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廿一(上)

上一章:第29章 廿(下) 下一章:第31章 廿一(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帝的禁卫军起码有三百多人,但跟着鸣寰进殿的却寥寥数十。

曾德原本还想护在檀章面前,鸣寰袖袍未动,大太监人已经没了,嵇清柏现在除了佛尊管不了旁人死活,他气若游丝地歪在檀章怀里,闭眼念诀。

哪怕是在全盛时期,嵇清柏自认也不是圣妖的对手,准确点讲,除了超脱六界的佛尊,谁都不会是六界之内金焰炽凤的对手。

看今天这情形,嵇清柏觉得自己就算没死在檀章手上,大概也得死在鸣寰的手上。

“清柏上神。”鸣寰左手提着刀,鸑鸾只要出鞘,业火便永不熄灭,附着在刀刃上,像一抹鎏金,他笑道,“好久不见。”

嵇清柏没说话,他是真的不记得自己那世到底怎么得罪了这只圣妖,对方居然这么久都能追着不放。

鸣寰倒是还知道忌讳檀章的身份,没有马上动手,他参不透对方的命数,自然也明白皇帝的境界在自己之上。嵇清柏没到下一次渡劫的时候,此刻也保有着神识,更何况为了躲他,这人百年没出过佛境,这世下界必定与这位当皇帝的有关。

“金焰尊者。”嵇清柏恢复了些力气,他还维持着嵇玉的模样,不敢轻易动那几近枯竭的法力,好声好气地道,“你我的恩怨,早该前尘尽了,不该再深陷执念,如今小神即将归境,尊者莫要纠缠的好。”

鸣寰大概是听了什么好笑的话,他看了一眼抱着嵇清柏的檀章,淡淡道:“我看你是很想死的样子,不如就此来成全你。”

他说完,手腕一转,鸑鸾刀刃上的业火须臾间烧的遮天蔽日,明明离的还很远,但那刀锋裹着火光如千军袭来,竟是毫不留情。

嵇清柏看到这火,真是心都凉了,鸑鸾刀是金焰炽凤的妖魂化成,相传可杀魔灭神,一旦被劈中,神魂沐火,他也不用回佛境了,在这儿与这片人世绿水相聚,青山为伴吧。

先前嵇清柏一直不变回男身,正是在凝聚法力,此刻见鸣寰先行发难,便想着靠修为硬抗下来。

结果刀锋业火到了跟前,却突然变了方向,嵇清柏眼睁睁地看着鸑鸾朝着檀章飞去,灼骨业火将二人分开,嵇清柏被震的肝胆俱裂,嘶声道:“不——!”

鸣寰这一刀是真正准备置人于死地的,他疯起来简直不管不顾,丝毫不惧檀章到底是什么身份。

皇帝当然躲不掉,但也不愿就这么坐以待毙,他手里不知何时擎了一把弓,正是嵇清柏之前绑的那一把,鸑鸾劈砍上去,竟是承住了那一下,可挡不住业火烧到檀章的身上。

“貘的鬃毛?”鸣寰眯着眼,他表情有些阴郁,“他倒是对你挺舍得。”

檀章不知对方所指何物,虽然挡住了鸣寰一刀,但毕竟还是个肉身凡胎,此刻被业火围着,眼看就要烧身成烬,突然皇帝腰带上的荷包被烧断了系绳,落入了火中。

嵇清柏的脸色惨白,他吐出一口血,背上亮起一片火光,烧的纵横交错,皮开肉绽,一身凤袍浸着血色,压根看不清哪处还是好肉。

伤成这样,他居然还能笑出来,看着鸣寰,甚至有些得意道:“有我在,你休想伤他。”

檀章那处的业火居然灭了个干干净净,一层青光拢住皇帝周身,连之前灼出的伤痕都半点没留下。

鸣寰转瞬间便明白了,他惊怒般看向嵇清柏,面孔扭曲,恨声道:“你居然把灯芯给了他,你是真的想死吗?!”

嵇清柏忙着吐血,哪有功夫理他,此刻身上更是又烧又痛。

元魂不稳,嵇清柏知道自己这身子已到大限,他挣扎着想去到皇帝身边,却被鸣寰一把提起,飞身掠出了殿外。

嵇清柏这次彻底绝望了,他发现属鸟的都不是好东西,上头的鹤让他投了这破胎,底下这只死凤凰又一心一意地要杀他。

檀章要是因为他的死,恨上了鸣寰,渡众生之苦的劫数与圣妖纠缠不清,到时候两败俱伤,六界必将毁于一旦。

嵇清柏因为伤得太重,几乎处在只剩一口气的边缘,他被鸣寰夹抱在胳膊底下,面朝着对方腰间的鸑鸾,他盯着那刀看了半晌,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刀柄。

鸣寰发现时已经晚了,就连嵇清柏都觉得奇怪,自己为何能拔出圣妖的刀来,但此刻上神的内心杀意漫天,嵇清柏一心只想着为了佛尊,为了天下苍生,定要与这只死鸟同归于尽。

嵇清柏这一刀用了十成十的力气,鸣寰偏了下头,才没被直接削掉脑袋,脖颈处的伤口漱漱朝外冒着血,嵇清柏只觉腕间一痛,居然是被鸣寰生生拧断了,鸑鸾落地,圣妖一把拽住嵇清柏的领口,赤红的双目盯住他。

“第二次了。”鸣寰像个疯子似的,他突然将嵇清柏反扣在怀里,面朝着追出来的檀章,凑在他耳边,低笑道,“你上一次也是这么杀我的。”

他说着,鸑鸾已经回到了手里,嵇清柏只觉下巴一阵冰凉,刀刃紧紧贴着。

“我倒要看看。”鸣寰一手拂过他的脸,嗓音低哑,透着股温柔凉薄,“要是当着无量佛尊的面,将你一刀刀活剐了,他会是什么表情。”

嵇清柏真是恨得不行,但又什么都做不了,他此刻也不顾什么六界苍生了,憋出最后一口气,恶声道:“你杀不了他,就想着拿我出气,佛尊没骂错人,你还真是个畜生!”

鸣寰愣了一愣,表情竟有片刻空白,他似是回忆起什么,目光复杂苦痛,张了张嘴,只说了一个字:“你……”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惊弓之声,一支箭破日一般地射来,穿过了嵇清柏的左胸,正中了他身后的鸣寰。

嵇清柏只觉胸口一痛,再睁眼时,他已变成了一缕元魂,飘在了日光之下,皇帝的手里拿着他绑的那把弓,大红的龙袍上深一片浅一片,沾着全是嵇玉的血。

鸣寰已经不见踪影,该是身死涅槃去了。

嵇清柏庆幸的同时,又若有所觉地摸到了自己的心口附近,那一箭,檀章是射偏的。

他没想要他的命,但他还是因他而死。

嵇清柏见着底下哭头丧脸的陆长生,竟有些笑不出来,他最后望了一眼抱着嵇玉的皇帝,松了口气似的,闭上了眼。

作者有话说:

说要死在佛尊手上,就一定要死在佛尊手上

这一世不会交代貘的劫,下一世貘会自己想起来

再有一章这世就结束了

要交代下佛尊的余生

特别甜(?)的那种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9章 廿(下) 下一章:第31章 廿一(下)
热门: 情翔九天 攻略反派的特殊沙雕技巧[快穿] 妖怪都市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一念初见 大哥 嫡女如此多娇 命中偏爱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