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试探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夫人之美,岂容亵渎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将暗的时候,一乘小轿停在了平王府门口。不等随侍的家将上前,便有平王府的管事匆匆接了出来,并没有经过通报程序,躬身喊了声表小姐,一脸熟稔地直接将轿子接了进去。

半刻钟后,脸色霜白,嘴唇血红的吉小姐,跨进了平王殿下轻易不许人进入的书房。

她此刻已经没有了城门口的骄横跋扈之气,细长的眸子微微眯着,透几分和年龄不符的冷光,她脸色不大好,近乎惨白,毕竟无论谁,受了被吊在城门旗杆上,让整个蒙城的百姓都看了个遍的羞辱,脸色都不会好哪去,但奇异的是她并没有暴怒发疯之色,和先前那个浮躁浅薄的女子比起来,现在她显得冷静得可怕。

她稳稳地跨进屋内,平王殿下正举着一个玉瓶,放在高处,鼻端轻嗅,似乎沉醉于玉瓶里散发的气味,脸上神情放松又陶醉。

如果景横波在,会觉得玉瓶很熟,因为就是她在濮阳城易卖大会上,卖出去的那个足可以让人沉溺麻醉,直至欢笑死去的玩意儿。

烛光下,蒙国仅剩的成年王子平王,容貌平常,却自有温润平和气质,确实比那个暴虐的蒙赫,看起来更加可信可亲。

“吉祥儿。”平王看见表妹来了,笑着将手中东西递过去,“要不要尝尝这个?好东西。”

吉小姐看一眼那玉瓶,坐了下来,淡淡道:“又是黑三进贡给您的?要我说,他不是好东西,小心提防些好。”

“这倒不是。”平王笑道,“这本是长史在黑三的地下拍卖场买下的东西,也是我找了好久的浮水名药。这东西以前蒲甘国有,后来女王掌握了玳瑁,就切断了商道,后来被浮水通过密道转运进来,并重新提炼秘制,比普甘的更好。有延年益寿,百病包治的功效,你知道我长年的头痛病的,真真一用便好了。”

吉小姐皱起眉头,“长史在黑三那里被人暗杀,他买下的东西您还敢用?”

“不就是大王的人杀的么?”平王冷笑一声,“黑三怎么能容他走出地底?早就把人杀了,把东西拿回来了。”他弹弹瓶子,“你不要瞧不起黑三,他和他那帮手下,还是有用的。最起码有些事情,只有他能做。”

他望着坊市方向,想着黑三已经进城,过几日,有些计划便可以开展了。

吉小姐也没说什么,现在对于老王,她和表哥,都不怎么在乎,倒是关注另外一件事,这也是她今日出现在城门口并闹事的原因。

“您刚说到女王,我刚才却见了姬国王女。”

平王放下瓶子,眼中精光一闪,“觉得怎样?真?假?”

“闹了一场,”吉小姐喝了一口茶,“但是,没看出什么来。”

“哦?”

“姬国人我们本就不熟悉,无从比较。对方态度,说谦让也谦让,但不该谦让的时候一点也不谦让,行事并没有多少顾忌,作风和传说中姬国王室很像。”吉小姐摇摇头,“你说女王出了浮水,极有可能会来蒙国,因为蒙虎要成亲。如今蒙虎被我们设计拿下,女王应该会来救他,只是不能确定会以什么身份出现,如今我还是觉得,这个姬国王女,很是可疑。”

“探子有回报,”平王指了指一封密信,道,“女王銮驾出现在西郡天舞城,带着三千人的横戟军护卫,估计没多久,大相就会将消息通报过来。”

吉小姐的眉毛高高挑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你这么肯定姬国王女是假的?”

“女人的直觉。”吉小姐咬了咬下唇,此刻脸上才现出几分怨恨的阴狠之色。

平王看一眼,淡淡一笑,他已经知道城门口的事,在他看来,真假且不论,表妹终究还是小女孩,女孩的嫉妒和排斥心,是天生的。

“想知道真假很容易。”他笑道。

“哦?”

“蒙虎在我们手里,她如果真是女王,必然会来。”

“但总要有个理由。”

“今天在城门口,他们得罪了你,稍后我会下帖子邀请姬国使团,他们如果是真使团,会愿意下这个台阶,一笑泯恩仇;如果是假使团,一样正中下怀。”平王笑道,“他们也需要一个进府的理由啊。”

“您的意思,”吉小姐脸色更沉,“他们在城门口对我的羞辱,是故意的?”

“如果是故意,自然要找回场子,为你出一口气。”平王笑着捏了捏她的脸,“你可是我未来的王后,怎么可以随意被男人羞辱。”

“是吗?”吉小姐斜睨着他,眼眸在烛光中漂浮不定,“只希望您见了那位姬国王女,不要改变主意。”

“真的很美吗?让眼高于顶的吉祥儿也这么说?”平王畅朗地笑起来,起身道,“你放心,再美不过皮囊一具,如何比得上吉祥儿的聪慧。只是……”他忽然回身,凝视着吉小姐,刚才的风流温柔一霎淡去,此刻灯下眼眸沉冷,微微警告,“我会邀请姬国王女,以道歉为名进行试探。如果那位真的是女王,城门口的事,你就忘了吧,莫要节外生枝。”

“你怕女王?”吉小姐眼眸一冷。

“我怕变数。”平王向门外走去,在门槛处停住,“我怕那个王室终结者的阴云。”

“现在坐在王位上的并不是你。”

“所以我更希望她终结她该终结的,另外,最好在我蒙国,把终结者的名声,变成成就者。当然,是成就我。否则我留着蒙虎做什么呢?我可从没指望过蒙虎会答应劝降蒙家,我真正需要的,只是他在我手中而已。”

平王微微笑起来,就算姬国王女是女王又如何?蒙虎在他手中,这就够了。

他走出门外,准备亲自去查看关押蒙虎的地方,这是个很好的筹码,万万不能让他自杀。

吉小姐注视着他的背影,轻轻咬着唇,想着城门口看见的姬国王女,想着那冰雪般男子仿佛塞入人心口的冰雪般的侮辱。眼眸慢慢灼热起来,唇色更加嫣红,脸色却依旧死一样的白。

她有一种病,一种表哥都不知道的病,想要治好,需要大量修炼冰系真气异性的血。

而她吉氏家族小姐的尊严,不容侮辱。

……

景横波很快接到了平王府邀宴的帖子。

与此同时她也得到了蒙虎正被关押在平王府的消息。

出去逛街的伊柒回来了,嘻嘻哈哈告诉她城中气氛不大好,茶馆酒楼,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大多都是针对老王和死去离王的,说什么多年来老王宠溺离王,放纵他倒行逆施,以至于离王暴虐,有伤天和,离王之死,也是天罚的结果,并且老天的惩罚还没结束,蒙国已经被伤了气运,必须要有人承担罪责,隐约还说到什么老王早年背信弃义,兔死狗烹,杀了不少于国有功的功臣,功臣冤魂不灭,日夜号哭,又有说今年春蒙国北境地龙翻身死伤无数,也是那老王和离王失德乱政的结果,如今春旱夏涝,年成不好,这穷奢极欲的大王,还要极尽豪华地为自己操办五十大寿,不恤民生,不悯百姓,实在不堪为蒙国之主……

他和武杉司思分别跑了十几家酒楼茶馆,听来的东西大同小异。景横波听着,笑笑,心想看样子某些人心很急,已经出手了,她在蒙国呆的时间不会太长。

一般来说,封建王朝谋夺王位,常见的手段就是先造势,为自己的帝王运造势也好,替别人的下台运造势也好,总免不了一个谣言乱飞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的过程,现在处于造谣老王阶段,再过阵子,就可以替平王歌功颂德了,就算不提平王,两相对比之下,百姓也会很容易想起那位和离王一直鲜明不同的“贤王”的。

打好舆论基础是第一步,下一步呢?

平王府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驿馆外,礼仪很周全,或者也有监视的意思。

景横波不知道这位王子对自己身份有几分猜疑,在进入蒙城之前,她让孟破天扮成自己,让天弃陪着,同时七杀兵分两路,一四五跟着她,二三六七跟着孟破天,也算是一个障眼法。至于瞒不瞒得过,就看彼此手段了。

景横波自然只和宫胤一起,再带几个护卫,再带着拥雪,其余人不必带,人越多破绽越多。

马车驶到平王府,景横波还没下车,就看见一个锦袍玉带的男子站在门前,仔细一看,对宫胤笑道:“贤王就是贤王,居然亲自在门口迎接。亲和力比你强多了。”

宫胤随意放下手中书卷,淡淡瞟一眼,道:“你要的是这种么?”

景横波想了一下对着所有人微笑鞠躬的宫胤,打了个寒噤,赶紧摇摇头。

宫胤起身下车,景横波整理裙摆,忽然宫胤的手伸了过来,她一怔,含笑接住,轻巧地落在他身边。

听见他道:“对你亲和便够了。”

景横波忽然想起当年初进帝歌,红毯之上迎女王,也是他立在红毯边,伸手相引,护她走上人生第一条倍受考验的路途。

从开始到现在,他的特别,从来都只是给她的,确实,这就够了。

到如今还能携手,本身已经是福气,她只需要抓紧便好。

平王站在灯影下,看着面前一对璧人,男子挺拔如雪中竹,清逸精致不染俗尘,女子妩媚似雾中花,瑰姿艳逸风采逼人。两人双双立在那里,除了令人想起“神仙眷侣”“伉俪”之类的词儿外,再想不起其他。

就连身后跟下来的侍女,都生得玉立亭亭,不逊于女主人的好身段。

平王脸上微笑不变,却忽然想起自己的吉祥儿那张永远惨白的脸和仿佛要滴血的嘴,心中涌起一阵烦躁——她就不知道脸太白,胭脂便不能太红么?

看着这样一对璧人,想着自己为了大业不得不委屈的联姻,他的眼色更阴沉了几分,不过他随即便微微笑了。

只要做了大王,是可以纳很多妃子的。

门后的阴影里,吉小姐也静静立着,看着那对神仙眷侣,也看着自己的表哥。

表哥平日里也算玉树临风,可此时立在那两人面前,伧俗得连贩夫走卒都不如。

她眼底也掠过一丝厌弃——明明被那个女人惊艳,非要装着没看见,表哥不知道自己笑得很虚伪么?

她脸色微微沉着,看着那一对年貌相当的男女,想着自己十五岁,却要做三十岁表哥的继室王妃。

所以,只有做了王后,才能将这不甘填平。

阶下传来一声朗笑,平王迎上,笑道:“可是姬国三王女殿下?请恕小王冒昧相请。今日之宴,实在是要给王女赔罪的。”

景横波笑着还礼,连道不敢,却又恰到好处露几分疑惑之色,果然平王笑道:“今日在城门口,小王那表妹失礼,小王得知后,急忙给王女下帖,务必将这误会解释清楚,我那表妹,年纪尚幼,不谙世事,冒犯王女,还请王女海涵。”说着竟亲自一躬。

景横波忙回礼,做一脸感动惊讶之色,连称无妨,又诚恳地表示了己方也有不是,对吉家小姐过于冒犯,理当己方先赔罪才是,最后啧啧赞叹平王果真名不虚传,贤王之贤,坦然从容,令人如沐春风云云。

两人互相吹捧了一阵,各自感觉对方都像琉璃盅里的骰子,滴溜溜转个不住,抓不着。

宫胤一直静静听着,眼底有淡淡笑意,此刻他忽然也想起当初在他搀扶下迈上红毯的小女子,那时候她明媚鲜活,言笑无拘,哪有现在的老奸巨猾。然而对于这样的变化,虽有怅然,依旧微喜,无论如何,她成熟了,从此后当不惧任何人间风雨。

景横波和平王一路向内,寒暄谦让,互相道歉都道了十几次,笑得牙酸,偶一转眼,看宫胤淡淡笑意,忍不住哼一声,想这个家伙好命,多少年掌大荒大权,高高在上,向来只有他人俯伏于他脚下大气也不敢喘,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八面玲珑左右逢源,这种命苦的活儿,只有她这个苦逼去做,想着想着气不忿,忍不住恨恨掐一下他的手腕,宫胤却没有反应,她有些郁闷,还想掐一下,他却忽然轻轻捏一捏她手指,又搔了搔她掌心,景横波眼波斜斜瞟过去,看他目不斜视的侧面,再看看自己被他紧紧握住的手指,唇角便微微弯起。

还和他计较什么,这样互补不是很好?这样含着淡淡甜蜜的小小调情不是很好?

她唇角噙三分笑意,随平王走向宴客的凌波阁,这阁名听来甚俗,设计却有点意思,四面不靠,在水中央。阁呈半圆形,其上灯火辉煌,阁下水面也是灯光溢彩,交相辉映,正成一个整圆,远远看去,便如苍穹之下降明月,碧湖之上生彩珠,辉耀于苍青色天空背景之下,那一弯残月,半道银河,比之也黯然失色。

阁四周没有桥,以轻飘飘的莲船相渡,每船除操桨者外,只能容一人。各自登舟,船娘都是妙龄女子,卷起衣袖,露一弯雪白莹润胳膊,却都是好臂力,操桨之下,莲船真如朵朵莲花,飘向水阁,一直飘到近前,景横波才发现,这凌波阁四周水清如镜,水下竟有无数石柱,有四根最粗的石柱,支撑着整座凌波阁,其余细柱散落四周,柱上镶嵌密封的水晶灯,光芒耀眼。她原以为这水面光辉灿烂,形成整圆奇景是因为阁影倒映,如今才发现这水下有灯,可是灯火怎么能在水下点燃?再看水晶灯内,竟然都是夜明珠。

真真好生奢侈,景横波自叹玉照宫不如,静庭比起来更寒酸得拿不出手。

不过这种设计……她唇边一抹浅浅的笑意,这么亮,这么四面不靠,这是要看什么呢?

平王开席,亲自作陪,并没有那吉小姐,用平王的话说,人家受了风寒。

似乎为了表现诚意,这一席竟然也没有别人,竟然就是平王一人,陪着她和宫胤。不过景横波并不认为,这阁四周就真的没人了。

此时已经秋末,并不是迎风饮酒的好季节,阁中的鲛纱一层层垂下来,挡风遮气,虽处水上亦不觉寒冷,不断有珍馐,以银盘装盛,源源不绝送上,从阁中看去,便见无数巨大莲花,迤逦而来,再悠然而散,惊动水光珠辉,摇曳在人眸中。

此景足可醉人,景横波赞叹不绝,连佳肴都无心品尝,趴在栏杆前观看,啧啧称赞。

平王一向是个好客的主人,当即踱到景横波身边,给她指点景色,又指着水中一些锦鲤,命人取过鱼食,陪景横波喂鱼。

此时拥雪和护卫们,由平王府的管事们陪着,在岸边开了一席,自去吃喝。拥雪吃了一阵,告了句罪,便匆匆离席。

她一直走到岸边,岸边有不少景观大石,她绕到石后,看样子似乎想要呕吐。

一条黑影悄悄跟着,等了一会,似乎觉得不对劲,闪身上石,再看石后,哪里还有人影?

这边景横波撒下鱼食,阁下锦鲤万头攒动,灯光下翻滚如红锦金浪,她瞧得入神,身子向前探出,洒了更多鱼食下去,那些锦鲤争抢更甚。

忽然水波一阵震动,锦鲤一停,随即呼啦一下散开,鱼尾翻搅着水花,惊恐地拼命向水底潜去。溅起无数晶莹水珠,泼在景横波脸上。

这一下来得奇怪,两人刚“咦”了一声,便又感觉到一下巨震,这一震毫无声响,但却力量无穷,似乎天地倾倒,又或有巨掌翻覆万物,水阁竟然忽地歪斜,桌面哗啦一下翻过去,杯盘齐飞,砸向宫胤,宫胤飞身而起,正要掠过桌面到景横波身边,那巨大桌子正好翻起,挡住他去路,而身边伺候的婢女被杯盘碎片所伤,娇呼着倒在他脚下,正好绊着他的脚。

这一下只发生在刹那之间,刹那间水阁歪倒,桌面竖起,将水阁隔成两半,但就这还没完,湖面上忽然几声凌厉大喝响起,“昏王!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声音响彻湖面,随即无数晶光呼啸,那些莲船纷纷翻倒,蓬一声燃起火焰,船上船娘哀呼着,纷纷跳水,拼命往岸边游。

水阁上平王色变,脸色煞白,一把抱住景横波,哀呼:“王女救我!”

景横波好巧不巧地一把抱住他,哀呼:“殿下救我!”

平王抱向景横波的腰,景横波却抱向他的肩,动作比他快,这边平王还没抱到她,那边她已经抱住了平王,但姿势有些怪异,双手卡住了他的肩,膝盖有意无意往上一顶。

“啊——”一声大叫,这一下听起来比刚才求救更惨几分。

可惜景横波的尖叫也响了起来,生生盖住了平王的叫声。

此时忽然震动又起,轰轰轰接连几响,声音沉闷,阁下水波逐浪,震动竟然似发生在水下,震动一起,整座水阁往下一沉,竟哗啦一下,沉入水中!

凌波阁入水的那一霎,几道人影自水下冲天而起,厉喝:“支柱已断,水阁入水,昏王,今日便将你喂了这湖中锦鲤!”

闷响声里,水阁急速下沉,这一下震动太剧,景横波把住平王双肩的手被震开,没入水中。平王拼命上游,那几个刺客飞掠而来,拎起平王衣领,嘎嘎笑着往湖边拖去。平王大叫:“救命!救命!”一边挣扎一边回头向后看,珠光灯光映上他的脸,满面水迹,狼狈万分,眼神却是静而冷的。

他回头那一霎,看见水阁砸入水中,阁中器具纷纷落水,其势若有千钧,一道女子窈窕身影在其中不断避让,忽然阁顶碎裂,半边檐盖掠水砸落,女子拼命挪身,黑发在水中摆动如鱼尾,但水中速度终究不如陆地,“啊。”一声尖叫,檐盖擦女子身侧而过,泛出一片浅红泡沫,女子惊惶回头,已经血流披面。

这一幕看得平王心中也一震,心中泛起浓浓疑惑。

没有瞬移,没有控物,落水受伤,还伤的是脸……她不是女王?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夫人之美,岂容亵渎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山月不知心底事 诸天万界 半掩门:女人守寡 萌妃休夫:宠爱百分百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我逃婚到了影帝老攻手里/为影帝献上雄蕊 游民无产者 致命的温柔 乡村直播间 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