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及川瞬间就心软了,这么可爱的山兔,他可不舍得她难过。

把小小的山兔抱在怀里,叶及川对姑获鸟说:“姑姑,山兔刚被我召唤出来,还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我先带她去外面玩玩,不会让她影响到我。”

姑获鸟到底还是比较怜惜幼崽,虽然山兔看起来就像是个不听话的,但她还是不忍心,只能说道:“那及川大人不要太放纵她了。”

叶及川点点头说道:“我有分寸,姑姑就放心吧!”

至于蛙先生的想法,并没有人在意。

蛙先生:丑就没有蛙权吗?他不要和那个小魔王一起出去啊!

山兔从叶及川的怀里跳出来,站在蛙先生的身上,奶声奶气的喊道:“啦啦啦!蛙先生我们冲啊!”

蛙先生叹了口气,对自己以后的生活感到悲伤,他真的不想和这个小魔王一直绑在一起啊!

山兔没有什么战斗力,叶及川就把百目鬼身上那套高速高命中的招财给山兔带上了,打不过敌人,那就得跑得过,有了这套御魂,山兔起码能自保了。

叶及川刚带着山兔和蛙先生回到寝室里,就看到小白蹲在他的床上,一副很焦急的模样甩着尾巴。

“小白你怎么回来了?”

小白一看到叶及川,一对猫眼立刻瞪得圆滚滚,喵喵的叫着,像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我不懂猫语啊!”叶及川有些苦恼。

小白抬起前爪指了指锥生零的床,然后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一下,动作特别人性化。

叶及川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锥生零有危险。”

小白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那我得赶紧去救他,但我要怎么过去呢?”情况紧急,叶及川的目光在整个房间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蛙先生的身上。

蛙先生被叶及川的眼神看的浑身一冷,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山兔有些不高兴的拍了拍蛙先生的头,说道:“蛙先生我们快出去赛跑啊!”

叶及川赶紧说道:“带我一个。”

“及川大人要一起来,蛙先生你快点变大!”山兔兴致勃勃的喊道。

蛙先生无奈的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青蛙,大概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

叶及川让蛙先生先从窗户跳了出去,因为过于庞大的体积,蛙先生就被窗户卡住了,最后它是被人小力气大的山兔一脚给踢出去了,那一脚看的叶及川都觉得自己的屁股都有点疼。

紧接着,叶及川就抱着山兔和小白也从窗户跳了下去,为了方便叶及川爬上它的后背,蛙先生趴在了地上。

叶及川抱着两只萌物艰难的爬上了蛙先生的后背。

“小白,你指路!”

小白立刻跳到了蛙先生的头上,指挥着蛙先生向着锥生零所在的方向跑去。

骑青蛙真不是人能干的事,叶及川被颠的都快吐了,要不是他死死地抓住了蛙先生身上的铠甲,估计早就被甩下去了。

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叶及川发誓以后再也不骑青蛙了,他宁愿被姑姑公主抱也不想再体会骑青蛙的感觉了。

等到叶及川赶到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两个锥生零,其中一个站在窗边,另一个站在门口,两人似乎在对峙,思维还算清醒的叶及川立刻意识到其中一个就是锥生一缕,所以,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认亲大会,怎么气氛这么僵硬?

不论是锥生零还是锥生一缕都被叶及川的出场方式给震到了,为什么这个人会骑着个青蛙出现啊?这么大的青蛙真的不是怪物吗?

锥生零/一缕:我可能是在做梦吧!

蛙先生:我是山蛙,不是青蛙,谢谢!

“你们……这是在搞什么?”从蛙先生身上跳下来,叶及川开口问道。

回过神的锥生一缕知道现在再不走,一会儿就走不掉了,所以他就想要跳窗离开。

好不容易见到这个任务目标,叶及川怎么可能放他离开,所以,他一见锥生一缕的动作就喊道:“鬼切,拦住他!”

然而,比鬼切速度更快的是山兔。

“你个……笨蛋!”套圈山兔出现了!

然后,锥生一缕就变小纸人了。

锥生零:???

锥生一缕:!!!

看着落在了窗台上的小纸人,叶及川赶紧捂住了嘴,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笑出了声。他以后再也不说山兔没用了,小兔子干的太漂亮了!

鬼切冷冷的看了山兔一眼,浑身散发出的杀气连小魔王山兔都害怕的打了个哆嗦,赶紧趴在了蛙先生的身上,试图用蛙先生的大脑袋挡住自己的身体,自欺欺人的当作自己什么都没干。

锥生零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兄弟变成了小纸人,对!就是那个每天在他寝室里坚持扫地的小纸人,他本来想说的话全都被这个神转折给憋了回去,难受的他脸色都不好了。

叶及川见他表情不太好看,就说道:“你别担心,他还能变回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还受伤了,咱们先离开。”

闻风而来的架院晓没有看到锥生一缕变小纸人的那一幕,但他却认为绯樱闲的死是锥生零做的,所以,冷冷的问道:“是你做的吗?”

锥生零没有搭理他,他走过去捡起了锥生一缕变得小纸人。

小纸人虽然软绵绵的,但他的四肢和人类的四肢没有什么区别,被锥生零抓在手里后就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逃离他的魔掌。

但一个小纸人能有多大的力气,他的挣扎对于锥生零来说毫无意义。

没有得到锥生零的回答,架院晓有些不高兴,但这个时候杀气腾腾的鬼切看了他一眼,仅仅是这一眼,架院晓的身体就僵住了,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好可怕的杀气!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鬼切时的情景,简直就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们回去吧!”锥生零语气平淡的说道。

叶及川拍了拍蛙先生,挑眉问道:“特快列车,要尝试一下吗?”

锥生零的表情一僵,果断的拒绝:“不了!”

叶及川就是逗逗锥生零,他可不想再坐一次了,耸了耸肩说道:“蛙先生那你就变回来吧!”

蛙先生立刻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山兔也就完全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是什么鬼东西?刚发现蛙先生的架院晓被吓得脸色都变了。

倒是锥生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山兔身上,这个长着兔耳朵的小女孩也是式神吗?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要和叶及川好好聊聊。

谁也没有理会架院晓,叶及川和锥生零直接就离开了。

等他们都走了,架院晓才松了口气,刚才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那个叫鬼切的式神给他的压迫感太强烈了!

另一边,叶及川和锥生零回到了寝室。

一路上就没消停的锥生一缕在看到勤勤恳恳的扫地工后立刻安静了,也不挣扎了,仿佛自己就是个小纸人。

“你不是去参加舞会了吗?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锥生零把小纸人放在床上,表情有些烦躁的摘掉了领带,“绯樱闲死了。”

叶及川怔了一下,诧异的说道:“她竟然这么简单就死了!”他还以为绯樱闲至少要把黒主学园闹得天翻地覆才会死掉,毕竟她也是个纯血种,面对吸血鬼的等级压制,除了玖兰枢,其他那些吸血鬼基本上是废了。

“她是你杀的吗?”

锥生零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伤了她,真正杀死她的人应该是玖兰枢。”

“也就是说绯樱闲的力量是被玖兰枢拿走了,那你有喝到她的血吗?”

“没有。”

叶及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玖兰枢这就有点过分了啊!”自己吃肉连口汤都不给别人留,吃独食可是不好的行为。

玖兰枢:这个锅我不背。

叶及川瞥了一眼躺在床上装死的锥生一缕,问道:“他又是怎么回事?”

锥生零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似乎很不想提起这件事情,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听完锥生零的话,叶及川觉得自己可能是老了,已经跟不上现在这些孩子的思维了,他是真的不能理解,锥生一缕竟然能够忘记杀父杀母之仇,和自己的仇人在一起那么多年,甚至现在还帮着仇人来对付自己的亲哥哥。

这都是什么奇葩的三观?锥生家的人上辈子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让这么个熊孩子托生在自己的家里!

整件事情里最无辜的就是锥生零的父母,他们只是按照任务的指示杀掉了即将堕落成LEVEL E的吸血鬼,就被绯樱闲这个疯子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一个被迫变成了吸血鬼,另一个还被洗脑了,要和自己的兄弟手足相残,锥生零的命运还能再苦逼一点吗?

叶及川的手有点痒,他突然很想揍锥生一缕一顿,把他脑子里进的水都打出来。

然而,锥生一缕现在只是个小纸人,还在那里装死。

轻哼了一声,叶及川冷着脸说道:“两天之后他就会变回来。”

听到他的话,锥生零这才松了口气,他是真的害怕一缕永远变不回来了,虽然他很生气一缕的行为,但他还不想一缕改行去做扫地工。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热门: 混元剑帝 失格情人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综]喜当爹 安阳(天下卵)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足球同人)世界第一助攻 门后高能[无限] 修罗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