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拾叄

上一章:第13章 拾贰 下一章:第15章 拾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嵇清柏在半夜恢复了一些神力后,便醒来给山洞周围下了个防野兽的禁制,檀章只要与他同眠就一定睡的极好,毕竟梦神在侧,想失眠都难。

赶回营帐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丫鬟因为他失踪,整晚都没睡,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遇了鬼。

娘娘出去一趟,外裙没了,狐裘披风也没了,就穿了件中衣,能不让人误会吗?

嵇清柏没工夫多解释,他又变回了嵇玉大胸萝莉的样子,让丫鬟拿针线过来。

“您要针线做什么呀?”丫鬟犹豫着要不要找大太监,顺便请陆太医进来看看。

嵇清柏叹气:“别问了,先拿来吧,再备点热水,我洗漱下。”

丫鬟没办法,只能出去备水。

嵇清柏拿来铜镜,手里捏着长针,在自己右耳垂上比划了半天,牙一咬,闭着眼狠心刺了进去。

不是他不想用法术把耳孔变没,只是因为那耳孔是檀章亲手给他穿的。

佛尊就算变成了凡人,神元仍旧是不死不灭的,再加上佛境中与嵇清柏魂魄交融了几万年,这人倘若想在嵇清柏身上留下什么东西来,那都是他这只区区梦貘之神抹到死都抹不干净的。

两个耳垂都穿了洞,虽说怎么看怎么可疑,但嵇清柏也没别的办法掩人耳目了,实在不行,他倒是不怕最后被皇帝发现什么,只要别误会他红杏出墙就成。

丫鬟端了水盆进来,看到他耳朵上漱漱冒出的血花子吓得差点叫出声,赶忙翻出伤药给人涂上。

“您急什么呀?”丫鬟怨着,“回去后让嬷嬷给您弄,老人手都熟,比您这么折腾要好多了!”

嵇清柏就怕她不误会,如此一来痛都是小事儿:“我这不想着让陛下高兴嘛。”

只不过正在赶回来的陛下并不是怎么高兴。

檀章不是三岁小儿,帝王心术,重且多疑,昨晚那不清不楚的侍卫破绽太多,他见人演了一晚上,只觉得可笑,既可笑又觉得太过匪夷所思。

他大半年都被嵇玉搂着睡觉,那人身子软的不行,瘦瘦小小,胆子却比天大,枕边同他说话像家常絮叨,没个尊卑,手下动作也不客气,怎么揉脑袋,怎么捂心口,怎么拍背,嵇玉往常做起来就熟门熟路,似乎半点不怕他这皇帝动怒。

明明哪儿都不像,却做什么都一模一样。

不清不楚的侍卫没那么软,腰却与嵇玉差不多细,虽然没真的看清楚过,但嵇玉胸前那两团却颇丰腴,檀章不重色欲,软玉温香贴着他脑袋都生不出什么旖旎念头来,昨夜那侍卫同样的姿势,胸膛平平板板,却似乎更合适,檀章在那人怀里似乎闻到了松柏香,忍不住张开手,丈量了下对方的腰。

真是细。皇帝想。

阴炽之痛这毛病,檀章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燎火一般痛了这么多年,唯有嵇玉是那场及时的清欢雨。这雨就算变了模样,成了烂泥里的污泡,皇帝都知道自己绝不会认错。

神仙妖魔,人间鬼怪,不论什么东西,这人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当个嵇铭的棋子,丞相的独女呢?

他什么都能给他。

檀章发狠地想,也能要他的命。

御骑是匹神驹,乌云踏雪,汗如血色,皇帝纵马驶入营地时,下人通报的速度都比不上马蹄后头飞起的土。

丫鬟“娘娘!”“娘娘!”地喊着,刚洗完头脸,还散着湿发的嵇清柏压根来不及盘头,赶忙掀起帐帘,眼前的马蹄高高扬起,檀章调着马头转了个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嵇清柏仰着脑袋,他半张了嘴,不懂皇帝这阵仗是怎么回事。

马上的人已经掀起狐裘,身轻如燕地跃了下来。

檀章见嵇玉大冷天的湿着发,不悦地眯了眯眼,扯下身上的狐裘,批头盖脸的将人一把包住,眼睛都没露出来。

嵇清柏没能跪下磕头,因为皇帝已经将他抱了起来。

“收拾你主子的东西。”檀章冷淡地吩咐着丫鬟,“全部搬到御帐里去。”

嵇清柏有些摸不准檀章当下的脾气,再加从头到脚被狐裘包着,想看也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幸好没过多久,嵇清柏只觉着屁股底下一软,他被人放了下来。

湿发上的水还在往下滴,没多会儿就晕了一片,嵇清柏扯下狐裘,才发现自己被皇帝抱到了御床上。

这床不比宫里的大,但也不小,底下垫着厚实的熊皮,非常暖和。

嵇清柏看着檀章伸手过来,右耳垂一痛,被他拽着。

嵇清柏:“……”

檀章口气冷淡,问:“刚穿的?”

嵇清柏故意把左耳也露出来,谄媚道:“这边也穿了。”

檀章看了一眼,轻嗤了一下。

耳洞刚打,被人捏拽这么久不痛才怪,皇帝不放手,嵇清柏也不敢躲,哼哼唧唧地呻吟半天,感觉自己右耳也肿了。

他心里是真的苦,想着两耳耳垂都大一圈,肯定跟弥勒佛一样了。

檀章折腾够了,终于是大发慈悲放开了他,见嵇玉头发还湿着,又让刚赶来的曾德递帕巾进来。

大太监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喘的跟狗一样战战兢兢伺候着。

嵇玉的头发虽然不是自己的鬃毛,但好歹长脑袋上,嵇清柏实在不想这么被皇帝糟蹋,于是被扯到几次后,按住了檀章的手。

“我自己来吧,陛下。”嵇清柏痛的眼角都红了,小萝莉的身子太娇,边抽鼻子边泪盈盈的,“我自己弄,一会儿就好。”

檀章总算没再为难他。

嵇清柏安安静静地擦干头发,他不会弄女子的发髻,随便绑了根辫子垂在胸前,抬头看到檀章正盯着自己,于是想着说些什么,结果还没开口,陆长生进来了。

陆太医现在见到嵇玉就脑袋疼,特别是看到对方还和皇帝在一块儿时,疼的都要裂了。

他恭恭敬敬跪下磕头,说:“臣来给陛下诊脉。”

檀章遇刺的事情曾德先一步已经知道了,肯定会差太医来看伤,皇帝没拒绝,只挥了挥手:“给他先看。”

“?”陆长生一时没反应过来给谁。

嵇清柏也莫名其妙的,坐着动也不动。

“嵇玉。”檀章突然叫他的名字,伸出手,“你过来。”

嵇清柏乖乖走了过去,见皇帝一直把手伸着,踌躇了一会儿,等靠近了才抬腕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檀章微微用力,将他拉到了自己怀里,皇帝坐着时是双腿岔开的姿势,一手拉着人,一手搂住腰,微一用力,直接把嵇清柏抱到了腿上。

嵇清柏:“……”他吓的有些不敢动。

嵇玉虽说虚岁有十六了,但前头那么些年废着,如今将养的也吃力,整个身段娇小玲珑,抱着都显小,檀章似乎掂了掂他斤两,眉眼转瞬凝了一层霜似的。

陆长生又觉得自己要死了。

嵇清柏让他把着脉,这次时间更长,把完陆长生面如死灰。

檀章冷道:“说。”

陆长生抖着唇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嵇玉三岁离魂,为防止其醒来,他奉皇帝之命配了“长痴”,进而牵制嵇铭,不曾想嵇玉居然没能一直痴下去,不但醒了,太后还属意她中宫之位,既然如此,这命皇帝肯定是留不得,陆长生其实制毒比制药还拿手,他的“忘川”能在一年之内让中毒之人死于“体弱多病”,且半点查不出差池,原本此女每日服用的好好的,到头来皇帝突然反悔了。

解毒就解毒吧,陆长生“长春圣手”的名号在外,不会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可没料到有“长痴”在前,“忘川”在后,嵇玉原本底子就羸弱,他用药不敢过量,生怕凶猛,最后这毒解得慢不说,人身子反倒是越来越差,陆长生这回把过脉真的是连自己坟头该迁在哪儿都想好了。

他不敢说什么“娘娘这身子怕是撑不过半年”类似的话,但表情作不得假,檀章见他跪地磕头,脑袋都不抬,心里跟着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继续治。”皇帝居高临下,面无喜怒,只道,“配药去吧。”

陆长生抬头,想说什么,看到檀章表情,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低声应了一句“是”,膝行退下。

他走后,余下的两人都半天没说话。

嵇清柏实在觉得尴尬,咳了一声,轻道:“陛下的伤不看下吗?”

檀章低垂了头,静静看着他,说:“朕没受伤。”

嵇清柏趁他不注意撇了撇嘴,心想你毒还是我吸出来的呢,怎么回头就不认,太没良心了。

推荐热门小说青山看我应如是,本站提供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青山看我应如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3章 拾贰 下一章:第15章 拾肆
热门: 天庭出版集团 有丝分裂 娇宠卿卿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他那么宠 兰陵缭乱2 长老逼我当天师 穿书之白月光gl 定海浮生录 仙侠文女配觉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