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采访

上一章:第20章 就这么简单 下一章:第22章 交浅言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聚会在宾主尽欢的气氛下结束,颜溪与宋海离开周家的时候,周家一大部分人正在给宋朝送行,送他们父女俩出门的是周家女婿。

“周家人姿态太过了,”上车以后,宋海对颜溪道,“就算有求于人,也需要一个度,过于殷勤并不是寻求合作的最好方法。”今天这场聚会来客不少,虽然周老板搭上宋家门路让人艳羡,但他卑躬屈膝的模样也落入他人眼中,难免给人一种“过于软骨头”的感觉。

“任何事都是过犹不及,”宋海这话与其是分析周老板,不如说是在教颜溪做人的道理,“做生意做人都一样,可以弯腰,却不能弯膝盖,膝盖若是弯下去,想要立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颜溪乖巧地点头,这座城市繁华喧嚣,但是在繁华的背后,不知又有多少人的汗与血。

“爸,其实我觉得宋朝这个名字挺耳熟,我应该在哪儿听过,”颜溪在脑子里使劲回想,“你以前跟我提起过?”

“他如果叫秦朝唐朝,你一样会觉得熟悉,”宋海觉得宋朝的父母取名挺心机,给孩子取这么一个名字,上学的时候,肯定很容易被老师跟同学记住,天生自带关注,都是姓宋,他这个名字就没有人家朗朗上口,“谁还没听过宋朝两个字?”

“有道理……”颜溪被宋爸爸说服了。

假期过去,颜溪又要跟台里同事跑新闻找素材,或许是因为上次小松松的的节目引起不小关注度,台里还特意给他们节目组建立了一个官博,名字就叫“身边那些事”,然而除了与帝都台其他几个无人关注的节目组抱团取暖外,这个官博连一个点赞的野生粉都没有。

陈佩看过去,跟金台长商量了一番,花了几百块钱买了点僵尸粉,偶尔再让水军假装点个赞评论几条,这个荒凉的官博看起来总算没那么凄凉了。

颜溪录完节目,刚出演播室就被金台长叫住了,原来为了响应拉近群众关系,更加了解年轻一辈观众的爱好与口味,金台长建议颜溪也开一个微博。

颜溪:……

官博都全靠买来的水军维持自己虚假的尊严,她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主持人,也要自掏腰包买粉吗?

面对金台长期待的眼神,颜溪说不出拒绝的话,决定等下建个号,顺便花几十块买点粉,意思意思一下就够了。

中午吃完饭,金台长又来问颜溪开微博的事情,颜溪只好在金台长的眼皮子底下把微博注册好,把自己工作证上的照片设为头像。

“不错不错,”金台长见颜溪把工作证照片设为头像,连连点头,“小颜这工作态度很端正。”

颜溪觉得,她跟台长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她如果工作态度真的端正,就该选一张PS得美如天仙的照片,然后绞尽脑汁提高自己关注度,为节目组拉高话题度,而不是这么敷衍。

所以说代沟这种东西,有时候是无解的。

被金台长夸了一顿,颜溪不好意思让微博空白着,联系僵尸粉卖家把她的粉丝刷到一千以上,她发了微博。

颜溪被注册:今日大吉昌,宜开微博【微笑狗脸】。

她没有请水军给自己点赞评论,因为有点贵,她要把工资攒起来给她爸准备五十大寿礼物。

底层主持人收入并不多,好在颜溪还是业余网络当红画手,不然还真要做出拿着她爸给的钱,给她爸买礼物这种事了。

发完微博,她还没退出网页,陈佩就走了进来:“小颜,刚才台里收到一个消息,离我们不远的长风分公司大楼有员工要跳楼,你跟赵鹏去现场跑一趟。”

“啊?”颜溪愣了一下,“这个会不会影响现场警察的工作。”

“你们在警戒线外面采访现场群众就行,”陈佩失笑,“这事如果不是发生在长风分公司,你跟赵鹏也不用跑这一趟。”

颜溪顿时明白过来,有话题度的才是新闻,没有话题度的事情,谁也不会关心。陈姐急着让她这个主持人干记者的活儿,不是因为她关心准备跳楼的人,而是因为这件事能够牵扯上长风公司,

“我知道了,”颜溪拿起包,与赵鹏匆匆出了门。为了赶时间,颜溪让司机开她的车,而不是印着电视台标志的面包车。

分公司离电视台不远,加上现在不是上下班高峰期,颜溪他们赶到目的地只花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现场有普通干警、社区工作人员、消防警,每个人各司其职,注意力全在自杀者身上。

办公楼下铺着防冲撞气垫,警戒线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他们人手一部手机,对着大楼上方拍来拍去,甚至还有人用手机开直播,说到跳楼者是长风分公司职员时,带了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长风公司并不好进,能在里面上班的员工,多多少少有些能力,这个幸灾乐祸的围观者不知道是在嘲笑跳楼者 ,还是在看长风的热闹。

“妈妈,我们让他别跳好不好,爬高高跳下来会摔得很疼的。”人群中,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小男孩满脸焦虑,白嫩的脸蛋皱成了一团。

他的出声,让其他正在讨论这人为什么要跳楼的围观者有些不好意思,四周讨论声竟小了些。

“小朋友不要担心,叔叔们会把他救下来的,”负责拉警戒线的消防警听到这话,转身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你的胳膊怎么受伤了?”

“爬高摔了……”小男孩声音显得有些心虚。

“那下次可不要再调皮了,”消防警蹲在男孩面前,笑着与他平视,“受伤多疼呀。”

“嗯,”小男孩摸了摸消防警手背上的伤口,“叔叔,你这也是爬高摔的?”

“对,”消防警回头看了眼救援现场,摊开手掌让小男孩看得更清楚。这只粗糙的手上,有厚厚的老茧,有划破的伤口,还有两个没有挑开的血泡,“叔叔就是不听爸爸妈妈的话,才会摔成这样。”

“叔叔好厉害,摔成这样都没哭,”小男孩满脸崇拜,“难怪妈妈跟我说,警察叔叔最厉害。”

站在一旁的颜溪并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让赵鹏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在消防警身上,她看到的是责任与坚韧,在小男孩身上看到的是善良、天真还有希望。

消防警与跳楼者又僵持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时候人群中传来喧哗声,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拨开人群,让他们身后的人在重重围观人群的包围下,挤进了警戒线。

“各位消防同志辛苦了,我是长风总公司派来的负责人,”原弈看了眼大楼上方正在进行的救援工作,“请问有什么需要鄙公司配合的地方,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原弈竟然亲自来了?

看到原弈出现,颜溪心里有些意外,一般企业遇到这种事,高级领导恨不得全都躲起来,免得粘上一身腥,原弈身为二少董,却亲自来处理问题,实在有些难得。

颜溪离得远,不知道消防警与原弈说了什么,但是没一会儿原弈就被消防警带进了楼,没过两分钟她就发现坐在窗边的自杀者转头跟屋内人说着什么。

就趁着这个机会,吊着安全绳的消防警从楼上窗户爬下来,一脚把这个自杀者踹进了屋内!

见自杀者获救,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有人在夸奖现场的警察,有人在庆幸这个人的命保住了,还有人自掏腰包买了水请消防警喝,不过消防警不敢接百姓的东西,他无奈之下,只好把水四下分发给看热闹的人。

他们虽然八卦又有些小市民劣根性,但是不管怎么样,在生命面前,他们抱着的善意还是比恶意多。所以这是一群有些讨厌,有时候又很可爱的围观群众。

颜溪穿过人群,准备去采访这些警察。走近几个消防员,以后她才发现,这几个消防员都很年轻,几乎个个都比她小。走到一个满头大汗的消防员面前,她拿出自己的工作证,说明来意后,这个年轻消防员整张脸都红了,躲躲闪闪得不好意思去看摄像头。

问了他的年龄与姓名,颜溪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只有十九岁,是消防队的合同工。谈到他们的工作内容,这个有些羞涩的大男孩才勉强自在起来。

“灭火开锁、救人救猫救狗、应急抢修、捅马蜂窝、打扫乡村动物圈舍,这些我们都干过。”大男孩摸了摸脸上的汗,笑得没心没肺的模样。

明明一句煽情的话都没有,颜溪却听得十分动容。

原弈从办公大楼走出来,见有摄像师在现场,转头对分公司总经理道:“记者也来了?”

总经理心中暗暗叫苦:“我马上去打发他们离开。”

“人都来了,再把人打发走那就叫心虚,没事都要闹出事来,”原弈皱了皱眉,“随他们去。”走下台阶,他听到记者正在跟一个消防警对话。

“多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祝您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嗯?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脚下一顿,颜溪?

推荐热门小说人不可貌相,本站提供人不可貌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人不可貌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章 就这么简单 下一章:第22章 交浅言深
热门: 侯门医妃有点毒 八步道人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小温柔 几度夕阳红 天术 直到时光的尽头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我的诱惑美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