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茨木, 住手吧!”叶及川大声喊道。

茨木捏了捏拳头,不甘心的哼了一声,看着叶及川说道:“他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你还要原谅他吗?”

叶及川一脸懵逼, 鬼切到底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不就是吃了点他的血液吗?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吗?

看叶及川的表情, 茨木就知道他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鬼切对他的占有欲越来越严重,迟早有一日会膨胀到他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地步,到那个时候, 无法满足内心的欲望, 鬼切也许会在疯狂中吃掉他, 只有他的血肉才能填满鬼切内心的空虚。

鬼切并不是真正的付丧神, 他是妖怪, 噬人的妖怪, 叶及川始终不明白这点。

这件事情茨木很想告诉叶及川, 但一看到鬼切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他就很生气,不想说了。

果然还是杀了他吧!心中有些烦躁的茨木看着鬼切就生出了杀心, 反正他死了, 还会有新的鬼切, 不过麻烦的是, 那些家伙都是一个性格, 也就是说, 就算有了新的鬼切,一旦控制不好,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感觉到了那股凛冽的杀意, 叶及川拽了拽茨木的头发说道:“儿咂,你不是真的想要杀掉他吧!”

“他今天可是差点就杀了你!”茨木低吼着,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傻?对他们一点防备都没有,虽然他们是为了他而生,但本能这种东西,也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

叶及川尴尬的挠了挠脸,说道:“切切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他了。”骨头差点因为一个拥抱而碎掉的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提了,怀中抱妹杀什么的,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黑历史。

茨木刚要说话,一直默不作声的鬼切突然捡起了地上的刀,握着刀柄就往腹部捅去,他那双金色的眸子里满是绝望。

“不要!”叶及川吓得都破音了。

就在这个危急关头,镪地一声,一道银亮的光芒在叶及川的眼前闪过,突然出现的犬神挡住了鬼切的刀。

犬神脑门上的两个小白点皱着,语气满是不悦的说道:“身为主公的刀,你的职责是保护主公,想死,也只能在保护主公的时候战死,因为这种事情就自杀,鬼切,你的器量还不够!”

干得漂亮,犬神!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叶及川都想要给他鼓掌了。

鬼切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刀,根本不敢看叶及川。

深深地叹了口气,叶及川说道:“让我和他单独谈谈吧!”

茨木冷笑了一声,说道:“这是第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说完,他就气势汹汹的走了。

和茨木比起来,犬神的态度就很友好了,只是说了一句:“你要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叶及川虽然说想和鬼切单独谈谈,但真的就剩他们两个的时候,他就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了,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他慢慢的说道:“切切,我没有怪你。”

鬼切的手臂颤抖了一下,但他还是没有抬头看叶及川,就仿佛要在他的面前跪到天荒地老。

叶及川蹲了下来,这个姿势让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鬼切的面容。

这一看,他就惊了,鬼切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切切,你别哭啊!”叶及川手忙脚乱的擦着鬼切的眼泪,心里慌得一批,他从来没想过像鬼切这么强大的式神也会哭。

“及川大人,我已经没有资格守护你了。”鬼切声音颤抖的说道。

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用自己的鲜血来洗刷他的罪孽了,他……不想成为一把噬主的刀。

但是他心底的贪念,让他迟迟无法动手,一想到他死后就再也看不到他的主人了,他就痛的心肝具裂,但这还不是最令他害怕的,他死后就会有新的鬼切代替他,而他的主人终有一天会忘记他,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事情。

“你是白痴吗?你是我的式神,有没有资格是我说了算,你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什么呢?”叶及川气的都想给他一个暴栗了。

谁能想到这么强大的妖怪,心思竟然这么敏感,别说他并没有事情,就算鬼切真的伤到了他,发狂的砍了他,他也不会因此而怪他,他只会想着把他狠狠的打醒。

叶及川比谁都清楚,他对鬼切来说是多么的重要,鬼切的眼里心里全都是他,他的生命就是鬼切的全部,伤害了他,鬼切比谁都难受。

所以,他也不想让这样的鬼切伤心难过。

“及川大人,我……”

没给鬼切继续说话的机会,叶及川轻轻抱住了他,低声说道:“你没有错,也无需因此而觉得痛苦,你是我的式神,是我的刀,是我的守护者,是我生命中不可失去的存在,切切,你很重要,比你想象的更重要。”

鬼切瞪大了眼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就是他的主人,他要用尽生命去守护的主人,但他却极其卑劣的渴望着他。

感受到温热的眼泪落在自己的脖子上,叶及川笑着说道:“你不抱抱我吗?”

鬼切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缓慢而迟疑的回抱住了叶及川,动作轻的就好像他是什么易碎品。

这下,他的心结应该没有那么严重了吧!暗暗叹了口气,叶及川抬起头,伸出两根食指按着鬼切的嘴角,轻轻往上推了一下,“笑一个。”

鬼切顺着叶及川手指的力度,笑了一下,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还好,眼睛里的高光终于回来了,总算是变回那个他熟悉的鬼切了。

叶及川捡起被他主人无情丢在地上的刀,放在鬼切的手里,认真的说道:“这可是你的武器,你还要用它来保护我,不要轻易的丢掉。”

鬼切的点点头,郑重的说道:“我会保护好及川大人,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

“呦西!这才是我的切切啊!”叶及川拍了拍鬼切的肩膀,慢慢的站起来,嘀咕着说道:“蹲的我的腿都麻了。”

鬼切一把抱起叶及川,元气满满的说道:“都是我的错,我送及川大人回去。”

“等等,我不要公主抱啊!”这也太丢人了吧!

两人回到庭院的时候,其他的式神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鬼切瞥了一眼庭院里的那棵巨大的樱花树,脚步坚定的离开了。

一阵微风吹拂过,树枝上的花瓣零零洒洒的落了下来,有几片花瓣落在了一缕银白的发丝上。

“哼!”

回到了房间里,鬼切把叶及川轻轻放在了床上。

“及川大人,我帮你揉揉腿吧!”鬼切看着叶及川的眼睛里就像是有星星一样。

叶及川连忙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他腿上有痒痒肉,轻易不愿让别人碰。

轻轻揉了几下,叶及川就感觉没问题了,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糜稽,有什么事情吗?”

“我和奇犽要去吃饭,你去不去?”

“去,我也有点饿了,你们稍等我一下。”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叶及川对鬼切说道:“一会儿我可能要把你介绍给他们,你保持沉默就好了。”

鬼切脸颊微红的点了点头。

叶及川找到奇犽的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他和糜稽有些不耐烦的站在了门口。

“你好慢啊!”奇犽抱着臂说道。

叶及川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换了一套衣服,就浪费了点时间,我们走吧!”

糜稽和奇犽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鬼切,没有立刻询问叶及川。

但是,等他们到店里坐下来的时候,奇犽就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挑了挑眉,奇犽冲着鬼切扬了扬下巴,勾着唇角说道:“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叶及川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位是鬼切,我的式神。”

“式神是什么?”奇犽疑惑的问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是一名阴阳师吗?阴阳师的身体和普通人一样很脆弱,为了保护自己,我们就会和一些强大的式神签订契约,让他们供我们驱使。”叶及川又开始了他越来越擅长的编瞎话环节,反正也没有人能戳穿他。

“但你还是没解释式神是什么。”糜稽直戳问题的中心。

耸了耸肩,叶及川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式神并不是人类,至于他们是如何形成的我就不清楚了。”

糜稽思考了一下,说道:“听起来和魔兽有些相似,我就知道有一个人和魔兽签订了契约。”但那都是念能力者才能做到的,阴阳师到底是什么?他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我肚子好饿,先吃饭吧!”叶及川拿起菜单就看了起来,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还发生了这么糟糕的事情,他也的确是饿了。

幸好天空竞技场财大气粗,不用他赔偿损坏的战斗场地,不然他估计要赔偿一大笔钱了。

“我要吃这几样。”叶及川的手指在菜单上点了点。

奇犽好奇的盯着鬼切看了一会儿,说道:“你不吃吗?”

鬼切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如果不是听过他说话,奇犽差点都要以为他不会说话了。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热门: 无边的土地 音极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 被迫成为侦探挂件的日子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曳舟 我的猫草不见了 宠夫(快穿) 水北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