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帝都一高

上一章:第10章 表扬 下一章:第12章 是不是女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帝都八台的同事们并不认识这些社会精英,不过下意识里知道这些人身份不简单,所以他们连说话的音量都不好意抬太高。颜溪见同事们都不认识这些人,也不打算去拍原二少的马屁,视线扫过原弈,她混进人堆里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想跟同事们一起溜出去。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原弈扭头对身后的众人道:“你们不用送我,我的车就停在外面。”

“原先生你太客气了,”众人陪着笑,他们是恨不能与原弈多说几句话,哪会真的不送。原弈也不再推辞,往前走了几步,忽然转头看向颜溪,“你怎么也在这?”

周围的同事没有想到颜溪认识这群人的领头人物,他们好奇地看向颜溪,见她笑得一脸客气,猜测两人关系应该不会太亲密。

“跟同事出来聚餐,”颜溪装作没有看到同事们打量得眼神,对原弈点了点头,“原先生晚上好。”

“晚上好。”原弈微微颔首,显得十分矜持。

急于讨好原弈的众人偷偷看颜溪,这是哪个牌面上的人物?

“你是准备回家?”原弈看了眼时间,又去看颜溪身后的男男女女,年轻人玩得太过开心,就容易坏事。

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他是见过的。

这种毫无营养的交谈,在华夏交流文化中称为“寒暄”,颜溪也没有放在心上,随口便答道,“去唱会儿歌就回家。”

唱歌?

原弈不知想到了什么,那本来就有些张扬得眉微微一动,转身就往外走,路过颜溪身边时,小声抛出一句话。

“女孩子家家的,晚上不要在外面乱跑,不安全。”

本来是一句关心的话,但是从原弈嘴巴里说出来,就有种女人应该安安分分待在家里才安全的味道。

颜溪闻言勾起唇角,“男人晚上也应该少出门,坏蛋不会因为你是男人而对你心生怜惜。”

“你……”原弈觉得自己胸口有些发闷,他们男人什么时候与怜惜挂上钩了?

见原弈脸色铁青,颜溪笑得更加温柔,她快步往后退了几步:“原先生,您先请。”

“原先生,原先生,”陪同人员以为陌生女人说了什么让原弈不高兴的话,担心这位原弈控制不住火气对女人动手,忙点头哈腰的上前,“出口在这边,您请随我来。”

开玩笑,这要是闹出原家二少在餐厅打女人的消息,不仅原家丢人,他们这些陪同人员恐怕也会被原家迁怒。他回头看了眼旁边安安静静的年轻女人,内心已经脑补出恶少强逼良家少女,良家少女不惧强权,惹怒恶霸后被恶霸折磨的狗血大戏。

唉,做人还是要有良心,能拦着就拦着吧。

原弈冷冰冰的看了颜溪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去。

陪行众人松了一口气,一窝蜂跟着走出去。

“小颜,”一位后期妹子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的看着门口,“这位是谁啊,看起来不好得罪的样子。”

“帝都的超级公子哥,”颜溪小声道,“我们家拍马都抱不到的大腿。”

“啊……”后期妹子觉得颜溪家的条件已经很不错,连颜溪家都抱不上的大腿,这腿该有多粗?她拍了拍胸口,露出受惊吓的表情,“刚才我还以为他要打你。”

“噗嗤,”颜溪摇头笑出声来,“你这是想太多。”

其他人见颜溪不在乎,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走出餐厅的时候,见餐厅的主要管事,都站在门口给刚才那位大人物送行,都有些好奇,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这么大的面儿。

“看来我今晚是去唱不了歌了,”颜溪手机响起,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对众人露出一个苦笑,“我爸来电话催了。”

听颜溪在电话里再三承诺一个小时后就回去,等她挂断通话以后,陈佩感慨道:“小颜,你爸这么操心你,等你以后有了男朋友,还怎么跟他约会?”

“谁知道我的男朋友还在哪个旮旯里躲着,是不是眼睛瞎了,到这个时候还不来找我,”颜溪把手机放回手提包,摇头叹息,“单身狗暂时还体会不到这种烦恼。”

与同事们告别以后,颜溪去找自己的车。

“姓颜的单身狗,”原弈在她背后几步远的地方叫住她,“你晚上是不是喝酒了,要不我顺路把你送回去?”

嗨呀,这人竟然偷听她们说话?

颜溪扭脸:“谢谢原先生,我没有喝酒,可以自己开车,多谢你的好意。”

单身狗怎么了,吃你家米喝你家油了?

“那就算了。”原弈见颜溪似乎有些不高兴,觉得女人这种生物的情绪真是莫名其妙,说不高兴就不高兴,连个理由都没有。

不领情就算了,反正他也没太多空闲时间。他与女人接触的时间很少,也不关心女人的兴趣爱好,以前有人说女人是本男人一辈子都读不完的天书,他还嗤之以鼻。到了现在才明白,女人哪里是本读不完得天书,分明就是看不懂的外星书。

说她们是天书,都是客气的说法。

“宋、宋颜。”带着惊讶与惊惶不安的声音传过来。

颜溪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米白色长裙的女人从车上下来,她们两人间就隔着不到五米的距离。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好像是她刚回帝都与朋友一起喝茶时,看到的那场闹剧当事人之一。

许珍见颜溪不说话,表情既局促又尴尬:“当年的事情,真对不起。”

那段视频闹得全网皆知,许珍足足有一个多月没有出门,现在看到颜溪,这段难堪的记忆再度涌出。

“抱歉,”颜溪看了眼这个陌生的女人,还有她身边五官端正的男人,“我不记得你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事实上她连这个人是谁,都不记得了。

“我叫许珍,是你高一同班同学,当年你读帝都一高的时候,曾有人给你写过信,但是我……”

少女时期那种夹杂着酸甜味道的暗恋,还有不可言说的嫉妒,让她做出这种即使过去九年仍旧觉得羞耻的事情,现在见到当事人,把道歉的话说出来,她虽然觉得难堪,但又松了一口气。

颜溪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的网络热门视频,她托这个女人与她“闺蜜”的福,让无数吃瓜网友同情了一回。

她只在帝都一高念了半年的书,那时候她才十五岁,哪里懂什么情爱,当初那封情书就算送到她的手里,以她的性格,恐怕也不会感兴趣。

原弈静静地站在一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犹如钉子户般扎在原地,整个人靠在餐厅外的雕塑旁,面无表情的模样像是在看一场无聊的末流电视剧。

直到许珍提到帝都一高,眼皮才动了动。

“我知道你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但是这件事在我心里藏了太久,每次回忆起来,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十分羞耻的人,”许珍走到颜溪面前,“对不起。”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知道那个校草是谁,”见许珍这么郑重的跟自己道歉,颜溪自己反而有些尴尬。

许珍听她这么说,更加觉得自己当年的嫉妒心荒唐又可笑,实际上当年的校草长什么模样,她也忘记了,只是还记得一个名字。

“当年的校草,是我们高三的学长,好像是叫……宋朝。”她能记得这个名字,全靠这个名字好记。

“这个名字不错,”颜溪顺口答道,“挺好记。”

原弈抬头看颜溪,眉头越皱越紧,似乎想起了什么。

“宋颜,”许珍看到颜溪身后的原弈,“这是你的男朋友?”

男朋友,谁?

颜溪不解的回头,看到站在雕像旁的原弈,忍不住往后蹦了一步:“我的妈,你还没走呢?”

“我没你这么大的女儿,也做不了你的妈。”原弈站直身体,深深看了颜溪好几眼,转身离开。

颜溪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盯着他的背影半天回不过神。

见自己弄错了男女关系,许珍更加不好意思:“抱歉,我以为……”

这个男人看起来一副不太好相处的模样,与宋颜站在一块儿,确实也不大配。

“没事,”颜溪看了许珍身边的男人一眼,“我就不打扰你们的约会了,再见。”

“等等,你可不可以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许珍叫住颜溪。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些不方便。”颜溪客气一笑。

当年她们没什么交情,又有这么一场过往,现在又何必尴尬的留个联系方式,颜溪觉得这是在没什么必要。

许珍微微一怔,勉强笑道:“那好,你慢走。”

不留联系方式也好,她们两人也不用彼此尴尬。

“珍珍,你的这个高中同学好像挺有钱,”许珍的男伴指着前方小声道,“她开的是四个圈高配款。”

“她家的条件一直挺不错的,”许珍看了眼前面缓缓开出停车场的车,“我们走吧,电影快开场了。”

男伴面露喜色,连连应是。

许珍想起脚踩两只船跟自己闺蜜搅和在一起的前男友,再看看身边这个正在追求自己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微笑。

推荐热门小说人不可貌相,本站提供人不可貌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人不可貌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章 表扬 下一章:第12章 是不是女人
热门: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太平 重生:千金狠嚣张!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潮声 深爱你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