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献身

上一章:第九十八章 这一日终见他白发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景横波走得很快,仿佛步子不迅速,就逃离不了那座简陋小院。

万象易卖场在这片贫民区的中心位置,宫胤的那位大侄子,扮演了她的客人,毕竟暗娼身份不够资格拿请柬,所以现在大侄子穿得人模狗样,身后跟着一群龙家子弟们扮演的家仆。

按照请柬所示一路步行过去,路上不少人都是同一个方向,有人窃窃私语,有人高谈阔论。大多数人低调而沉默,身边伴着眼神隼利的随从,一看便知身份不同。

高谈阔论的人,在肆无忌惮谈论最新的城中新闻。

“……黑山司军已经进城,正在大肆搜捕全城,城门至今没有完全开禁,除了一些达官贵族,普通百姓根本出不去,城内米粮油价飞涨,眼瞧着要乱。”

“当然得乱,离王殿下死在濮阳,这是何等大事,黑山司军属于离王麾下,对保卫离王有直接责任,不把凶手找出来,他们日子也不好过。这群虎狼之军,本就凶狠,如今更是猛虎出笼,据说现在府牢里人满为患,都是嫌疑凶手。要我说哪来这么多凶手,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倒了八辈子霉的富商巨贾,等着要被濮阳官府和黑山司军狠狠敲一竹杠……”

“所以最近都收敛些。听说郑家也出了事,忽然就要和蒙家解除婚约,但蒙家那位即将联姻的少爷死活不同意。隐约听说这事和离王有关……”

“说起来,现在反而是这片最混乱地区,最安静安全了。城中大索,这里还没被波及,黑三爷当真有些本事啊。”

“嘿!你还真以为这是黑三爷的本事?一个大地痞,没靠山,哪能罩得住这一大片地盘?”

“他的靠山是雷府尊?”

“现在这种情形,一个府尊顶什么用?是这位……”说话的人竖起手指向上指了指,又把手指放平,随即才笑道,“因为这位,黑山司军才到现在都没来这里。你瞧着好了,离王一死,马上就会是这位的天下了……”

一群人议论着走远,景横波不动声色地听着,之前府衙发生的事,后来稍微串联一下,她也算大概明白了是个什么阴谋,想必自己在丽人堂的一番举措,被人注意上,拿来做了筏子,无意中卷入了不小的风波,离王莫名其妙死于交换人质时,谁得利最大,谁就是幕后。自己,不过是个被随手拿来使用的炮灰而已。

她唇角微微一撇——拿她当炮灰?真是花样作死。

那家伙最后手指放平是什么意思?据说蒙国大王身体不行,却未立王世子,膝下两大成年王子各有势力和拥趸,暗斗得很是厉害,莫非是那位平王?

随即又想到蒙虎和郑小姐的事,景横波悠悠叹口气,自己莫非是个灾星?到哪都带来灾难,蒙虎好好的和郑小姐的婚事,因为自己的出现,便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数,想到那郑小姐想要掐死自己时的悲愤,景横波心里也堵得难受,恨不得自己也掐上自己一把——不逛街多好?不去丽人堂多好?那郑小姐着实是个善良女子,后来的要杀人也不过是太过悲愤,若能嫁给蒙虎,该是多好的良配……

或许,自己的到来,引动了世事的变化,现在看来,这变化是不祥的,飓风一般扫荡而过遍地疮痍,所有在身边的人,似乎人人遭殃,她和谁越接近,谁越倒霉,比如,宫胤……

心中如针刺般猛烈一痛,她猛地扭头,似乎这样一甩,便能将这一刻的疼痛给甩出去。

这一甩头,就看见一方黑金的匾额,上书“汇珍”二字,看上去像个普通的古董店。

……

黑暗小屋里,宫胤慢慢睁开眼睛。

龙翟带领子弟到来后,他心中的大石稍稍放下,有龙家人在,景横波的安危无虞,所以他放心地任龙翟施为,沉睡了一场。

这一睡悠长酣畅,记忆中从她抵达帝歌之后,似乎他就不曾有过这么酣畅淋漓的睡眠,这几年的睡眠,显得紧凑而混乱,很多时候人在沉睡,心在思考,似乎还有一只眼睛睁开着,等着招呼这四面八方的恶意和危机。就算在不能行动完全调养的那一年,躯体困住在沉睡,心里依旧是满满的焦灼,似牵了一根丝,轻轻扯一扯,都是天地凌乱,火焰颠倒,她在其中奔走呼号。

而今天这一睡,只在醒来的末端,似感觉到身周气压沉沉,有微凉的手指,曾抚过他的发。

宫胤立即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发,一切正常,没有露馅。

那微凉的手指,不像是她的,她体肤微热,他清晰地记得她的温度。

空气中烟气淡淡,是龙家专用的安神调息香,只是在这逼仄阴暗的小屋子里燃起来,少了几分平日的清净气味。

龙翟立在窗前,凝视着前方,宫胤注视他一会,发现这位龙家硕果仅存的长辈,最近苍老了许多,心中生出微微的歉意。

相比于他,也许这位老人,才是真正将龙家未来完全系在心上的人。而他,心上一大半,都沉甸甸地只系了景横波。

“她呢。”歉意归歉意,第一句话还是问她。

“有个万象易卖大会,她去参加了,说要给你寻些好药来,应该很快就会回来。”龙翟端过一碗药来,“放心,我让子弟们都陪她去了。安全不会有问题。”

宫胤凝视着药汤,并没有立即喝,龙翟的手指一紧,抬起头,迎上宫胤审视的目光,微微一笑,“怎么,怀疑我下毒?”

宫胤唇角一勾,微微摇头,接过药汤,一饮而尽。

龙翟垂着眼,目光深深。

宫胤喝完药,沉默一会,才道:“我记得翟叔对横波不大友好。”

“我敢不好么?”龙翟惨笑道,“我要对她不利,你能毁了整个龙家,你放心,她真的不会有任何事。”

“龙家,”宫胤平静地道,“以后就是她的了,所以翟叔也不要再有心结。横波会照顾好龙家,百年流浪,可以结束了。”

龙翟霍然变色,“你什么意思?”

宫胤不答,慢慢合眼。

龙翟怔了半晌,冷笑,“你把信物给了她?可龙家是一件死物就能指挥得动么?你以为就凭她,能让龙家归心么?”

宫胤只回答了他言简意赅的一个字,“能。”

龙翟跺了跺脚,快步出门,走到门口,听见宫胤忽然道:“现在的龙家家主,其实已经是景横波。家族中人都曾发过重誓,不得对家主意志有任何违拗,也不能对家主进行任何逼迫,翟叔记好了。”

龙翟的背影,黄昏微光里腰背似有些微微佝偻,半晌他一字字道:“你放心。”

宫胤看他大步出了门,疲倦地闭上眼睛,龙翟使用了安神药物,想要让他先经历一场彻底的休息,他此刻有掩饰不住的倦意。

龙翟快步进了另一间房。

房内,南瑾笔直地坐着,已经换上了先前景横波换下的衣裳。她穿着那么俗艳的衣裳,整个人还是僵硬冷直的,她手边搁着一个盒子,龙翟一看她的神情,就叹了口气。

“家主将信物交给了景横波,他将自己置于了绝地。”龙翟苦涩地道,“不知道的时候,我还能说一些话,知道之后,从现在开始,我们无论谁,都无法再对景横波有任何要求。明珠,今晚一定要成功。”

南瑾微微颤了颤。

龙翟走上前,打开盒子,里头竟然是一张和景横波惟妙惟肖的面具,一看那手笔,就是出自精擅易容的易国高手之手。

龙翟亲自替南瑾将面具戴上,细心地抹平所有连接处。他掌下,那孤冷僵硬的女子,微微一让。

龙翟停了手,望定她,南瑾微微扭着头,慢慢咬紧了唇。

龙翟忽然道:“你是不是又打算像上次一样,用命将真气给他?”

南瑾不答,一动不动。

“糊涂!”

一声厉喝,惊得屋内的春水抬头,南瑾依旧不动。

“现在不比之前了,因为他在恶化!”龙翟厉声道,“之前你赔上一条命将真气倒灌给他,他确实有可能恢复;但现在,他强硬冲关之后又受重创,真气流失十之八九,丹田已空,如何还能受住你以霸道药物培养的数十年真气倒灌!你再这么做,等于以数十年掌力直击他要害,你是要看他立刻死在你面前吗!”

南瑾霍然转头,这一刻眼神终见惊骇。

……

景横波一行人站在古董店前。

然而这种贫民窟是不该有古董店的,古董店门口也不会有脸上刺青的大汉招呼,这些人满面彪悍凶厉之气,却都别别扭扭穿着青衣小帽,在门口充作迎宾,怎么瞧怎么违和。

宫胤的那个远房大侄子,叫龙维,性子很是自在,毫无心理障碍地挽着他的“婶婶”,递上了请柬,很快就有人带着他们一路进去,但只允许两名随从跟随,龙维便随便选了两个龙家子弟,一行人跟着引路的大汉,穿过装饰一般的狭窄的店面,进入一条巷道,出了巷道之后是一个八角形的院子,中间有口井,八角形院子有八个进口,每个进口都是一条巷道,每个巷道都有人不断出来,景横波发现,巷道因颜色不同有所区分,有一条是金色的巷道,出来的人最少,只有两名大汉引着一个穿紫色披风的人进来,后头带着的随从却不少,明显对方身份不同,引路者、所用巷道和随从都放宽了要求。

然后便是两条银色巷道,出来的人比金色巷道多一些,大多戴着面具,穿着披风,偶有没有掩饰的,要么表情僵木,要么笑容不改,明显是人皮面具。

然后便是景横波出来的这种,灰黑色巷道五条,想必是没有特殊身份的人群,这五条巷道出来的人也最多,很多只是打扮华丽,用的是真面目,神情颇有些兴奋,一看就是来见识的富家子弟,多半带着女伴,龙维扮演的就是这种角色,很投入,很像。

引路的大汉带着众人一直走到那井前,井口很大,简直像个小池塘,井沿上头装着滑轮,滑轮上装着小车,每车大抵能容纳两人,很多人轻车熟路地进入小车,在井边的大汉启动机关,小车便慢慢向下滑去。

这拍卖场,竟然安排在地底。

景横波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在地底,上来的机关掌控在黑三爷手中,这位要是心一黑,把井一填,这群非富即贵的买主,不是直接就埋在了底下?

但既来之则安之,她也跟着上了小车滑下井,井很深,还有转折,非人力可以攀援,井壁很光滑,并无水汽青苔,底下自然也没水,隐约看见四面灯光晕染,很明显这就是一个伪装成井的入口。

下到底部,有人过来,往龙维手里塞了根金色圆柱状物体,上面有些凸凹不平的起伏。景横波注意到了,每个有请柬的人,都有一把像这样类似钥匙的东西。

底下依旧是个大厅,一侧是门,灯光隐隐从门内透出,想必里头就是拍卖场。

底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泾渭分明,普通巷道进来的互相攀谈,银色巷道进来的各自不理,金色巷道进来的那个人,独自立在一边。

随即听见众人嗡嗡地道:“黑三爷来了。”景横波好奇地转头,就看见一辆比较大的小车滑了下来,里头三个人,中间一个浑身金色披风,戴着个黑漆漆的面具,面具上一双画着白色眼线的眼睛,除了这双眼睛别无他物。

光线幽暗的地底,乍然看见这样一张脸,整张脸都溶在黑暗里,只看见那双诡异的白色的眼睛,幽幽的,鬼火一般在众人视野里飘动,每个人都觉得那双眼睛似乎在盯着自己,转瞬却又飘了过去,很多人悄悄打了个寒噤,退后一步,杂七杂八地喊黑三爷。

黑三爷面具很诡异,人却并不阴冷,一边和众人点头一边跨出小车。客人们便纷纷涌上去,将手中的黄铜小柱子插入小车之内。有人招呼还傻在一边的龙维,“赶紧来啊,就差你了。”

龙维反应也快,当即上前,眼看众人都将手中的钥匙插入黑三爷使用的小车之内,转动之后便听见咔哒一声,急忙也照样施为。

那边黑三爷笑道:“如今在下可将性命交由诸位手上了。你们少一个人,我也走不掉。”

众人都笑,跟随黑三爷进入那间侧门。

“什么意思?”龙维哈哈笑着过来,低声问景横波。

“笨。”景横波白他一眼,“这车子是有钥匙的,我们的钥匙都掌握在自己手里,随时可以开。黑三爷的车子却是特制,需要你们手上的钥匙同时使用才能打开,所以,少了你们任何一个,他都上不去,这是让你们放心的意思。”

龙维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又怪怪瞄她一眼,“原以为有貌者多半无智,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景横波阴恻恻问。

“没想到,你还真和流言传说不同,配得起我这一声婶婶。”龙维哈哈笑着跳开。

景横波唇角微微掠出一抹苦笑。

骄傲的龙家人,没那么容易承认一个人。但承认不承认又如何?她不在乎做谁的婶子,她只想做宫胤的妻,然而命运从一开始,就没给她铺下走向他身边的路。

她吸口气,跟随人流进入大厅,有妙龄少女迎上前来指示座位,她和龙维坐了下来,不知为何,她此刻有些心乱,就专心打量四周,这是一个圆形的大厅,中间应该是展示台,最好的位置给了那个金色巷道出来的紫披风,两侧是银色巷道出来的面具人,再往边就是普通席位。

黑三爷陪着那最尊贵的紫披风坐在重要席位,身边还坐下一个老者,众人经过时都打招呼,口称孙老,想必就是那位本地名医了。

江湖中人做事没什么废话,简单的几句开场白,没有介绍,直接开始了易卖。

每人座前有纸笔,还有一个代表位置记号的木牌。一些妙龄少女在附近伺候,轻言细语解说,如果有看中哪位客人的东西,觉得自己带来的东西足可交换的,可直接举牌,并写明自己欲待交换之物。

这一场易卖,不以金钱论价,直接只交换物品,售卖者在遇见竞争时,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开场之后,景横波便吸一口气,终于知道了这里为什么这么警备森严。

……

南瑾在抹脂粉。

是景横波给出的脂粉,其实也不是脂粉,是她惯用的护肤品,市面上没有,龙翟不识货,春水倒是知道的,打开之后,闻闻,点点头。

龙翟走了出去,让春水替南瑾做好接下来的查漏补缺工作,包括巧妙地将胸垫高。

天色全黑下来的时候,南瑾从屋中出来,龙翟一抬头,微微怔了怔。

门口站着的女子,宛然便是景横波,只是那眼神中的孤冷和微微的自弃之色,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

对于每一个女子,这样的角色都是一种侮辱,何况心高气傲的南瑾。

龙翟硬生生地让自己忽略心中那一抹歉疚的感觉,生硬地点了点头,怕屋内的宫胤听见,指了指南瑾的脸,用口型道:“放松,放松。”

随即他拉着南瑾到了院子门口,少女春水也跟着。

龙翟吱呀一下推开门。

顿时,脚步声,说笑声,由远而近,仿佛一大群人从外面回来,其中景横波的声音,轻快地道:“我回来啦,今儿收获不错!”

院子里冷冷清清,热闹却真实喧嚣,这一刻的景象看起来颇有几分诡异。

春水的腹部,微微起伏。

她有一门独特秘技,是腹语口技,这一点,连宫胤都不知道。毕竟他和家族中人,分离了那么久,救回家族之后,也养伤一年,很少交流。

春水的腹语口技当真炉火纯青,那么多人的进入喧嚣之声,清晰分明,丝毫不乱,甚至连景横波的有些缓慢的脚步声也模拟了出来,伴随着她的模拟,龙翟将南瑾向前一推,低声道:“去吧!记住我说的话!进去之后,尽量不要再说话,他精神困倦,定然不会在意。”

他眼神微微焦虑,心里明白要靠南瑾演戏是不成的,好在他之前动了手脚,只要刚才春水模拟的景横波声音惟妙惟肖,以宫胤现在的迷糊状态,会先入为主,很难分辨。

从院子到屋子,就五步。

南瑾手掌贴在冰冷的门板上,慢慢推开了门。

屋内没有点灯,宫胤在床上微微侧头,道:“回来了?”语声模糊,显然困倦。

然而那句话平静自然,彷如丈夫在询问晚归的妻子,南瑾心中一酸,低低“嗯”了一声。

宫胤顿了顿,问,“累了?”

南瑾点点头,坐在床边,先将侧面对着他,心里隐隐希望他发现面具的接缝,然而只是一霎之后,她又把脸转了过来,面对着宫胤。

龙翟说过,这面具正面做得天衣无缝。

宫胤却没有看她,只难得微微慵懒地弯起唇角,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八章 这一日终见他白发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出闺阁记 无上真身(道尽轮回)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你是我的荣耀 无上巅峰 鸣宝在暗黑本丸 男人帮 完美人生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