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廿六

上一章:第36章 廿五 下一章:第38章 廿七(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嵇清柏最关心的其实是檀章的腿。

小郎君一直坐在轮椅上,两条腿笔直垂着,晋都男子的外袍下摆宽敞,遮住了也看不太清楚。

嵇清柏几次想问,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檀章将轮椅靠在桌边上,问了一句:“方丈要喝茶吗?”

嵇清柏“嗳”了一声,有些犹豫道:“不了,寺里还有别的活要干,施主一个人先休息吧。”

檀章没动,一手扶着茶壶,慢慢转过脸来,他不说话,目光清清泠泠,落在嵇清柏脸上时像寒冬腊月的雪。

“……”嵇清柏没好意思再说要走。

他被小郎君看的脸皮子发冷,又觉着说不上哪里奇怪,于是也只能一头雾水地坐下来,让檀章给他倒茶。

“方丈在这儿多久了?”小郎君收回了目光,垂眉顺目,倒没了方才的冷冽,递来的茶冒着热气,很暖手。

嵇清柏笑了笑:“我跟小郎君差不多岁数时,就已经在驼山寺里了,一晃竟二十多年过去了呢。”说完,他又看了对方一眼,心头有些热,脱口而出道,“小郎君真是好样貌,一来啊,这寺里的辛夷花都失了颜色,年轻又登样。”

檀章觑了他一眼,低声说:“方丈看上去年纪也不大。”

嵇清柏:“……”他知道自己话又说多了,但总不能回一句“我都能当你爹了”这种话吧,于是尴尬笑笑,低头喝茶。

等陆长生回来时,看见和尚在屋里,又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清柏方丈?”他忍不住确认人是活的,“您怎么来了?”

嵇清柏站起身,朝他施礼:“贫僧正巧碰上檀小郎君,进来喝杯热茶。”

陆长生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伺候檀章那么多年,自家郎君哪是请人进来喝茶的性子啊!

“陆长生。”檀章突然道,“替我送送方丈。”

嵇清柏没明白檀章为何突然送客,可这么一想,又显得自己有些厚脸皮,甚是羞窘道:“那、那贫僧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小郎君有什么反应,急匆匆出了门去。

陆长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人还没动,檀章手里的茶碗突然摔在了地上。

陆长生:“……”

两江盐商,宗姓为方,十六年前诞下的嫡子却是个天生有腿疾的男婴,更奇的是,男婴即诞成之日起便不哭不闹,三月可言,百天断字,方宗当家虽可惜此子腿疾,但喜他天才聪慧,不满十岁时便隐隐已有家主之风。

一日,一位云游的仙者路过两江,见到年幼的方家嫡子后,一时又惊又怖。

直言此子命数并非方家能承,但只要此子在,方家百年定当鸿运昌隆。

陆长生算是最早被方家请去为檀章治疗腿疾的,他起初还奇怪为何檀章姓檀不姓方,后来知晓此事,才明白是郎君自己改了名字。

不得不说,在陆长生心里,檀章的确是极致天才。雷霆手段,谋略才策怕是十天十夜都讲不完。

但郎君那暴虐成性,喜怒无常的性子,也跟地狱炼火中的罗刹万般无二。

陆长生伺候了这么些年,仍是每日战战兢兢,这和尚如此冒失,也怪不得会惹郎君不快了。

檀章摔了杯子后似乎气消了些,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腿,神色阴郁。

陆长生小心翼翼道:“郎君要召人按腿吗?”

因为腿疾的缘故,长年不用,肌肉自然会萎缩,为了保持正常模样,每日都需专人随侍按摩。

檀章闭着眼,摇了摇头,他方才动气,牵扯到了肩膀的伤口,此刻殷红渗出了些,染上了衣袍。

陆长生忙帮着他先处理伤口,等弄好了,又忍不住提醒:“那位方丈手上有长情的解药……您看,这事儿该怎么办?”

“什么该怎么办?”檀章冷道,颇有些不耐,“让他帮我解啊。”

陆长生眨了眨眼,以为主子在开玩笑:“……要解一年呢。”

檀章皱着眉,似乎才觉着是个麻烦,自言自语地道:“一年就能解了?”

陆长生:“???”感情您还嫌短呐?!

嵇清柏回到前殿,重新跪在佛像前,还觉着耳朵热的厉害。

他真是跟檀章挨得近了就容易失分寸,想那佛境几万年,又想上辈子当皇帝的佛尊。

重重叠叠在一起,他居然差点忘了,今世的檀章哪还记得这些。

自己在这头情深意浓的,怕是要遭人厌烦。

嵇清柏惨惨淡淡地想,出家人要六根清净,他真是太不争气了。

长吁短叹了一阵子,又反省了一番,嵇清柏才从无量殿里出来,路过的小沙弥正准备给客人送去素膳,见到他高高兴兴地围着叫方丈。

“快去吧。”嵇清柏摸了每人一把光脑袋,“别等菜凉了。”

小沙弥们:“方丈一起去吗?”

嵇清柏苦笑,他当然想去,但得忍着。

结果没想到,陆长生半夜又突然找上了门来。

“怎么了?”嵇清柏随意披上僧袍,开门迎他,“小郎君有事?”

陆长生只觉得难以启齿,含糊不清地道:“是有点事……劳烦方丈跑一趟。”

嵇清柏心内惊慌,以为檀章身体出了什么事儿,他明明已经给对方喂了解药,自己法力也用了,怎么说药效也能撑个七日,为何又突然犯病了?!

“不应该啊。”嵇清柏跟在陆长生后面,他走的很快,最后等于是赶着陆长生往前跑,“贫僧的解药怎么会没用呢?”

陆长生跑地气喘吁吁,越解释越尴尬:“也不是没用,就是……”他实在说不下去,只能趁着夜色遮掩,神情甚是怜悯地看了一眼嵇清柏,咬牙撒谎道,“反正方丈去看了就明白了。”

嵇清柏听他这么一说,当然以为是出了大事,哪还顾得上对方表情,当先一步冲进了檀章的禅房。

陆长生在后头,“咔嚓”一声,直接把房门给锁了。

嵇清柏:“???”

屋里就亮着一盏夜烛,影影绰绰晃出床上半躺着的人影。

嵇清柏一时被搞的有些懵,颤着声音试探着唤了一句“檀小郎君”。

人影动了动,床帐被掀开,美人郎君里衣半敞,露出了大片如玉胸怀。

嵇清柏哪敢多看一眼,忙侧开头,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结巴着问道:“小、小郎君,哪、哪儿不舒服?”

过了许久,只听檀章叹息似的,低声道:“方丈,你离得太远了,我心口难受。”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6章 廿五 下一章:第38章 廿七(上)
热门: 重生嫡女有空间 诱A 修真界败类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白月光掉马之后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长安如故 唇间呢喃 世间只得一个你 魔道祖师(陈情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