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到Avenger,我的伯爵还没抽到,攒的七百石头全都用不了了,心好痛啊!”辛辛苦攒的石头还没享受一下,就用不了,叶及川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要窒息了,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打死他他也不会做什么攒石党,有了石头就爽一下难道不好吗?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他悟了!

锥生零:???

虽然听不懂叶及川在说什么,但锥生零也已经习惯了他偶尔这样抽风的情况,只是笑了一声,说道:“回去吧!小白还没吃饭。”

叶及川看着锥生零,一脸失望的表情说道:“我没想到你竟然也变成了一个猫奴,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锥生零没有搭理叶及川,迈着步子往回走。

跟在他身后的叶及川勾了勾唇角,总觉得现在的锥生零,比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有人情味了,养个宠物果然能让人的心情变好,看来他当时的决定没有错。

红玛丽亚来的那天,天气很不错,但叶及川却一点都不想起床,他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根本没有睡好。

这还是叶及川在穿越之后第一次做噩梦,而且这个噩梦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噩梦里的场景都是同一个——带土死了。

整个梦境都被像是白雾一样的东西笼罩着,除了梦境的主角宇智波带土,其他的东西他都看不清楚,他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带土口吐鲜血,一遍遍的倒在他眼前的画面。

这个噩梦真的太真实了,真实到他都不知道梦里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发生过了,而每当他在噩梦中惊醒之后,他只有打开游戏界面,看到好友列表上显示的宇智波带土还在线,他才能安下心来。

“真的很痛啊!”叶及川揉着太阳穴,面色有些苍白。

锥生零把一片止痛药和一杯温水递给了他。

吃下了药,叶及川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很痛啊!”

“止痛药也不会这么快见效,你就在忍耐一下吧!”

“这个时候我真的想打开自己的脑袋看看是不是有哪根筋连错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痛?”

“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你这个噩梦还有结束吗?”锥生零的眉头微微蹙起,他有些担心叶及川。

“大概可能是报应吧!那孩子怪我爽约了,所以,那天天入我梦来吓唬我。”叶及川开玩笑般的说道。

然而,锥生零一点都不想笑,他看的出来叶及川的精神状态很差,似乎很难过的样子。

“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如果你梦到了你的弟弟死在你的眼前,你会是什么感觉?”

锥生零愣了一下,说道:“别开这种玩笑了,一缕他一定还活着。”

“这算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

“你要是这么认为也可以。”

“可惜我和那孩子没有什么心灵感应,也有可能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算了,不说这个了,我的头很痛,零你自己去吧!”

“你真得不打算去看看那个红玛丽亚吗?”锥生零挑了挑眉。

叶及川纠结的抓了抓头发,半发呆半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还是去看看吧!万一那家伙突然对你出手了,我也能来得及救你。”

“及川你不要太小看我了,有了你的灵力供给,我可不是之前的锥生零了。”

“我知道你比以前强了许多,但想对付纯血种也不是那么容易,今天早上不做饭了,随便吃点吧!”

两人简单的吃了点就去接那位红玛丽亚了。

虽然说是去接她,但叶及川第一次见到红玛丽亚却是在理事长的办公室。

和叶及川想象的不同,红玛丽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但这只是从她的外表看,她的眼神已经充分的说明了,她根本不是资料里所描述的那个家里蹲红玛丽亚。

这家伙的壳子里是那个绯樱闲,叶及川明显的感觉到了她身上的不和谐之处,红玛丽亚的灵魂和她的身体并不匹配,就像是一个大人在穿一个小孩子的衣服,强大的气息都已经溢出来了。

红玛丽亚先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锥生零的身上,一脸好奇的说道:“这位就是风纪委员吗?”

也不知道锥生零是不是认出来她了,表情很严肃,眼神有些冷,如果他现在不是在黒主学园,叶及川相信他已经拔枪了。

“表情有点可怕啊!”红玛丽亚喃喃自语道,嘴角牵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锥生零身上的怒意瞬间爆炸,眼神越发冷冽。

黑主灰阎害怕锥生零会突然动手,笑着说道:“那么就请零和及川带这位红玛丽亚去月之寮吧!”

叶及川踢了锥生零的小腿一下,说道:“走吧!早点把她送去,我想回去睡觉,你给我的药估计是假的,完全没有用,现在连止痛药都有假的了吗?这也太无良了吧!”

红玛丽亚仿佛刚看到叶及川一样,歪着头问道:“你也是风纪委员吗?”

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不过这个好奇和刚才演戏表现出来的好奇是不一样的,她是真的不知道叶及川的存在,黒主学园的风纪委员可不是谁都能担任的,眼前的这位一定是知道吸血鬼的存在,一个知道吸血鬼的普通人,有点意思啊!

叶及川并没有理会红玛丽亚的意思,他现在因为头疼有些暴躁,没心情和她玩什么猜身份的游戏。

但是红玛丽亚显然没有放过叶及川的意思,她直接走到了叶及川的身边,想要抓住他的手臂,就在这个时候,锥生零突然抓住了红玛丽亚的手,冷冷的说道:“披着人皮的野兽,离他远点!”

红玛丽亚那张精致的如同娃娃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平淡的问道:“你还怕我伤害他吗?”

“不,他是担心我一怒之下弄死你。”叶及川懒洋洋的说道。

红玛丽亚愣了一下,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眸子低垂,她就看到了一把锋利的刀抵在了她的脖子上,而握着刀的那个男人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的,她竟然完全没有感觉!

红玛丽亚脸上震惊的表情毫不遮掩。

叶及川知道她在震惊什么,鬼切不是人类,只要他完全收敛起息,就算是敏锐的吸血鬼也不可能察觉到他,只有同为妖怪的家伙才有可能发现。

“你最好不要碰我,我的同伴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说完这句话,叶及川就转头继续向月之寮的方向走去。

锥生零松开了手,什么都没说,就仿佛之前那个恼火的人根本不是他。

红玛丽亚这次彻底安静下来了,只是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了叶及川的身上,那炽热的目光都已经穿透他的衣服触碰到他的皮肤了。

对于红玛丽亚的视线,叶及川毫不在意,如果这个世界上的纯血种都是玖兰枢那种程度的,那他毫不畏惧,他本人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自保还是没问题,鬼切现在基本上是每天二十四小时守在他身边,他相信没有人或者吸血鬼能穿过鬼切的防线伤害到他。

把红玛丽亚送到了月之寮,叶及川就赶紧回寝室了,他现在只想睡觉,别的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叶及川起床的时候,锥生零已经做好饭了。

“那个红玛丽亚有对你说什么吗?”叶及川问道。

锥生零摇了摇头,说道:“但我能确定她就是那个女人。”

“看她的样子应该就是冲着你来的,但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她呢?”叶及川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锥生零除了身世比较坎坷之外,真没有多大价值被两位纯血种关注着,他虽然是猎人,但快要堕落成LEVEL E,就凭这样的他是无法杀死一个纯血种的。

“你说玖兰枢知不知道这个红玛丽亚是绯樱闲呢?”

锥生零迟疑了一下,说道:“他应该能猜到。”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玖兰枢可不是一般的聪明。

玖兰枢想要利用锥生零杀死绯樱闲,那他的目的是什么?根据叶及川的了解,这两个人应该是没有仇怨,玖兰枢的目的只能是其他的,他想从绯樱闲的身上获得什么吗?

绯樱闲能给玖兰枢什么呢?还是必须要以绯樱闲的死为前提,可以说玖兰枢已经站在吸血鬼的最顶点了,还有什么是他想要的呢?

看着锥生零又不自觉露出来的小尖牙,叶及川突然想明白了,玖兰枢想要的是绯樱闲的力量,如果能获得同为纯血种的力量,那他就能变得更强大,而想要获得她的力量,就要杀死她,毕竟他们获得力量的方式是吸食对方的血液,活着的绯樱闲肯定不会乖乖让玖兰枢吸血。

那么绯樱闲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跑到黒主学园来,不可能仅仅是为了锥生零吧!

“你在想什么?连饭都不吃了。”

“没什么,就是在想绯樱闲的目的,她虽然看起来很正常,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我觉得她的目的不只是你,或者说你也只是一个引子。”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热门: 安阳(天下卵) 乡村小司机 乡村美妇 彼岸花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综]我的土豪朋友们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 桃桃乌龙 乡村教师的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