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二更合一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福怡转身回去,嬷嬷也松口气, 而圆圆追随回房间, 看见姐姐抱着积木抽噎的直哭也很难过, 走过去牵住姐姐的手, 给姐姐擦拭眼泪, “姐姐不难过,圆圆陪着你,额娘只是怕我们学坏了,等阿玛回来额娘就会理解!”

“恩!”满满抽噎的点点头。

胤禛回来的时候发现府里气氛不太对, 回到房间里见福晋在生气,“这是怎么了?”胤禛不解的看着她。

“奴婢给四阿哥请安, 启禀四阿哥是这样的……”赵嬷嬷如实回禀。

胤禛听了直皱眉,却耐心的给福晋解释, “福晋这是你误会他们了, 爷的确没有教他们百家姓跟三字经, 爷是用其他的给他们启蒙,孩子也是有自尊心,你不能没有了解清楚就说他们骗人, 你这样说会让孩子们伤心,也会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 长大以后会觉得既然额娘都这样说了, 不把罪名坐实还真对不起白担这个罪名!”

“谁家孩子会如此胆大妄为?还不是都爷你宠的?”看看以前弘晖他们谁敢?哪个不是乖的很?还是没有管教好!

胤禛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福晋, 爷不认同你如此说, 父母只是孩子的引路人,不可以决定他们的未来,再说俩孩子做什么了?怎么就胆大妄为了?爷教给他们的知识,他们的确学会这是事实,没有教他们的,他们不会也是正常,满满顶撞你是不对,但你不能随便动手打孩子,这样也不对,应该跟孩子们好好说,让他们明白事非,而不是以暴制暴。”

福怡觉得以前教孩子也没这么费劲,孩子们不都长的挺好的?这么到这就如此多事呢?

福怡到现在都没办法转变过来身份,原来并不是孩子们没想法,而是不敢有想法,如今她不在是阿玛,而是额娘,存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那依爷的意思,妾身应该怪爷不好好教导他们?”福怡说着气话。

翠竹她们为福晋捏把冷汗,胤禛也不在意,“福晋如此说也可以,爷的教学跟平常人不一样,爷跟你说……”胤禛知道她是为孩子们好,也不跟她计较。

“爷不用说了,爷难道就是教他们玩物丧志吗?”福怡如今心气不顺的很。

俩孩子得知阿玛回来,抱着积木跑过来,还没进门就听见额娘生气的话语,俩小包纸都有些委屈,圆圆牵着姐姐的手以示安慰,胤禛因为福晋如此态度心情也不好,压根没注意俩孩子也来了,“福晋,爷知道你是担心俩孩子,但是你听爷跟你说……”胤禛还是按着脾气好好跟她说。

“爷不用说了,妾身想他们好好学习并没有错吧?既然爷不想好好教,那就让请老师来教。”福怡觉得不能让胤禛给孩子们启蒙了!

胤禛现在倒是有些了解俩孩子的心情了,苏培盛吓得要死,四福晋莫不是疯了吧?

“呵,福晋你简直是不可理喻,你怕是忘记了,他们也是爷的孩子,你放心,他们的未来爷负责,你就算去找皇阿玛跟额娘,爷也不怕,再来爷体谅你,不代表爷怕你!”胤禛冷哼一声生气的离开,出门见着俩孩子,摸摸俩孩子的头转身离开!

满满见阿玛被气走了,“额娘你太坏了,不要喜欢你了!”满满其实想说她太霸道,只是太小表达不出来,抱着积木去找胤禛了。

圆圆其实比姐姐早慧得多,见着阿玛跟姐姐离开,看着觉得自己没错的额娘,有些失落的摇头,“额娘也许你比较适合做阿玛!”

福怡望着儿子失望眼神,心揪着疼,却更震惊儿子的话语,难道真的是她错了吗?

“福晋您怎么能……”赵嬷嬷为她着急,做女人怎么能如此强硬呢?

“嬷嬷不用说了,我想自己静一静。”福怡现在需要时间跟空间。

胤禛回到书房的时候,两个孩子也相继跟过来了,满满走到他身边,“阿玛不要生气,额娘也不是故意的,满满呼呼!”满满到底是个小孩子,她很害怕阿玛额娘吵架。

胤禛抱起闺女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在抱起儿子让他坐在自己另一个腿上,“满满乖,有阿玛在不会有的事,不要害怕!”胤禛亲亲闺女跟儿子的小脸。

俩孩子开心的笑了,胤禛带着俩孩子一起用膳,用膳以后给俩孩子讲故事,然后各自回房睡觉,第二天胤禛给他们授课后留下作业便去上朝,谁都能发现四阿哥今儿心情不好,那些大臣简直心里慌呀!

在朝上都乖得很,康熙也发现了,最近朝中没出什么大事,应该也不是为了隆科多的事,隆科多现在还下不来床,那是府上出什么事了?跟福晋吵架了?真是出息了他!

康熙也没过问,还是给孩子留点空间,胤禛本想如果福晋今儿服个软就算了,结果什么都没等到,胤禛这心情真是太不美妙了,胤禛继续睡书房,压抑的气氛在整个府邸弥漫着,奴才们大气都不敢喘,深怕惹怒了胤禛,俩孩子也明显察觉到气氛的变化,俩孩子心理也有些慌。

就这么过了三五天,福怡在自己的房间里,其实很担心胤禛,却拉不下脸,胤禛却觉得这次不给媳妇点教训,以后就无法无天了,于是夫妻俩就这么僵持着。

时间久了,胤禛看谁都不顺眼,大臣但凡有事禀告,胤禛才不管是谁,是大是小,总能挑出错,而且句句在理,康熙想不罚都难,弄得最后,朝上安静无声,这朝上的特别尴尬,压得他们都喘不过气,好不容易到了下朝,康熙让李德全传召胤禛,可不能再这样下去。

“小四你到底怎么了?谁惹着你了?”康熙觉得再这样下去,可以不用上朝了,反正没人敢说话呀!

“回皇阿玛的话,儿臣不想说!”跟媳妇吵架,难道皇阿玛还能下道圣旨让媳妇道歉?这样的道歉他也不稀罕!

康熙:……看来跟媳妇吵得很严重,小四媳妇一向稳重,不应该呀!

康熙绝对不会想到哪个女人敢作死得罪丈夫,胤禛不想说他也勉强不了,皇贵妃很快也发现了,儿子不说她能怎么办?儿媳妇为人过于死板,还没有女人的细腻跟温柔,这吵架断没有男人先服软的,再说不管对错,也没有让她儿子服软的道理。

当晚康熙来的时候,皇贵妃请示康熙让费扬古夫人去看看儿媳妇,康熙疑惑的看着她,“爱妃你怕是忘记谁才是你儿子了吧?”这是后妈吧?这时候不应该是她这个做婆婆的好好教儿媳妇的时候吗?

皇贵妃嘴角抽了抽,她怎么能盼着皇上懂这件事呢?“回皇上的话,臣妾自然是亲妈,安安的情况特殊,要是他府里不是只有一个女人,臣妾保证把他媳妇收拾的服服帖帖,臣妾自己是女人,也了解女人,这个时候同样的话,亲娘说跟臣妾说是完全不一样,皇上也不希望安安夫妻貌合神离吧?”要不是为了儿子,做婆婆的想磨搓儿媳妇还不容易?

康熙这才明白,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好,明儿下朝朕会提点费扬古几句。”

而胤祚他们见胤禛心情不好,想关心关心,却被胤禛拒绝,他们就知道事情严重了,四哥这是真生气了,四嫂到底做了什么?能把这么好脾气的四哥惹成这样,那绝对是四嫂做的不对!在胤祚他们心里胤禛是个十分讲道理的人。

第二天下朝康熙留下了费扬古,“费扬古最近你发现老四心情不太好吧?”

“回皇上的话,臣……”这让他怎么接话呢?

“朕觉得为了大家都好,还得解决问题,小四媳妇自从生了孩子,你夫人就去过一次,这关心的不够呀!”康熙看了看费扬古。

费扬古马上就明白了,“臣明白,臣今儿回去就好好说说。”

“恩,小四这孩子向来心善却是个有气性的,还得小四媳妇多体谅!”康熙也算是很给费扬古面子了。

“皇上言重了,女子出嫁从夫乃是天经地义,这是小女的本分。”费扬古连忙道。

费扬古回去就跟夫人说了,费扬古听了也面色凝重,第二天就去了四阿哥府求见,福怡听见额娘来了有些惊讶,以为是家中出什么事了,“臣妾给四福晋请安!”

“额娘快请起,可是家中有事?”福怡关切的问。

“四福晋放心,家中一切都好,额娘是担心你,说说吧,你跟四阿哥怎么了?”费扬古夫人对闺女也不来虚的。

福怡有些不好意思,这闹得大家都知道了?

“劳额娘担忧了,没什么。”福怡并不想让额娘担心。

“没什么?没什么皇上能提点你阿玛让额娘来看你?闹成这样你也不怕笑话?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费扬古夫人觉得此事怕是大了。

福怡说不出口,最后还是翠竹一五一十说的,“额娘,我是为了俩孩子好,现在到成我错了?我错哪了?”福怡觉得额娘肯定能理解。

费扬古夫人沉着脸,忽然打了福怡一个巴掌,打的福怡发懵,又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所有人都吓傻了,福怡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额娘你……”

“照理说你如今是四福晋,我不该也不能打你,可你是我的女儿,今儿我是为你好,你能做出这种事来,是我没有把你教育好,所以我也该打,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错在哪?好,那我告诉你,女子出嫁从夫,你错在没有尊重丈夫,你错在自以为事,你错在太霸道!”费扬古夫人教导女儿。

福怡觉得委屈,“额娘我是为了圆圆满满好!”

“就你为了孩子们好吗?四阿哥是孩子们的父亲,他难道不会为了孩子们的好?再说好不好不是以你的标准来衡量,怡儿你从小就聪明,比你几个哥哥们都要强势,可你是女子,你这样是不行的,作为女人该温柔就得温柔,而你就是太刚强了,好,退一万步说,就算四阿哥骄纵了孩子们,你也不能说让他不要管孩子们,你有什么资格让一个父亲不管孩子们的事?自古自有额娘插手不了,从未有过父亲不能管,如果四阿哥真的不愿意在管孩子们,那就证明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圆圆满满也没有立足之地,你现在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了吗?”费扬古夫人简直气的心肝疼呀,四阿哥还能容忍闺女,真是修养好,她太惭愧了!

福怡整个人一愣,上辈子太习惯了,如果后院的女人们管教不好,就不要她们插手,她却忘记了,今时不同往日,“额娘我……”

“行了,你不要说了,怡儿你这样下去,四阿哥就是再好的气性,也容不得你呀,四阿哥要跟你解释,你竟然还不愿意听?额娘觉得就是四阿哥太宠你了,宠的你都不知天高地厚,但凡换个男人,你早就被冷在后院自生自灭了,你看看额娘何曾敢如此这样对待你阿玛?看看其他男人,在看看三阿哥,怡儿你要惜福要珍惜呀!”费扬古夫人都不知道闺女哪来的勇气?

听了额娘这些掏心掏肺的话,福怡这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她一直站在男人的角度去想这件事,自然是没错,可从未在女人的角度去想,“额娘我知道错了!”不得不说作为女人她的确不应该。

“怡儿你不应该跟额娘道歉,你要明白你的未来掌握在四阿哥手里,额娘知道你好强,可是你就是再有本事,丈夫孩子跟你离心离德,你要那些旁物有何用呢?”费扬古夫人慈爱的轻抚闺女的脸。

上辈子那些孩子们都很怕她,许是真是她错了吧!

“再说四阿哥身子不好,你就不怕把他气出个好歹,到时候担心难受的还不是你?”这个傻闺女!

“额娘我知道了!”福怡却还是有些拉不下脸。

费扬古夫人岂会不知她的想法?“不仅要知道,还要做到,断没有男人先服软的,这样较劲下去,吃亏只会是你,夫妻感情也会消磨殆尽,你不稀罕的话,多的是女人稀罕,再说你真的不稀罕吗?”真不稀罕前几年那么紧张的是谁?

福怡明白额娘说的是对的咬牙点头,不就是道歉嘛,她大人有大量!

“这就算了,俩孩子呢?你总得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不能这么不清不楚。

福怡让赵嬷嬷带来俩孩子,满满有着小怨念,见着额娘的时候,哀怨的小眼神一直不断,费扬古夫人知道今儿要是不弄清楚,这俩孩子真的会跟闺女离心的,“圆圆满满能不能告诉郭罗玛玛,阿玛到底教什么了?也让郭罗玛玛长长见识?”

“好的,郭罗玛玛请稍等。”圆圆跑了出去。

圆圆很快带了一个大盒子回来放在桌子上,费扬古夫人跟福怡满是疑惑,圆圆打开盒子,里面有很多颜色鲜艳的卡片,福怡他们是第一次见识这种卡片觉得很稀奇,“圆圆满满这做什么的?”

“回郭罗玛玛的话,这是阿玛教我们认字用的,这里面有快一千个字,我们都认的差不多了,阿玛说会给我们做新的卡片!”满满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费扬古夫人慈爱的摸摸俩孩子的头,“满满圆圆真聪明,不看图你们也认得吗?”看图会容易许多。

“认得。”圆圆从里面拿出一张写满字的卷纸,“阿玛抽考的时候,会随意指出一个字问我们,这上面的字,我们都认得七七八八了。”

福怡他们一看上面的字全部打乱写的,“圆圆满满真棒,那圆圆满满能告诉郭罗玛玛这下面的是什么吗?”从来没有见过呀!

“回郭罗玛玛的话,这是拼音,阿玛说这会让我们更加容易学会认字,将来学习英吉利语也会更容易的!”满满如实说。

费扬古夫人不知道,可福怡却清楚的很,当年皇阿玛也曾让南大人教他们英吉利语,可他们怎么都没有学会,胤禛会英吉利语?怎么从来没有听说?

“额娘,拼音以及英吉利语的事不要往外说,你们俩也要记着。”福怡叮嘱他们。

费扬古夫人不懂别的,但从女儿的态度能看出来这是大事,“你放心,额娘知晓。”她会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告诉。

“是,额娘。”俩孩子点点头,随后满满撇开头,哼,还没有跟额娘和好,态度要明确!

福怡见俩孩子这样,心里也不好受,却拉不下脸,满满是个敢爱敢恨的小包纸,哼,才不要原谅额娘,行礼后带着弟弟离开了,费扬古夫人也知道闺女爱面子,“怡儿做人没有谁可以代替谁,额娘只能规劝你,在你心里是自己的面子重要?还是丈夫孩子重要?你总的取舍一个,再说在他们眼中也许你低个头,并不会丢面子,而是通情达理的表现,额娘言尽于此,望你好好珍惜。”像四阿哥这样的男子,世间仅此而已。

额娘的话让福怡调过来翻过去想了好久,她是明白自己做的哪不对,可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低头,就这么到了晚上,福怡几次起身想去给胤禛道歉,可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赵嬷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最后还是赵嬷嬷弄了补品,“还请福晋恕罪,奴婢擅自吩咐人炖了补品,福晋不如亲自给爷送过去?”这样也算是变相服软了,能走出第一步,后面的就容易了!

福怡知道赵嬷嬷的好意,最终还是起身前去书房,快到书房面前,福怡打起退堂鼓,赵嬷嬷装作一脸不解,“福晋为何不走了?”

福怡真是被堵得不上不下,深呼吸继续往前走,在书房面前就听见闺女不满的声音,“阿玛,额娘太坏了,不要喜欢额娘了!”满满明明很难过去却傲娇道。

“哦?真的不喜欢额娘了?”胤禛笑笑问。

满满犹豫了,“那额娘要是道歉的话,我就不计较了!”

胤禛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福晋这人太要面子,自尊心太强了,“满满你额娘这个人太要强了,哪怕知道自己做错,也落不下面子道歉,满满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只要额娘主动跟你交谈关心你,你就当她跟你道歉了好不好?”

满满还不太懂,既然额娘关心自己那就算了,“好吧,听阿玛的!”

“满满真乖,满满虽然额娘有错,但是满满如此跟额娘说话是不是也不对呢?阿玛教导你做错了就要怎么样?”胤禛趁机教导闺女。

“知错就改,可是是额娘先做的,为什么额娘不改?额娘改了,我就改,阿玛说过大人要以身作则!”满满表示自己是个有原则的好孩子。

“满满说的对,额娘主动来关心满满,就是改了,那么满满到时候也要跟额娘道歉!”胤禛笑笑道。

“好!”满满觉得没毛病!

“满满那边有点心,不可以吃太多。”胤禛给闺女的奖励。

满满跑过去吃点心,圆圆死死盯着胤禛,胤禛莫名的心虚,“你这么看着阿玛做什么?”

“阿玛你如此骗姐姐是不对的,不过儿子不会揭穿你的!”圆圆很认真的说,其实额娘还是不会说道歉的话。

胤禛嘴角抽了抽,“那真是谢谢你了!”儿子早慧的很呀!“不过阿玛并不是欺骗满满,额娘心里知道错了。”

圆圆似懂非懂,“那阿玛还在生额娘的气吗?”

胤禛知道儿子在担心什么,“圆圆这件事你额娘是不对,但是阿玛也有错,毕竟阿玛从未告诉你额娘,阿玛到底教你们什么了,她只是跟所有的母亲一样,希望你们能成才。”

“那阿玛不生气了?”圆圆期待的问。

“谁说的?阿玛是不会为这一点生气,可你额娘太过独断专行,压根不听别人解释,就像你姐姐想解释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这样是不对的,然而她自己却并不觉得。”他只是生气这一点。

“可是阿玛刚才说额娘太好强,阿玛常说男子汉大丈夫要心胸宽广!”圆圆不太能理解,却记得胤禛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倒是教育起阿玛了,圆圆你说的很对,可有些事并不是那么简单,你还小,你不懂,长大就知道了,有阿玛在,不会有事的!”胤禛知道儿子是担心他们不会和好,胤禛喃喃低语:“她根本不知什么是平等,倒是爷平等对待她,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觉得她高人一等了?”哪来的自信呢?

胤禛的话语让门外的福怡身子一僵,回想上辈子自己是如何对待后院的女人,在这一刻她深刻体会到额娘那番话的意思,除了她受上辈子影响外,也有胤禛一直宠着她的原因,才会让她那么想当然的带入上辈子的角色。

是呀,她凭什么要胤禛听她的?如今她才是四福晋呀!主宰这一切的并不是她!

福怡为自己的身份悲哀,却也更能看清楚胤禛对自己宠溺,作为女人是幸福的,可福怡的心里五味陈杂,额娘的一句话在脑海里回转,是丈夫孩子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答案是不用想的,福怡端着补品走进去,孩子们跟胤禛见着她都一愣,“妾身给爷起身。”

“起来吧。”胤禛很诧异福晋会来,看来岳母的话还是很管用。

“爷最近辛苦了,这是妾身让人炖的补品,爷趁热喝了。”福怡端上补品。

圆圆很聪明的走到姐姐那边去,“阿玛额娘时辰不早了,我们就先告退了!”圆圆带着姐姐离开。

福怡松口气,觉得儿子真是聪慧,赵嬷嬷他们很有眼色的退下关好门,“爷这件事是妾身太过武断了,还望爷见谅!”

胤禛还真没想到媳妇会道歉,真是太不容易了,“福晋既然知错,爷也不是揪着不放的人,福晋坐下吧,爷有话想跟你谈谈!”

福怡坐下来疑惑的看着胤禛,相处这几年,她倒是了解胤禛是真不生气了,“爷想谈什么?”

“福晋这件事爷有错,爷没有告诉你,爷打算怎么教他们俩,是爷的不对,爷没打算用传统的方式教育他们俩,也许你认为爷剑走偏锋,可是福晋他们俩不需要考状元,知识要实用才对,爷不会把他们教导成蠢得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人,可是爷也不希望过于逼迫他们,福晋孩子们的未来是他们自己的,你不应该过于干涉,你认为的好,不见得是他们认为的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怕浑身是泥泞也是满脸笑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哪怕满身荣贵,也如坐针毯,爷没有希望他们怎么样,爷只希望他们成为一个可以开心生活又有能力自保的人就行了,然而孩子还小,不懂的如何选择,我们作为父母理应帮助他们,但不是帮助他们决定,而是教会他们如何选择,有时候别为谁做太多决定。”胤禛很认真的把自己的观念告诉了福怡。

推荐热门小说清穿四爷日常,本站提供清穿四爷日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穿四爷日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他那么宠 轩辕·绝 余生请多指教 假替身与真戏精 特工在异世 双黑的千层套路 重生九二好生活 少女终成王[娱乐圈] 战魂神尊 极限宠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