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既没有实力头脑也不怎么样的佩德罗摸了摸头, 问道:“那你就这样放走了他们,没关系吗?”

金笑了一声,说道:“抓捕他可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

对金的个性了解一些的佩德罗无奈的说道:“怕麻烦你就直说吧!”

“哈哈哈!我的主要任务还是护送这两个孩子,他们的行礼都已经收拾好了, 就在房间里, 拿上行礼我们就走吧!”

佩德罗感叹的说道:“希望这些家伙不会再来了。”

另一边, 库洛洛看着全身都缠着绷带, 看起来就像是木乃伊一样的侠客,冷冷的问道:“你是被鬼切伤到的?”

明明侠客的脸上已经一点血色都没了,但他还是笑嘻嘻的说道:“不愧是团长, 这都猜到了, 我是真的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会出手。”正因为没想过鬼切会出手, 他才没有过多的防备, 不然鬼切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伤了他, 这可真是一场血淋淋的教训。

库洛洛看着侠客腹部被血液染红的绷带, 说道:“他不是只伤到了腹部, 玛琪你怎么把他缠成了这样?”他有点怀疑玛琪在公报私仇。

玛琪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全身都是血迹, 脏死了!”如果侠客不是旅团的一员,她根本不会管他的死活。

侠客苦笑了一声, 说道:“那个鬼切的刀有些奇怪, 我受伤的地方竟然没有办法自行愈合, 如果不是玛琪帮我缝合了伤口, 我现在大概已经失血过多而死了。”

“接下来的行动, 侠客还能参与吗?”库洛洛看向玛琪。

“在他伤口完全愈合之前, 他不能再使用念,不然伤口还会崩开,如果我不在他的身边, 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死。”

目光变得有些阴郁,库洛洛沉声说道:“从现在开始所有团员都去寻找除念师,一旦有人发现了除念师的踪迹就立刻通知其他人。”

“团长,你就这样放过那个及川·叶了吗?”信长一边擦着手中的刀,一边说道。

库洛洛轻笑了一声,说道:“放过?我看中的猎物没有能跑掉的。”更别说还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

“那家伙可真是个不错的对手。”信长摸着下巴回味着和那个狗头人的对战。

“以后你们会有机会交手,派克诺坦你去通知还没有到的团员。至于侠客,玛琪你先和他一组,而侠客你的任务就是找到及川的去处。”

玛琪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但库洛洛都下了命令,她不得不听从。

“团长,我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你竟然还给我安排了任务。”侠客抗议了。

“你有意见吗?”库洛洛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凝视着侠客。

侠客被他看的打了个哆嗦,讪笑了一声,说道:“没有意见,我保证完成任务。”嘴上是这样说的,但他的内心里却在咆哮,团长也太记仇了吧!他都伤成了这样,还要报复他。

“以上,就是我要说的话,没有疑问的人现在可以走了。”

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只有飞坦没动,他看着侠客,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团长,我去把那个女人抓来吧!”

库洛洛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个蒂娜既然敢放任我离开,她的封印一定有什么问题,所以,只能找除念师。”他有感觉,一旦他们动了蒂娜,后果一定很严重,最坏的结果他可能会当场死亡,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找除念师除念。

“那这段时间,我就跟在团长的身边吧!”

侠客死死地瞪着飞坦,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鬼了?竟然想要讨好团长,来免除他的惩罚,那么团长会答应吗?

库洛洛盯着飞坦看了一会儿,语意不明的说道:“也好。”

团长竟然答应了!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侠客看了看表情有些得意的飞坦,又看了看库洛洛,心里怀疑他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侠客都把眼睛瞪得生疼了,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库洛洛思考了一会儿,勾着嘴角呢喃般的说道:“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麻烦啊!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耳朵非常灵敏的侠客幸灾乐祸的替叶及川默哀了一句,让他叫鬼切捅他,这回有团长替他报仇了。

背锅侠叶及川完全不知道库洛洛已经在思考着要如何报复他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按照计划来到了“乌拉尔”附近的一个小镇子。

叶及川此时还是小纸人的形态,在他变回来之前,他就只能先呆在这里了。

鬼切带着小纸人叶及川走进了一家旅店。

“老板,住宿。”

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的老板突然惊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睡眼惺忪的看了看鬼切,一见他是个不认识的人,下意识的就想开口宰他一顿,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了鬼切身上的刀,再看看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心里顿时就有些害怕了。

硬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老板语气有些谄媚的问道:“客人,你要住多久?”

“两天。”鬼切冷冷的说,那双金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老板。

脊背上窜出一股凉气,老板连忙说道:“一千五戒尼一晚。”

叶及川想了想“乌拉尔”的物价,觉得这个价格真的很便宜了,看来也不是所有的老板都是奸商,如果是在“乌拉尔”住宿一晚大概需要三千戒尼。

拍了拍鬼切的脖子,叶及川示意鬼切拿钱,他已经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给了鬼切。

鬼切交了三千戒尼,老板就带着他去了楼上的客房。

害怕这个看起来就很凶戾的家伙不满意,老板直接就把整个旅店最好的一个房间给了他。

这个房间还真的很不错,阳光充足,收拾的也很干净,空气中甚至还有着一股淡淡的柠檬香,叶及川对此很满意。

叶及川满意了,鬼切就满意了,挥了挥手,他就让老板走了。

小心翼翼的把小纸人叶及川放在了床上,鬼切就蹲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这样的主人可真是可爱!他想就这样一直把他捧在手心里。

小纸人叶及川拍了拍床,柔软适中,感觉和他之前睡的那张床弹性差不多。

因为没有办法说话,小纸人叶及川就站在床上拉着鬼切的手,在他的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写完了,叶及川一抬头就发现鬼切竟然在愣神。

这家伙知不知道他现在这个身体写字很累啊!有点生气的叶及川用力的拍了拍鬼切的手心。

然而,叶及川的力气太小了,打在鬼切的手上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鬼切身体反射性的攥了一下手,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着叶及川说道:“对不起!及川大人!”

面对鬼切这么诚恳的道歉,叶及川也气不起来了,只能无奈的再写了一遍。

“你去接他们过来。”

谁料,鬼切却一脸认真的说道:“及川大人,你现在这样,我不能离开你的身边。”他的职责是保护叶及川,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小纸人叶及川耸了耸肩,他就知道会这样,鬼切在他的事情上总是这么认真,明明去接他们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况且他现在这个样子就算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也更容易躲藏,没有人会想到这么普通的一个小纸人竟然真的是一个人。

虽然知道他的式神们的战斗力都不弱,但是不看到式神们回来,叶及川还是不放心,他又在鬼切的手上写了几个字。

“你到底去不去?”

鬼切单膝跪在地上,表情凝重的说道:“我绝对不会离开及川大人半步。”

这家伙真是太难搞了!小纸人叶及川一个后仰躺在了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鬼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床上滚了一圈,叶及川彻底放弃了让鬼切去接他们的想法,他现在只能选择相信他的式神们了,他和式神之间是有感应的,虽然距离已经很远了,但他们应该能找过来。

不知道金他们那边怎么样了,虽然他相信金的实力,但万一他们真的打起来了,希望金和佩德罗别吃亏了,怎么说,金也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如果以后有机会,就把这个人情还给他,还有那两个孩子,他虽然留了联系方式,但他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会被送去哪里,说不定他们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就在叶及川胡思乱想的时候,茨木拎着小奶狗来了。

鬼切面无表情的打开了窗户,把他们两个放了进来。

茨木是全力赶过来的,所以,被他拎着的小奶狗受了不少罪,嘴唇发白,后背上的翅膀都蔫蔫的耷拉着。

叶及川有些心疼了,但他现在这个样子,想要抱他安慰一下都做不到,只能摸了摸他的额头。

小奶狗休息了一下就缓过来了,跳上床,瞪大眼睛看着小纸人叶及川说道:“及川大人变成这样可真可爱。”虽然心里很想摸摸及川大人,但他还是忍住了。

茨木一脸不爽的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凭什么你只告诉了那家伙,没有告诉我。”他比那个家伙差在了哪里?

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热门: 异世邪君 小城畸人 地方妖管局 乡村小神医 黄金渔场 爽文反派人设崩了 芸芸的舒心生活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