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卅柒

上一章:第49章 卅陆 下一章:第51章 卅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嵇清柏并非因耳聋便不可闻声,玄境的修者之间只要愿意甚至能意念想通,他之前被南无抱上马,对方那句“扒你的皮”就是直接从他耳边灌到了他的天灵盖里去。

只是南无也奇怪,之后在庙里叫他的名字,却又是普通说话的法子,要不是嵇清柏认出了口型,压根不知他叫的是自己。

想不到这人还有两副面孔。嵇清柏有些瞧他不起,南无并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坐在佛像前,似乎闭目养着神。

长生照顾人很细心,那小孩儿昏迷也不安稳,嵇清柏皱着眉,想到是金焰炽凤,便觉这山芋不但烫,还有毒。

正想着往后该如何处理,南无的声音又在他天灵盖里响了起来。

“圣妖经此一遭,恶念已生。”南无讲话带着些训斥的味道,“你不该如此心软。”

嵇清柏面色不愉,他算来在月清派里当了快百年的天之骄子,虽然不得人心,但哪怕是另外堂里地位最高的老者都不曾这么说过他。

南无没有听到回答,睁开眼看了过来。

嵇清柏面无表情,但看得出来并不是太高兴,他见南无看着他,只好勉强用意念回道:“多谢大师关心,我心有数。”

翻译过来就是:关你屁事。

南无微眯了眼,似乎全然不把他说的话放心上,转头又找长生聊起来。

这两人用不了意念传音,双嘴开开合合,嵇清柏一句也听不见,南无好像说了什么,长生面露难色,但还是乖乖让开了位子,南无走过去,对着躺在地上的小孩儿胸口点了下。

结束后,又对长生一颔首,说了些话。

长生点头,在嵇清柏掌心画道:“南无大事说他还有别的事,得继续赶路了,刚才多有冒犯,希望师父您别放在心上。”

嵇清柏绷着脸没说话,南无朝他一笑,意念传声直通他耳里:“别给我臭着个脸,皮又痒了是吧?”

嵇清柏:“……”

这人果然有两副面孔!人前谦和端方,人后就想着要扒他的皮!

南无说走就走,倒是没多留会儿,嵇清柏等他走后便去看金焰炽凤的胸口,那上面被南无点了个禁制,嵇清柏一时半会看不太明白。

长生在他掌心写:“南无大师说是锁血的,没什么大碍。”

说是锁血,其实就是拖延圣妖的生长周期,但至于是不是只有这么一个用处,得看下禁制人的水平。

两人半夜修整了一顿,清晨才离开破庙,小孩儿仍是没醒,被长生一路背着,嵇清柏倒也不急着回教派,他耳聋没几天就好了,一路边养着金焰炽凤的伤,边处理了几桩妖魔祸事。

如今的天下在嵇清柏看来已是苟延残喘,妖孽横行,人间不出圣贤也就罢了,就如他们这样的修道之人也一心问天,不愿入世,实在是既可悲,又可叹。

长生跟着他一路行来,看到这片人间疾苦,心情很是复杂,他与嵇清柏不一样,再一个百年后,师父是一定会飞升的,而他没有修道的根骨,也更乐得做个凡人,绝顶峰是个世外桃源,他的确能在那儿掩耳盗铃般过一辈子。

“众生皆苦。”嵇清柏看了一眼长生,慢慢道,“你救不过来。”

长生没有说话,他安顿好了小孩儿,忍不住问嵇清柏:“师父当年又为什么要救我?”

他们今日下榻在城,金焰炽凤的外伤好了不少,长生去药房抓了药,回来在床边小火煎着,许是快要到绝顶峰,长生的话明显少了起来,偶尔还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嵇清柏表情浅淡,说:“救你是我本心。”

长生看着他:“师父没想过要救苍生吗?”

“想过。”嵇清柏坦然道,过了许久,才又道,“但我救不了。”

天下太大,苍生太苦,他救得了长生,却救不了所有人。嵇清柏记得多年前自己下山,满腔抱负,壮志凌云,他是绝顶峰数一数二的武修,天才之名冠绝寰宇,他为斩妖除魔投奔过诸侯列国,结果到头来,妖魔未尽,连人都像恶鬼一样。

长生叹了口气,他心里清楚,凭师父的修为早该飞升大能,然而前些日子才破了玄境,可见其曲折,浪费了嵇清柏修为多少年岁。

煎好了药,服侍着小孩儿喝下,嵇清柏与长生轮流守着,半夜的时候金焰炽凤终于醒过来了一次,但没多会儿又晕了过去。

长生有些担心:“南无大师说过,经此一遭,圣妖的根性已定,将来怕不好教导。”

嵇清柏听到这人名字就觉得不怎么吉利,敷衍道:“还没教过,怎知教不好?我不就把你教的很好,再多教一个人罢了。”

长生笑了笑:“我也这么觉得,而且师父还有我,时日长了,总能感化圣妖,一心向善。”

嵇清柏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心里也没太多底气。

之后几天,两人加快了行程,终于在第日赶回了绝顶峰。

金焰炽凤的体质特殊,就算现在还是个孩子,嵇清柏也不能放任不管。

他在胧月堂落了结界,等于变相将圣妖拘了起来。

长生在一日午后送药时,发现那孩子醒了。

倒是与原本嵇清柏想的不同,金焰炽凤清醒后便显得怯生生的,不论对他还是对长生都非常提防,外表是八岁孩子的模样,胆小害怕时令人心软的很。

长生哄了许久,小孩儿才开口说话,说是不记得父母,两年前便被那几个武修抓起来炼阵,直到当晚被嵇清柏救下。

“真是太过分了。”长生的脸色难看,他是真正心疼这孩子,不论是妖还是人,被这般折磨,能活下来都是件幸事。

嵇清柏也不知该如何评价,金焰炽凤是传说的上古圣妖,千年涅槃,万年才入一次轮回,圣妖亦正亦邪,困于人间红尘,却又不受天命因果。

说简单点,人间给他多少恶,他便还之多少,善亦然。

南无所谓的“恶念已生”不是没有道理。

嵇清柏毕竟是修道之人,又已至玄境,对人对事愈发冷静通透,但长生毕竟是凡人凡心,恶念善意都遮掩不住。

他怜惜圣妖命苦,还一心想着劝其向善,如今便像对待师弟一般耐心照顾着小孩儿。

嵇清柏这被迫多收了个“徒弟”,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鸣寰还小。”长生居然对他这个师傅苦口婆心起来,“再说,总不能放任不管,未来任由圣妖为祸人间吧?”

嵇清柏念着“鸣寰”两个字,无奈道:“你还给他取了名字?”

长生点头,甚是得意:“我翻了不少书呢。”

嵇清柏苦笑,实在是拿他没办法,终于择了个吉日,喝着鸣寰递上的茶,认下了这第二个徒弟。

小孩儿养了大半年,身子已然大好,只是周身妖力很弱,不细察根本发觉不了,嵇清柏转念一想,该是南无下的禁制的关系。

他也只是想这么一想,结果许久未见的人,第二天便出现在了绝顶峰上。

胧月堂的辛夷花一夜盛放,红白两色的花朵压满了枝头,嵇清柏见到一人站在花树下,玄色仙袍扣着金色的腰封。

南无望过来,落了一袖的辛夷花瓣。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9章 卅陆 下一章:第51章 卅捌
热门: 我在古代开书坊(系统) 活着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 娇宠白月光 重生后我成了妻管严 谁说江湖好 风光之下 寄生谎言 我就想谈个恋爱[重生] 你听起来很好睡/睡不着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