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人质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她怎么会忽然睡着了?

要说完全睡着也没有,其间还似乎听见朦朦胧胧的声音,也正是这声音,让她意识挣扎,似要挣脱,却又没有立即挣脱,然而也正因为这一霎的挣扎,让她最终还是提前醒了。

她看看身边那朵淡黄小花,再看看盆景根部被泼下的红色茶水,再看看自己一身狼藉的衣服,那个说要拿衣服给她换的丫鬟,并没有再出现。

景横波霍然站起,冲出厅堂,左右四顾,并没有看见人影。

先前靠近这厅堂的人,似乎是女人,这里似乎是内院,有人做出了这样的假象,想要用她来骗另外一个人,虽然搞不清动机目的,但所谋必深。

她闪到高处,目光落在了自己所在花厅的四周,如果有事发生,定在附近。

随即她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呜呜咽咽,像人被捂住了口鼻在挣扎,间或似乎还有喘息声。

这声音让景横波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不好!

顺着声音来处,她闪向不远处一座院子,那院子看格局就是这后院的主院之一,院门外有人把守,可是她的瞬移又岂是常人能拦住,对方不过眼里影子一闪,她已经到了那院子的西厢。

西厢三间房,外间是一间小客厅,里头一间房门紧闭,房门口有翻倒的椅子,隐约有挣扎哭叫声传来。

景横波听见这样的声音头皮都炸了,扑过去抓起椅子抡起来就砸。

轰然一声房门砸开,里头哭叫喘息戛然而止。

景横波一眼就看见了被两名男子按在身下的女子,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发鬓衣裳一片散乱,乌鸦鸦的长发泻了一地,眼角泪痕将胭脂染污。

是个女人都看不得这般场景,景横波下一瞬就将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在了那两个混账身上,下手很狠,对准脑袋,砰砰几声闷响,那两个侍卫打扮的人,一头栽倒在地。

那女子衣衫狼藉地爬起来,并不谢她,甚至没有看她一眼,三两下整理好衣裙,束好腰带,她动作极快,景横波看她这时候居然还能记得整理衣衫,心中稍有安慰,想着或许是个坚强女子,兴许能挨过这一关,谁知那位裙子一束好,头一低,对着旁边的柜角就撞过去。

“砰。”一声闷响,当然不是脑袋撞上坚硬红木柜的响声,而是脑袋撞进胸的声响。

景横波脸色发白——这位死志真是坚决啊,这力道,差点能撞断她的肋骨。

一时疼痛,说不出话,她只能扶住那女子肩膀,想要钳制住她不要再轻生。

那女子抬起头来,泪眼盈盈刚要说话,忽然看见了她的脸,脸色大变,猛地向前一扑,竟然一口咬向景横波咽喉。

这一下猝不及防,景横波猛地偏头,这一口没咬中咽喉,却咬在她颈侧,她痛得“啊!”一声大叫,那女子却已经扑上来,双手死死扼住她咽喉,用力之大,竟然要将她勒死,口中犹自哭叫,“……我好心来救你,你竟和人合谋如此害我……你该死……你该死……”

景横波本就被她撞得没顺过气来,一口气梗在胸中难受之极,原本还有些力气操控东西来在她,但此刻屋中都是大件,一是未必操控得动,二是怕自己控制不好砸死人,这姑娘已经这么惨,她实在下不了手,只是这么一犹豫,随即发觉压住自己的纤纤弱女,或许是由于悲愤和仇恨,浑身劲道竟然特别大,胸膛里的一口气被憋住,眼前金星直冒,浑身的血液都似乎在向脑袋冲,一片片金花乱舞的视野渐渐被一块块黑暗所侵染,她大脑里一片空白,只隐隐约约艰难地想,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今儿难道要在阴沟里翻船,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被莫名其妙的人扼死吗……

意识渐渐模糊,在沉入黑暗之前,她隐约听见门砰地一声响,似乎有很多人冲了进来,她心中暗叫一声:休矣!

……

前院里,色授魂与的离王蒙赫,第一次尝到了碰铁板的滋味。

高冷如雪山的人,果然是一座无法翻越的雪山,他这边才下令拦人,那边冲上去的侍卫就已经被人践踏在脚下,那个衣衫颜色皆如雪的人,踩着那些侍卫如同踩着尘埃,直直地向他走过来。

蒙赫在后退,他方才已经亲自出手,然后转瞬败退,对方不过寥寥几招,便让他失去斗志,他已经惊觉,眼前这位可不是他所想象的普通江湖人,那种众生皆不再眼中的漠然,只有久居上位者方有,对方的出手,真气内力不见出奇,有种忽强忽弱的感觉,好几次真气鼓荡来势惊人,似乎转眼可以取他性命,却在真气即将抵达之前,忽如长河之水滔滔而去,但对方就算真气诡异,招数的精奇却是他生平仅见,更何况这人行动间天生寒气凛冽,冻得人血脉都似要凝结,哪里还能流利地出拳脚。

这不是他可以采撷的雪岭白菊,而是冷而远在苍穹的一轮霜月。

所以蒙赫很识时务,几招之后转身就逃,一边大呼雷府尊速来救驾,雷府尊倒是很快带人冲了出来,但救兵还没到,身后气息一冷,一只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

随即“砰”一声,雷赫看见天地瞬间凶猛地翻了个掉儿,后背狠狠撞上地面,他听见骨头嘎吱一声,他险些以为自己的腰断了。

剧烈的疼痛让他只能“嘶哈嘶哈”地喘气,连威胁警告之类的话都说不出。

头顶金冠忽然被拽住,身子被拖在地上前行,蒙赫再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如此对待,惊怒疼痛之下,大叫:“放手!放手!”

宫胤理也不理他,拖着他向前,眉心微皱。

好一阵子不和人动手了,一动手他就发现了自己最近的问题,真力流泻速度在加快,是平时的三倍,只要使用真力,使用越多真力流泻越快,不过打发了几个侍卫,他就有了内腑虚弱之感,导致明明只要三招就可以结果这个恶棍性命,却因为真气忽衰不得不罢手。

照这种流泻速度,他将很难和人长时间动手。

他往后院去,雷府尊只得带着人心惊胆战地跟在后面,后院也闹哄哄的,一大群人从月洞门里涌了出来,居然很多是护卫,宫胤眉头一皱,直觉不好——后院不能进外男,如今这么多武器齐全的护卫,说明后院一定也有陷阱。

景横波呢?

他目光一抬,忽然转冷。

对面,月洞门内转出一个女子,手中扶着另一个女子,一柄匕首架在她脖子上,死死抵住她咽喉。

被扶住的女子微微垂头,似乎昏迷,只要看那一头微卷发梢,便知道那是景横波。

更糟糕的是,她似乎满身血迹,整件上衫都是鲜红的,看起来甚是骇人,宫胤第一眼看过去,目光一厉。

对面雷盈盈还隔着好几丈,被那目光一瞧,只觉浑身一冷,寒入骨髓,忍不住白着脸连退几步,退入越来越多的护卫人群。

好在宫胤生性冷静沉着,立即认真又看了第二眼,才发觉那似乎是一种汁水,但这虽然令他稍稍放心,却并未能解他杀气,雷盈盈觉得四周寒气更烈,忍不住打颤不休。

她倒识相,将景横波移交给身边武功最高的护卫,让护卫将景横波团团护住,只露出她的脸,自己躲到护卫身后,向对面喊话:“你的女伴,已经落在我们手中,识相点,放了你手中这位,束手就缚吧!”

黑色铁甲如潮水自宫胤身后涌入,那是离王的全部八百护卫到了,他心急要见妙人儿,只带了是十余骑先行,其余护卫刚刚才到,一到便搭弓张弩,对准宫胤后心,纷纷怒喝,要他立即交出殿下。

宫胤似乎没听见,只紧紧盯着对面,所有人撞见他冰雪寒彻的眸子,都下意识心头一震。

缓缓地,宫胤上前一步。

手中拖着的蒙赫,只觉得他每走一步,自己的头皮都似要被撕裂,而背部和屁股衣服早已磨烂,此刻拖在碎石无数的泥地上,每一步都似在烙在刀尖上,忍不住大声惨叫。

那一群挟持景横波的人,迎着这样肃杀的宫胤和惨叫的殿下,忍不住齐齐惊惶地后退一步。

宫胤再进一步。

那群人再退一步。

再进。

再退。

雷盈盈脸色发白地看着对面,她想叫护卫别退的,可是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那种从心底而生的巨大惧意,那样的人,无需虚张声势的恫吓,无需装模作样的出手,他只冷冷逼近,他们便似看见棱角尖锐的冰山隆隆漂海而来,下一刻将要撞翻他们的孤舟。

“交换!交换!”雷府尊跑过来,在宫胤身后张开双臂大叫,“我们交换人质!”

宫胤低眼看了一眼蒙赫,蒙赫给那一眼看得心惊胆战,大叫:“交换人质,不得暗下杀手!”

“交换!交换!”雷盈盈的匕首抵在景横波脸上,“你犹豫一刻,我就划她一刀!”

她本是恫吓,然而眼看景横波低垂艳丽如繁花的脸,心中忽然涌起浓浓的嫉妒,手中刀尖向下一摁,景横波雪白的脸颊,立即泛上一点殷红。

宫胤速度很快。

这点殷红还没完全在肌肤上显现,他的手指已经落在蒙赫手臂关节,轻轻一捏。

“咔嚓”骨断声脆,听得人人一颤,蒙赫的惨叫变成了厉嗥,“啊——该死——”

“你划她一刀,”在他的惨叫声里,宫胤冷冷道,“我就断蒙赫一处肢体。而且保证不伤他性命。”

言下之意,保证会让蒙赫残废着回去。

雷氏兄妹看着疼痛得眼珠发红,恶狠狠盯着他们的蒙赫,心底一片冰凉。

如今,殿下一定将被俘受伤的事都怪在了他们身上,之后就算救回殿下,也落不下好了!

殿下的八百骑,生死安危都系于殿下,主存则存,主亡便亡,一旦殿下有个好歹,这八百骑就够血洗雷家!

此刻兄妹二人心中懊悔莫及——原以为就不过一个丽人堂普通管事,还是个外地人,拿来作伐,在府衙和离王手下分分钟处理干净的事,谁知道碰上这样棘手的硬钉子!

“立即换!之后我们发誓不会动你们分毫!并送你们前去附近三城的路引,方便你们离开濮阳,只要你不再伤害殿下!”雷府尊当机立断,他必须争取挽回一点殿下的好感。

“换!换!”蒙赫大吼,“给他路引,给他银子,要什么给什么,谁再害本王受伤,本王杀他全家!”生怕宫胤不信,又道,“本王以蒙氏王族百年承继荣光发誓,绝不会事后追究你们!”

宫胤不过冷冷淡淡一哂,看不出在意不在意,一指前方空场,道:“双方收起武器,人质同时放,向对面走。”

“收起武器!收起武器!”

弓缓弦,刀入鞘,一阵清脆武器金属撞击声之后,只剩了人们凝重紧张的呼吸。

雷盈盈手指在景横波鼻下一抹,景横波缓缓张开眼睛,只一眼,就看住了对面的宫胤。

只有她看得懂宫胤平静眼眸底,满满怒意和担忧,立即对他安抚地一笑,以口型示意道:“我很好。”

喉咙还在火辣辣地痛,那女子下手不轻,好在她感觉了一下,身上没什么别的伤害,甚至当时那女子扑过来扼她的时候,是斜身用手肘整个压住她颈项的,连她肚子都没压着。

她笑得从容,宫胤却并没有放心,以景横波性子,这时候会第一时间开口说话安他心,没说话,就说明有问题。

目光细细一搜寻,看见她下巴微低,似乎在挡脖子,脖子上隐约有青紫痕迹,他眉头一挑,眼底杀气一闪而过,眼看那边将景横波推了出来,一脚将蒙赫踢了出去,正踢在蒙赫伤处。

蒙赫痛得浑身猛颤,咬牙抱住手臂向前冲,景横波走出人群,似乎步子也有些踉跄,药性未过,人看起来软软的。

两人原本各自警惕地隔了三尺距离,互相避开向对面走,眼看即将交错,抱臂走路歪歪斜斜的蒙赫忽然身子一转,已经一个大转身,转到了景横波身边一尺,衣袖猛地一拉,完好的左手啪地一弹,弹出一柄尺长精钢爪,爪尖蓝汪汪地尖锐如刺,直刺景横波心口!

狞笑声回荡在人群中,“从没有人伤了本王还想全身而退……”

“唰。”精钢爪抓在空处,蒙赫的笑声戛然而止,骇然瞪大眼睛,不明白刚才还在那里的人,为什么忽然不见了?

他反应也快,立即猛退,为了自己安全,他本就没有完全靠近景横波,此刻后退,自然也方便得很。

但已经来不及,一只手鬼魅般伸出来,就在他原本空空如也的身侧,那手一把就抓住了他的伤臂,狠狠一拧。

“喀!”

清脆的筋骨再折之声。

蒙赫的惨嚎已经变音,尖利瘆人,府衙百丈之外的围墙都似能被冲倒。

惨嚎声里,他身不由己软软倒下,被一人接个正着,那人拍小狗一样,拍了拍他的脸,呵呵一笑。

痛到神智模糊的蒙赫,听见这女人这时候的笑声,白眼一翻,直接气晕了过去。

交换人质场中惊变,制人者被人所制,雷府尊兄妹目瞪口呆,他们猜得到蒙赫会使诈,因为他身上永远藏着各种害人的玩意,但他们没猜着这结果。

这世上原来有人比这样的恶人,更狡诈更凶狠。

蒙赫固然不怀好意,景横波也早就准备对他动手,没有用瞬移立即回到宫胤身边,就是等着对付蒙赫,蒙赫不出手,她也一样会勒住他的脖子。

姐的脖子不能被白勒!姐不能被白陷害!

她用和宫胤一模一样的姿势,拖住了昏迷的蒙赫,一笑,向宫胤走去。

然而变生肘腋。

她刚刚迈步。

忽然厉啸贯空,四方风动,一箭忽来!

那一箭惊云掠电,呼啸如泣,旁边一排柳树,忽然树身一震,齐齐爆开一道长长白茬。

那一箭,连景横波也只来得及迅速闪开,来不及再去拖蒙赫。

厉响如哨声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

一霎之后。

血花爆开。

众人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前方地面。

离王蒙赫,死不瞑目、鲜血淋漓地被一柄长箭穿胸而过,活活钉死在地上。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成反派作死未婚妻[穿书]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路过风景路过你 乡村猎艳记 重生之真不挖煤 山楂树之恋2 我真不是万人迷 他喜当爹了[快穿]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数理王冠