,竟然还有人能破解了你的诅咒。”他和飞段组队的时间也不短了,就从来没见过他的诅咒失败过。

飞段的表情变得有些狂热的说道:“所以,我怀疑他也是邪神的信徒。”

角都又不是飞段这个白痴,没有相信他的猜测,他觉得那个小鬼应该是用其他的办法破解了飞段的诅咒,如果他提前知道了飞段的能力,想要破解诅咒就不难了。

帮飞段缝合好伤口,角都就说道:“没事了就赶紧起来。”

角都的缝合技术真的不错,飞段站起来扭了一下腰,没有出现肠子露出来的情况,活动了一下筋骨说道:“角都,你说我和那小鬼组队怎么样?他的治愈能力看起来很不错。”

角都看着飞段的目光一凛,声音低沉的说道:“你想死吗?”他的搭档只有被他杀死或者被别人杀死这两个结局。

飞段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你的眼神好可怕啊!但我很认真的,那小鬼很合我的胃口,尤其是他的血液。”说完,他还舔了一下嘴唇,眼神里带了些邪气。

这下子就连角都看飞段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虽然他并不在意搭档有什么奇特的爱好,但喝血这个爱好不仅变态还麻烦,他甚至都在考虑要不要就在这里干掉飞段了。

虽然飞段是不死之身,但把他分尸之后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埋起来,时间长了,他得不到营养的供给也是会腐烂臭掉的。

飞段一只手拿着镰刀,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镰刀上说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他的血液味道真的不错,你尝尝就知道了。”

角都可没有这么变态的爱好,但他现在弄死飞段也是件麻烦的事情,所以,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飞段,说道:“下次在弄成这样别找我了。”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飞段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如果他能够和那个小鬼成为搭档,自然也就用不上角都了,如果没成,他就只能让角都来给他缝合,就角都那种性格,他随便说几句好话,他肯定就会同意了。

这样想着,飞段的唇角微微勾起,拎着镰刀跟在了角都的身后。

另一边,叶及川看着眼前美味的关东煮,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刚经历过那么血腥的事情,他现在鼻子里还是一股腥味,明明肚子已经饿了,却被这种味道的恶心咽不下去食物。

小南见他的表情不太好,就说道:“我让佩恩把他们派出去吧!”

叶及川摇摇头,说道:“谢谢小南姐的好意,不过不用了,他们接下来还要去抓二尾人柱力,不让他们先休整一下不好。”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热门: 美艳女教师 乡村春事 半城繁华 天才启蒙运动 碎虚无极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 我不是天生欧皇 猎人 半点阑珊 桃色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