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什么名字?

上一章:第14章 精神污染 下一章:第16章 表情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天晚上,原弈做了一个梦,天上的太阳突然掉下来,变成巨大无比的橙子砸了他满头满脸。

“二弟,”餐桌边,原博放下刀叉,“昨晚没睡好?”脸色这么臭,活像是别人欠了他千八百万似的。

“没事,”原弈端着牛奶杯,低头看着盘子里的荷包蛋,想起晚上做的那个梦,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他突然对荷包蛋这种食物有了心理阴影。

那个叫颜溪的女人有毒。

原博擦着嘴道:“听说宋家那个独苗苗从国外回来了,最近好像想重新打进圈子里?”

“我跟他不熟,你问我也没用,”原弈放下筷子,面无表情道,“你什么时候操心起别人家这种闲事了?”

“他跟你高中的时候读一个班,我不问你问谁?”原博见他还是那副雷打不动不想多说的模样,从餐椅上站起身,“你这臭德行再不改改,看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你。”

“谁稀罕,”原弈把牛奶一饮而尽,“爱谁谁结。”

“行了啊,我不跟你扯这些事,”原博语气变得严肃,“宋家小子从国外进修回来,宋家有意培养他,这人做事有几分手段,你要多注意。”

原弈眉一挑,笑得有几分漫不经心:“他去国外待了这么多年,玩得转国内这一套么?”

这又不是几十年前,从国外回来就跟镀了层金似的,到了眼下,做什么都凭本事,在国外待得再久,对国内市场不了解,全都是抓瞎。

见他心里有数,原博拿起外套,“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

饭厅里安静了下来,原弈看着盘子里被戳得乱七八糟的荷包蛋,低声骂了一句。吃完早餐走出家门,他抬头看了眼天际的朝阳,这哪里像荷包蛋,明明是个糖心蛋。

“我真是脑子有病!”

“小颜,你的脚怎么了?”陈佩见颜溪走路有些怪异,连平时穿的高跟鞋也换成了平底,“扭到了?”难道是昨天帮着警方追监护人时受了伤?

“受了点小伤,”颜溪走到演播室坐下,桌子遮住了她的下半身,就算她不穿鞋,观众也看不见,“陈姐,开始录吧。”

陈佩点了点头。

昨天看完赵鹏拍到的素材以后,陈佩当下就拍板先播这一期,之前准备好的节目往后排。虽然现在开始录时间有些紧,但是今晚上加个班,还能赶上明晚的播出。

最后节目组为了这期节目,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颜溪捧着冰咖啡,强撑着精神看完剪辑好的成片,本来这些事用不着她这个主持人来做,但是组里就这么些人,她又担心后期剪辑出来的效果不够完美,所以成片出来她都会先看一遍。

“这个效果挺不错,”她看着镜头中小孩子胆怯的模样,心里有些难受,勉强提着精神开玩笑道:“赵哥镜头抓取得很不错。”

赵鹏的拍摄能力很强,技术高超得不像是小电视台的摄影师。

“大家今晚辛苦了,”陈佩见大家脸上都有倦色,“下次请大家吃饭。”

“陈姐客气了,”新来的后期小杨是个实习生,她骨子里还带着对这个社会的热血,“这期节目播出来,如果能改善这个孩子的生活环境,我再熬两三个夜都行。”

陈佩苦笑,电视台的曝光,只能改善这孩子一时的生活,以后会怎么样,他们谁也不敢保证。

“时间不早,大家都回去休息。”她摆了摆手,“路上注意安全。”

颜溪发现陈佩眼底有几分疲倦,不是因为熬夜太久的疲倦,而是对一些现实无法改变而感到疲倦。她上前拍了拍陈佩的肩膀,“陈姐,我们能帮一时就帮一时。”

有时候就算不能帮他一辈子,能帮一时也是好的。

今天颜溪没有开车出门,宋爸爸安排了司机来接她,走出电视台大门时,司机已经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了。

“不好意思,加班太晚,”颜溪对司机歉然一笑,“耽搁你休息了。”

“您太客气了。”司机没想到被老板捧在手心的千金这么客气,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颜溪见红灯还有一百多秒,便打开车窗透气。不过帝都这空气质量,车外面也不会比车里清新多少,她只想靠着吹夜风醒醒神。

停在旁边车道的是一年黑色宾利,颜溪打了个哈欠,帝都有钱人真多,豪车就跟不要钱似的,随处可见。

看着灰沉沉的外面,颜溪关上车窗,低头玩起手机。

右边宾利车后座车窗缓缓打开,一个穿着白衬衫,戴着金丝边眼睛的俊美男人随意往外看了一眼

“宋先生,您真的不需要买瓶解酒药吗?”开车的司机有些担心后座的男人。

“不用了,”宋朝拉了拉领带,脸上的酒意还未散尽,“直接回去。”

国内市场这块大铁饼比他想象中还要难啃,名利场的老狐狸一只比一只精,他才回国不到半个月,就已经见识到了不少。

七年前他出国的时候,国内市场还没有这么繁荣,就连网络都没有这么发达。这才过去几年,国内的经济就像是烈火煮沸水,差点闹翻天了。

他从小到大都是优秀的人物,没道理现在玩不过国内的市场。活了二十七年,他想要办到的事情,从未失利过。

想到这次回国后,竟然有人拿他与原家老二比,他心里便直犯恶心,原弈除了家世比他更显赫以外,其他拿什么跟他比?

红绿灯交替,车子启程,宋朝看着道路两边毫无变化的路灯,缓缓闭上眼睛。

帝都八台把有关小孩受父母虐待的节目播出来以后,很快便引起了部分观众的注意,不少热心观众打电话到台里,问小孩的近况。

本来这件事只会在本地观众里面砸出一点小水花,但是帝都八台这期节目的视频不知被谁放到了网上,顿时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女主持人听到小孩哭声,再三敲门没人应,最后被警方暴力破门。

小孩遍体鳞伤,喝水吃饭时的急迫,还有脏兮兮的脸,医院的体检报告,每样都在证明小孩生活环境有多糟糕。嗜赌好酒的爸爸,三天两头见不到人的妈妈,孩子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发泄工具。

在神通广大的网友眼中,是没有任何秘密的。

原来他的爸爸不仅嗜酒好赌,还是一个入室偷窃的小偷,现在已经被警方关押,他的妈妈早就跑得不见人影,据说从事的不是正经工作。

网友甲:小孩子太可怜了,幸好女主持人坚持报警,不然这个孩子说不定会被饿死在家里。这个节目是哪个台的?主持人长得挺不错,有点像《高山百合花开》里的女主。

网友乙:楼上说的是那个女主从第一集 哭到最后一集的苦情剧?这个女主持人哪里像了,那只知道哭的女主角,能脱鞋帮着警察抓坏蛋?别逗了!这女主持心挺好的,面美心也美。

有网友通过视频注意到了女主持人,但是大家主要注意力还是在受伤害的孩子身上。

由于网上的舆论声音实在太大,当地在处理孩子事情上更加小心谨慎。最后孩子父亲因为入室偷窃、非法聚赌、虐待儿童被判入狱三年,孩子母亲因为虐待儿童,从事非法性交易,被判入狱一年。

小孩子被送入一所条件很不错的福利院,很多热心网友给福利院捐了钱财跟衣物玩具,造福了不少福利院的孤儿。

帝都八台因为这件事,再次受到上级嘉奖。颜溪去福利院做后续采访报道时,见小孩长了不少肉,身上的伤口也好了七七八八,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在快要结束拍摄的时候,小孩子跑过来保住颜溪的大腿,脸上带着几分亲近。

颜溪蹲下身看着小孩,对他笑了笑。

小孩说话不太利索,结结巴巴颠来倒去说着他中午吃了一碗饭,是自己吃的,还自己洗了手。

“真棒,”颜溪做出一脸惊叹赞赏的模样,“松松竟然能独自做这么多事。”

看着小孩脸上骄傲开心的表情,颜溪心底一软,伸手抱了抱他。

希望这个孩子日后能够过得顺顺利利,有人关心,有人爱护,再也不会忍饥挨饿,受人虐打。

等老师把松松带回房间睡午觉后,颜溪才与院长告别,院长把颜溪一路送到福利院门口:“颜女士,请你放心,我们福利院会善待每一个孩子,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疼爱的。”

“让院长费心了。”颜溪郑重地向院长道谢。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院长头发已经花白,笑起来就像是最慈祥温和的老奶奶,“全院上下欢迎你们媒体工作者随时来探望这里每个孩子。”

颜溪笑了,转头准备离开。此时一排面包车队往福利院大门口开来,她见状往旁边让了让。

“这是一位叫原弈的善心人士送来的物资,吃的穿的用的都有,还有一百万支票,”院长声音中满是感激,“颜记者,你如果认识这位叫原弈的先生,请你一定要帮我们向他说一声谢谢。”

原弈……

颜溪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原小二叫什么名字来着?

推荐热门小说人不可貌相,本站提供人不可貌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人不可貌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4章 精神污染 下一章:第16章 表情包
热门: 月亮说它忘记了 谁在时间的彼岸 我在大宋卖火锅[种田] 我等你,很久了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大唐风月续:徐贤妃 大约是爱 入骨相思意 恃宠生娇 惟我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