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偏偏有些人从来都没得自知之明, 三福晋也跟着凑热闹,“四弟妹真是辛苦了,咱们是妯娌, 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们!”她家爷跟四阿哥关系平平,大嫂仗着是长媳, 有些自视甚高,而四阿哥是皇贵妃亲子出身显贵, 四福晋自然妻凭夫贵, 她这个三福晋倒是显得矮一截。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三福晋真是神清气爽。

大福晋唇角抿着笑, 用手帕掩了掩, 眉间眼底透着嘲笑, 仿佛再说四福晋抓不住自家爷们的心,“三弟妹说的极是, 咱们妯娌本该就守望互助。”

福怡的贴身婢女翠竹听了都气的要死,从小被胤禛教育的良好,就是再生气也不会做出违背规矩之事。

福怡突然笑了, 笑的让大福晋她们觉得有些寒意, “多谢大嫂三嫂的好意,我从未觉得我家爷对我有什么不好, 我家爷个性率真,这样真诚待人是许多人做不到,倒是大嫂三嫂还是好好操心一下大哥他们,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随我家爷这样真诚!”暗指她们后院的女人!

大福晋深有体会,她明白大阿哥虽然宿在她房里时间众多,更多的是为了嫡长子,也许别人不知道,可她能不知道吗?四阿哥为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做出多大的努力?想到这大福晋妒忌的神色狰狞。

三福晋却不懂这其中的门道,“四弟妹言之过早,男人哪有不爱颜色的?四阿哥年纪小,过些日子自然就懂得。”

福怡并未生气,这是很平常的事,再说她也不懂这些女人争风吃醋的缘由,毫不在意道:“三福晋言之有理,怕是深有体会!”

三福晋神色难看极了,大福晋暗地里有些瞧不上三福晋,难怪皇贵妃选了费扬古的女儿做四福晋,看看人家这气度,明知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还如此沉得住,三福晋什么都不知道还敢上杆子拿后院的破事做筏子?

将来这脸恐怕钻心疼!

“那是,谁有四弟妹有福气呢?真是羡煞天下女人。”大福晋酸酸的说。

福怡一脑门子问号,她有什么值得羡煞天下女人的?莫不是大福晋也重生了?知道她将来会成为一国之母?不对呀!按照如今胤禛的发展,他不可能继承皇位。

福怡面不露色推翻这个猜测,“大嫂言重了,能嫁给大哥也是大嫂的福气。”起码现在大哥对大嫂还是不错的。

“那也是,不过四弟妹,大嫂是过来人,得劝劝你,你可真得努力,你的担子可不比大嫂轻,这种事都是女人的错,日后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她已经生了两个女儿,深知这子嗣的重要性,四弟妹虽独宠是美事,可子嗣却是个大问题,四弟身子不好,这能不能生还两说,到时候只怕四弟妹会怨四弟,那才叫好戏,才叫天大的笑话。

福怡更是不解,她为什么努力?后院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心里却极度不喜,大嫂暗指胤禛身子不好,子嗣稀薄,子嗣问题也是上辈子她最头疼的问题,简直在挑战她的容忍度!

“瞧大嫂这话说的,生儿育女是天经地义之事,在正常不过的事,只是这生儿生女乃天注定,但总归是有的。”上辈子四福晋虽只生了一胎,但也是嫡子,说的好像她不会生似得!

大福晋难得没有跟她争,是真是假,时间会验证,她期待着。

福怡要是知道大福晋藏着这种坏心,只怕会整死她!

这一切都被恰巧回来准备宽慰宽慰媳妇的胤禛瞧见了,觉得媳妇就是善解人意,于是准备宽慰的话也不用说了。

这误会实在太过美丽!

又过了几天,福怡倒不会真的跟爷计较这种事,只是他毫不关心,毫无作为实在让人心寒,福怡自嘲的一笑,上辈子不是早就习惯了吗?怎么还会有所期待?有所难过呢?

福怡觉得也许是这辈子过的太幸福,得到了一直可望而不可得母爱,才会让他慢慢放松自己的戒心,才会让自己愿意去期待,然而一切都是空。

福怡放开的戒心慢慢收拢,这一切胤禛并不知道,胤祚见四哥没有作为觉得奇怪,这天下学来胤禛这玩的时候,胤祚偷偷的问胤禛,“四哥,弟弟有件事不知当问不当问?”这毕竟是四哥夫妻间的事,他做弟弟也不好插手,可现在大家私底下说的很难听。

“你说!”胤禛到没觉得有什么不能谈的,沟通是很重要的。

“那四哥就恕弟弟大胆了,四哥你之前为何对皇贵妃说那番话?”

胤禛猜到是这个事,过来请他们用膳的福怡正好听见了,她到想知道胤禛到底如何想的?

“小六,现在就是四哥告诉你如何处理婆媳关系的时候,你觉得对,你就听,四哥是这样理解的,做人要将心比心,将来我们都有了孩子,你儿子为了媳妇跟你争论,深怕你欺负了他媳妇,你能开心吗?”胤禛询问他。

胤祚想都不想的摇头,“我会先揍他一顿!”

“你看吧,你男子汉大丈夫都不能理解,更何况是女子?额娘不得以为我有了媳妇忘了娘?虽然当时我说情,额娘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日后福晋不得在婆婆面前讨生活呀?婆婆磨搓儿媳妇办法多得是,我以进为退,额娘心里也好想一些,自然也就不会计较,再说天下的母亲,谁盼着儿子成家以后家里吵吵闹闹?额娘要的只是儿子心里有她,懂了?”胤禛之所以跟胤祚说这么多,是因为胤祚没亲娘,将来可别因为媳妇跟平妃寒心!

“四哥弟弟懂了,还有最近几天大嫂她们跟四嫂的事,引来不少闲言碎语,四哥为什么没有阻止?还有四哥你有跟四嫂谈过吗?”胤祚感激胤禛的教诲,却也有些闹不懂。

“阻止?这事要怎么阻止?你我本生活在这个大染缸里,要是太过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那怕是活不好了,要气四哥我早气死了,再说日后你我兄弟要做的事,多少人眼红?估计到时候说的更难听的都有,这样就承受不起,只怕福晋以后日子不好过,再说别人说什么重要吗?重要的事爷对她好就行了,嘴长在别人身上,爷还都能管着不成?爷原本是打算跟她说这件事的,可那天爷回来的时候,听见她跟大嫂的聊天,她心里挺清楚,爷还费那口舌做什么?”胤禛一副小媳妇就是善解人意呀!

门外的福怡之前的感动瞬间消散,合着还都是她的错不成?合着这些天她白生气了?

胤祚早了解自家四哥的脾气,实在有点同情四嫂呀!

算了,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四嫂也就别搞特殊了!

“那四哥就任由事情这么发展?”总归不太好吧?

“你倒是操心的很,放心有皇阿玛跟额娘乱不了,不过你说的也对,这样下去也不好,爷自有办法。”人就是特别八卦的动物,出一个新话题也就没事了!

胤祚见他心里有数也就不再多言,胤禩他们也很为胤禛担忧,可这件事也不是他们能管的,只能默默的管好自己奴才的嘴。

福怡听了胤禛的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底原先那般寒意慢慢消散,没想到他是听见了自己跟大嫂的对话,并不是漠不关心。

福怡走了进来拂拂身子,“爷该用膳了!”

“好,走,六弟一起去!”胤禛笑笑道。

福怡看着他爽朗的笑容,心情也倍好,既然爷说他来办,她就静等佳音了。

婚假还有好几天,胤禛这几天忙着准备美容膏,美容膏一出世,谁还有心思关注那点八卦?

胤禛拿着很久之前张太医写的方子去找额娘,说明其用意,皇贵妃看不是什么珍贵的草药,于是让人去太医院取,花瓣什么就让人去摘了一些,准备后让奴才送去阿哥所。

半天功夫,胤禛要的东西就送来阿哥所了,福怡见了直蹙眉,“爷要这些做什么?”花瓣好像是女人才会用?

“福晋,爷今儿有事,别打扰爷,等爷成功了再告诉你!”胤禛让人把东西搬进书房,苏培盛还让人送来不少瓶瓶罐罐。

福怡心下疑惑,却没有追问,说好的平息流言呢?

胤禛开始在书房装作研究的样子,开始捣鼓这些玩意,苏培盛是看的心惊胆战,“四阿哥要不还是让太医来弄?”这草药可不比别的,四阿哥万一出点什么事,福晋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不用,爷就是随便研究研究!”胤禛继续摆弄草药。

苏培盛急的嘴上都要起泡了,随便研究点别的不好?研究草药做什么呢?万一弄不好产生毒素怎么办?

在苏培盛的担忧之下,胤禛捣鼓了一个多时辰,才弄得七七八八,“好了!”其实只是把膏药做出来了,味道也很好闻,效果那可定没有,等会他略施法术就行。

“苏培盛去给爷沏壶茶!”胤禛支走苏培盛,开始施展空间魔法,把自己的房间隔离起来,在美容膏药里加了水系木系魔法,而在去疤膏药里加了光系木系魔法。

胤禛弄好以后,写上说明跟成分,到了傍晚开开心心的拿着两瓶回房间,献宝似得递给小媳妇,“福晋送给你的!”

福怡一看两个瓶瓶罐罐,上面写着美容膏跟祛疤膏,福怡平儿里也不太爱用胭脂什么,这些就更不用了,“这是爷做的?”他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

“是呀,多年之前,爷问过张太医,经过他的方子加工改良。”胤禛如实回答。

“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张太医的方子也不能乱用,万一出事怎么办?”福怡相当的谨慎。

“明儿我们一起去给额娘请安,到时候让额娘找人试试就知道了!”胤禛知道说的再多不如亲眼见到。

福怡还是不太赞同,只是想着顶多没用,也出不了大毛病,也就压下那丝担忧。

第二天俩人带着美容膏跟祛疤膏去给皇贵妃请安,皇贵妃有些诧异,“你这是拿的什么?”今儿怎么带瓶瓶罐罐了?

“额娘,多年之前儿子咨询张太医,让您帮忙搜集了草药跟花瓣,按照张太医所言,试做了一个美容膏跟祛疤膏,刚做好就带来,额娘要不要找人试试?”胤禛询问道。

皇贵妃跟福怡可不信他有这本事,“安安,这祛疤膏,额娘让人来试试,这美容膏怎么用?”涂在疤痕上,就是没作用也不打紧。

“这祛疤膏敷在疤痕上,这美容膏敷在脸上一炷香时间!”胤禛解释道。

皇贵妃面带难色,“安安,这祛疤膏额娘找人来试试,这美容膏就算了?万一没事敷出事来,这总归不太好!”到时候还以为安安心思歹毒,还以为她苛责下人。

“好吧,没事,额娘找人试祛疤膏,儿子自己试试美容膏!到时候没问题,还请额娘找一些皮肤暗黄,或者年纪偏大的人试试效果!”他知道额娘担心敷出问题,脸上的问题不好遮掩,到时候不好交代,他试过没问题,哪怕不能美容,也就不打紧了!

皇贵妃一听立马心慌了,她哪敢让儿子试,万一出了问题,她哭都没眼泪,可随便找个人这也不好找,秦嬷嬷咬咬牙站出来,“启禀娘娘,奴婢愿意试一试!”她是娘娘的奶嬷嬷,这一生都为娘娘为佟佳氏奉献了,四阿哥何等的重要?

秦嬷嬷是皇贵妃的心腹,她自然不愿意,“嬷嬷这……”

“额娘你们在担心什么呢?那些花瓣什么的,就算合在一起用也不会有毒,顶多如果没效果,只要嬷嬷不对花瓣过敏就成。”胤禛心知她们的担心,却无法明说。

皇贵妃跟秦嬷嬷相视一笑,她们竟无言以对。

很快皇贵妃让人找个一个手臂上有很大疤痕的小太监,跟他讲诉了这件事,小太监也没什么抵触,不行也不打紧,于是爽快的涂上膏药,明天看结果,于是退下去,秦嬷嬷按照胤禛所言,先净面在涂上厚厚一层美容膏,一炷香时辰洗干净。

“嬷嬷有不舒服吗?”胤禛仔细观察她。

“回四阿哥的话,那到没有,清清凉凉的很舒服。”秦嬷嬷如实回答。

见着秦嬷嬷没事,皇贵妃跟福怡都暗自松口气。

“恩,那就好,儿子就说没问题了,结果额娘跟福晋都不相信儿子!”胤禛委屈巴巴,求安慰!

“好好好,是额娘错了,可这也看不出什么效果?”既然不会对人有影响,皇贵妃也有心思关心这事,哪个女人不爱美?

“额娘这个美容膏不可以每天敷,每四五天敷一次就行了,这一瓶先让秦嬷嬷用,过段时间就会有效果了,至于那个祛疤膏明天就应该能看出效果!”胤禛耐心的解释。

“好,额娘懂了,安安你媳妇年纪小,不需要这些,你可别乱来!”虽然目前瞧着没事,时间久了谁知道呢?

胤禛觉得额娘这话真扎心!

“是,儿子知道了。”那是他媳妇,不是外人好吧?

胤禛带着媳妇回去,第二天再来请安的时候,宣了昨儿用祛疤膏的小太监,小太监拉开衣袖,十分惊喜的发现那碗大的疤痕颜色淡退许多,疤痕也平淡了,其实昨儿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纯粹当自己实验了,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惊喜。

皇贵妃他们都震惊,效果这么好?比那些秘药祛疤膏都好,“你有什么不舒服吗?”胤禛询问。

“回四阿哥的话,奴才并无任何不适。”小太监难掩喜悦之情。

“那就好,这个祛疤膏你就继续用吧。”胤禛也不心疼。

皇贵妃可心疼了,这么好的东西就送给他?好吧,他试药也不容易。

秦嬷嬷想着祛疤膏效果这么好,那美容膏也不会差,心情激动澎湃,非常期待美容膏的惊喜。

福怡却陷入深思了,他不是不学无术吗?不学无术的人能凭着太医的方子做出这些东西?怎么不见张太医自己能做出来?他运气就这么好?难道说他……福怡眯着眸,觉得还得多多观察!

胤禛没由来的感觉背后一凉,却也没多在意,又过了几天,胤禛的婚假休完了,第一天去上朝去户部报道,没想到刚去上朝,美容膏祛疤膏这边就闹出一大风波,没出几天更是让前朝后宫的所有人对胤禛又爱又恨呀!

推荐热门小说清穿四爷日常,本站提供清穿四爷日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穿四爷日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月朦胧鸟朦胧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大唐风月续:徐贤妃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掌心宠 扑倒,萌神小狐仙 后宫:甄嬛传4 神明今夜想你/撒旦今夜想你 杏花如梦作梅花 成了死对头的虚拟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