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满满恶意的世界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试探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只是惊鸿一瞥,只看见女子血流满面,平王心中也有些茫然,此刻水阁倾倒,石柱歪砸,因为石柱的纵横交错和水阁器物的倾落,此刻水下一片混乱,虽然特意设置了明亮的夜明珠灯光,也不可能将所有情况看个清楚。

这水阁本就是特地设置,平时从来不启用,底下石柱是空心的,要断起来很容易,水下夜明珠,是为了看清水底人的一切动作,这水阁原本是平王准备着用来暗害人的,至于对象是谁要看情况,如今因为要试探景横波提前启用,想着断了水阁支柱,令她落水,水下有灯,入水后人的举动能看得一清二楚,毁了附近莲船,是要看客人会不会挥手远距离召来岸边莲船,不管对方是用瞬移还是控物脱困,只要轻松脱困,都能立即察觉对方身份。

计划很完美,甚至为此不惜损失很大,但现在看来,好像答案并不是以为的那样。

“刺客”已经拖着平王快到岸边,自有平王府的护卫冲上来“作战救驾”,不用说,装模作样打一阵,“刺客”便丢下湿淋淋的平王逃之夭夭,平王在岸上爬起身,仓皇大叫,“救人!救人!”

众人看向水中央,水阁正在慢慢沉入水下,锦鲤们慌乱地四处逃窜,无数石柱东倒西歪从水面上刺出来,但是,人呢?

……

此刻,宫胤还在水中。

他眼看着一条人影自水中一闪而过,再看见另一条人影轻轻巧巧游过来,后者正好游到一座将要倾倒的石柱旁,在石柱倒下的间歇,飞快地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准备好的皮囊,拍在自己脸上。

水中大家的衣服和头发都散开,两个身形都窈窕纤细,只要背对着,一时谁也看不出。

宫胤眼底掠过一丝笑意,伸手向前一抓,一条人影从一旁石柱底游上来,对他笑了笑。

正是景横波。

而那边,出现在平王视野里,被倒下的石柱击得“血流满面”的女子正在转头,把血淋淋的脸亮给平王看。

那自然是拥雪。

少女如今已经长成,发育得好身形,今天特意穿了和景横波质料不同,式样差不多的裙子,远看真真差不多。

看见水阁设置的那一刻,景横波和宫胤已经确定了对方打算怎么试探,不过将计就计而已。

宫胤伸手去接景横波,准备给她渡气,顺便送她从平王看不见的另一个角度上岸,她还要去找蒙虎。

景横波正在微笑,水波里珠光摇曳,她的笑容被映得华光灿烂。

那笑容忽然凝了凝,随即景横波的手忽然拍开了宫胤的手,再狠狠一挥。

与此同时宫胤身子向前一滑,一反手浪涛翻涌。

翻涌的浪涛里,一条人影仰面随波倒翻出去,砰一声撞在水面漂浮的桌子上。

景横波已经到了这人身边,伸手一把掐住这人咽喉,看一眼这人的脸,冷笑一声,回身对宫胤做了个手势,一闪不见。

再一闪她出现在无人的岸边,四周布置了些景观怪石,还有不少花木,足可遮蔽人的身形。

她将那人抛在脚下,重重一声。

月光照亮这人的脸,惨白惨白,嘴唇上分外艳丽的口脂已经被水泡化,染在唇边,看起来分外狰狞可怖血盆大口。

是吉小姐。

她穿一身鲛皮水靠,手中一柄分水刺,看那样子,竟然是早有准备在水下埋伏。

景横波看看那分水刺,分外锋利,放血的利器,更奇特的是,吉小姐另外一只手,还拿着一只水囊。

在水里可没必要用水囊,除非是用来装东西。

联想到她刚才的动作,再联想到在城门她的挑衅,这位的目标是宫胤?

放宫胤的血?

吉小姐先受了景横波一拍,再受宫胤一挥,最后撞在了桌子上,此刻后脑一个大包,昏迷未醒。

景横波目光落在她的指尖上,这少女一旦洗去妆容脂粉,就能看出全身上下毫无血色,指甲都青白青白,看上去也像个冰雪人儿。

而且景横波已经看见她指甲边缘溢出的破碎冰屑。

这个蒙国世家女,修炼得也是冰雪一系的真气?属于天门,还是属于龙家?

后者可能性不大,龙家并无人流落在外,可如果这是天门记名弟子,却又显得功底太差。

此时也顾不得探究她的来历,景横波一掌拍醒了她,分水刺抵在她咽喉上。

吉小姐刚刚睁开眼,就感觉到脖子上尖锐的刺痛,听见一个带笑的慵懒的声音,“说,蒙虎在哪?”

……

水阁翻倒时,王府传出警讯,很多护卫飞身前往湖边救王爷。

平王试探景横波的计划,自然不会告诉所有人,所以这些加派看守蒙虎的护卫,自然要按照平时的规定,赶往警讯发生之地。其余留下的人,也不禁心神震动,注意力有所转移。

蒙虎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他被软禁在王府后院的一间不起眼的院子里,进入之后他就想自杀,然而平王心思缜密,早就料到了他的打算,看守得极紧,又收走了所有武器和锐器,封住了他的武功,他竟一直没找到机会。

此刻正是好机会,护卫们纷纷跃上高处查看,不过水阁和此处相隔很远,一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蒙虎冷笑一声,走到平时放置脸盆的盆架旁,那只盆架用铁条卷成花朵状,可以用来托住盆子。

蒙虎伸手一掰,一捋,武功虽然被封,但练武人的力气是不可能封住的,铁条顿时被捋直,蒙虎指节两边一推,宽宽的铁条端被推挤成三角形,尖端尖锐。

真正想死的人,总有办法死。

他宁死不愿承受侮辱,不愿被人挟制,令家族陷入深渊。

四面护卫已经纷纷回转,没有多少时间。

蒙虎眼一闭,铁条闪电般捅入咽喉。

就在这一霎,忽然听见一声大叫,“蒙虎!”

声音熟悉,与此同时,蒙虎手一震,铁条离手。

蒙虎霍然睁大眼睛——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在那么远的距离做到这点!

他霍然扑向窗口,撕心裂肺狂喊,“别进来!”

景横波站在墙头,遥遥望着那间屋子。先前她胁迫吉小姐,让她带路,免得浪费时间。但这小丫头性子阴沉,第一次故意带错,景横波狠狠整治她一顿,这回才对了,她抵达墙头的时候,正看见半开的窗子内蒙虎的手抬起,什么也来不及想,先大喊一声,然后才调整位置,打掉了蒙虎的铁条。

这一声喊必然暴露目标,她看见院子里的护卫并没有扑出来,却各自站好方位,目光灼灼盯着她。

院内必有埋伏,用脚趾也能想得到。

不过,埋伏有用吗?

“院子里好像很多布置。”她笑盈盈地问底下的人。

众人抬头看她,实在想不到这时候她在墙头说这种无聊的话。

有人悄悄地摸袖子,景横波一抬手,一块石头击中他胳膊,那人哎哟一声,袖子中传讯烟花掉落。景横波手一招,烟花到了她手中,她看看烟花,笑了笑,手一挥,烟花飞向远处,然后在几十丈外的另一个院落,“啪”一下绽放入天空。

远处隐约响起了脚步声,王府中应急救援的队伍,很自然地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院中众人相顾失色,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手段?

一个头目一样的人,看一眼墙头被景横波绑住嘴勒住脖子的吉小姐,轻轻冷哼一声,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把人送出来。”景横波对蒙虎指指。

一阵静默,景横波微笑,手中匕首一挥,吉小姐身子猛地一震,一小节白白的东西掉落。

“现在是一根手指,我数到十,就是一只手,再数到十,就是一条腿。”景横波微笑,“你们未来的王妃或者说王后,如果因你们成为残废,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顺利地活下去。”

她瞥一眼呜呜挣扎的吉小姐,心想真是个娇小姐,不过削了她手指尖一块皮肉,至于抖成这样吗?

她可没兴趣随意残人肢体,扔下去的不过是一节墙头剥皮树枝,不过是个障眼法。

不过吉小姐的血似乎有点奇怪,景横波看见墙头那几滴血,颜色极淡,闪着些微光,随即不见。

院子里一阵骚动,护卫们当然知道这位小姐的身份和未来在王府的地位,谁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蒙虎被送了出来,护卫首领咬着牙,他本想着对方就算挟持着吉小姐步步向前,这院中的布置也有机会把对方陷进去,谁知道这女人这么狡猾。

景横波对慢慢走近的蒙虎点点头,蒙虎仰头望着她,咬牙半晌,垂头道:“我没用,居然要您亲自来救……”

“是没用,”景横波点点头,“自杀这种最懦弱的行为也做得出,真令我失望。不过我懒得说你,回头你正牌主子自然会给你惩罚。”

蒙虎霍然抬头,眼神惊喜,嘴唇蠕动几下却没有说话,景横波知道他的意思,笑着点点头。

身后白影一闪,宫胤来了,第一眼看看景横波,然后看看蒙虎,蒙虎惊喜地要跪,被他的眼神止住。

随即景横波拔下吉小姐头上发簪,插在院外的地上,将吉小姐交给蒙虎,示意他先走,王府外自有人接应。蒙虎点点头,知道此时不是叙旧时候,拎着吉小姐纵身没入夜色。

“你怎么过来了?”景横波问宫胤。她有点担心。两人原本计划好,要尽量不暴露身份地将蒙虎救走。看了看他身后,又问:“拥雪和其余人呢?”

“湖心出事,当然所有护卫要下水救人,水阁将湖底弄乱,搜救起来十分困难,拥雪她们水性都好,找个地方避着,其余人则绊住平王,拖过一段时辰便好。”

宫胤一边说着,一边就绕着院墙走了一圈。

然后那院子里,先是轰地陷下一个大坑,露出坑底一个黑洞,几个护卫反应不及,栽了下去。

宫胤经过一株大树,那树上就忽然落下一张大网,将想要掠起的人裹在网中,再次砸入坑里。

网在坑里弹了弹,带出一条条黑色的泥浆样的东西,宫胤走到靠近原先关押蒙虎那间屋子的地方,手指一弹门槛破碎,一线火星自门槛内飙射而出,迅速顺着那网的边缘向前延伸,瞬间燃成无数条细细火龙,火龙间散发出淡绿色的气体。

气体幽绿,凝如实质,似一条绿色巨蛇,在院中逶迤。

无数人从墙角树上滚出栽落,在红火和绿气之间挣扎翻滚,整个院子的布置都被宫胤翻了出来,有些即使没被翻出来,也被联动的机关毁去。

院子里仿佛成了地狱,很多人翻滚挣扎,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脸上的肌肤片片凋落,直至露出白骨,然而没有血,也没有声音,那绿气似乎勒住了人的咽喉,榨干了人的血液,肉眼可以看见那些人咽喉在紧缩,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麻花似的。

景横波早已捂住了自己和吉小姐的口鼻,开始退后,远远看见,心中泛出一阵凉意,这位贤王,行事可真狠毒。而且行事作风和性格果然相近,喜欢杀人如草不闻声,以至于这么多人在地狱中挣扎,却根本发不出声音,符合他的“低调、从容、不血腥非暴力”爱好。

但景横波觉得他比暴虐嗜杀的离王残忍得多,难怪离王早死。

宫胤最后以冰剑割开燃烧的大网,抬手一翻,网向屋子罩去,那些火焰,无声无息贴着墙面向下延伸,估计不过一刻钟,大火就会燃起。

宫胤掠下院子,找了个身形和蒙虎相似的尸体,从怀中取出一张酷肖蒙虎的面具,贴在那人脸上,再将那尸体扔进屋内。

精擅易容的易国大王本就是他手下,早年就为他和几位亲信备了好几张各自的面具,这次蒙虎被掳,宫胤飞鸽传书易国,好在蒙易两国不算远,易鄯当即令人快马送来面具。

景横波则忙着向脸上贴假伤疤。抓住宫胤的手,几闪之后到了一处隐蔽的湖边,潜入水中。

过了一会,湖中有人大喊,“找到了!找到了!”随即水波翻涌,护卫们簇拥着宫胤,宫胤手中抱着一个人,一行人分波逐浪,游向岸边。

平王心神不宁地守在岸边,看看湖里,看看先前烟花射起的地方,又看看关押蒙虎的地方,今晚的事情透着诡异,姬国王女落水受伤然后不见,她的护卫一批人下去救人,另一批却缠住了他,非说王女在他府中出事,是他有意暗害,有意对姬国开战,要拉他去大王驾前评理,并要飞马传书报姬国女王,没等他和这群人撕掳开,护卫报说人救上来了。

他急急拨开人群,上前查看,果然看见景横波在宫胤怀中“昏迷不醒”,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一道伤疤,鲜血想必已经被水冲洗干净,伤疤看起来很有几分狰狞。

他呆了一呆,赶紧上前询问安抚,正在此时,景横波“呻吟”一声,“悠悠转醒”,一眼看见面前凑近的平王,怔了怔,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脸上“伤疤”,猛地一怔,随即眼神大变。

宫胤垂眼瞧着,他天生冰雪之态,无需故意装作生怒,也会让人觉得他的冷漠是因为正处盛怒之中,此刻瞧见景横波一系列动作表情,心中也不禁莞尔。

这丫头,演技越来越纯熟了,唱作念打俱佳,把一个遭逢大变,落水方醒,发现受伤,还伤在脸上破相的女子的神情眼神,演绎得连他都快当真了。

所以此刻平王表情也有些尴尬,只得再凑近些,正要嘘寒问暖,景横波已经“啊”地一声尖叫起来,“我破相了!我破相了!”

她一边哭喊着破相,一边从宫胤怀中“挣扎”而起,扑过去抓住平王衣领,双手在他脸上乱挠,“你请的什么客,你道的什么歉,你搞的什么风一吹就倒的水阁!你就是在故意害我!害我!你害我破相!你叫我后面怎么活!”

一边挠,一边膝盖暗暗顶住某处,猛地一顶。

“啊——”平王又被她顶了一次,一声惨叫还没出口,景横波眼疾手快,啪地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放声大哭,“你害我破相,我这辈子完了!”

这一连串动作干脆利落,利落到那一顶都没人看见,只看见了后面那个惊天动地的巴掌,那一巴掌后,护卫们才反应过来,涌上来拉架的拉架,搀扶的搀扶,有人也想趁乱给景横波来一下,景横波动作敏捷地跳起来,避过了所有的暗手,一个转身,“弱不禁风”地倒向宫胤,一手捧心,哀哀哭诉,“夫君,我破相了,你……你会不会不要我……”

拥雪和护卫们立刻深深低头,连宫胤,脸都抽了抽,赶紧接住她,咬牙用自己能发出的最温柔声音,道:“王女,放心,你无论变成何等模样,某都必定不离不弃。”

“亲爱的你真好……”景横波“感动而虚弱”地喃喃一句,眼睛一翻,倒在他怀中。

她撒花呕血捧心倒下了,宫胤赶紧抱着她向外走,护卫和丫鬟赶紧慌慌张张地要去找大夫,并严词拒绝了平王府代为请大夫的建议,表示平王府居心叵测,绝不再留,稍后还要在大王驾前,向平王寻个公道,一行人蛮横地挤开护卫向外而去,平王府的幕僚们看着平王等他示下,是放人走还是强硬留下,躺在地上的平王翻着白眼,有气无力地道:“留……留……留……”

众人眼巴巴地瞧着他,这是在说留住呢还是留不住算了呢?到底该怎么办呢?

“……留……留……留……留下他们啊!”等平王好不容易缓过气,嘶吼出这一句,众人追上去,宫胤等人早出了门。

平王湿淋淋地躺在地上,抚摸着自己两次受创的重点部位,抚摸着自己受创的那颗心,心中一团乱麻,损失了水阁,浪费了人力物力,试探了这一场,可是最后的结果,还是一片茫然,什么都不能确定,自己的重要部位,却已经饱受践踏,这世道是怎么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刚受的伤还没好,就看见护卫一批批神色仓皇而来,听见接二连三的回报。

“报殿下,宝熙院机关启动失火,所有护卫全部死亡!”

“报殿下,吉小姐失踪!”

“报殿下,宝熙院内蒙统领被烧死,已经找到尸首。”

“报殿下,在宝熙院外草丛里,找到吉小姐的发簪!”

……

坏消息接二连三砸在平王头上,这一刻世界满满恶意。

“噗。”一声,平王喷出一口鲜血。

……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试探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第一夜的蔷薇Ⅱ·逆光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娱乐圈] 谁的年华蹉跎了我的岁月 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与年下的恋爱法则 你是我唯一的星光 我在灰烬中等你 无限灾难求生 我真不想当首富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