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蚂蚁爬床一事让德嫔对睡觉心生恐惧, 这晚睡之前, 德嫔让赵嬷嬷亲自检查, 确定无异才睡上去, 胤禛见没有什么风声传出来, 觉得德嫔真可怕, 真是沉得住气,今晚再加点料好了,这晚胤禛睡着以后, 用精神力控制大量的蜘蛛。

大量的蜘蛛全涌进德嫔的房间,德嫔因为之前的事留了灯,可惜被控制的蜘蛛,有孔就入,一盏灯能照亮多大的地方?

慢慢的蜘蛛爬满了整个床, 在德嫔身上脸上爬行, 德嫔觉得不对劲,伸手一抓是活物吓得连忙丢开,“快把灯拿过来!”

宫女们连忙进来,把灯靠近床边,看着满床多脚的小蜘蛛,宫女们再也承受不住, 大叫一声:“啊!”

其中一个宫女吓得脸色煞白,“我再也不要待在这里了!”说完就跑出永和宫!

德嫔自己也被吓得不轻,回过神那宫女已经爬出去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她抓回来?”这件事要是传出去, 她还怎么做人?

听见宫女叫声的奴才们也很快过来,看见满床的蜘蛛爬行,那些奴才们都觉得浑身冰冷,对于德嫔的命令聪耳不闻,他们是怕死,却不想活的生不如死。

赵嬷嬷都不寒而栗,莫不是真有神灵?

永和宫的吵闹与灯火通明,在安静的深夜黑暗中格外的显眼,闹出这么大动静,各宫都有所耳闻,李德全片刻不敢耽误,之前排查乾清宫内应,发现竟然是御前伺候的一个小太监,皇上为此盛怒,那奴才被他悄悄处理掉,李德全也特别关注德嫔,深怕引火上身!

李德全一得到消息就去禀告康熙,康熙神色一沉,这件事传出去,难保不会被有心人利用,这种事太匪夷所思,弄不好还以为是他这个一国之君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配为一国之君呢!

康熙立马带人去了永和宫,康熙到的时候,德嫔还来不及把自己整理好,满床的蜘蛛尸体看着实在渗人,德嫔之前被蚂蚁咬的红点显露无疑,德嫔整个人惊慌失措,一切太过突然,饶是向来淡然的德嫔也不知该如何办?

德嫔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只要能取得皇上的怜惜,日后还翻身的机会,如果是皇上真的厌恶了自己,她就真的完了,德嫔梨花带泪,楚楚可怜无助的瘫坐在地上,咬着红唇哭泣道:“皇上要给臣妾做主呀,有人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对付臣妾,臣妾怎么样无所谓,可永和宫并不是只有臣妾,皇上也会来,臣妾个人安危不足畏惧,万一误伤龙体该怎么办?”德嫔深知康熙会在意的重点。

要不是之前暗卫查得小四的事跟她有关系,他也许真会相信德嫔是朵解语花,但的确是该查查,这是人为还真是天意?

“李德全传高御医!”这件事不管是不是人为,康熙心里对德嫔都已经厌弃了,用如此手段残害他的子嗣,还指望得到他的怜惜?真当他是昏君不成?

德嫔暗自捏紧手帕,祈祷高御医能查出什么,就是不能查不出什么,她也得想办法让高御医查出什么,德嫔偷偷的看了看赵嬷嬷,赵嬷嬷毕竟还年轻,接二连三的刺激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哪还能看见德嫔的暗示?

德嫔的暗示,赵嬷嬷没瞧见,康熙却瞧的清楚,心里明白德嫔怕是没有证据证明这是人为,想制造一点,康熙看了李德全一眼,李德全立马让人保护好现场,高御医来了以后,“高御医去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康熙也没有多说。

高御医一直伺候康熙,不用康熙多说什么,高御医也猜得几分,高御医仔细检查了床铺,检查了那些蜘蛛,甚至把屋子里的其他东西都检查了,也给德嫔看诊了一番,德嫔的心七上八下,心里却明白恐怕高御医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

好一会后,高御医走到康熙面前,“启禀皇上,屋子里没有任何异样,那些蜘蛛全部都没有毒,德嫔娘娘身体康健。”反正一切都没有问题,至于其他的就不在他能力范畴了!

这下连康熙也不得不说难道真是老天有眼?昨儿蚂蚁今儿蜘蛛的?这传出去可真是难听!

德嫔整个人失魂落魄,从皇上厌恶的眼神里,她就知道她翻不了身了,德嫔实在是不甘心呀!

她步步惊心,本以为会活的比上一世更容易,可到底哪里出了错?前世根本没有这么一出?为什么一切都偏离了前世的轨迹?

没错!她上辈子等老四登上皇位后,她死后重新回到刚进宫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让她的十四登上皇位,可为什么当她在心里计划好一切之时,一切都变了?

德嫔说什么也不甘心,还想做些努力时,看向站起来的男人,他眼里只有冷漠厌弃,德嫔动了动嘴皮子,话到嘴边硬是说不出来,德嫔自嘲的一笑,她跟了皇上一辈子,岂会一点都不了解他?

他比谁都狠心,喜欢谁的时候,对谁百般纵容,厌弃之时,那人将活在地狱之中!

“从现在开始永和宫里所有人都不准出进,德嫔御前失仪禁足永和宫!”康熙知晓这件事,肯定有流言蜚语,控制言论方向才是最好的办法。

胤禛并不知道自己只是想整治德嫔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第二天果然宫里传的绘声绘色,虽然大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却能从皇上的态度看出来,这件事怕是不简单,有的说德嫔惹怒皇上,有的说得到谁谁谁的消息,德嫔宫里不干净,还有说……

各种版本传遍了后宫,就是前朝都有所耳闻,德嫔的阿玛心里大惊,莫不是闺女所做之事曝光了?他们乌雅氏一族岂不是难逃厄运?不是说绝对没问题吗?

胤禛也听到这些版本,嘴角抽了抽,看来是他欠考虑了,别说古代,就是现代,人们嘴上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可谁心里还敢真不敬神明吗?想到古代几句话就能逼死人,皇阿玛的声誉可不能真受影响。

本来打算蟑螂蜈蚣老鼠都来一遍,真是太可惜了!

要是其他人知道胤禛的想法,只怕不寒而栗,只想远离这个大魔头呀!

德嫔说是被禁足,其实等于被幽禁,前朝大臣们回家也在商讨这件事,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事不关己的则想吸取教训,与自己多少有些牵连的,就只想皇上千万别追究他们才好,福怡也从额娘他们的谈论之间得到消息。

福怡蹙了蹙柳眉,上辈子可没这件事!

对于德妃福怡的感情很复杂,上辈子她是自己的生母,却对他不慈,他努力过,得到的只有失望,到了最后他是真的死心了,好在这辈子她不在是她的儿子!她的事与自己再也没有关系!

胤祚因为这件事有些闷闷不乐,平妃也十分担心,自从胤祚进了上书房以后,她也没瞒着胤祚他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宫里人多嘴杂,也瞒不住,可如今她深怕胤祚为德嫔出头,到时候赔上他自己,胤禛看出胤祚的不高兴,回到阿哥所去了胤祚的房间,“小六!”

“四哥!”胤祚没有往日的笑容。

“小六在为德嫔担心吗?”胤禛笑笑摸摸他的头,胤祚没有否认却难以启齿,“小六你很好,哪怕你没有跟德嫔相处过,她到底是你生母,如果她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真要一点都不担心,四哥会觉得你太冷漠太无情也太可怕!”德嫔到底对他有生育之恩,他心里若无一点波澜,也太自私自利,这种人不值得深交!

胤祚深怕其他人觉得自己为德嫔担心,是对平妃的不孝,所以一直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如今听到四哥如此说,胤祚真是太感动了,有些眼泪汪汪,“四哥最好了!”

“小六,平妃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四哥相信你也把她当亲娘无二,你要把自己的感觉说给她听,我相信平妃会理解你,有些事一知半解最让人误会,可有一点你要明白,这件事你帮不了任何忙,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让平妃成为宫里的笑柄!”这件事弄不好会牵扯平妃。

胤祚点点头表示知道,胤祚觉得四哥是天下最好的哥哥了!

胤祚再去给平妃请安时,平妃见他闷闷不乐,心知为何,却不好问出口,最后还是胤祚主动说的,“额娘,儿子知道额娘在担心儿子,儿子并没有什么事,她到底是儿臣的生母,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臣一点不动容,那儿臣岂不是绝情之人?儿臣虽难过,但儿臣明白这件事儿臣无能为力,再说儿臣还有额娘,儿臣要为额娘想想!”胤祚知道额娘是真心疼爱自己,而他也很喜欢额娘!

平妃身子一僵,他没想到儿子能说出这番话,“小六这是谁教你说的?”哪怕儿子心中如此想,可也说不出这水平。

“是四哥!”胤祚并没有隐瞒。

平妃一愣,也是了,这深宫之中唯有他一直活的如此透彻,平妃慈爱的摸摸儿子的脸,“小六额娘希望你一直能如此快乐就好!”

“儿子会的,儿子也希望额娘能快乐!”胤祚说的是真心话!

德嫔的事被议论了半个月,也就没有什么人在议论,这半个月里德嫔发现自己的气色非常的差,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她明白皇上下定决心除掉自己,恐怕皇上当时查到胤禛那件事跟自己有关系就动手了,只是当时想留着她看看还有没有幕后之人,如今出了这件事,怕是加快了脚步!

德嫔想到又是因为胤禛,觉得他生来就是克自己,德嫔如今都魔怔了,她更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就是死也不能白死,德嫔黑眸淬了毒一般!

“赵嬷嬷帮本宫办最后一件事吧!”德嫔阴鸷的看着她。

赵嬷嬷心里一惊,知道这绝对不是好事,而且不容她拒绝,“是,请娘娘吩咐!”她也别无选择!

“本宫要你去……”德嫔知道她们现在出不去,可赵嬷嬷能接触每天来送饭菜送换洗衣物的人!

赵嬷嬷一听德嫔的计划,就知道德嫔是打算鱼死网破,却也别无选择,她担心自己的家人受到伤害。

胤禛并不知道德嫔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想拖自己下水,之前因为中毒,导致话本子进度慢了,胤禛最近正在努力的赶进度,下学回来就写话本子,连续好几天胤祉他们都坐在这里等着胤禛写,都想第一个看!

胤禛也并没有阻拦他们,他们在宫里得到装订好的话本子慢,胤祺他们等着好无聊,也不敢打扰胤禛写作,苏培盛端来一些点心跟甜汤,“四阿哥休息会?用些点心?”

胤禛看着后面那群嗷嗷待哺的弟弟们点点头,“四哥快来,这些点心看着就好好吃!”胤祚把吃货属性发挥的淋淋尽致,就差扑上去了!

胤祺他们都好笑的摇摇头,这要是被皇阿玛看见,准是一顿骂,至于像是没吃过的么?

“好,大家一起吃,我已经写了一些出来,吃完以后,你们先看!”胤禛知道他们特别的着急。

“四哥最好了!”胤祚喜出望外。

“谢谢四哥!”胤祺他们规矩的道谢,却难掩喜悦的心情。

胤禛吃了一块点心,再喝了几口甜汤,胤禛体内微弱的光明水系魔法同时暗自发动,光明有治愈水系有阻隔的用作,那就证明这些有毒,胤禛看了看吃东西的弟弟们,想阻拦却不知如何阻拦,直接说有问题,到时候皇阿玛深究起来,一定会怀疑自己,也许还会连累额娘,胤禛只能用最蠢的办法,狼吞虎咽的吃完一半点心,喝完甜汤。

别说胤祚他们,就是苏培盛也看的目瞪口呆,貌似他之前有给四阿哥传膳?四阿哥也都吃了?

胤禛压根不饿,只是为了体内毒素达到一定剂量,运用魔法催动体内毒素加快发作,“好了,你们慢慢吃,我先接着写话本子!”胤禛若无其事道。

“好!”胤祚他们点点头。

写话本子真废脑子,看看四哥这饿的!

胤禛刚站起来没走两步,突然一个转身跑过去,打掉他们手中全部的食物,忽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呆了,只见胤禛双手捂住腹部,嫣红的双唇变得乌黑,“别吃,有毒!”说完胤禛就倒在胤祚身上了!

胤祚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场面,胤祚首先吓得哇哇大哭,“四哥,四哥!”胤祚抱住他,不一会胤祚他们都觉得腹痛难忍。

几个阿哥的贴身小太监吓得慌神,完全不知所措,还是苏培盛最先反应过来,“还愣着做什么?快去传御医,快去禀告皇上跟各位娘娘,再来几个人分别把他们放在床上。”

奴才们回过神,按照苏培盛的去做,结果太过慌乱撞到一起跌到了,压根顾不得疼,连忙起来分别去请御医禀告皇上他们,他们深知如果哪位小阿哥出事,他们都别想活。

太医院今儿当值的是高御医,高御医一听四位阿哥都中毒了,留下一位太医镇守太医院,其他太医都跟着去,高御医心里那个着急呀!

四阿哥啊四阿哥,你就不能悠着点?这才中毒完多久?这又中毒?你不要爱惜自己的命,也得爱惜爱惜他的?

高御医想着之前康熙所说,简直泪流满面。

佟贵妃平妃宜妃成妃得到消息顾不得规矩都赶来了,康熙正在乾清宫跟大臣议事,李德全得到消息神色凝重的过来小声禀告康熙,康熙面若黑墨,浑身充满杀气,弄得在座的大臣人心惶惶,莫不是自己刚才有说错什么?

胤礽倒是猜出几分,莫不是小四出什么事了?

“今儿先议到这,你们先回去!”康熙说完起身快步走出去。

胤礽紧随其后,“皇阿玛是不是小四出事了?”

“先跟朕去阿哥所再说!”康熙知道他也是担心胤禛。

佟贵妃她们比康熙他们先到,到的时候,御医们已经在诊治,除了胤禛昏迷不醒,其他的三位阿哥都是清醒的,疼的冷汗直冒,脸色煞白,看的平妃她们揪心不已。

宜妃她们连忙过来抱住自己的儿子,佟贵妃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想到之前小四所受到的伤害,如今再次中毒,佟贵妃简直不敢想会怎么样,佟贵妃大脑一片空白,泪水不断的落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的儿子?

被平妃抱在怀里的胤祚除了身体疼痛,更多的是担心害怕,紧紧抓着平妃的衣服,“额娘,四哥不会有事对不对?”

平妃转头看了看最里面,胤禛乌黑的双唇,高御医忙乱的身影,那声没事实在说不出嘴,见额娘这样,小六哭的更厉害了,“小六别哭,你想想你要是因为哭的太厉害,导致情况更严重,岂不是耽误太医的诊治,更加耽误了四阿哥的救治!”

胤祚听了果然不怎么哭泣了,“太医小五怎么样了?”宜妃担心不已。

“回宜妃娘娘的话,五阿哥中毒不深,喝几服药就会无碍,最近饮食需清淡一些!”太医如实禀告。

平妃成妃也看了看太医们,太医们连忙表示六阿哥七阿哥也一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得知儿子们没事,宜妃就有心思追究了,“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中毒?”

“请娘娘恕罪,奴才从御膳房传了一些点心跟甜汤给阿哥们食用,不曾想……”苏培盛以及其他小太监连忙请罪。

高御医还在忙着救治胤禛,其他太医已经写好方子让人煎药了,也得空查看了点心跟甜汤,发现是两种混合食用才会产生剧毒,宜妃她们一看就明白,宜妃并不觉得有人会想害胤祺,准是被胤禛连累了,“真是无妄之灾!”宜妃冷嘲热讽。

胤祚见她如此,心里可不高兴了,“又不是四哥请我们来的,是我们非要来的!”胤祚撇撇嘴道。

平妃无奈的笑了,“宜姐姐也莫要说这些话了,谁还没个灾?可恨的是制造灾难的人!”

宜妃何曾不知这个道理?想到自己的儿子受苦,心里就是不得劲,更让她不得劲是被平妃说的没脸,“有句话说得对,生儿方知父母恩!”到底不是生母不知疼人!

平妃被说的神色一沉,却无法反驳,佟贵妃本就在崩溃的边缘,被宜妃这么一闹,顿时就怒了,“够了,都给本宫住嘴!宜妃别说的你养过小五似得,半斤八两相互伤害?你要是觉得是安安连累了小五,从往后你别让小五过来就是了,本宫会跟安安说的,安安如此懂事一定会体谅你这颗慈母之心,现在安安还没脱离危险,都给本宫安静,再吵就给本宫滚!”

宜妃被佟贵妃说的哑口无呀,的确她占了生育之恩,平妃占了养育之恩,只能气闷的坐在儿子身边,门外的康熙跟胤礽蹙了蹙眉头,在宜妃说那番话的时候,他们就到了!

康熙走了进来,“臣妾/奴才给皇上太子请安!”众人跪下。

“都起来吧,太医情况怎么样?”康熙先询问太医们。

太医们如实禀告,等他们忙活完,高御医这边也差不多,“启禀皇上,四阿哥中毒较深,四阿哥本就受损的身体如今越发严重,好在毒已经解了,日后必定要好好调养,四阿哥年岁尚小,切不可再有意外发生,不然臣真无能为力!”这么折腾健壮的成人都支持不住,更何况是个孩子!

佟贵妃冲到儿子床边握住儿子的手,心疼的抚摸儿子苍白的脸庞,这一次佟贵妃并没有哭,黑眸里尽显果断坚定,佟贵妃起身走到康熙面前跪下,“请皇上为安安做主!”佟贵妃眼中的坚定让康熙为之一怔,仿佛在告诉他,“就算是您,这一次也不可阻拦!除非臣妾死!”

佟贵妃遇佛杀佛的气势,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胤礽第一次见到如此沉重的母爱,心里对小四有些妒忌!

康熙这次也没打算放过真凶,这要放过,日后弑君岂不是轻而易举?“起来吧,朕一定会彻查到底!”

佟贵妃站起来,康熙了解事情的经过后,首先想到的是德嫔,可她都被囚禁了,怎么还有如此能耐呢?

康熙起身准备离开,想单独传召暗卫,佟贵妃跟胤礽却打算跟上,康熙停下脚步,“婉婉你应该相信朕,小四也是朕的儿子!”这话是对佟贵妃说的,更是对其他儿子说的!

佟贵妃内心很挣扎,芊芊细手紧捏手帕,最终却选择相信他,“恭送皇上!”表哥不要让她失望,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何等疯狂之事!

其实康熙没想到佟贵妃会这么轻易相信自己,毕竟当年的一些事她已经知道了,对于佟贵妃的信任,康熙心里没由来的很高兴很温暖。

胤礽也不好待着这,毕竟后妃们都在,他只能担忧的离开,也让人去查了查!

康熙回到乾清宫传召暗卫,暗卫把最近永和宫的一举一动如实禀告,康熙觉得如果真是德嫔做的,那么问题就出在唯一跟外界接触的赵嬷嬷身上,“李德全你知道该怎么做!”这一次他不会饶恕德嫔,更不会饶恕乌雅氏一族!

“奴才明白。”李德全立即带人去捉拿赵嬷嬷审问。

李德全离开以后,暗卫还禀告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他查到太子爷也在派人查德嫔的事,康熙心里五味陈杂,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已经有自己的想法,然在他眼下发生的事,他现在才知道,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并不美好。

可保成为何会知道这件事?又是怎么知道的?知道多少呢?

李德全来捉拿赵嬷嬷,德嫔就知道事情败露,但她无所畏惧,只要事成就行了,还不等李德全拿人,赵嬷嬷就咬舌自尽了,她参与毒害皇子,就是招供皇上也容不得她,那么为了她的家人,一死是最好的归属,也算是报了当初德嫔的救命之恩!

推荐热门小说清穿四爷日常,本站提供清穿四爷日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穿四爷日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异世药神 幻觉 世间只得一个你 不限时营业 碧云天 女宦 乡野春床 还珠格格之生死相许 最强的我在横滨胡作非为 我主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