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英,你没事吧!”架院晓一脸担忧的看着捂着伤口的蓝堂英。

蓝堂英没有理会他,反而是表情惊恐的看着鬼切,“你到底是什么?”他的身体竟然会因为这个家伙的杀气而畏惧的颤抖,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在面对纯血种一样,这个伤了他的家伙绝对不是人类!

鬼切的目光冰冷可怕,看目标的时候根本不像是在看活物,他那一身杀气可是从尸山血海中凝聚出来的,死在他手中的妖怪不知道有多少,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杀胚,蓝堂英不过是一个青涩的吸血鬼,手上可能都没沾染过人命,根本无法抵挡这样的杀气。

见蓝堂英的表情很难看,架院晓是真的生气了,不论他平时有多调皮捣蛋,他也不能看着这些人伤害他。

然而,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蓝堂英却伸出手拦住了他。

“不要动手,真的会死的!”蓝堂英的表情少见的严肃。

“英……”架院晓皱了皱眉头。

叶及川不咸不淡的说道:“你很聪明,鬼切连灵魂都能切开,虽然你们是生命力顽强的吸血鬼,但毁掉心脏和头颅也会死的吧!那边的那位,我说的对吧!”

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玖兰枢缓缓走了过来,给了蓝堂英一个巴掌,表情平淡的说道:“这次是我的人做出了令人误解的举动,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你伤了他,就没有什么说法吗?”

“枢学长!”

“枢大人!”

叶及川笑了一声,说道:“我只看到了有一只吸血鬼想要袭击人类,他敢袭击人类,就不要怪我动手伤他,你们这所学园的理事长还真是不负责任,竟然会让你们这么危险的生物和这群普通人在一起,这种事情想必以前也发生过不少吧!还有你,自己的手下就好好管束,不然真的出了大事,可就没人能救他了。”

“不是的,理事长不是不负责任的人。”黑主优姬辩解道。

“你这家伙……”蓝堂英又炸毛了,他最忍受不了有人对他的枢大人不敬。

“我看你真的是想死啊!”叶及川现在也很不爽,他今天要是没来,藤原沙纪可能就要被这两个吸血鬼吸血了,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来说真的太过于恐怖了。

鬼切握紧了手中的刀,凛冽的杀意直直的扑向了蓝堂英,吓得他不敢再说话了。

玖兰枢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蓝堂英的身前,替他挡住了那股可怕的杀意,冷冷的说道:“你是在挑衅我们吗?”

“如果你是这么理解的也没有问题,要动手吗?”被迫离开火影世界让叶及川的心情非常的糟糕,只是他一直把火气压在了心底,努力的隐忍着,直到此时此刻,那股怒火终于压抑不住了,他想要把满腔的怒意宣泄出去。

随着叶及川的话语结束,鬼切不再掩饰他的气,瞬间爆发出的强大妖气把玖兰枢都逼退了一步。

蓝堂英和架院晓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鬼切,真是好可怕的力量!让他们心里连反抗的勇气都生不出。

破势爆伤鬼切,一个大招的伤害可不是这些吸血鬼能挡住的,叶及川对自家崽崽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这个人不可为敌,玖兰枢很轻易的就做出了判断,脑子里瞬间闪过了几个想法。

“到此为止了!学园里不允许战斗!”突兀地出现的锥生零举着血蔷薇之枪,枪口对准了玖兰枢。

“你是不是瞎了?我们才是受害者!”蓝堂英被锥生零的差别对待气的跳脚。

锥生零看了一眼蓝堂英身上的血迹,又看了看叶及川和鬼切,表情严肃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叶及川一把拉过躲在他身后的藤原沙纪,笑着说道:“我只是来接我家孩子的,没想到会看到有吸血鬼袭击人类。”

本来心里很害怕的藤原沙纪在看到叶及川的时候就一点都不怕了,她星星眼的看着叶及川,兴奋的说道:“好帅!及川原来你真的是阴阳师啊!太酷了吧!那人是你的式神吗?”

叶及川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这孩子还真是没有心眼,直接把他的老底都暴露了,他还有很多没用的心眼御魂,要不要做个护身符送给她?

“阴阳师!!!”两个不同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一个声音来自于蓝堂英,另一个来自于黑主优姬。

“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阴阳师,你们不要太惊讶。”说完,叶及川抓起了黑主优姬的手,温柔的说道:“伤口虽然很浅,但女孩子的身上最好还是不要留疤,愈合吧!解!”

一个言灵·一式足以把黑主优姬手上的伤口治疗好了,都不需要莹草出手,不过,这个女孩身上的气息有点……

“好厉害!”黑主优姬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的说道。

既然打不起来了,叶及川也不想呆在这里,就对藤原沙纪说道:“你和你的这位同学跟我一起离开吧!”

“请等一下!你们暂时还不能走,她们两个的记忆需要抹除。”黑主优姬连忙说道。

“哈?难怪这个学园一直没有爆出任何事情来,原来你们把那些被袭击的人类的记忆都修改了,你们不会要连我的记忆都一起修改吧!先说好,你们要是真的打算这么做,那我也只能大闹一场了,虽然我人单势薄,但我的式神想要杀掉这里的吸血鬼也不是什么问题。”能不能打过再说,气势上坚决不能输了。

叶及川对于这个学校的创始人,那位黑主理事长是越发的没有好感了,那家伙不会是个吸血鬼吧!不然为什么要这么偏袒吸血鬼,搞不好这些学生就是他圈养起来的血包。

“零!”黑主优姬不知所措的看着锥生零。

锥生零也很头疼,他已经在这里看了一会儿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阴阳师能够轻易的伤到蓝堂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很强,更夸张的是连玖兰枢都退让了,他不觉得这个学园里有能制住这个阴阳师的人或者吸血鬼存在。

这个时候,玖兰枢开口了:“这位阴阳师,你想要怎么办?夜间部的事情是个秘密,不能被外人知道。”

叶及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总要问问他们本人的意见。”

玖兰枢思考了一下,暂时同意了这个说法,至于他真正的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藤原沙纪不想被抹除记忆,她现在简直要变成叶及川的小迷妹了,叶及川那副英雄救美的模样她可不想忘记,但是她的同学却很害怕,想要忘掉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锥生,你带这位阴阳师去见理事长,我和优姬带她去消除记忆。”

在听到“锥生”这两个字的时候,叶及川愣了一下,抓着锥生零的手腕问道:“锥生一缕和你是什么关系?”

锥生零怔了一下,表情焦急的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你见过他吗?”

没想到任务目标这么快就有了线索,运气还真不错!

叶及川微微一笑,“锥生同学,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聊聊了。”

藤原沙纪和叶及川他们去见黑主理事长。

黑主灰阎很诧异锥生零竟然会带一个陌生人过来,但是在听完锥生零的叙述之后,他并没有追问叶及川的事情,反而说了一句:“鬼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学习成绩优异的锥生零抱着臂说道:“鬼切原名髭切,是源赖光之父源满仲的爱刀。传说渡边纲曾用这把刀切下鬼神茨木童子的手腕,所以有了鬼切的名字。”

黑主灰阎立刻兴奋的站起来,拍着桌子问道:“你的式神真的是砍下茨木童子手腕的鬼切吗?”虽然他的眼神是看着叶及川,但余光却一直在看站在叶及川身后,仿佛守护者一样存在的鬼切,漂浮在鬼切身侧的那把刀实在是太有存在感了。

叶及川笑眯眯的说道:“如假包换,但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说,否则被我儿子听到了,他可就要挑战你了。”

他可没乱说,虽然现在还没解锁,但他的确有六星茨木童子,甚至是两个,一个茨木,一个茨林,这里可是有一窝吸血鬼,他不给自己营造出很不好惹的样子,那些吸血鬼说不定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你儿子?”

“啊!我平时这么说习惯了,忘了你们听不懂,我儿子就是茨木童子,我的式神有很多,茨木是我最喜欢的那个,亲儿子。”叶及川不在意这么直白的说给鬼切听,他对于茨木的态度,这些式神肯定早就知道了。

这下子锥生零和黑主灰阎都震惊了,像是茨木童子那样的大妖怪都是传说中的存在,这个看起来一脸稚嫩的阴阳师竟然能收服那样强大的妖怪,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这世界上除了吸血鬼之外,竟然还有妖怪存在,黑主灰阎突然觉得头有点疼,他需要缓一会儿,重新组织一下破碎的三观。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热门: 被迫成为侦探挂件的日子 潮湿角落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狐狸的报恩 异世药神 反派师尊貌美如花[穿书]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鸣宝在暗黑本丸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