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卅三

上一章:第45章 卅二 下一章:第47章 卅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嵇清柏心里其实很清楚,这次能从鸣寰手里逃出来纯粹是他运气好,说到底也是圣妖轻敌,自身元魂还没修复就敢来找他们的麻烦,大概也是没想到嵇清柏会拼着折损寿数的风险强行施展梦魇之法,着了这一次道后,金焰炽凤决计是不会再吃第二次亏的。

唯一的意外,是陆长生这么个人。

嵇清柏如今回头细想,陆长生的确命数蹊跷,照理说上一世檀章是天命,在他身边有些关系的人,或多或少都该被佛尊所影响,但陆长生是唯一一个经历过他与檀章的情缘纠葛,却最终又能置身事外,活得最久的人。

当时鸣寰闯入殿内,除了他和檀章外,几乎没人能活下来,他们三人缠斗时,陆长生又在哪儿?

嵇清柏只觉太阳穴一阵阵抽痛,因为上一世最后太过惨烈,他居然都没注意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太医,他记得自己魂魄离体,檀章抱着嵇玉的尸首,血色浸着喜袍,深浅斑驳。

他最后的那一眼,看到的,的确是苦着脸的陆长生。

想到此处,嵇清柏心下一惊,他突然睁开眼,霍地回头,陆长生恰好端着药碗进来,许是和尚的眼神太过骇人,陆太医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方丈?”

嵇清柏盯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表情温和了些,说道:“长生兄,你过来下。”

陆长生自从知道他不是人后,明显尊敬了很多,也不敢随便和尚和尚的叫了,乖乖走了过来。

嵇清柏安抚性地笑了笑,低头看向对方的掌心。

纹路清晰,生命线那条出奇的长,但怎么看,都是个凡人。

嵇清柏沉默了。

陆长生小心翼翼地问他:“方丈是要给我算命吗?”

嵇清柏看了他一眼,有些复杂的斟酌道:“长生兄命很好,我算不算都没关系。”

陆长生吁了口气,也跟着笑了,有些得意洋洋地道:“我也觉得自己命不错。”

他端来的药是专门给嵇清柏准备的,虽然已经清楚对方并不是普通人,但陆长生本着医者仁心,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还是煎好了给嵇清柏端来。

嵇清柏也没多话,吨吨吨喝了。

檀章一直没醒,嵇清柏便有些担心,他们再过一会儿就能到两江,方氏的属地,梦魇的法术早该过了时候,檀章的元魂毕竟是无量真佛,法印无极,又怎会被区区梦魇所困。

嵇清柏如今维持凡人模样都有些困难,幸好也不用他见人,陆长生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所以只要不与其他方氏的人见面,他都干脆恢复了原貌。

在两江,百姓不知当今天子姓甚名谁,可见方氏在此间的地位,嵇清柏以方氏家主请来的大师名义入住主宅,倒也无人敢置喙。

“小郎君虽年轻,但手腕了得的很。”陆长生每日来给檀章请脉,与嵇清柏聊到。

檀章已经睡了三天,嵇清柏每日愁容不散,聊天性质都减了不少。

陆长生其实对嵇清柏有些好奇,恢复了真身的上神样貌虽然没变,但实在是年轻了不少,如若说和尚的嵇清柏感觉还有那么些人气,变了样后便是真正的天上谪仙,凡人看着都有些心怯。

嵇清柏心里还惦记着长情毒,总觉得檀章醒不过来这毒可怎么解,陆长生倒是淡定了,觉得有他这个仙人在,又能出什么意外。

嵇清柏苦笑着也解释不清楚,陆长生一介凡人,不懂历劫修为,肉体凡胎的道理。他如今只能日夜守着檀章,以免佛尊肉身再出什么意外,此世檀章要是渡劫失败,他这拼着命的折损自己岂不是都得白费了去。

幸好老天不算太没良心,檀章在第三日半夜突然醒了过来。

嵇清柏与佛尊神魂相连,檀章一醒,嵇清柏便知道了。

檀章睁着眼,看到嵇清柏的外貌似乎并不半点意外,只低低叹了一句:“你终于来了。”

嵇清柏心下震恸,隐隐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面色复杂,一时半会儿竟说不出话来。

檀章看着他的目光甚是痴迷,伸出手,指尖轻轻碰了碰他的脸。

“原来是真的。”小郎君说,“不是做梦。”

嵇清柏无奈道:“要是这一世等不到我怎么办?”

檀章笑起来:“总会等到的,一辈子不够,两辈子,两辈子不够,三辈子,你总会不舍得,不来看我。”

嵇清柏心想他的确不舍得,但终有一日无量会历劫结束,等万佛归境,檀章又会不会舍得忘了他?

他甚至有些怨恨檀章为何不喝那碗孟婆汤,如今记着又有什么用?佛尊现世渡的苦,反而成了嵇清柏的甜,但这蜜糖内如砒霜,终究会成为蚀骨之毒,将来若回归佛境,只会余他嵇清柏一人在这心魔炼狱里永不超生。

甚至可能,他都活不到佛尊归境那一日,就已神魂俱灭,不存六界。

嵇清柏张了张嘴,他问不出檀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上辈子在魂眼里见了太多太久,凡人寿数原本在他眼里只不过是蝼蚁光阴,可正因为如此,檀章仍把这短短两辈子的情谊都给了他一人。

也许神仙不觉,但对人间来说,却是无比漫长。

嵇清柏惶惶然看着檀章的脸,他本该是逍遥神仙,有千万年的无忧岁月,断不用尝这些爱恨离别,他被檀章拖入这无量劫数,竟一时不知是该爱还是该恨。

檀章脸色似渐渐起了变化,他皱着眉,两颊坨红,鼻尖覆了层薄汗,嵇清柏只肖看一眼,便明白佛尊这是长情毒发了。

解药就在嵇清柏的袖袋中,但他并没有拿出来。

檀章的眼中已满是情欲,他的身子滚烫,贴着嵇清柏一心只想求得****。

嵇清柏轻轻笑了笑,他一时心魔似海,低下头,贴着檀章的唇,低声道:“小郎君,贫僧为你解毒,可好?”

神仙向来把欢好看得很淡,上辈子那一场周公之礼嵇清柏也只当是承了佛尊的情,无量与他不同,在佛境灵台清明,无欲无念,成了凡人倒是不必忌讳这些。

嵇清柏的心中犹如毒蛇吐信,他这般勾引,不知无情无爱的佛尊归境后,灵台还能否清明如昨,不为所动。

檀章没喝盂婆汤,当然记得上一世的舟中欢好如何曼妙,他此刻腿脚不便,样样都需嵇清柏主动,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嵇清柏的身子极漂亮,他四肢修长,脱光了在烛火下像涂了层蜜,只可惜胸前有一抹铜钱大的箭伤,很是刺目。

檀章裸着上身,一时分不清是长情毒发还是心念所求所想,他揉着嵇清柏胸前的伤疤,心知是自己亲手留下的,既觉心疼,可又有几分畸形快意,混杂一起更是激得口干舌燥,欲火焚身。

陆长生配的药自然是极好的,嵇清柏骑在檀章的腰间,后穴被涂满了,檀章的指尖探进去,深深浅浅地做着扩张,嵇清柏很是意乱情迷,低头与底下的人唇舌交缠。

佛尊的习惯倒是与上辈子没什么两样,当人时虽然性子暴虐,床笫间却是柔情蜜意,徐徐图之,嵇清柏这姿势其实有些辛苦,勉强吞进了檀章的胯下巨物,却是不敢再有动作。

檀章也不催他,掌心耐心抚过对方脊背,最后停在了嵇清柏的脖颈处。

嵇清柏就像一只被叼了七寸的猫,恨不得软成一汪水。

一时帐内翻红浪,情欲滔天。

嵇清柏起初还压着声,后来便有些抑不住,他身子随着欲海沉浮,两臂勾过檀章的肩膀,吻声啧啧,操弄着他的人似乎低笑着说了什么,嵇清柏眼角含泪,长睫簌簌抖着,不肯回应。

檀章也不逼他,伸出舌头,含住他左耳垂,故意细细舔过那枚洞眼,惹得嵇清柏哭的愈发厉害。

这呜咽声断断续续响到了天翻白肚才渐渐止住。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5章 卅二 下一章:第47章 卅四
热门: 死于青春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今天也是想和离的一天 皇妻媚色 花神(上) 千岁千岁千千岁 神奇周边的不正确使用指南 穿到爱豆成名前 原来我是帝都拆迁户[重生]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