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蝎的话语里没有透露出一丝杀意, 如果不看他那张冷淡到极致的脸,忽略他那句话的意思,甚至会让人有种在和朋友闲聊的感觉。

叶及川笑了一声,一点都不客气的搬了一个傀儡的半截躯体当作座椅。

“如果你现在还想要杀我, 就不会给我那个卷轴了。”

蝎冷哼了一声, 说道:“有什么事赶紧说。”

叶及川直接说道:“我就是有个地方想不太明白, 我看你在卷轴上写道……”

对于蝎来说, 叶及川的问题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但一想到他从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傀儡,就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一遍。

然而, 这个问题叶及川听明白了, 他就延伸出了第二、第三个问题。

两人一问一答, 气氛竟然难得的很和谐, 这个画面如果让迪达拉看到了, 他绝对会喊着, 这不是他认识的旦那。

蝎在傀儡师中就是NO.1, 他的解答往往都是一针见血, 叶及川很容易就理解了,他实在是不明白的问题, 蝎就会随手抓过来一个傀儡给他现场演示一遍。

有个这么高级的私教教他, 叶及川很快就没有问题可问了。

满脑子都是蝎刚刚说过的话, 叶及川安静的消化了一会儿, 就想赶紧回去把这些知识都记下来, 他对于自己的记忆力不是很信任。

就在他想要告辞的时候, 蝎突然开口说道:“你见过她了吧!”

谁?叶及川怔了一下,突然想起来白天发生的事情,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空陈, 那我见过她了,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她就算喜欢鼬,也不至于这样针对我吧!我和鼬的关系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她这样做只会让鼬更讨厌她。”

蝎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及川说道:“他那么维护你,那个疯女人当然不喜欢了。”

叶及川总觉得他说的话不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但他也想不明白还有什么言外之意,思考了一下,问道:“蝎先生,你的情报那么准确,那么你知道这个空陈的真正身份吗?”

蝎呵了一声,说道:“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些事情吧!”

“请讲!”叶及川坐直了身体,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蝎半靠着绯流琥,神情懒洋洋的说道:“你应该知道那个疯女人身上戴着一个木叶的护额吧!”

点了点头,叶及川说道:“这个我听迪达拉说过,那个护额上有一道划痕,证明她是木叶的叛忍。”

蝎勾了勾唇角,说道:“但有意思的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在木叶中,并没有这个疯女人的信息和忍者编号,也就是说她不是木叶编辑在册的忍者。”

叶及川猛地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是说她根本不是木叶的忍者,那个护额只是一个伪装身份的道具?”

“我只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就要你自己去想了。”

思忖了一会儿,叶及川问道:“你能确定她真的没有忍者编号吗?”

蝎明白他的意思,说道:“就算是暗部和‘根’的忍者,也都有忍者编号。”

忍者编号这东西就像是身份证明一样,没有这个东西,你就不是木叶村的忍者,所以,不论你是什么职务,在哪个部门,都会有一个编号,而空陈没有编号,只能说明她并不是在木叶村成为的忍者。

既然空陈不是木叶的忍者,那她的护额就只可能是从别的木叶的忍者手里得来的,这女人故意用木叶做幌子,她的身份就很可疑了。

那么,鼬到底知不知道她不是木叶的忍者呢?

没有继续思考这个问题,叶及川对蝎笑了笑,说道:“蝎先生的情报系统果然厉害,连这种事情都能知道。”

蝎冷笑了一声,说道:“没有你厉害,连我的事情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叶及川简直要尴尬死了,他当时说那些事情倒不是想要剧透,除了想吸引蝎的注意和他做交易外,还有一点想要引他动手的意思,如果蝎想要杀他,鼬就不可能坐视不理,他们两个动手的结果不论如何,鼬都很有可能会带他离开“晓”,可惜蝎很克制,明明已经起了杀心,但在见到乌鸦之后就放弃了。

这些事情他又不能告诉蝎,清了清嗓子,他就说道:“蝎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这段时间你一直没休息,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吧!”说完,他就赶紧溜了。

回到房间后,叶及川关上了门,看着落在了桌子上的乌鸦说道:“关于那个空陈,你就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乌鸦低下了头,没有再看他。

叹了口气,叶及川走过去收起了卷轴,说道:“算了,我就多余问这句话,你既然不想告诉我,那就只能我自己来找答案了。”

把蝎讲的知识整理了一遍,叶及川就洗漱睡觉了。

同一时刻,宇智波鼬的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

坐在床上靠着墙闭目休息的宇智波鼬睁开眼睛,看着不请自来的人,冷冷的问道:“你今天故意接近他想要干什么?”

阿飞一点都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床上,侧身看着宇智波鼬说道:“我能干什么,就是看看那个玩具而已,蝎那家伙还真是舍得,明明只是一个玩具,竟然做的这么用心,那些机关我看着都有点害怕,操纵这个玩具的如果是蝎,就算是我也会受伤吧!”

宇智波鼬没有相信他的鬼话,语气平淡的说道:“蝎不会伤害他。”

“你哪里来的信心?及川可是知道了他的秘密。”

“因为他是个聪明人。”

阿飞笑了笑,说道:“他果然猜到了,这个剧本果然很适合他。”

宇智波鼬皱了皱眉头,说道:“按照我们最开始说好的,你不要在靠近及川了。”

“鼬你还真是过分啊!自己偷偷带着及川到处去游玩,现在还不让我靠近他。”

“你要是不怕被他发现身份,那你就继续靠近他,我不会给你打掩护。”

阿飞伸了个懒样,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觉得我的演技还不错。”

“你别太小看他了。”

“你错了,我从来没小看过他。”

“他现在已经盯上了空陈,蝎告诉了他一些事情。”

阿飞一摊手,耸耸肩说道:“这不是都在预料之内吗?反正那女人也只是一个棋子,说她是棋子还算夸赞她了,就看她今天的样子,她也活不了多久了,在她死之前,就让她先吸引一下及川的注意力,这就是废物利用吧!”

宇智波鼬终于明白自己是劝服不了眼前的人了,闭上眼睛说道:“随便你,反正我不会救你。”

阿飞像是被吓到了,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蹿到了鼬的面前,紧张兮兮的说道:“鼬,你可不能抛弃我啊!”

宇智波鼬语气冷淡的说道:“出去,我要休息了。”

阿飞笑了一声,说道:“你这样说只会让我更想打扰你。”

宇智波鼬抬手朝他射/了一只苦无。

阿飞偏头躲过苦无,连忙说道:“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我走还不行吗?”说完,他就有些不高兴的往门口走去。

就在阿飞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语气极其正经的问道:“你的伤好了吗?”

宇智波鼬没有回答他。

阿飞也没有再问,打开门走了出去。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宇智波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漆黑的夜色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表情,良久,他才发出了一声低低地叹息。

因为用脑过度,叶及川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下雨声,他还能再睡一两个小时。

被雨声吵醒的叶及川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结果这一眼,差点把他的魂都吓飞了。

“啊——痛痛痛!”

被吓得猛地坐了起来的叶及川赶紧揉了揉被撞到的额头。

倒吊在天花板上的阿飞落在了地面上,也在不停地喊痛,不过他揉着面具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滑稽。

叶及川气的喊道:“你戴着面具痛个鬼啊!”

阿飞语气很无辜的说道:“面具很痛啊!”

叶及川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抄起枕头就丢向了阿飞。

阿飞一只手接住了枕头,揉了几下说道:“小及川你刚才喊那么大声,都吓到我了。”

叶及川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明明被吓到的人是我。”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漩涡面具贴着他的脸,要不是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这是谁,他真的能被吓晕过去,恐怖片也就不过如此吧!

阿飞抱着臂说道:“小及川我可是好心来叫你起床的。”

叶及川都被他的无耻给气笑了,“你的意思是我还得谢谢你呗!”

阿飞点点头,笑着说道:“谢就算了,你请吃我吃饭吧!”

叶及川本想拒绝他,但转念一想,万一他能从阿飞这里得到些信息呢?他现在不能离开这里,想要知道空陈的真正的身份只能从“晓”的其他人那里搜集信息,而从昨天他们见面的情况看,那个空陈和阿飞似乎很熟悉。

嘴角上扬,叶及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啊!”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热门: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至高使命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 乡村春事 坤宁 将军,你抑制剂掉了[穿书] 大国重工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