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侠客, 限你在十分之中内把十万戒尼送到我的手中。”

突然接到电话的侠客:???

轻笑了一声,叶及川说道:“偷了我的东西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我明白了。”侠客抓了抓头发,有些无奈,身为一个强盗, 他竟然被人打劫了, 说出去他都嫌丢人。

挂了电话, 叶及川就抱着臂站在原地等他。

侠客的动作很快, 连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他就精准的找到了叶及川的位置。

递给叶及川一沓钱,戴着鸭舌帽的侠客压了压帽檐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都说清楚吧!”

捏了捏手里的钱, 叶及川漫不经心的问道:“昨天晚上是你帮库洛洛刷的碗吧!”他看到小纸人库洛洛身上干干净净的时候就知道他肯定自己没动手。

“不是。”这种事情侠客怎么可能承认, 他不要面子的啊!

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叶及川晃了晃了手里的钱说道:“不是最好, 我这人的收集癖很严重, 你们谁要是敢帮他, 我不介意再收集一个小纸人, 这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好。”

一股恶寒袭上了侠客的后背, 他有些不自在的捏了捏手指,说道:“既然你没有其他的事情要说, 那我先走了。”

“侠客, 你该庆幸自己是来给我送钱的。”

不明白叶及川说的是什么意思的侠客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时, 他突然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笼罩在了他的身上, 隐隐的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到底谁才是流星街出来的人啊?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家伙, 竟然杀性这么大啊!侠客有些抓狂了。

他深深的怀疑团长把人刺激疯了,没错,他绝壁是疯了, 不然怎么会让一个小纸人刷碗,他昨天晚上看到团长躺在水池里的时候差点以为团长已经挂了。

等团长回来,他一定要退团,他不想再跟疯子接触了,想到这里,身体有些僵硬的侠客连忙加快了步伐。

目送着侠客风一样的离开了,叶及川掂了掂手里的钱,满意的说道:“还是这样来钱快,切切,我们走吧!”

“是!”鬼切收敛了身上的杀气,握紧了刀柄。

手里有钱了,他就不客气的买买了。

回到家后,叶及川先是扫了一眼客厅,发现没有东西损毁,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日和坊、萤草和山兔在客厅里跑跑闹闹,姑姑就坐在沙发上一脸慈爱的表情看着她们,而叶及川最担心的那两个破坏份子正坐在一边聊天,看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茨宝好像和犬神关系很好的样子。”叶及川用手肘碰了碰鬼切的手臂。

鬼切的脸微微一红,轻声说道:“他们两个的想法有些相同。”

“犬神也是酒吞的私生饭?”叶及川惊讶的问道。

一脸懵逼的鬼切:“私生饭?”

叶及川有些尴尬的说道:“没事,你就当作什么都没听到,是我脑抽了。”用脚丫子想也知道犬神那么正经的式神不可能是酒吞的私生饭。

就在这时,犬神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听你说的,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下那位鬼王的风采了。”

叶及川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怪不得茨木今天这么老实,原来是在给犬神洗脑,一想到以后庭院里的式神们一口一个挚友的都变成了酒吞吹,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画面真的太美了!

为了避免这种惨剧发生,叶及川喊道:“犬神,你过来。”

“及川大人回来了啊!”犬神站起来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摸了一下狗头,叶及川心情好多了,“你以后少跟茨木说酒吞,在他眼里酒吞就没有不好的地方。”

犬神笑着说道:“及川大人放心,我只是对那位鬼王有些好奇。”他们虽然都是叶及川的式神,但在这之前他们从来没有过交流,不,应该说那个时候他们还没办法交流。

也不知道犬神到底明不明白他的意思,叶及川打量了他几眼,说道:“你记住我说的话就好了。”说完,他就进了厨房。

把买的菜放在了地上,叶及川就走到了厨台边,看着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库洛洛还在水池里挣扎着刷碗。

小纸人的手脚本来就很软,在泡了水之后就变得更软了,刚开始库洛洛还试图使用洗碗布来刷碗,但是他发现只要他碰了水就拿不动洗碗布了,这让没有办法使用念力的他顿时就陷入了困境中。

库洛洛知道这附近一定有他的团员在,但是和昨晚的情况不同,那几个战斗力很高的家伙现在都在这里,想要避过他们的感知偷偷潜入进来刷碗真的太困难了,就连正常形态的他都不一定能做到,所以,他只能放弃找团员帮他的想法。

但这些碗又不能不刷,及川现在可是很喜欢折磨他,如果不让他满意了,万一他再想出什么奇葩的惩罚方式,那就得不偿失了。

身为阶下囚,库洛洛心里还是有数的,能让自己少受点罪,那就少受点,他可不是受虐狂。

最后,想不到好办法的库洛洛决定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是洗碗布,从流星街走出来的他还真不怕这点油渍。

所以,叶及川看到的就是库洛洛趴在盘子上扭来扭曲的样子,那动作看起来有些可笑。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叶及川把小纸人库洛洛从水池里拎出来,看着他一身的油渍说道:“真亏你能想出来这个办法。”库洛洛对自己可真够狠的。

小纸人库洛洛因为沾了水湿答答的,整个身体都向下垂着,就连头都耷拉着,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脑海里闪过他温柔体贴的模样,叶及川莫名的心就软了一下。

“及川哥哥。”

“萨菲,怎么了?”叶及川用身体挡住了小纸人库洛洛。

萨菲的双手交握,低着头有些扭捏的说道:“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好,你先回房间,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见萨菲走了,叶及川又想起了死去的那些窟卢塔族的人和库洛洛冷酷的面容,虽然那些人不是库洛洛他们杀的,但他们是同谋,甚至提供了作案工具,假如没有桑切斯的参与,动手的人就会变成他们。

他可以怜悯任何人,但那个人都不能是库洛洛,自嘲的笑了一声,叶及川把库洛洛扔回了水池里。

“好好干,我看好你。”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来暂时没有办法从及川的手里逃掉了,在心里叹了口气,库洛洛静静的漂浮在了水面上。

“萨菲,你找我想说什么?”叶及川搬了一个椅子坐在床边,看着两个孩子问道。

两个孩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叶及川,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萨菲咬了一下嘴唇,说道:“及川哥哥,我们可以拜你为师吗?”

“拜师?”叶及川愣了一下,说道:“这个不行。”

诺克缇斯的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为什么不行,是我们的资质太差了吗?但我们可以很努力的学习,就算是因此丢掉性命我们都不在乎。”如果不能报仇,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是这个问题。”叶及川整理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会的东西,你们没有办法学会,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学会。”力量体系都不一样,能学会就怪了,不过,这要让他怎么解释,他对于“念”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听说过的程度。

“这怎么可能!”萨菲喃喃自语着,脸色煞白。

叶及川抓着萨菲的肩膀,认真的说道:“你们听好了,不论是佩德罗还是……库洛洛,他们使用的都是一种名为‘念’的能力,而我的力量来自于灵力,你们的身体里是没有灵力的。”

两个孩子的表情都有些木然,眼神里充斥着绝望,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担心这两个孩子会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了,叶及川连忙说道:“虽然我不能教你,但是佩德罗可以,他那人表面看起来很凶,但其实是个内心柔软的好人,你们两个如果求求他,他一定会答应你们的。”

萨菲有些难过的说道:“但是他不够强。”

叶及川无语了,佩德罗的实力其实还不错,和旅团的人动手的时候,他的对手是叶及川不认识的一个人,但库洛洛的眼光很高,那人的实力绝对不差。他们两人交手之后,佩德罗没怎么样,那个人的身上却有很多伤口,甚至还有一处伤口就在他的心脏附近。

这明显就能看出来两人的差距了,佩德罗的实力如果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旅团的人说不定没人能打的过他,但蚂蚁还能咬死大象,他一个人也打不过一群,而萨菲现在想要的却是一个人能打一群的力量,除了他这种开了外挂的人,其他人想要做到是真的很难,这两个孩子还这么小,就算他们是顶级天才,每天进步的速度都像是磕了药,但库洛洛他们也不是停滞不前,就凭他们两个的力量,团灭旅团的可能性几乎接近于零。

但是,这两个孩子不明白这一点,他们只知道叶及川一挥手弄出来了好多式神,把旅团的人都打趴下了。

这可真让人头大,叶及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热门: 随身英雄杀 霸天雷神 17栋男生宿舍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命中注定[末世]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青麟屑 乡村春事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