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卅一

上一章:第43章 卅 下一章:第45章 卅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檀章从梦中惊醒时,只听到外间传来一连串的咳嗽声。

他下意识坐起来想要下床,却因腿脚不便,半身直接摔了下去,挣扎着攀上轮椅,才推着自己绕过屏风。

嵇清柏当然听见了声响,但主要自顾不暇,勉强藏住了沾血的僧袍,一回头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小郎君。

檀章的眼中像含着冰渣子,冷冷地看着他。

嵇清柏刚想说话,一张口,嗓子眼又是一股锈味,他捂住嘴,血从指缝里流了下来。

真是太狼狈了。

嵇清柏尴尬地想,他外貌虽没变,但也是上了年纪的样子,总归不是太好看。

正胡思乱想间,嵇清柏便突然被抱了起来。

檀章坐在轮椅上,抱人的姿势并不方便,小郎君力气大的有些吓人,他把嵇清柏抱在怀里,朝着车外厉声喝道:“陆长生!”

陆长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嵇清柏总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一进来陆长生就知道和尚又吐血了,小郎君抱着人不放,这架势就跟要了他命去似的,把完脉陆长生还是说不出什么一二三的毛病来。

但说心思郁结,忧虑过重之类的借口,又听着有股怨恨檀章的意思在里头。

嵇清柏伤的是元魂,凡人当然诊断不出来。

他靠在檀章身上倒是舒服不少,就像上辈子一样,佛尊的法印滋补了不少他神海中的法力,梦境里能好几次重创那只金焰炽凤,也与他和檀章整晚共处一室有关。

喝完先前配的几副药,嵇清柏被檀章抱到了床上,两人坐着相顾无言半晌,小郎君终于抬起眼,看向了对方。

“该是我恨你才是。”檀章没什么表情,一字一句地说着,“你总让我难受。”

虽说这话讲的没头没尾,但嵇清柏实在是无力辩驳,上一辈子也是,他让檀章尝尽了爱别离之苦,更是孤苦无依了整个后半生,到头来帝陵中躺着的那个也不是他,连想合葬都办不到。

嵇清柏实在不知说些什么,但一想到佛尊这辈子该渡的劫,便只能硬气心肠涩然道:“小郎君现在年纪还小……等过了若干年岁,往事也只是场梦罢了。”

檀章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似的,过了许久,才轻声问道:“那你又为何,要入我梦来?”

商队在三天后即将进入蜀川的城门。

这三天陆长生过的可谓战战兢兢,做的最多的就是把脉和煎药。好消息是,小郎君肩膀上的伤终于是彻底好了。

嵇清柏这几天都未再入梦,自然也没和那只金焰炽凤打的两败俱伤,晨起吐血了,檀章自说完那些话后,对他仍旧是不冷不热,但每日讲经照旧,偶尔嵇清柏抬起头时,发现檀章的目光像一捧雪,轻轻柔柔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进城住店,陆长生理所当然的把两人安排在了一间房里。

檀章不说话,嵇清柏也没好意思开口。

相比之下,嵇清柏觉得还是自己占便宜多了些,毕竟他如今这修为,能多蹭一点佛尊法印都是极好的。

蜀川与朝临不同,因为接壤齐北,这边的风土人情就少了不少文墨花客的调调,整个透出一股质朴和粗犷来。

普通百姓的长相也与南边不同,高鼻深目的人随处可见,就算是方池这类身板的,到了这儿也没显得多突兀。

倒是坐在轮椅上的小郎君常引人侧目,幸好檀章从气质上怎么看都是位不得了的贵人,便也无人敢随便冒犯。

方氏来这儿是正正经经准备谈生意的,嵇清柏总觉得带着他去烟花地有些不合适。

可檀章似乎就怕他跑了,恨不得把人成日栓裤腰带上。

虽说有斗笠纱帐遮脸,但一身僧袍总不能藏起来,嵇清柏坐在檀章身边,对面的生意人总会多看他几眼。

有时对方还备了礼,最意想不到的一份,是两名异域舞姬,娇媚女子跪在檀章轮椅边上时,嵇清柏尴尬地眼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结果到了晚上,檀章的床上还是只有他一个方丈。

至于为何他两又睡在一起了,就有些说来话长。

刚到蜀川的第一晚,檀章的长情毒就又发了,舟车劳顿一日,半夜里谁都像猪,小郎君腿脚不便,根本无法起身找解药,只能在床上苦苦压抑着,差点没了命。

嵇清柏迷糊中听到有呻吟声才猛地惊醒,抹黑扑到了檀章床边,直接被人压在了身下。

檀章浑身滚烫,像从油锅里捞出来的一样,贴着他胡乱蹭了半天却又没有下一步动作。

嵇清柏最后找到解药,哄着他服下,又抱着人拍了大半夜。

最后什么时候睡着的,嵇清柏已经不记得了。

他似乎又做了个梦。

梦里是上一世的盘龙寺。

有过之前做梦的经验后,这一次嵇清柏倒是不怎么觉得奇怪了。

他站在寺门口,回过头便是千层阶,有人徐徐走来,一身玄色,绣着龙纹。

檀章跪在了第一层台阶上。

嵇清柏睁大了眼,他一步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檀章一阶又一阶的磕行而来。

等到皇帝磕完最后一阶,站在嵇清柏的面前,两膝上全是血污与灰尘。

嵇清柏身后的怀让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他说:“陛下心诚至此,所求一定所得。”

画面一转,嵇清柏站在无量殿中,昏暗的佛堂内,一人跪在佛像前。

檀章此时已过了花甲之年,两鬓霜白,老态龙钟,饶是嵇清柏见过他这般模样,此时再看仍是痛苦难堪。

皇帝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顶梁的金佛,似是笑了一笑。

“朕一生所求的,你终究是给不了朕。”

嵇清柏醒来时,只觉满脸是泪,檀章不知何时也醒了,正低头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接,须臾,小郎君轻叹了口气,伸手覆到他眼上,低声问:“怎么又哭了?”

嵇清柏濡湿的眼睫像两扇飞蛾翅膀,粘着檀章的掌心,轻轻抖动。

檀章无奈,笑道:“瞧把你给委屈的。”

嵇清柏胡乱摇着头,他心想与檀章比,他又何来的委屈?

长阶磕行的是檀章,整夜跪在无量佛前的也是檀章,嵇清柏只觉得心口要被剜出血来,痛得都不能够。

许是嵇清柏哭的太惨,小郎君之后都没放他下床去。

两人在起来后又腻歪了半天,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哄谁,这么一折腾,之前那些踯躅倒是一下子都没了。

在正式同床共枕之际,陆长生却一点都不惊讶,对着嵇清柏就是一副“装什么贞洁烈女,早这样不就得了”的表情,之前另外几个近身服侍檀章的奴仆也被遣散了开,每晚捏腿的任务便交给了嵇清柏。

要说他对檀章的愧意实在是太大,做起这些事来半点不觉得有什么。

任劳任怨,体贴入微,就怕小郎君哪里不舒服,哪儿又不高兴了,等晚上睡一起时又被佛尊法印滋养神海,以至于嵇清柏日子过得太舒心,一时半会儿竟都快忘了找那金焰炽凤的麻烦。

直到一日午后,方池有事来禀。

嵇清柏跪坐在地,膝上摊着一卷佛经,檀章并不避讳他。

“齐北似乎来了人,安全起见,我们是否现在动身?”方池说完,看了一眼嵇清柏,继续道,“少主出来这么久,也该回两江了。”

嵇清柏听到“齐北”二字时,眼皮跳了一下,鸣寰上一世涅槃后,这一世便在齐北燕郡,上次伤了檀章的,自然也是他。

原本以为梦境交手几次,金焰炽凤或多或少也都伤了些元魂,该不会这么早就寻来,却不想圣妖恢复竟如此之快,嵇清柏懊悔自己当时没能拼死一搏直接要了鸣寰的命,脸色相当难看。

檀章对燕郡倒不是多忌惮,但也并不想惹麻烦,于是吩咐下去,准备连夜上路。

他见嵇清柏神色晦暗,以为对方心怯,低笑着安慰道:“上次是我不小心,这次不会了,等到了两江,燕郡就算手眼通天也过不来,你无需担心。”

嵇清柏知道一时半会儿许多事情都与小郎君说不清楚,于是压下心内急怒,顺从地点了点头。

方池的速度极快,不肖半天,整个商队便可整装出发。

嵇清柏和檀章仍旧共乘一辆四骑马车,临出发前又将陆长生叫进了车内。

“你身体刚好一些,回程路远,需得注意不少。”檀章不知为何,特别在意嵇清柏的咳血之症,明明这几日他因为晚上老实睡觉,乖乖滋养神海,不再找鸣寰麻烦已经很少白日咳血了,但檀章仍旧是一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态度,始终放心不下。

陆长生除了多年前治檀章的腿外,还从未如此上心过哪个病人,他既然看不出嵇清柏的毛病,便只能往养身滋补上去靠。

这下可难为了嵇清柏,他上辈子做了药罐子,这辈子居然又吃上了同一个人配的方子。

这因果循环真是循环了个彻底,连这良药苦口都不带换的。

于是边吃着药边赶了小半个月路,临到两江渡口时,商队的警戒终于是放松了一些。

结果这刚一放松,意外便发生了。

陆长生在马车旁煎药时被人从后面敲晕了过去,恰逢晌午,车内檀章枕着卧垫小憩,嵇清柏在一旁抄写经书。

陆长生人被扔进来时,嵇清柏甚至都没反应过来,马车就已经动了。

绑匪看着像普通草寇,身手却是不俗,嵇清柏将檀章与陆长生护在身后,与十几人对峙两边。

“这马跑得还挺快。”一人似乎在前头赶马,声音洪亮,“后头已经追不上了。”

嵇清柏心里头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他眯着眼,手上刚要有动作,碗间一紧,竟是被什么东西给绑了。

为首的瘦高个冲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下:“有人说你是个高手,送了件法宝给我们,现在看来还真用的上。”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3章 卅 下一章:第45章 卅二
热门: 朕不是这样的汉子 该传位给哪个儿子 女捕头 生肖守护神 铜钱龛世 小时代3.0刺金时代 缘来我曾爱过你 我有演戏专用人格 带灯 绝世女神医:嫡女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