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卅

上一章:第42章 廿九 下一章:第44章 卅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江方氏这回来朝临还真是正正经经跑商来的,只是没人知道来的会是如此年轻的方氏家主。

商队遇袭后,消息藏得严,驼山寺虽然香客众多,但也没人发现方氏少主在此养伤,檀章带着嵇清柏离开后,朝临的夫人小姐们没少打听过方丈去了哪里,不过都被驼山寺的两位执事以云游为借口给打发了去。

商队继续往北,路途上隐隐加快了速度,只是陆长生这阵子面色不是太好,说来理由荒谬,竟然是驼山寺的那位方丈突然病了。

嵇清柏第一次咳血的时候檀章并不知道,陆长生清早撞见时吓了一跳,上前把了半天脉却没任何头绪。

嵇清柏淡定地擦干净嘴边殷红,笑着道:“无妨,贫僧平时就有些心悸的毛病,长生兄不用担心。”

这和尚是真的非常自来熟,没几天就与他称兄道弟起来。

陆长生皱着眉,只好讲:“虽然知道你心里不乐意,咱们小郎君也有些强人所难,但人家待你如此好,你心就该放宽些,说不定哪天小郎君腻了就放你走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嵇清柏睁大了眼,知道陆长生是误会了,心想太医真是一点没变,该啰嗦的时候还是那么啰嗦。

方丈想了想,委婉道:“我心里其实并不介怀这种事……”

陆长生不怎么耐烦听他解释,一副“好啦,我都懂”的表情,给他配了些安神宁心的药。

嵇清柏实在不知道和凡人该怎么讲明白,只能佯装收下。

结果药还没喝几天呢,今日晚间药包就被檀章给发现了。

虽说嵇清柏的确算得上是檀章强抢来的,但两人至今倒还真未发生过陆长生所谓“腻不腻”的事儿。

小郎君毕竟脸皮薄了些,又气嵇清柏的不告而别,避自己如蛇蝎,所以除了每七天那顿解药,两人不得已贴身亲近外,檀章极少再如先前那般痴缠着他,只每日雷打不动的讲经,他俩还算得上有些正面交集,但都是一个规规矩矩地讲,一个冷冷清清地听。

陆长生不知小郎君和嵇清柏又在玩什么情趣,心大的也没另外安排方丈睡觉的地方。

于是嵇清柏只能每晚不尴不尬地睡在马车外间,没想到早上随手扔的药,却被檀章发现了。

“贫僧这几日有些贫血。”嵇清柏见对方脸色难看,急忙找理由安抚,“长生兄便给我配了几副滋补气血的药。”

檀章张了张嘴,他整个人几乎白成了一张纸,盯着嵇清柏的目光又深又怨。

嵇清柏不知他为何突然有这么大反应,蹲下身,抓住了对方的手。

檀章的指尖冰凉,轻轻颤抖着。

嵇清柏皱眉,唤了声:“小郎君?”

檀章看着他,似哭非哭地扯了个笑,声音嘶哑:“你就这么不愿意吗……”

嵇清柏正莫名其妙着,檀章突然撇过头,不再看他,用力抽开手时,因为动作过大,嵇清柏还被他拉得一个踉跄,檀章似乎稍有犹豫,但仍决绝地背过身去,自己慢慢推着轮椅进了屋内。

嵇清柏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眉峰轻轻拢了起来。

半夜商队在野外扎营,檀章的马车被侍卫们围在中间,嵇清柏假寐着,听到里间呼吸平稳,佛尊已然入梦。

他睁开眼,盘腿坐起,指尖微动,念了个诀。

转瞬间,和尚的肉身入定,再无半点生息。

嵇清柏一脚踩入烈焰,他已恢复了上神之姿,一身雾霭蓝衫,双肘间飞绕着清梦冰绫,一簇芯火燃于眉间,居高临下地望着火中的人。

鸣寰这一世果然变了样子,但仍旧面色苍白,浮着股不自然的病气,看着比上一世愈加文弱。

他抬起头,看到嵇清柏似乎并不意外,咧嘴一笑,朗声道:“不愧是梦貘上神,在这梦里倒是来去自如。”

嵇清柏挑了下眉,淡淡道:“比不过你金焰炽凤,我那荆生一箭,居然没能在梦中取你性命。”

鸣寰倒是不甚在意,他之前更好奇嵇清柏是如何发现的他,竟能追踪痕迹入他梦来,结果转念一想,他便明白了。

“你遇到无量佛了?”鸣寰笃定道。

嵇清柏冷笑,荆生神弓已经握在了他的手里:“你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打佛尊的主意。”

鸣寰打量了一眼嵇清柏的弓,一手悄悄攀上了腰间的鸑鸾,笑容仍旧漫不经心:“他在佛境十几万年,早该过腻了,你怎么知道他还愿意当他的无量佛,维持六界无量天道?”

嵇清柏知道这梦境撑不了多久,圣妖便是在拖延时间想要醒来,他必须得速战速决。

如在现实里,嵇清柏定不会是这只金焰炽凤的对手,但梦里就不同了。

他真身是一只食梦貘,在梦中仍旧能保有真身元魂,而其他神妖不同,只要入梦,便是只有元魂的形态,自然脆弱不敌。

但金焰炽凤毕竟是上古圣妖,嵇清柏已来了对方梦中三回,都没能取他性命,而一旦清醒,要想在现世里杀掉对方,凭嵇清柏如今的修为,怕是连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t

就算是在梦里,境界修为的深浅也仍是有区别的。

佛尊法印无极,除非檀章主动释梦于他,否则以嵇清柏全盛时期的修为也窥不了佛尊的梦境一丝一毫。

圣妖的梦当然也难入,嵇清柏凭着檀章身上的鸑鸾业火才寻到鸣寰的踪迹,只是没想到进来时却是没费什么太大力气。

不过这其中怪异,嵇清柏也没功夫细想,杀圣妖对他来说没什么心理负担,鸣寰的命数不在六界之内,他死也不算真的死,最多多涅槃几次早些入轮回罢了,反而有助于他的修为因果,这也是为什么,嵇清柏始终搞不明白这只死凤凰干嘛老来纠缠不去的原因。

在他看来,圣妖虽入红尘万千,但又脱离六界束缚,他无法成神,也不能成魔,只是区区六界过客而已,万年轮回时便什么都忘了,又何必再与这尘世间纠缠孽缘。

能让金焰炽凤惦念这么久,嵇清柏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在上次历劫时碰到万年刚入轮回的圣妖,欠了一张白纸似的鸣寰情债,对方才不肯轻易放过他。

但这金焰炽凤明明两次都最先想杀的是檀章。

白朝又说过他上次历劫冲撞了圣妖轮回,佛尊特意下界出手相助……

“你倒是还有功夫想别的。”鸣寰颈肩中了一箭,没死,但也没醒。

嵇清柏当然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修为大不如前,鸣寰梦中的业火又烧的厉害,入人梦境就得承人梦意,修为越强的魔与神,自然梦意也就越难对付。

圣妖三番两次被嵇清柏入梦后显然摸清了些门路。

业火烧入梦中,平原起了高山巨峰,嵇清柏一脚踏入业火,便见远处一只金鹏披着火焰尖啸着朝他冲来。

清梦冰绫从嵇清柏的手中飞出,束住金鹏鸟爪,鸟鸣凄厉,嵇清柏扯住冰绫想将它拉下地来。

金鹏自然不肯,鸟头昂扬,巨喙张开喷出一股火柱,嵇清柏飞身躲开,挽起荆生,射出一箭芯火。

金鹏的鸟眼中了一箭,却是越发凶猛起来,嵇清柏狼狈躲了几次,冰绫始终拽在手里,拖着鸟爪。

“不自量力!”鸣寰不知何时站在了金鹏的双翼间,一手捂着左眼,一手提着鸑鸾刀。

嵇清柏只觉手臂一紧,几乎被拽的脱臼,紧跟着半身飞入空中,底下业火燎着了他衣摆,一路顺着烧到了背上,嵇清柏像是不觉得痛似的,咬牙捏紧了冰绫,低喝道:“束!”

金鹏一声惨叫,鸟爪被生生扯断,嵇清柏从半空中跌落,冰绫旋转着飞到他的腰间,将人堪堪托起。

下一秒,鸣寰举着鸑鸾刀当头劈来。

嵇清柏提弓擎住这一下,抬起腿,将圣妖踹飞了出去。

震裂的虎口几乎握不住荆生,嵇清柏满脸都是那只金鹏的血,双眼透过血雾盯着金焰炽凤。

鸣寰撑着刀站起身,还没开口损上几句,天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阵闷雷。

这是要梦醒的征兆。

嵇清柏恨得咬牙切齿,孤注一掷举起荆生,又一支芯火箭燃在了他的双指间。

鸣寰倒是神色平静,淡淡道:“省点力气吧,梦貘上神,你想死在这儿吗?”

嵇清柏一声不吭,举着弓的手臂轻微抖着。

鸣寰的元魂从脚边燃起了光,一片片似星子般渐渐碎去。

“你为了他还真是什么都肯给。”金焰炽凤的眼神冷情奚落,碎片飘在了业火中,转瞬即逝,火焰渐渐灭去,一滴天雨落在了嵇清柏的脸上。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有一天无量归位,他把什么都忘了,你又该如何自处?”碎片划开了鸣寰那只受伤的眼,那目光刺的嵇清柏心口剧痛。

“闭嘴!”嵇清柏在最后一刻射出了手里的芯火,面前却已是一片虚无,他怔楞了半晌,身形突然脱力地晃了晃,眼前一黑,终是倒在了那片滚烫的天雨里。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2章 廿九 下一章:第44章 卅一
热门: 在黑暗中(逆光者原著小说) 穿成豪门大小姐后 生肖守护神 我不做A了! 穿到远古养暴龙 末世大佬穿成知青女配 小时代3.0刺金时代 情在不能醒 入幕之兵 山海火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