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喜事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王室成全者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暴雨洗涤之后的天空,总是分外明净清朗,蓝如一匹蒙国松江府最上等的明缎,匀净明亮,色泽柔和,连日光也似脉脉,笼罩天地如清透薄纱。

这样的好天气,宜祭祀、洒扫、上梁、移屋、婚娶。

所以此刻蒙城善识坊大街上人流汹涌,丝毫没有受到前些日子祭坛天雷事件的影响,很多人聚集在街边,看一路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向着城北郑府而去。

蒙虎坐在最前面的高头大马上,披彩挂红,神采奕奕。他身后的小厮,不断往街道两边抛洒喜果,让全城百姓沾沾喜气。

今天是他的好日子。

今天他终于可以迎娶郑家七小姐。

蒙虎笑得很开心,这桩婚事,此刻这些在路边喜气洋洋的百姓不知内情,他自己却明白,姻缘得来一波三折,分外辛苦。

濮阳成发生的事件,令郑家七小姐几度自尽,郑家毁婚,蒙虎自己更是因此被平王设计入伏,险些丢掉了性命。蒙家隐约知道了郑家发生的事,也有意解除婚约,给蒙虎重聘一门清白贵女。奈何蒙虎死活不肯,坚持要娶郑家七小姐,因此和蒙老国公闹得很僵。

好在平王死后,大王重掌政权,并公开迎女王入蒙城,持礼恭敬。女王公开身份后,第一时间拜访了蒙府,知道了蒙虎心意不改,当真看上了郑家小姐,当即愿意保媒,亲自去了郑府一趟。

郑家七小姐见了她,才知道当日那个“丽人堂管事”是怎么回事,心头怨恨先消去了一些,再听景横波说起当日蒙虎为了替她报仇,千里追杀离王属下,中了平王的陷阱要挟,险些自杀,一颗古井般的芳心,也不禁动了动。

世间难得包容又有心的君子,遇见这样的人,错过也是一种罪过。

景横波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郑七小姐终于回心转意,郑家心障既除,自然千肯万肯,蒙家虽有些觉得憋屈,但架不住蒙虎执拗,也拂不了女王颜面,于是,一波三折的亲事,在景横波大力撮合之下,终于成了。

景媒婆松了一口气,她自己情路坎坷,因此更愿意看见有情人终成眷属,何况郑七小姐的遭遇多少和她有关,如今也算补偿了她。

此刻她坐在蒙府厅堂之内喝茶,等着蒙虎接回来新娘子花轿。二狗子作为陪同使,陪着蒙虎去接新娘,因为郑家诗书传家,蒙家却是武夫,据说郑家那批女眷存心刁难新郎官,发誓要让新郎接新娘时,念二十首最出色的催妆诗才许进门,这消息吓白了蒙虎的脸,景横波倒格格笑了一阵,手一挥让二狗子去了——除了曾经在玳瑁曲江“长诗惊风雨,短句泣鬼神”的“诗鸟”狗爷,还有谁能胜任这么光荣的活计?

蒙府的亲戚女眷们齐聚一堂,窃窃私语着最近的各种大事,免不了谈及那日暴雨天雷击祭坛的事情,都在说那雷电如何击毁祭坛,老王如何死而复生,那平王如何惺惺作态,那上苍如何被平王激怒,将他也炸成碎肉,说着说着就露出凛然之色,想不明白老王和小王子如何逃过那第一次天雷,又是如何莫名其妙出现,感觉忽然就出现在了那里,莫非那时候有人施展神鬼搬运之术……

景横波注视着茶盏袅袅升起的烟气,笑了笑,神鬼搬运没有,女王搬运是有的。

说起来简单,平王坚持选了那可能暴雨的一日,就说明八成在祭坛有手脚,祭祀前一晚的鬼火,就是景横波和平王学了一手,用鬼火引走护卫注意力,让霏霏去查探了一番祭坛,果然发现平王在整个祭坛之下,埋了火药。

想必平王和负责祭坛整理的礼司官员有勾结,悄悄做了手脚,而且霏霏还发现祭坛某处有裂痕,裂痕里头,隐约露出黑色的物质。

等到次日,景横波看见那裂痕所在位置,被放置了用来焚烧罪己诏的青铜鼎,再看见祭庙飞檐上,借雨幕掩饰身形的人影,顿时明白了平王的打算。

焚烧罪己诏时,青铜鼎里已经做了手脚,留了一条向下的通道,火苗顺着青铜鼎而下,没入缝隙里,当缝隙被劈裂,炸药顿时被引爆。

景横波那时已经站到棚子最前端,隔空摄物,将老王和小王子都摄到了人群里,同时一心二用,指挥土石熄灭了明火,留下了一半的火药没有炸。

那时雨大,雷响,大家眼睛都睁不开,谁看得清爆炸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看得清身边是不是多了一个人?

等到平王在土堆上做戏,在雷雨中骂天,故意让黑三手下高手以铁线引下雷电以示苍天厚爱雷电不劈,尤其等到他作死地骂出那句“若我不配请雷击之”的话之后,景横波让早已钻进土堆的霏霏,引燃了剩下的那一半火药。

想到那一幕,景横波笑吟吟喝一口茶,嘴里轻轻“轰”了一声。

莫装逼,装逼被雷劈啊亲!

炸死平王,再将老王和小王子移回台上,景横波大功告成,尔以神鬼之道骗人,我便以神鬼之道回之,轻松,省力,死得干脆利落。

景横波觉得,做个成全者的感觉也很不错,大荒的版图,用这样的方式,一样也在慢慢合拢。

等参加完蒙虎喜宴,龙家祖地一行,终于可以成行了。

景横波心情愉悦,放下茶盏,正要和身边孟破天拥雪说说闲话,忽然眼角觑见光芒一闪,感觉十分刺眼,她下意识回头,却未见异常。

此刻正午,日光正烈,可以发出光线的东西很多,但是这屋子四面轩窗,都半卷了细丝竹帘,遮挡了大部分光线,有些坐在窗边的贵妇,头上珠玉金钗,琳琅满目,难免在日光下发出各色璀璨光芒,但那些光线都是条线状,并不是景横波刚才感觉到的,好像有个大片闪闪发光的东西出现。

看身边孟破天拥雪,表情并无异常,景横波想了想,也许是自己眼花,便没有多想。

招待客人男女宾是隔开的,女宾在后院,男宾在前院,此刻宫胤耶律祁裴枢他们都不在她身边,她心中忽然有些不安,便和陪同她的蒙老夫人说了一声,独自出去散散。

后园的喜宴已经准备好,蒙国风俗,晚上这顿喜酒是重头戏,因此蒙府特地辟了一处院落,正好位于前后院之间的花园里,喜宴可以适当放开男女之防,因此蒙家别具匠心,选了一处位于两院之间的通阁打通,通阁轩敞,中间有窄道相隔,左男右女,仅女眷就席开二十余桌,打扫洁净,窄道两侧花树都饰以彩绢绸花,垂着一色半人高深红琉璃宫灯,那琉璃灯光洁莹彻,盏盏价值不菲。

景横波看了一会花园景色,忽见蒙老夫人神色匆匆而来,一看她脸色,景横波便怔了怔,等到蒙老夫人行了礼,在她耳边悄然说了几句,景横波已经讶异地挑高了眉毛。

“吉家被灭门?”

这真是完全想不到的消息。

景横波知道暴雨当日吉小姐已经离开蒙府,在她想来,自然也是吉家趁蒙府那日府里空虚,把女儿又抢了回去。她让蒙虎掳走吉小姐本就是为了钳制吉家,蒙家自己都不追究,她当然不会再管。

但好端端的,吉家怎么会被灭门?

“刚刚传来的消息,昨夜吉家毫无动静,今早西市菜农按惯例去给吉府送菜,平日里常开着的小门不开。吉家规矩大,这些菜农就在门口等,谁知道等到将近中午都没有人出来,有人大着胆子开门进去,然后就看见了尸体。”蒙老夫人脸上神情很有些复杂,“叫了府衙来,一看,全家都死了,只有……”

“嗯?”

“只有吉小姐,又不见了。”

景横波皱起眉,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始终觉得那个吉小姐十分怪异,如今又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有人进去查看过吗?都什么死法?”

吉家这样的大家族,整座府邸最起码几百人,一夜之间全部杀死,而且不被人发觉,这得什么手段?而且,似乎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办到的。

“蒙城府封锁了整个府邸,现在其余人打探不到,我府中人询问过进入其中的菜农,有人说吉府的人死得蹊跷,浑身没有伤痕,躯体十分僵硬,有的发白有的发青,但都没有血。”

“那些菜农呢?”景横波越听越觉得奇怪,想要亲自问问。

蒙老夫人回身让丫鬟去打听一下,不多时丫鬟回来,脸色惨青,哆哆嗦嗦地道:“那几个菜农,听说也死了……就在府衙差官问话的时候……忽然倒地,也是没有血,身躯发青僵硬……”

景横波怔了怔,这感觉像是毒,可是这些人应该没有胆量碰尸体,而什么毒,能遍布偌大府邸,令所有人进入既死?

身后蒙老夫人脸色很不好看,在喜庆日子,听见这样的消息,总难免让人膈应。

景横波理解她的心情,孙子的婚事一波三折,如果喜宴上再出什么事,可真叫人这辈子都难安生。

她安慰地拍拍蒙老夫人的手,道:“没事,我在。”

……

城北善德坊,出事的吉府已经被蒙城府衙团团围了起来,大批差官衙役民壮守在前后门,不断有官府的人忙碌地进进出出。

看热闹的百姓都被赶在十丈之外,看那吉府后门,一具具尸首被抬出,都蒙着白布,尸首僵硬笔直,甚至不需要担架就可以抬起来。

那些抬出尸体的数量,令围观百姓倒抽一口冷气,不断有人低语讨论,是什么人如此丧心病狂,又是什么人有如此通天手段,要知道昨夜吉府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便是隔邻的副相府,也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这样的手笔,便是王家军队出动,似乎也做不到吧?何况吉家本就掌握蒙城治安,府邸周围的巡视是最严密的,在危急之时竟然连发出求救信号的机会都没有,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候免不了一些阴谋论,比如吉家和平王走得近,这是被老王清算了,比如副相见风使舵,悄悄把吉家给卖了……

此时此刻,众人目光中心的副相府,和吉府一样,静如死水。

所有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但所有人都不敢动作说话,除了副相出门配合蒙城府调查之外,其余人都紧紧抿着嘴,注视着府中西北角一座小楼。

小楼平平无奇,四面花木掩映,只是这样的天气,那些花木草尖,不知怎的,总有霜雪未凝。

小楼里有人正在喝茶。

端茶的手雪白修长,指甲圆润,指节精美,纤细如苇,只看一只手,便知这是美人之手,如果要说有什么遗憾,便是那指甲半月板颜色,最里层深紫,其余浅青,衬着雪白手指,看起来颇有几分诡异。

那手端着茶,茶水一开始还袅袅热气,转眼热气不见,青瓷杯身,又凝霜雪。

霜雪在杯上覆了一层,转瞬既消,再覆一层,再消失……只是那一端杯,雪化雪凝数十次,随即“咔”一声,薄瓷的杯子经受不住这样的摧残,听声音似乎裂了。

杯子裂了,水却没有出来,那手将杯子转过来倒倒,啪嗒掉出一整块凝着茶叶的冰,也是惨青色的。

满屋子的白衣人,都默默垂下头。

夫人的功法……似乎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还没找到那个丫头吗?”座上人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却令人感觉每个字都是一道寒风,从雪山奔腾而下,携人间魂魄而去。

众人垂头更深。

都杀了隔壁整府的人了,也没能找到那个冰雪异体,她们知道,夫人很震怒。

夫人修炼禁忌功法,却因为门主派人干扰,又因为那个该死的耶律询如捣乱,险些走火入魔,为了避免被反噬,夫人不得不离开雪山范围,进入内陆找药,在寻找药物的过程中,夫人忽然想起了当初她经过蒙国时,所收的一个记名弟子。

那个记名弟子,其实天赋不出众,并不值得夫人垂青。夫人收她为弟子,不过是看中了她与生俱来的冰雪之身。

天生极阴极寒体质,天生永冻之血,对她们这一门可遇不可求,尤其对现在有走火入魔倾向的夫人,是最难得的灵药。

她们记得,这个记名弟子,叫吉祥。是蒙国一个将军的女儿。

但糟糕的是,千里迢迢来了,却没在吉府中找到人,夫人一怒之下,再加上伤势发作,无法自控,直接杀了吉府中所有人。

雪山弟子们很紧张,凛然伺奉在阶下不敢稍有声息。杀了吉府所有人不算什么,但夫人发作时很难自控,如果杀了自己就不大好了。

所以当务之急,要找到那吉小姐。带她回来就死。

座上许平然,托着腮,凝望着前方虚无处,眼神空空的。

她连眼眸,现在都蒙上了一层淡青色,似沁入碧水的冷玉,白天看不清晰,晚上阴惨之气逼人。

她想着那个记名弟子,目前不在城中,因为她当初为了以后使用方便,给这丫头身上种下了点记号,雪山魂叶的气味在那府中已经很淡,但却曾在这附近出现过,她相信她会等到那丫头回来。

她还在想着,那两个阴魂不散的……紫微和耶律询如,也不知道到了蒙城没有,想到这两人,想到这两人给她带来的挫折,想到那个蟑螂般韧而不死,蟑螂般讨厌的耶律询如,她的手指便颤了颤。

这段时间,和这两人重逢以来的各种吃瘪和懊恼,令她平静如冰湖的心也瞬间咔嚓咔嚓裂出好些不和谐的声音,似剑声锋锐,都是杀机。

希望他们识相,这回不要再搅事。

她在生死存亡关口,谁若阻拦她自救,便纵往昔情意千万种,她也必将下手。

……

蒙城外百里,黑色的山洞里站着黑色的斗篷人,黑色的斗篷人肩上背着白色的吉小姐。

他凝望着蒙城的方向,唇角露一抹浅淡笑意。

他有两批最大的敌人,如今都在这蒙城之中,为了这一日他已经准备了很久,往昔藏而未发的杀手,在达到今日目标之后,终于可以痛快地使出来。

他扛着吉小姐出来,看看蒙城方向,问:“都联络好了?”

“是。”身后有人恭谨地答,一群人都穿着黑斗篷,站在黑暗山洞里,明明暗暗一片黑色起伏。

斗篷人满意地点点头,这世上最善于藏匿的人,现在就在蒙城,某座最热闹的府邸之中,相信可以帮助他,安排一出最好的把戏。

“走吧。”他道,“要在晚宴前赶到,还得先绕副相府走一圈,给那位嗅嗅味道。咱们得抓紧时间。”

一行黑影,自苍山逶迤而下,投入蒙城的暮色中,似一群在风中低飞的吸血蝙蝠。

……

景横波坐在厅堂内,等着蒙虎接亲回来拜堂,蒙老夫人从外头匆匆进来,景横波看了她一眼,蒙老夫人点点头。

景横波也点点头,稍稍放了心。

她刚才命蒙老夫人将此事通知宫胤等人,又让蒙老夫人通知老国公,派人暗中彻查整座府邸,务必细细查找,发现任何可疑之处,都要及时汇报。

她有点担心那个失踪的吉小姐。

不知怎的,总觉得,那个失踪的吉小姐,很有可能忽然出现在蒙府,很有可能因此带来一场大麻烦。

虽然这麻烦她一时还想不明白,因为就算吉小姐出现在蒙府,指控蒙府杀人也没用,昨晚老王为了表示对蒙国公的感谢,亲自带领小王子前来贺喜,吃了暖房酒,因为有点醉了,在蒙府歇了一夜才走,蒙府全府上下都小心伺候,有蒙国大王亲自做不在场证明,吉家又已经失势,吉小姐就算指控什么,也没有用。

但她心里还是觉得不安。

前院忽然鞭炮声大作,礼乐悠扬,夹杂着大片大片贺喜之声,新人进门了,蒙家女眷联袂而来,恭敬地请景横波花园赴宴,景横波压下心中不安,微笑站起身来。

……

新人花轿,吹吹打打抬进门,四周看热闹的百姓不少,蒙府的下人微笑着给周边百姓邻居发红包糖封。包括叫花子都人手一份,尤其是看见一个衣裳快破成布条的高个子家伙,善心的老管家还特意又多给了一份。

高个子披着一件式样不男不女的紫袍,仔细看紫袍质料不凡,可惜早已破得不成模样,东垂一块西挂一块,露出里头洁白如玉的肌肤,比乞丐还乞丐,他拿了红包还不罢休,又伸手进家丁篮子里翻翻找找,找到一袋饴糖,眉开眼笑地道:“这个好。”顺手又摸了一包,给身边一个同样衣裳破破烂烂的矮个子。

家丁不过一笑了之,今儿是少爷喜事,犯不着和这种人计较。

矮个子眯着眼,似乎眼神不大好,盯着手中红包和糖果看了半天,叹了口气,喃喃道:“什么时候,能吃到小祁的喜糖呢?”

想了想又笑道:“还不如先让小祁吃咱们两个的喜糖更好,你说对吧老不死?”

高个子低头猛吃糖,就当听不见。

家丁露出被雷劈了的表情,抱着篮子默默走开去。眼角却觑着两人,觉得这一对乞丐断袖,看起来神经兮兮的,可不要等会闹什么事,搅合了少爷的喜事。

怕什么来什么,乞丐断袖吃完糖,抹抹嘴,高个子看看天色,嗅嗅空气中的气息,忽然举步便往府里走去,矮个子亦步亦趋跟着。

“哎哎哎你这人干嘛呢?”管事急忙带着家丁去拦,“不能进去!”

“怕啥呢,进去瞧瞧新娘子又不少块肉。”矮个子长驱直入,“观摩一下哈观摩一下,哎,我说,老不死,”矮个子探头瞧了瞧里头布置,忽然回头,甜蜜蜜地拉起高个子的手,“你说这家要是喜宴办得好,趁着人齐全,咱俩干脆借一桌酒席,把咱俩的事也顺便办了?”

高个子唰地停下脚步。

与此同时管家大叫,“关门!放狗!”一堆人轰隆隆奔来关门,几个家丁牵着几只雄壮猎犬,从院子里头猛冲出来。

“哎呀好怕!”高个子立即一把甩开矮个子的手,拔腿就跑。

“别跑!”矮个子抬脚就追,“今儿有正事呢老不死……”

“我怕狗!我怕狗!”高个子抱头鼠窜,眨眼就蹿进人群中消失……

……

此时斗篷人的黑影,扛着吉祥儿,趁着夜色,越过蒙城城墙,特意绕了一圈道路,从副相府附近经过,再奔向蒙府方向。

此时在副相府小楼内的许平然,无视隔壁吵吵嚷嚷找凶手之声,一直在闭目养神,忽然鼻翼一动,猛地睁开眼睛,目光灼灼,看向夜空,随即霍然起身。

此时蒙虎欢天喜地地将新娘迎进门,正要到通阁敬酒,一眼看见自家主上,独立在廊下,注视着后院方向,夜风徐来,风动衣袂,他整个人立于星月琉璃灯下,却似自生莹然光彩,如玉通透,如水洁白。

只是这样的通透洁白,太过清高独立,四周人有意无意,或者自惭形秽,都离他远远,因此更显得那孤竹下的身影,皎然孤凉如冷月。

冠盖满目,斯人独立。

蒙虎和天弃同时心有所感,忍不住唏嘘一声。

主上和女王,明明情深,却总波折无数,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

蒙虎忽然心中一动,看着后院方向,道:“天弃,今晚帮我一个忙。”

“什么?”

“女王和主上费好大力气撮合了我和我娘子。”蒙虎眼底闪着激越的光,“投桃报李,今晚,我也想撮合他们。”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王室成全者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我在古代开书铺(穿书)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乡村花医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听说你喜欢我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伪装A的变异Omega 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 爱我绝对要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