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迪达拉怒气冲冲的看着宇智波鼬, 咬牙切齿的说道:“谁让你和这个家伙站在一起!早晚有一天我会打败他的。”

叶及川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回头看了看宇智波鼬,搞了半天他这是被鼬给连累了,这两个人的关系是真的糟糕啊!

和迪达拉快要气成河豚的样子不同,宇智波鼬一脸淡定的表情, 就像是在看一个撒泼的小孩子。

事实上, 宇智波鼬的确没有把迪达拉放在眼里, 不是他自傲, 而是迪达拉在没有找到对付万花筒的办法之前,他战胜的他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写轮眼就是厉害,没看科学家大蛇丸为了对付写轮眼, 都只能把主意打在同为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佐助身上吗?

虽然, 叶及川一直认为蛇叔和“晓”分道扬镳, 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晓”的破烂事实在太多了, 耽误他研究科学了, 毕竟这家伙是整个火影世界最坚信科学的人了, 而且“晓”的人都喜欢美甲, 但蛇叔更喜欢纹身,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大概就是这样了。

迪达拉也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是没有办法击败宇智波鼬的, 只能愤愤地瞪了他一眼, 看着叶及川问道:“你是谁啊?”

大兄弟,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吗?叶及川都开始觉得迪达拉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不过, 他为了艺术最后都把自己当烟花放了, 脑子可能真的有点问题。

“你不用认识我,我就一个路人。”虽然他现在身处“晓”的大本营,但他可一直在努力的撇清和“晓”的关系, 即便他杀坏蛋,教训小混混,但他还是知道恐怖分子是不能当的。

迪达拉一脸“你在骗鬼”的表情指着他身上的黑底红云大麾说道:“那这是什么嗯?”这个小鬼是觉得他很好骗吗?他身上穿着的衣服都这么明显了。

叶及川猛地抬头瞪了宇智波鼬一眼,气鼓鼓的说道:“都怪你!我现在该怎么解释?”

宇智波鼬收回了和他对视的目光,默默转过头,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看着这两人的表情,迪达拉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明白了,你是组织的见习成员。”

“等等,我不是……”

迪达拉打断了他的话,一脸“已经看透了一切”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毕竟你还有阿飞这个竞争对手,但这其实不是问题,等我干掉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你就有能转正了,放心,我支持你,毕竟你懂得欣赏我的艺术,阿飞那个家伙竟然这么不尊重我这个前辈,他就一辈子都别想转正了,哼嗯!”

叶及川的瞳孔猛然收缩,呼吸一滞,此时他的全部思维都萦绕在了“阿飞”这两个字上面,脑子里嗡嗡直响,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地砸过一样,迪达拉后面说的话他都没有听清楚。

第一时间就发现叶及川情绪有些不对劲的宇智波鼬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在发现他的脸色变得煞白之后,眼底的惊诧更重,他突然抓住了叶及川的手,在感受到那股冰冷之后,眉头微蹙的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用力的攥了一拳头,叶及川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就是突然有点头疼。”

迪达拉这才停下了滔滔不绝的话,疑惑的看着叶及川说道:“你的身体素质好差嗯。”从他第一波的攻击中,其实他就看出来了,连这种程度的攻击都没有办法躲过,组织什么时候连这么弱小的人都接收了?还是说,这个小鬼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特殊能力?他总不会是人柱力吧!

这样想着,迪达拉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叶及川的肚子上晃了几下。

一直都在关注着迪达拉的叶及川立刻就发现了他的眼神不对劲,这家伙看他的肚子干什么?难道说他是把他人柱力了?这家伙的脑洞也太大了吧!

宇智波鼬拍了拍叶及川的肩膀说道:“既然身体不舒服,你就先回去吧!”

叶及川的脑子很乱,就点了点头。

临走之前,叶及川看着迪达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竟然不知道我吗?那你可要记好了,我的名字是迪达拉,注定要杀死宇智波鼬的男人。”说完,迪达拉自信的笑了笑,一点都没有刚被鼬暴揍了一顿的自觉。

注定要自爆而死的男人——迪达拉,好的他记住了。

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叶及川微微一笑说道:“我叫叶及川,希望我们之后还能再见面。”

回到了房间之后,叶及川衣服都没脱,就躺在了床上,神色有些萎靡。

即便他一直不认为带土会走上原著那样的一条路,但在听到“阿飞”这个名字之后,他也开始怀疑了,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真正的阿飞是什么人?他是白绝的分/身,曾经附身在受了重伤的带土的身上,帮助他放出了九尾,虽然在这之后,他们两个就分开了,但带土躲在“晓”的时候化名的就是阿飞。

这个时候,叶及川才想起了一件事,带土曾经真正的死过一次,那次救了带土的真的是日和坊的娃娃吗?不,这应该是真的,毕竟就算是宇智波斑也不可能弄出来三只一模一样的写轮眼,带土的写轮眼他是见过的。

万一带土是用幻术骗他的呢?这也不可能,带土根本没有必要虚构这件事情来骗他,这件事情完全没有意义。

难道说带土在死而复生的那段时间中,又发生了别的事情,比如说他遇到了宇智波斑?

越想越觉得头痛的叶及川忍不住叫了一声:“好烦啊!”他一个不擅长动脑子的人,偏偏要被迫想这么多事情,他现在真想跑到木叶去问问带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现在还不能走,鼬的眼睛还需要他的治疗,再者,他在雨之国想要跑掉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翻来覆去一直没睡着的的叶及川在后半夜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细微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

刚坐起来,他就发现之前已经干净的满是星光的夜空又变得像是之前那样阴沉压抑了,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如同一道帷幕遮住了他的视线。

下了床,他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微凉的水汽迎面扑来,瞬间安抚住了他焦躁不安的心。

“有时候,下点雨也很不错啊!”叶及川把手伸出窗外接了点雨水,喃喃自语道。

冷静了一会儿,他就想关上窗户了,这个时候,一只红眼睛的乌鸦突然落在了他的掌心,乌鸦的羽毛上全都是水迹,看样子已经在外面淋雨很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只乌鸦叶及川就觉得很安心,他一只手托着乌鸦,另一只手关上了窗户。

“外面的雨已经下的很大了,你先在这里躲雨吧!”说完,他就把乌鸦放在了床头柜上。

乌鸦甩了甩羽毛上的水,歪着头用那双红色的眼睛看着叶及川,似乎是在疑惑他为什么还没有睡觉。

明明是长得这么丑陋的鸟,叶及川此时却觉得被萌到了。

捂着额头,觉得自己的审美可能没救了的叶及川,叹了口气说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乌鸦动了动脖子,就继续看着他,看起来特别的乖巧。

叶及川本也没指望一只乌鸦会对他说什么,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感受着被窝里温暖的温度,良久,他才轻声说了句:“晚安,鼬!”

乌鸦目光专注的看着叶及川被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背影,那双血色的眸子竟然有了一点温度,如果此时叶及川回过头,必然那发现,这只乌鸦的眼神,和他曾经见到过的少年鼬的眼神一模一样,都是那样的温柔仿佛可以包容世间万物。

等叶及川醒过来的时候,那只乌鸦已经不见了,就像是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洗漱之后,他也没吃早饭,就去找鼬了。

幸好,这个时候鼬还在房间里。

一见到鼬,叶及川就开门见山的问道:“迪达拉的房间在哪里?”他想确定这个阿飞的身份,最好的办法就是问迪达拉,和其他的那些老狐狸比起来,当然是迪达拉这个小鲜肉最好套话。

虽然他找鼬打听也可以,但就凭鼬的聪明才智,搞不好他就被反套话了,鼬就算死了都不忘阴带土一把,他可没有那个智商和鼬斗,他就不相信鼬不好奇他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当年比他还小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了,但他偏偏还是个小孩子的模样,而他又不像是蝎那样把身体改造成了傀儡,傻子都知道他有问题。

而绝对不是傻子的鼬却什么都没问,就仿佛他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鼬现在的城府之深,已经不能让他再把他当成是当年那个孩子来看待了。

他也不是不相信鼬了,鼬是不会伤害他的,这一点他始终相信,库洛洛那样爱着你也会伤害你的人有这么一个就够了,只不过现在的鼬撒谎都不眨眼睛,他真的不想从他的话中去分辨哪句才是真的。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热门: 曳舟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斩春 苦逼真太子 美女的超级保镖 唐砖 穿越那一片蓝 美德的动摇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两世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