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胤禛并未被这件事影响, 可担心额娘福晋受连累心情不好,胤禛下朝先去给额娘请安,皇贵妃见儿子丝毫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也暗自松口气, “安安不用在意别人说什么, 额娘相信你, 放心,有额娘呢!”谁敢欺负她儿子, 她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额娘儿子没事,倒是让额娘受连累了, 额娘放心要不了多久就会没事。”胤禛自信道。

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 儿子能如此敞亮就证明他真的没有, 而且如此自信就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 这样很好, 她说话底气也会足,“额娘相信你, 去做你想做的吧!”而她能做的就是帮儿子平息后院这一块。

胤禛本想安慰额娘,结果反被额娘安慰了,好吧, 额娘心理素质真强大, 面对经历后宫残酷洗礼的额娘,胤禛的一腔温柔没处发, 觉得还是回去安慰弱小的媳妇儿吧, “恩, 谢谢额娘,那儿子就先告退了!”

胤禛回到阿哥所,见媳妇沉着脸,想到媳妇为自己遭罪,受到冷嘲热讽,心隐隐抽痛,“爷回来了,福晋让你受委屈了!”胤禛歉疚道。

“回爷的话不委屈,妾身相信爷。”身为四福晋享受福晋的荣耀,自然也要承担带来的不利,荣辱从来都是共存,倒是他明明自己最难受,还反过来安慰她,福怡越发心疼这个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胤禛。

要是自己可没这么好的脾气,有时候她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这么在乎他,是因为他是前世的自己,还是因为他只是他呢?好在他不用想那么多,他们这一生已经不可分割。

“福晋,爷跟你保证,爷绝对没有做出这种事,害的福晋受累了。”媳妇就是好,这么信任自己,自己也不能让她失望才好,如今大清真有人想如此办法,他也不会去盗取未来的成果,他又不需要政绩,他又不争皇位,这些反而会引来麻烦。

“爷放心,只管去做自己想做的,妾身会支持你的,其他的爷不用担心,妾身会处理好。”敢欺负胤禛就是欺负她,她可不会放过欺负自己的人。

等等,哪不对劲?媳妇看着一点都不像受了委屈呀?媳妇儿有这么强大吗?怎么被安慰的总是自己呢?

胤禛眸光难掩失落,福怡见他有些失落,心抽着疼,唉,想必皇阿玛质疑过他吧?难道会失落,这些都是他们这些皇子的必经之路,次数多了也就学会如何守护自己的心!

胤禛也就失落了那么一下,媳妇儿心理素质好总比做小白兔好,这样也挺好的!

胤禛又恢复之前的生机勃勃,福怡见他没事了,觉得他真是孩子性情,既开心又担心,算了,凡事有她在呢!

夫妻俩就是有那么多美丽的误会。

福怡想着这些天准备一下,过几天传出新的话题,胤禛这件事也算是过了,福怡让人偷偷的给她大哥星辉送封信,进宫一年多了,多年的宫廷生活,让福怡在这一年里建立了属于自己小小的势力,传信什么不算难,更深的也做不到,毕竟根基尚浅,有些信任是需要相互培养。

星辉收到妹妹的信,一看眉头蹙了蹙,这个妹妹从小就与众不同,本事大得很,出嫁之前额娘的铺子交给她打理,从中培养不少人才,这事只有阿玛跟他知道,星辉拿着妹妹的信去见阿玛。

费扬古见着闺女深思了一会,“按照你妹妹的去做,但是一定要小心谨慎。”闺女是四福晋,他们的命运已经跟四阿哥绑在一起,再说他也舍不得女儿受苦。

星辉点点头按照妹妹的去做,一切都要做的顺其自然,这自然得需要几天功夫,而在这之前,有些宗亲朝廷命妇来给太后请安,顺道跟皇子福晋们联络联络感情,福怡自然不在这之列,福怡今儿心情不错,给额娘请安后,便去逛御花园了,正巧几位宗亲朝廷命妇跟大福晋她们一起游园子。

福怡就当没瞧见,自己逛自己的,那些人看福怡的眼光充满了讥笑跟轻视,谁让她的爷们不争气呢?之前她们家老爷可没少吃四阿哥的亏,如今风水轮流转。

福怡上辈子登基受过太多白眼,太多的质疑,就连亲生母亲都不接受册封,比起那些,她们这一点不痛不痒,福怡压根不在乎,福怡高高在上的态度深深刺激大福晋她们,觉得都这个时候了,她凭什么还那么不可一世?

“哟,这不是四弟妹吗?没想到四弟妹如今还有心思在这逛园子,真是好气度,换做是我,我怕是愁的食不下睡不着了!”大福晋一来嘲笑她,二来暗指她不关心自己的丈夫。

“那怕是大嫂轻视了大哥的能力才会如此,我相信我家爷,所以心安理得,既然心安理得有什么食不下睡不着?”福怡轻轻一拨就化解她的争锋。

大福晋被噎的够呛,这个四弟妹真是跟四弟一样不招人喜欢。

“光四弟妹相信可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大福晋笑笑道。

福怡只是轻笑,“谣言止于智者,流言多半出于妒忌!”

其实早在她们在御花园交谈的时候,就有人去禀告皇贵妃,皇贵妃深怕有人欺负儿媳妇,于是一直派人暗中保护,有什么事立即通知她,得到奴才禀告的皇贵妃冷笑,简直欺人太甚了!

皇贵妃亲自带人杀过来,在这皇宫里有谁是简单的?皇贵妃的举动自然牵扯万千,惠妃她们也得到消息,立马赶过来看看什么情况。

而胤禛刚下朝苏培盛就得到消息,急忙禀告他,胤禛眸光微冷,“大哥三哥要是不忙的话,跟弟弟我一起去御花园逛逛吧?谁家的媳妇谁家管?闹到皇阿玛那就成笑话了!”哼,就知道她们不是好的,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他媳妇,他长的一副好欺负的样子吗?

胤褆他们马上就明白肯定是自己福晋又去找四弟妹不痛快了,胤褆不慌不忙,毕竟出了这件事,老四也不占理,胤祉很是气恼,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没事跟着大嫂乱得罪人做什么?以后有她苦日子过的,大哥年岁大入朝早不知道,他能不知道吗?老五老六老八老九老十跟四弟关系多么好?将来指不定怎么抱团,她怕是闲得慌?

等他们到的时候,皇贵妃她们也都纷纷到了,只见三福晋也帮腔道:“大嫂说的是,光四弟妹相信有什么用?得天下人相信才行!”

“天下人相不相信跟我家爷有什么关系?只要皇阿玛相信就好了!”福怡丝毫不为所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福怡转身准备离开,皇贵妃暗自给老大媳妇他们记着账,惠妃她们虽有些担心皇贵妃使绊子,却高兴能打压四福晋,打压四福晋就是打压四阿哥,打压四阿哥就是打压皇贵妃,再说这宫里不是皇贵妃一手遮天的地方。

胤禛扭头笑着看了看胤祉,笑的胤祉头皮发麻,“四弟真是对不起,都是三哥管教不严,让弟妹受委屈了,你放心,三哥回去就好好管教她!”

“这次就看三哥的面子算了,再有下次,弟弟我就让皇阿玛替你管教管教!”胤禛冷笑道。

“你放心!”胤祉瞧见胤褆那嘲笑的笑容,心里哼了哼,大哥怕还不知道四弟的能耐吧,现在取笑他?瞧着日后吧!

大福晋对着转身离开的福怡叹气,“唉,大嫂知道四弟妹是强颜欢笑,四弟不学无术是出名的,谁又会极度这样的人?皇阿玛哪能轻易相信呢?”

“大福晋言之有理。”其他朝廷命妇纷纷讥笑道。

皇贵妃抿着唇,要冲去的时候,被秦嬷嬷拉住,往惠妃她们那边看了看,皇贵妃心里明白,小辈的事她去插手性质就不一样了!

福怡本来不想跟一群无知妇人较真,可偏偏有人不想好过,既然给脸不要脸,那也怪不得她了,福怡转身冷着眸,“放肆,你们竟敢揣测圣意,倒不怕给自家爷们惹麻烦?”

朝廷命妇们听见四福晋如此说,脸色白了白,大福晋脸色也不那么好看,“四弟妹别血口喷人,我们只是说事实而已!”

“什么事实?你是亲眼瞧见了?还是有人证物证?今儿你我在这发生矛盾,离开之后,你们谁要是出了点事,那是不是就是对方做的?因为有人说我们闹过矛盾?”福怡步步紧逼。

大福晋怎么都不明白,四弟妹怎么一下变得如此盛气凌人?

“不管怎么说,四弟的学识可是有老师们为证!”大福晋就咬紧这一点!

“那又如何?学识能代表什么?我家爷入户部前,也没见着那些有本事有能耐的文臣武将们拿出办法整顿户部?还得靠我家爷不是?”福怡笑笑道。

“你……”大福晋气的用手指指着四福晋。

福怡浑身威压剧增,那种上位者的威压,让她们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大口大口喘着气,“大嫂还是摆正自己的位置,平儿里你总是来寻我麻烦,我敬你是长嫂忍让你,却不代表我怕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你怕是忘了,你我都是上了玉牒的皇子福晋,撇开爷们的兄弟之情,你比我高贵在哪?你又有什么资格指着我?更有什么资格来指手画脚我家爷的事?你到不怕旁人多想了!”

大福晋涨的脸通红,却半句反口的话都说不出来,事实就是如此残酷。

福怡在看看那些朝廷命妇,“还有你们,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当众嘲笑皇子?你们怕是忘了,不管我家爷多么的平庸,那也是皇阿玛的儿子,也是尊贵的皇子,你们可有把皇阿玛放在眼里?把皇室尊严放在心里?”福怡用大义来压她们。

那些朝廷命妇薄唇微动,颤抖着身子跪下,“请四福晋恕罪,都是臣妾食言!”是呀,她们怎么会忘了不管四阿哥如何,他都是皇子,还是皇贵妃之子,岂是她们可以随意嘲笑?这不是把皇上跟皇贵妃的脸面往地下踩吗?今儿的话传进那俩位的耳朵里,她们还能好吗?

“大嫂,我奉劝你一句,做事多替大哥想想,一笔写不出两个姓,我家爷在怎么平庸,也是爱新觉罗家的儿子,跟大哥没区别,我家爷脸上无光,皇阿玛脸上就能有光了?大哥脸上就能有光了?百姓不会清楚那是谁,提及的时候只会说皇家,谁绕的过谁?还望大嫂担得起长媳这二字!再说了我从不觉得我家爷平庸!”真以为她是任人揉捏的小媳妇了?说完福怡就离开,今儿这话传出去,她也不怕,在不教训一下,指不定以后在她面前翻天呢!

胤禛看的一愣一愣,这是他家那沉默寡言心软的媳妇?这道理一套一套的呀!厉害呀!

胤禛不怀好意笑笑的看着胤褆,“大哥,我这福晋就是太过实诚,你别见怪,话糙理不糙,大哥是该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福晋,免得以后百姓以为咱们皇子福晋都是大嫂这样,那可太不美妙,大哥作为长子理应好好教导大嫂如何作长媳,免得大嫂丢了大哥的脸面,还以为大哥惧内呢!”胤禛特别坏的强调长媳跟惧内。

胤褆气的手紧紧捏成拳头,却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四弟妹心机真深沉,平日里肯定故意装柔弱。

胤祉简直被惧内这两字弄得差点笑出来声来!

皇贵妃心情大好,朝惠妃荣妃她们走过去,“本宫的儿子是不会读书,却会做事,再来儿媳妇年纪尚小都明白这道理,大福晋竟然不知道,儿媳妇不懂事,就得靠做婆婆的管教,惠妃你就是太过不在意,本宫觉得有些事不能纵容,纵容过头丢的可是皇上是皇家的脸面,惠妃你说呢?”

“臣妾谨记皇贵妃教导。”惠妃暗自咬牙,那个蠢货竟然连累自己。

胤禛本来打算过几天澄清,为了媳妇儿,明天早朝他就去证明,看来大哥最近挺闲的呀!

这场闹剧散了以后,那些朝廷命妇再三思量回家也不敢隐瞒,御花园的事闹得这么大,皇上肯定知道,自家爷们要是完全不知情,到时候触怒皇上就麻烦了,得知事情的众大臣气的恨不得揍自家夫人,没见过这么蠢的,在皇宫里嘲笑皇子?嫌命长了?四阿哥是好惹的?至今谁敢当着四阿哥的面说他?那怕是真不想过好日子了!

要不是看着儿子的份上,他们都恨不得休妻了,那些贵妇们全都被罚闭门思过,而当天下午,不知从哪传出来,有大臣受贿买卖官职,有的大臣家养外室,儿子都生了,一时之间许多舆论盖过胤禛的事,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买卖官职的事,十年寒窗苦读,跟胤禛的事相比,自然是买卖官职的事更引人注意。

这些消息康熙倒是略有耳闻,昨儿小四媳妇被欺负了,今儿就出了这么流言蜚语?小四做的?

胤禛也一脸懵逼,皇额娘肯定不会这么做,她都出不了宫,福晋哪有这个本事?哪里会知道朝中大事?郭罗玛法应该也不会如此做,那就剩下太子哥哥或者皇阿玛,只有他们有能力知道!

胤禛觉得真是太感动了,为此前去乾清宫请安看望康熙,见着康熙的时候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忽如其来面对儿子如此感动的目光,康熙微愣,可心虚了,“小四你这么看着朕做什么?”

“皇阿玛,儿臣真是太感动了,没想到您会为儿臣做到如此地步!”不枉他用魔法做出结合后世之作的一番苦心。

康熙也懵了,看儿子这样不是他做,“小四,这事还真不是朕做的!”

被感动的胤禛愣了愣,“啊?那是太子哥哥?”胤禛一副果然哥哥好的样子。

看的康熙简直胃疼,这么现实真的好吗?

康熙仔细观察儿子的每一个神情,确定真的跟他无关,难道真是保成做的?

胤禛突然神情严肃,“皇阿玛明儿早朝,儿臣打算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等查清楚了?”康熙笑笑问。

“儿臣觉得如今查不查清楚也不是那么重要,就算查也不可能有真凭实据,那儿臣何必让额娘他们跟着受委屈呢?再说了这段时间许多人都欺上门来了,儿臣觉得果然还是儿臣之前太过和蔼可亲,才让众人觉得儿臣是个糯米团子任人揉搓,这就是儿臣的不是了!”胤禛深深自责道!

李德全浑身忍不住抖了抖,四阿哥您配得上的糯米团子这几个字?默默为朝廷命官默哀。

就连康熙也挺同情他们的,这件事倒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查不出来,康熙眼神变得深邃,他突然有些期待明天早朝来临了!

推荐热门小说清穿四爷日常,本站提供清穿四爷日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穿四爷日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乡村寡妇 微雨红尘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老攻小我十二岁 替演 仗剑一笑踩蘑菇 懒鱼谗灯感性杀夫 琉璃美人煞 乡村修真强少 云中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