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卌捌

上一章:第60章 卌柒 下一章:第62章 卌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焰炽凤的妖力嵇清柏隔得这么远都能清楚的感知道,他面色峻冷,估算着自己能撑下几招,抱着长生纵身跃入繁花树林里。

长生是凡人,自然不知道嵇清柏心里所想,他以为嵇清柏要带自己下山,只觉惶恐,怕被师父丢下。

嵇清柏趁着身后没人追上,才低声道:“后山地形诡谲,我能撑一阵子,你躲到十二洞里去,他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你。”

长生明白过来,猛地摇头,颤抖道:“师父你这是……要去送死吗?”

嵇清柏神色复杂,他不想瞒着长生,只能勉强说:“师父不会死的。”

长生闭着眼,他心如死灰,眼泪簌簌流下,双手紧紧拽着嵇清柏的袍子不肯松开。

嵇清柏边跑边听着四方,头顶树荫浮动,他眯着眼,一个斜掠,一只八脚蜘蛛钉在了他原本的地方。

要说“蜘蛛”也不准确,它上半身是人,四肢成了蛛腿,窸窸窣窣转过身来。

嵇清柏小心将长生放下,立即旋身弯弓,毫不犹豫地射出一箭。

蛛妖看着笨重,躲起来却是身形轻巧,蛛腿钉在了一旁的树上,人脸垂直望了过来。

“清柏君。”那妖开口说了话,声音尖利,“我们并非要您性命,圣妖大人等着您呢。”

嵇清柏冷冷道:“等着我?等我杀他吗?”

蜘蛛也不恼,慢吞吞地转过头,又看向了长生:“师兄劝劝师父可好?”

长生的牙齿咯咯打战,他惊恐地盯着那只蜘蛛,胸口起伏不定,下一秒,突然眼前一黑,嵇清柏的手遮在了他的眼上。

“不要看。”嵇清柏声音淡泊,像水一样,润过心肺,“脏眼睛。”

长生镇定了下来。

那蜘蛛见没什么效果,倒也不慌,脖颈扬起,嘴一张,吐出一团淤泥来,嵇清柏一把背起长生躲开,反手又射出一箭。

这回蛛妖没有躲过,它尖声叫痛,却又不敢向前,地上的淤泥急速动起来,竟幻化成网,想扣住两人。

嵇清柏冷笑了下:“不自量力。”说着,他单手念了个诀,一团芯火燃起,落在了淤泥中。

也不知是不是这妖物真的怕火,那蜘蛛和淤泥都不敢在缠上来,嵇清柏不能耽搁,继续往十二洞最里面的洞口奔去。

结果堵路的还不止两个。

鸣寰不愧是在绝顶峰上呆了这么久的弟子之一,连嵇清柏会带着长生去哪儿都猜得一清二楚,但他不亲自过来,嵇清柏不用动脑子都知道他要先做什么。

有仇报仇,以恶制恶,鸣寰今日便是来屠尽这月清派满门的,前面那飞令大概就是灭门的讯息,嵇清柏终是没忍住,抬头望了一眼。

第六支飞令冲上云霄,长生搂着他脖子的手臂紧了一紧。

“师兄师姐们……都死了吗?”长生低声问道。

嵇清柏只“嗯”了一声。

他加快了脚程,并没有怀悼同门的时间,在快要接近十二洞时,第七支飞令朝着两人的位置狠狠射来。

嵇清柏急得差点咬碎了牙,他提气又是一跃,飞到半空中时,只觉身后热火灼来,他猛地回头,堪堪躲过,翻了个身落在洞口附近。

想要再往前一步,却是不能了。

鸣寰负手而立,挡在了洞口。

长生还趴在嵇清柏的背上,他怔怔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想叫一声“师弟”却如鲠在喉。

鸣寰转过身来,他腰间配着一把刀,刀柄的样子有些奇怪。

嵇清柏盯着那刀看了一会儿,涩然道:“你已能化刀了。”圣妖之刀名为鸑鸾,是由金焰炽凤的妖魂所铸,只有完全成年才能化出此刀,如今鸣寰鸑鸾在手,天下再无人能挡得住他。

鸣寰露出了些笑意,他居高临下望着师徒两人,伸出手,温和道:“师父师兄跟我走吧,想要什么,鸣寰都能给你们。”

嵇清柏抬起头,他扯了扯嘴,也笑了:“我如果要你的命呢?”

鸣寰笑容渐淡,他看着嵇清柏,慢慢道:“我杀的都是些该杀的人,他们贪得无厌,他们该死,师父又为何不懂我?”

嵇清柏不想再与他废话,瞬间掠后想拉开距离,结果刚一动,背上一轻,长生不知怎的居然落到了鸣寰的手里。

嵇清柏满脸急怒,喝道:“放开他!”

长生不住挣扎,鸣寰一时居然制不住,嵇清柏乘此机会连射三箭,又猛地突进,想把长生重新抱回来。

结果三箭之中,只有一箭堪堪射中金焰炽凤的肩膀,圣妖业火燎身,鸣寰盯着嵇清柏暴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嵇清柏哪管得了这么多,他承着业火灼身,死死抱住长生,金焰炽凤一掌又要拍下,长生大吼道:“不!”

鸣寰只觉腰间一松,长生不知何时居然拔出了鸑鸾,他虽然只是个凡人,但也有些武修的功法,鸑鸾刀锋似火,要不是鸣寰躲的及时,只被砍到了一半臂膀。

长生紧紧抱着周身是火的嵇清柏,他有金焰炽凤的心头血,不会被业火所伤,但嵇清柏却不行,鸣寰捂着伤口,他被自己的妖刀所伤,半刻动弹不得,冷笑道:“他没有我的心头血,只会被活活烧死。”

长生回头看向圣妖,双目红如血海,却倔强的不肯落泪。

鸣寰伸出手,淡淡道:“你过来,我便救他。”

长生轻轻摇了摇头,他突然笑了,握紧了鸑鸾。

他说:“你不配救他。”

鸣寰攸地睁大了眼,只见长生突然扬手,鸑鸾刀剑对着自己的心口狠狠扎下!

嵇清柏在无边灼火般的疼痛中睁开了眼,长生以跪姿搂抱着他,胸口处血水漫延,一滴滴落入了他的口中。

那是金焰炽凤的心头血。

嵇清柏下意识抬起手,去捂他那处伤口,却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业火未尽,烧到了长生。

“不、不……”嵇清柏想把那火扑灭,他语无伦次,满脸是泪,“还有一半,还有一半的血!”

长生按住了他的手:“我用的是鸑鸾……被妖刀所噬,必死无疑。”

嵇清柏抱着他,拼命摇头,业火越烧越旺,火舌慢慢舔到了长生的脸上,嵇清柏只觉得自己仿佛是抱着一捧散灰。

怀里的人伸出手,掌心对着他。

“不要哭,师父”燎火吞了长生一半的脸,另一半眉眼弯起。

他笑了,说道,“你看我的命,已经很长了。”

烟火燎尽,零星湮灭,嵇清柏在泥里抢着不知到底是什么的灰,他听到远处传来梵音,两只妙音鸟衔着五彩祥瑞落了下来。

嵇清柏迟钝地抬头,他看到了南无,不悲不喜地站在他的面前。

南无看了眼地上的刀,平静道:“拿起来。”

嵇清柏张了张嘴,他现在有长生给的心头血,自然能提起鸑鸾刀。

鸣寰躺在不远处,他似乎还不愿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怔愣着看着嵇清柏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

“杀了他吧。”南无低头如看蝼蚁,“了结这业障,方可超脱。”

鸣寰盯住南无,他问:“长生呢?”

南无眉眼不动,淡淡道:“他多年前救你,曾说你所犯罪业他愿自尝孽果,尽受恶报,如今他已魂飞魄散,不再入轮回,正是托你的福。”

鸣寰几乎疯了,大笑道:“你撒谎!你到底是谁?!”

南无没有回答,鸣寰目眦欲裂,鸑鸾插进了他的心口,嵇清柏面无表情,又往里送了一截。

鸣寰吐出一口血沫子,他握住了嵇清柏的手,念了一句:“师父……”

嵇清柏松开了刀柄。

“来生不要再见了。”嵇清柏最后说,“不,还是不要有来生了。”

南无看着金焰炽凤消失倒是没什么表情,他转头看向嵇清柏,后者仍是一副失了神的模样。

南无叹了口气:“你该回来了。”

嵇清柏喃喃道:“回去哪儿?”

南无:“回到我身边。”

嵇清柏终于有了些反应,他看见南无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锡杖,只轻轻一敲,嵇清柏下意识回头,发现自己的肉身倒在了地上。

“过来。”南无伸出了手。

嵇清柏犹豫着握住,南无似乎笑了下,他看到了对方腕子上的忘川铃。

“你想了我很多次。”南无说,“我都知道。”

嵇清柏想问那你为什么不来,却发现张不了嘴。

南无似乎知道他心里所想,柔声道:“这是你该渡的劫,我不便插手。”顿了顿,他又道,“此劫已了,你的尘缘已尽,回到佛境你就会忘了这一切。”

嵇清柏一眼不错的盯着他。

南无摇了摇头:“你也会忘了我。”

嵇清柏:“……”

“不过没关系。”南无又笑了,“未来日久天长,山海不平,我都会记得。”

第三卷 三世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0章 卌柒 下一章:第62章 卌玖
热门: 穿进年代文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吹不散眉弯 特别调查组[刑侦] 明月曾照江东寒(明月曾照江东寒原著小说) 夜月血 师兄他会读心 穿成农家子考科举 圣王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