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廿四

上一章:第34章 廿三 下一章:第36章 廿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嵇清柏心想,这到底是怎么样的缘分啊。

他记得上一辈子,檀章死的时候陆长生还活着,最后平平安安告老还乡,颐养天年的那种。

没想到这一世陆太医又干起了老本行,伺候的人居然也还没变——

嵇清柏又去看榻上躺着的人。

这面相,太年轻了……弱冠可能都不到,嵇清柏想了想自己在这一世的年纪,心情有些复杂。

这都能当父子的缘分了,怎么着都不该有什么情苦要熬了吧?

陆长生见他不动,皱着眉,又怕惊动了昏迷着的人,小声催促道:“愣着干什么?过来呀!”

嵇清柏回过神来,往前膝行几步,靠在床上。

佛尊的长相没变,还是那张能让六界无色颜的脸,不过眼角下的红莲胎记却是不见了,此刻少年样的佛尊微阖着眼,脸上有些许不正常的病气,嘴唇淤紫。

“咦?”嵇清柏看了出来,“长情毒?”

陆长生心里咯噔了一下:“你识毒?”

嵇清柏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心想你上辈子给我下的药我也都认识。

“你家郎君中了箭伤。”嵇清柏扫了一眼少年的肩头,“箭身上有毒?”

陆长生神色复杂,没想到一个山里乡野的和尚能懂这么多,咬牙点了点头。

嵇清柏挑了下眉,明白过来。

长情不是光光解毒这么容易的,这还是一副致死的春药,中毒之人需在两个时辰内与男人苟合,且其后一年,每隔七日都得找男性纾解,真正是折辱又杀人的奇毒。

怪不得荒山野岭的找他这个陌生和尚来办事,这帮人八成是准备等他解了这次燃眉之急后就送他归西的。

应也是佛尊自己的意思,嵇清柏头痛地想,这跟上辈子一样,草菅人命、杀人如麻的性子可怎么办才好啊……

陆长生大概也意识到了嵇清柏已经差不多都明白了,一时两人相对坐着都有些尴尬。

话虽不说破,但明摆着抓你来就是为了泻火,结束还得被灭口的的惨事儿,任谁都不太可能接受。

但和尚显得很冷静。

嵇清柏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朝着陆长生一笑:“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这毒,贫僧能解。”

陆长生:“可这情毒……”

嵇清柏摇头道:“不用与男子苟合,也能解。”

开玩笑,神仙下界虽法力有制,但他已不是上辈子神魂都不稳的情形了,虽不能活死人,但解个毒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陆长生将信将疑,但见嵇清柏如此笃定,还是扶着自己家郎君起来。

嵇清柏从腰间拿出一粒小丸,除了百草外,还混着他的法力,送进了少年人嘴里。

“这药只能解一次毒,贫僧现下也只有一粒。”说着,嵇清柏顿了顿,双手合十,低声道,“驼山寺虽小,但也能住外宾,各位如若不嫌弃,还望移驾寺中,多逗留阵子,好给贫僧制药的时间。”

陆长生有些拿不准主意,但见吃了药后自家郎君已然缓了之前气浮血燥的脉象,颇为惊讶地瞧了几眼嵇清柏。

陆长生天生是个药痴,自认医术独步天下,不论制毒制药,既能让人生不如死,也能妙手回春,如今见人能解长情情毒,怎能心里不痒痒。

不过陆长生自认君子,不会干逼人吐露药方之事。

“不如方丈等上一等。”陆长生想了想,诚恳道,“等我家小郎君醒了,再做打算不迟。”

博静带着一群孩子等在车外面,模样既害怕又焦虑,各个伸长了脖子想往里面看,却被方池挡着。

“我们方丈什么时候出来?”博静大着胆子问。

他模样像那长脖子的秃毛雏鸡,方池瞥去一眼,敷衍道:“快了。”

博静鼓着脸,不是很信他。

马车那边传来了动静,原是陆长生下来了,方池一手又握住了配刀,却看到随医摆了摆手。

他快步过去,陆长生与他耳语了几句。

“少主醒了没?”方池眯着眼问。

陆长生摇头:“暂时还没醒,那和尚待在外间等着,只要小郎君醒了,要杀要剐不都是一个字的事儿。”

方池皱眉:“可解药……”

陆长生:“驼山寺就在这附近,他那药不止一粒,去搜就是。”顿了顿,陆长生似有些不忍,“小郎君的性子,你我都清楚,怎肯因为一味药就受制于人,那和尚,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方池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了一圈小沙弥们,动了动嘴,没说话。

陆长生拍了拍他肩膀,淡淡道:“小郎君可从不心软。”

嵇清柏坐在外间,隔着道屏风倒也看不清楚里头光景。

陆长生陪他在外头喝茶,根雕茶海上摆着碧玉茶碗,茶香四溢,青雾袅袅。

嵇清柏对着陆长生实在陌生不起来,没话找话的聊着天,陆长生心下奇怪这和尚怎么一点都不认生,眼神瞧他的样子像在看位故人,总能莫名其妙地问些东西。

“陆医成家了吗?”嵇清柏问。

陆长生一口茶噎了一下,他捂着嘴咳嗽,闷闷道:“还没……”

嵇清柏语重心长:“不急,你上……看上去就像成家晚的人。”

陆长生:“……”这是什么好话吗?!

嵇清柏:“你们家郎君脾气不太好吧?经常对你发脾气吗?”

陆长生:“?”

嵇清柏一副很理解他的模样,自说自话道:“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以后就会变好的,你再忍忍。”

陆长生:“???”这和尚到底在神神叨叨说些什么?真是不要命了吗?!

两人又说了一盏茶的话,当然几乎都是嵇清柏一个人在讲,陆长生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只能听着,他唠叨到后面可能自己都没注意,居然连“你家郎君平时不爱吃花菜吧?这东西好,你劝他多吃点。”类似话都口无遮拦的给念了出来。

陆长生平时并不贴身凑后主子,所以下意识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我们郎君不爱吃花菜?”

嵇清柏眨了眨眼,才发现自己一时激动,说漏了嘴。

幸好,里间突然又传来了咳嗽声,陆长生也顾不了嵇清柏解释不解释,放下茶碗,旋身进去。

没过一会儿,陆长生出来了,面无表情地做了一偮,并不看嵇清柏,语气平淡道:“方丈,我家郎君有请。”

嵇清柏站起身,他整了整僧袍,内心不知怎的,渐渐忐忑起来。

跟着陆长生绕过屏风,榻上却没人躺着,嵇清柏正奇怪,便听一阵车轮碾过地板的吱嘎声传来,他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年郎坐在轮椅上,长发披散着,病容憔悴。

嵇清柏怔怔地看着他。

目光缓缓落到了那人的腿上。

少年郎的眉眼像绣了一面锦帛,微微一动,压下了一纹浅褶,他问:“你哭什么。”

嵇清柏闻声一震,他迟钝地伸出手,抹上面庞,才惊触到了一抹凉薄湿意。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4章 廿三 下一章:第36章 廿五
热门: 电竞团宠Omega 男配拿错女配剧本 七零军妻不可欺 爽文反派人设崩了 大争之世 我靠美颜稳住天下 红蝗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纯属意外 兰陵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